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三十年美国路三十年美国路

三十年美国路 (二十五) (余良)

发布时间:2018-11-02 16:28:34来源:

 

三十年美国路(余良)

(二十五)   人生感怀与体会

在经营中药店的十多年来,我们基本都很顺利。我们摆脱了贫穷,过上小康的生活。这与我们十多年以前从事餐馆业操劳不息又担惊受怕实不可同日而语。因而,当我们回顾这十多年的经历,不再是与坏人争吵、与毒贩周旋、不再是在枪口下谋生,连开门营业和打烊关门都提心吊胆等等的描述,而是实践、学习、经验总结和对人生的探讨。

经过这十多年,我和家人也都身体健康,原来瘦弱、脸色苍白的妻子变得年青、神采奕奕,脸上的黑癍和皱纹不见了,许多人误以为她服用什么秘方药或者美容化妆等,说她是最好的活广告。的确,她每有身体不适,我都会用中药给她调理治疗。其实,人的精神因素更重要。我们要是仍像十多年前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再好的药物也起不了作用。

就我们来说,从事中医药更须要健康的体魄。你要是疾病缠身、自身难保、一付弱不禁风的样子,病人怎会相信你、怎会找你看病?

身心健康,活在世上是一种享受。许多人在商场上是成功者,在健康方面却是失败者,金钱的积累与健康状况成反比例。我们何不在解决了基本的生活问题后,把更多精力放在健康上?

我的一生,是与运动分不开的,游泳、乒乓球、自行车、跑步、跳绳都是我的爱好。我每次出国旅行,必带的三件运动物品是游泳裤、乒乓球拍和绳子。对我来说,旅行要是离开了体育运动,将大为扫兴。

我也喜欢写作。2006年,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了我的第一本书___长篇纪实小说《红色漩涡》,我每年都有许多文章发表在报章或杂志上,这些文章虽然谈不上是佳作,我相信我是在不断学习中进步。更重要的是这种爱好使我觉得人生很有意义,提高我的生活质量。

在美国三十年漫长的人生路上,另一个最大的收获是从事中医,从一九九七年到本书出版的十四年后的今天,我对中医药有更深的认识,在实践中学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概括起来是:

(一)中医药是科学的。它的治疗原理概括起来就是人与自然界的平衡,其治疗目的是调和阴阳,达到气血平衡,其治疗方法是扶正以祛邪或祛邪以扶正。如果我们以打开门锁作比喻,西医是一把钥匙开一道锁,中医是很多把钥匙开一道锁。故此,同一种病,不同的中医开的药方几乎全不相同;西医治病以直接攻击病灶和致病因素为目标,中医治病也有针对致病因素,但更重视改变人体内部环境。例如,在实验室里,许多草药如白花蛇舌草没有抗菌、抗病毒的作用,但用在人体内部又有清热解毒之功。这是因为这些中草药液进入人体后,能够改变人体的内部环境。内部环境,还包括情志心态。目前的科技水平,尚达不到用医疗仪器探测人体的内部环境。因此,不能因此而断言中医不科学。

中医对内脏的解释与西医不同。例如心、肝、肾、肺、脾,中医分别将其代表为自然界的五种物质:火、木、水、金、土,并非西医所指的特定脏器。故此,当中医诊断为心火旺脾土虚时,并非西医所指的心脏病或脾脏发生病变。所以,当有人指责中医不科学,是骗人的玄学时,他显然并不理解中医的理论学说的立足点是人体内部环境与大自然的外部环境相结合、相适应。

脉象,对于中医诊病很重要,但它只是中医四诊之一,仅仅作为参考,在四诊中排末尾。我们通常可向病人详细询问病情开药方,却断不可仅仅靠按脉就处方下药。先进如西医对诊病的诊断通常使用多种手段,还要等好几天直到有确切的数据才有报告结果。要求中医生仅靠三只指头,在短短几分钟内正确诊断病情,是把治病当儿戏吧?

(二)治病时多管齐下。为了使病人早日康复,有必要借助西医的诊断,例如子宫肌瘤,中医不能诊断。在美国,中医只是辅助,因此病人可继续服用西医开给他的药。有时开了中药剂制,还应加上一些中成药,例如治感冒咳嗽或哮喘可加服人工提炼的冬虫夏草,开了治肿瘤或抗癌的剂制,可加服灵芝胶囊等。嘱咐病人配合日常生活的调理如生活有规律、运动、戒烟酒、精神开朗或多喝水等。

在十四年的行医生涯中,我积累了不少自己的特效经验方,我也将认真总结十多年来行医的成败得失。我将在不久的将来出版发行。

在实践中,常有病人提供一些所谓偏方、秘方。例如根治糖尿病中药方,治癌验方索男生育方等。我对这些偏方秘方大多数是否定的。糖尿病是一种长期不良生活习惯等多方面因素形成的慢性、顽固性疾病,目前的只能结合多种方法治疗,且仅控制或改善病情;有些中药或药方有改善癌症的效果,但夸言有治愈癌症的验方,岂非宣布人类已攻破此一世纪医学难关?不育的原因也很多,例如生理畸形,又岂是服用中药所能纠正的?何况还要随心所欲地选择生男婴?

医生是一种高尚的、令人尊敬的职业。谈起医生,人们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情。医生治病救人,是人道主义者。中国东汉杰出医学家张仲景一生多为穷人治病,还不顾自身安危深入瘟疫盛行的农村,救活了许许多多病危的农民;现代无国界医生勇挑重担、投身于世界各国发生重大灾祸的现场,废寝忘食地为灾民救死扶伤。他们急速而来,默默而返,全无任何名利之图。真正体现了医生的最高尚品德。

但是在现实社会中,我们见到了太多污染医生这块净土的劣行:且不说中医的发源地假、劣药品横行,一些打着名医老字号招牌的中医生也经常强人所难地力劝病人一次性购买一、两个月的超大剂量药剂;有的中医生夸口祖传秘方,自制一些不让病人知道成份的所谓药粉,以高价强要病人购买。须知,在美国,自己泡制、不标示成份是犯法的。这种全不顾病人感受的变相敲诈距离奸商还有多远?

我也常听到病人埋怨:虽有效果,但已经服了十多付药了。”“我这病还要服多少天的药?”“如果病好了,以后还会复发吗?等等。我很理解病人急切要求治愈的心情。但有些病用中药是急不来的。我经常把《北京市老中医经验选编》(一九八四年 北京出版社出版)当学习材料。发现这些经验丰富的著名老中医在治疗某些普通病症时甚至用了三十到六十天剂量。同样情况若在美国可能病人受不了。

但是,作为一名负责任的中医工作者,总要不断提高医疗水平,以节省病人的医疗费用,安全且尽快减轻病人的痛苦为目的。

在安全的基础上勇于突破和创新。金代名医张元素说:古方新病不相能,意指古代的药方与现代人的疾病不能相提并论,不能对号入座。为求安全,处方四平八稳,不敢突破,就很难进步。有许多药性和疗效接近的药材,合用有相得益彰之功,从而加快疗效。传统配法有:牡蛎与龙骨、三棱与莪术、乳香与没药、生姜与大枣等。我在实践中发现许多新的搭配,如:生田七与熟田七、荆芥与防风、云南白药与田七粉、砂仁与豆蔻、苍术与白术、生苡仁与熟苡仁、当归与丹参等。

 

有病人服用中药剂后引起腰痛,很可能是某种成分对肾脏有伤害,也说明患者肾功能较差。故此,我们还是尽量避免使用那些烈性或毒性的中草药。但我们也不必因噎废食,毕竟大多数中草药是安全的,况且也有许多益肾护肝、协助气血运行的中草药加以搭配,取长补短、相得益彰呢!(未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