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过五年 >  五年随笔 五年随笔

在惠梅姐家裡做客 (江丽珍)

发布时间:2014-06-28 16:32:55来源:

 

在惠梅姐家裡做客

 

江麗珍

      

我認識惠梅姐和松江兄的名字始於2012年,那年11月初的某一天,我們幾十個人在戴高樂機場集合,然後準備一起飛赴臺北。當時只見大家在候機室裡議論紛紛 ,後來聽說松江兄臨行前突然身體不適,他們夫婦倆只能取消這次旅遊,就這樣,我記住了他們的名字。回來巴黎後,又聽說他們一家三代人都與端友會有著很深的情緣;今天,有幸與玉明姐為伴,一起到惠梅姐家裡做客,讓我對這位大姐的處世為人以及他們一家人有了大致的了解。

 

惠梅姐雖然已年屆古稀,但她熱愛生活,待人熱情,走近她,會感到她身上有一股使不完的幹勁,她又是一個心態年輕,非常勤快的人,據說每個星期她都要到端友會去好幾趟,用她的話說,「在家裡閒不住,去那裡找人聊天,或是看看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這樣會覺得很開心。」難得的是,她的老伴松江兄也是一個喜歡熱鬧的人,就這樣,他們夫婦倆成了端友會「出勤率」最高的會員之一。

 

今天下午,在她家明亮的客廳裡,我們一邊喝茶,一邊聊天。原來惠梅姐是端友會美食組組長,每次的聚餐,休閒晚餐,甚至是兩、三百人的大宴會,都由她操持,從製定菜式、選購食材,到著手烹調,這位大姐是游刃有餘,她每次都和組員們一起出色完成任務,贏得大夥的讚許。惠梅姐還是端友會福利組組長,當會友生病了,她會噓寒問暖,或是登門探望;遇到會友家中辦喪事,她和組員更會伸出援手,把溫暖送給他們。據說,這位大姐相當慷慨,端友會剛成立時,她就贈送兩部飲水機,一直使用至今。

 

說到慷慨,惠梅姐的女婿劉毅也秉承了這個優點。劉先生並不是端華學生,據他說,因為他的父母和岳母都曾在端華學校就讀而讓他也對端華、端友會產生一種說不清的情愫,他說幾年前到金邊旅行時,曾專程到端華學校去,因為他很想認識這座長輩的母校。作為商人,劉毅卻把支持與自己毫無相關的端友會視為己任,他曾慷慨解囊,贈送端友會一部影印機、一部咖啡機,並為裝修會址出謀獻策,他還數次捐款,出手闊綽,僅為改建下水道就捐了一萬歐元。他也是端友會第一任副會長以及會址的投資人之一。劉毅的太太叫「綠芹」,我對這個名字挺感興趣,惠梅姐說,她還有另一個女兒叫「綠芥」,名字都是他們的祖父取的,乍一聽,都是「菜」,真有趣!我忽然想到有一句潮語:「女子菜籽命」,不知道是否取義於此。綠芹也是端友會的活躍分子,她在繁忙工作之餘還抽空去唱歌、跳舞,苗條輕盈的身材令人不敢相信她已是快當外母的人了。

 

劉毅、綠芹夫婦的兩個千金海倫、海燕也是端友會的熱心支持者一一這有點讓人難以理解,她倆都是百分之百的「小紅毛」,怎麼也會和端友會扯上關係呢?兩個小姑娘認真的說,由於看到她們的外公、外婆和父母都那麼喜歡走近這個團體,所以她們也嘗試著走近去看,發現這裡的人都很sympas,很和氣,現在,參加端友會活動已經成了她們生活的一部分。老大海倫已快作新嫁娘了,在數月前的廟會演出中,她曾和未婚夫Loic表演喜氣洋洋的娶新娘,是為美談。老二海燕機智活潑,曾為端友會在市府舉辦的文藝表演擔任主持,小姑娘應付自如,淡定大方,獲得好評。

 

喝過茶,吃過點心,我們幾個人天南地北,海闊天空的聊了很多,我發現松江兄是一位忠厚善良的人,他話語不多,但說得很中肯。健談的玉明姐評古論今,大家聽得津津有味,也聊得挺高興。

 

    從惠梅姐的家出來,已是下午六點多了。遙望天邊,紅霞萬里,太陽快下山了!明天,太陽又會升起來的!

                                                   

(寫於2014614巴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