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三十年美国路三十年美国路

三十年美国路(二十四)(余良)

发布时间:2018-10-30 15:49:45来源:

 

三十年美国路 (余良)

 二十四)发展中医找新路

人们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对从事医学方面来说,实践也是检验知识的唯一标准。书本上的知识,或者说人对某件事物的认识,必须通过实践的验证。

当我为病人诊治某种疾病,得悉其病情好转或者痊愈时,心情欣慰,否则心情会很沉重。不论何者,我都会认真找出原因,总结经验,下次遇到同样疾病,就较有把握。

世界上并没有神医,有的是良医或庸医。我相信中国古代名医如李时珍、华佗、张仲景等,也是在无数次临床中总结成功与失败的经验教训中不断提高其医学水平的。神农尝百草字,就是尝试、实践的过程。

但是病人找你看病,并不希望让你尝试。你一定要有扎实的基本功,掌握八纲阴阳、表里、寒热、虚实,通过四诊望、闻、问、切辨证施治。

古代名医给我们留下宝贵的医学遗产,至今仍有临床指导意义。若没有这些遗产,中医不可能有今天的成果。这也是为什么世界四大古国中,只有中医保留并发展下来,成为人类最古老而实用的医疗科学。

但是迷信古代中医学也不可取。毕竟时代不同了,生活环境变了。中国古代名医多在北方,那里的气候、地理条件与南方不同,与东南亚差异更大(例如名古方桂枝汤麻黄汤等,在东南亚极少用得上)。在美国,西方人与东方人体质不同,生活和饮食习惯不同,对他们来说,有些名古方必须修正甚至推倒重来

清代名医王清任对古书籍有存疑,他用数十年的时间亲自对人的尸体结构作解剖调查,纠正古书籍在这方面的错误,写成《医林改错》一书。(当然,由于时代和条件局限,他的见解如今也错误之处)近两百年前的人如此思想开明,现代人更不应墨守成规。

相对于西医的日新月异,中医似乎停滞不前。香港和一些国家比较注意一些中草药的有毒害、副作用的成份。如,美国禁用有持续而缓慢升高血压、引起心跳加快的麻黄、损害肾功能的汉防己、马兜铃等;新加坡禁用伤肾的黄连等。美国也禁用一些烈性中成药如川芎茶调丸、常服有损幼儿脑部的鹧鸪菜等。这其中固然有中美文化差异或对中草药不同理解的原因,但为防止庸医滥用而严格管制仍属必要。

现代的许多中药书仍然偏重于药性即寒热的分类而轻于现代科学的药理成分分析,如最近美国用现代科技手段对北芪进行药理分析,发现其所含成分有明显辅助治疗艾滋病的作用。中国现代中医书籍虽然也有注意到对中草药的成分分析,但大多只强调其功能疗效,未针对其副作用和危害性详加说明。例如磁石的成分是四氧化三铁、少量氧化镁、三氧化二铝,但并未注明上述成分对身体有何害处;中国人喜欢用珍珠粉给婴儿内服以安神定惊,但有核的、不溶于水的劣质珍珠将给婴儿造成伤害。即使是优质的珍珠粉是否对婴儿有害也应考虑——三聚氰胺牛奶都会造成婴儿结石,初生婴儿能否消化吸收珍珠粉实应存疑。

中医生的诊病处方仍然沿袭古老的习惯,如热病用凉药,虚症用补药。如果能结合药理成分对症下药,中医将上一大台阶。因为有些疾病不能简单划分寒热虚实,慢性调理有时赶不上病情的发展,这也是为什么中医的缺点是疗效太慢的原因。因此,若在传统方法基础上配合药理成分处方下药,可能事半功倍。

中医药有其神奇独特之处,中医的阴阳五行学说强调天人合一、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也有其科学性和现实意义。但中医药若没有国家的、政府的资源从事开发研究,单靠中医药工作者的自我摸索、单打独斗,中医科学将进展缓慢甚至停滞不前。中医生似乎比较保守,未闻较有规模的中医药经验交流。可以说,每位中医生都有其成败得失的经验,大家不能坦诚相互交流。这些都不利于中医的发展。

正由于中医药有这些不足和缺点,近年来在中国和海外出现了激烈反对中医的声音。

学术打假著称的方舟子在其出版的《科学成就健康》一书中,对中国传统医学经典进行批判。他说:张仲景作为一位一千多年前的古人,他的医学知识可以说基本上都是错误的。”“一种药物被使用了一千多年并不能证明其没有问题。

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麻也附和说:这是当然的,古代人的医学知识确实不如现代医学院学生。

方舟子和何祚麻的观点脱离了古代落后生产力和科学水平的实际情况。否定古代医学名家的贡献。以现代高科技知识水平要求古人,就好像否定中国古代四大发明:火药、造纸、指南针和印刷术那样荒唐,因为上述古代著名科学家的知识也不如现代普通的科学家。

中国古代医学家在没有借助任何科技设施和手段,通过长年累月的尝试、摸索、经验积累,发明了上千种可以治病的天然草药,并且正如方舟子所说,被使用了一千多年,这已很了不起。古代中医免不了有糟粕,但更多的是精华。我们是要在不断继承学习研究中前进呢,还是轻易将其全面否定?

二零零六年十月,纽约华人康复中心医生王澄在国际互联网发表了题为《中医和我们,既生瑜何生亮》的文章,毫不掩饰他对中医疾恶如仇的立场。早在去年四月,王澄联同极力主张告别中医中药的长沙中南大学教授张功耀一起提出促使中医中药逐步退出国家医疗体制的建议书,并征集签名。建议书敦促中国政府修改宪法,删除宪法第二十一条关于中医的内容,并立即停止中药研究。

王澄说,中医生没有现代医学知识,却夸口能治癌症,相对于日新月异的现代医学(西医),中医是古老的、过时的、骗人的、没有活力的、不科学的。

王澄是带着极端偏见来理解中医的。中医是古老的,但它是科学的。中医的精髓在于阴阳五行学说,阴阳学说强调人与自然界的调和。不论古代或是现代,人是不能离开自然界而生存的。我们现在说保护地球,减少温室效应,防止环境污染,就是为了还一个美好的大自然,就是为了人类的健康、生存。西医学再发达,要是改变不了地球污染给人类带来灾难性后果,人类同样面临生存的严重威胁而束手无策;目前,人类虽然能战胜一些病毒,但是变异的、未来新的更可怕的病毒随时随地爆发,人类如果满足于现代医学开发抗病毒药物而忽视环境保护,就会陷入永无休止的与不同病毒周旋的怪圈。阴阳学说也强调人体内的气血平衡、人体脏器相协调,用药治病从整体出发,务求阴阳平衡、从本求治。中医在养生、保健和慢性病调理方面作用十分突出。这些都不是现代医学的一部分吗?

西医在治疗许多疾病时,常有顾此失彼的弊病,有些西药的副作用比原来的疾病还要严重。例如长期服用钙片会造成肾结石,血钙过高,还不如从食物中补钙如喝牛奶配合晒太阳、体育煅练等;西医常用LipitorZocor来治疗高胆固醇,这类药的副作用更大,它会造成短期记忆丧失,还会伤及肝肾,病人未获其利先受其害;人们已陆续发现许多中药如山楂、决明子、丹参等可治疗或控制高胆固醇且没有副作用;西医在治疗肿、肿瘤或癌症时常采取化疗或动手术,于是造成病人极度虚弱、贫血、脱发等,这时正需要中药大补气血,以恢复其健康的体魄。

其实,在造福人类这一共同目标上,中西医不应互相排挤、互别苗头。中医要走向世界,必须利用西医科技、掌握现代医学知识;西医也何防借助中医的养生、调理、扶正治本术,彼此取长补短,互为所用?(未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