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三十年美国路三十年美国路

三十年美国路 (二十二) (余良)

发布时间:2018-10-19 15:47:04来源:

 

三十年美国路  (余良)

 

(二十二) 刻苦自修拒虚荣

 

从经营外卖中餐馆、啤酒零售到药材店,且打算当坐堂中医生,如何使人们信服,又能起广告宣传的作用呢?

我整理我学过的《名医百方解》,以真名向费城的免费中文周报《华夏时报》投稿。

《名医百方解》是我从古代名医中挑选出来的一百份药方中加以分析和研究的成果,是我个人的学习体会和心得。《名医百方解》分一百期长篇连载,每期均附有我自编的歌诀以便读者记忆,并附上“长寿堂”的电话和地址以示负责。

《名医百方解》一部份取自中医古籍《汤头歌诀》,其中有些并不实用。但《汤头歌诀》仍是中医入门必读之一。学中医者必须将其背诵得滚瓜烂熟,透彻理会,这样,在实践中往往得心应手。这些对我来说是驾轻就熟。

《名医百方解》的发表,使费城的乡亲好友对我从事中医有一定理解,对其它读者也起宣传的作用,又节约了广告费。但是,我深知靠个人宣传是暂时的,真本领是在长期的实践中产生的。我下决心,虚心学习,刻苦钻研,“路遥知马力,事久见人心。”

发表了《名医百方解》一百期后,我又编写并在华文报上发表长编连载《长寿堂经验方》。公开我多年来在临床实践中最有效的一百份经验中药方并加以分析和总结。

《长寿堂经验方》一百期后,我又发表了一百期的《诊余随笔》。〈诊余随笔〉有较多的题材,它是我的诊后感想,个人见解、经验总结和知识交流。它主要谈中医,也有对人生哲理的看法,有知识性和趣味性。它是我和病人、顾客以及中医前辈交流的窗口。

上述三百期的连载是我个人从事中医的理论和实践的总结,对提高“长寿堂”的知名度和生意也有帮助。上述每期连载的篇幅短而精、言之有物,读者容易理解,道理令人信服。它同时也提高我的写作水平。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总结的成败得失的经验越来越多,不久之后,我将总结我十多年来从事中医的成败得失,整理并出版自己的中医书____我希望它是一本有助于宣传中医学、与中医界分享个人心得和经验教训的中医书。

 

且说纽约有一个“美国中医联合总会”,是美国东岸一个正规的、得到美国政府承认的中医组织。“长寿堂”开张伊始,我通过手续取得该会的会员证,接着取得医生合格证。加入这个组织,每年要到纽约参加中医年会,获得中医药方面的信息,了解美国政府对中医的政策。

我后来又从报章上的广告到纽约市报名参加一个所谓“学成后帮助学员考取针灸执照”的学习班。报名者要有一定的中医和针灸知识。花了多个月的时间和约一千元学费,最后才知道十来个学员全没资格应考。因为我们都没有正式中医针灸学院的毕业证明。美国政府对这方面的要求越来越严格,连从中国带来的证明也被怀疑因官员贪污而造假。我们的英语水平更达不到要求。仅靠民间私人短期辅导真是谈何容易?

现在,考取针灸执照必须要有美国政府承认的中医针灸学院的毕业证书,通过英语托福考试和通过美国中医针灸考试这三个大关。

“长寿堂”开张后两个月,一位姓李的女针灸医生和一位姓黄的中医生前来求职。我当即应诺。黄医生六十多岁,早年毕业于中国广东中医学院。他来自中国广州,对中医针灸、推拿、按摩、方脉、气功和太极拳均有相当经验。他可能怕出事,声明只做打扫、配药等杂工,决不为病人诊病开药方。我有些失望,但平易待人的黄医生也很乐意和我交流他的经验,我也看过他开的药方,我们对同一个病人开的药方都很接近,他大多也认同我给病人开的处方。这些对提高我的中医水平都有一定帮助。

几年后,针灸医生和黄医生先后离职。我们聘请一位来自山东的张姓针灸医生,十四年来我一直是坐堂中医。来自中国潮汕的侄儿当我的助手。

且说装修后的“长寿堂”焕然一新,左侧的药材柜有近两百个柜桶,装有四百多种药材;右侧是专卖中成药和中、美天然保健品的玻璃柜。后面是针灸治疗房。

“长寿堂”开张之前,费城两间主要的中文报《华夏时报》与《中华周报》均作了报导,接着,一些亲友和柬、越华裔乡亲闻讯登报祝贺。

长寿堂于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正式开张营业。早上九时许,店门口已摆放了六、七个唐人街华人传统社团组织送来的花篮表示祝贺。

这些社团对我来说完全是陌生的。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唐人街的传统:凡是有新开张的店铺,不论彼此相识与否,是否素有联系,都会得到这些社团组织的祝贺,这表示他们欢迎我们这些新成员。这使我们感受温暖、深受感动。

现在情况又有些不同了,新开张的店家事先在报章刊登广告并通知华社一些主要领导人,希望开张日前来剪彩、拍照,表示支持、鼓励和祝贺,店家会摆设鸡尾酒会或自助餐答谢所有来客,并聘请舞狮团前来助兴。一时间,敲锣打鼓放鞭炮,欢声笑语喜洋洋。

我们当时也以自助餐招待六、七十位陆续前来祝贺的柬、越乡亲友好。他们有的送来贺喜匾额,象征事业蒸蒸日上的礼品、纪念品,有的和我们合影留念,对于大多数在费城才相识的他们,却似他乡遇故知,使我们深受感动;我们对每一位前来道贺的亲朋好友,心中充满感激之情。

正当我和家人忙于招待客人,一位姓高的妇女前来找我看病。我让妻子招待客人,镇定自若地为她诊病。有些人难免对我这个“中医生”将信将疑:前不久还在做餐饮业的苦差,怎幺摇身一变就成为“中医生”了?

当时,亲友在报上登的贺词都称我是“中医师”,我相信是报社方面为着讨主人喜欢特意加上这种称呼,似乎“医师”比“医生”衔头大,医术也更高明。说实话,我不敢也不喜接受任何溢美之词。即使我将来真的干出令人信服的成绩,我也宁可人们叫我为“中医工作者”,或者按美国的标准充其量是“草药师”。我想,负责任的中医工作者只在乎他治病救人的成效而不在乎人们对他的称呼。

当然,按照华人的习俗,求医者都称我为中医生。上述两个称呼未免有些不伦不类。但它也提醒我:要谨慎从事,要认真负责。

美国是一个先进的国家,能称得上“医生”的不知要付出多少汗水,从学校的教育到医院实习,要花成十年的岁月。他不但要掌握全面的现代医学卫生知识,更要有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即使在中国,中医生也必须掌握西医知识。严格来说,中医不能自绝于现代医学之外。医学是一门严肃科学,容不得任何虚荣。我想我会刻苦学习一些现代医学知识,在实践中不断进步。俗话说,“功名如粪土”、“学无止境,唯勤是岸”在医学领域上更是如此。我追求的是真实本领,绝不爱慕虚荣。

 

从长寿堂开张到本书面世,正好是十四年。十四年来,我们基本都很顺利,不论是生意还是治病的效果,每年都有进步,国际金融海啸的这最后两年来,我们也维持了原来的水平。这一方面是医疗保健是人们日常之必须,其次是我们过去的经历和用功、不断学习使我们有用武之地。(未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