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三十年美国路三十年美国路

三十年美国路 (十八)(余良)

发布时间:2018-09-24 14:01:06来源:

 

三十年美国路(余良)

(十八)黑人邻里多友善

 

Allegheny 位于费城西北一条大道上,车流多,二十七街的人口也比较稠密。由于接近巴士总站,人流也不少。我们的顾客除了附近居民,路人,还有巴士司机,绝大部份顾客都是好的。给我们麻烦的是附近居民中的一些青少年、贩毒,无所事事的游荡者。

我们和许多居民和巴士司机友善往来,他们偶尔会给为他们炒餐的DanaChris一些小费。许多顾客称我是他们的“Buddy”(朋友)。不懂我的名字的,就叫我“Papa san”

san”是日本话,华语的意思,“Papa”也指朋友。美国黑人向亚洲人表示友好,就用这句话来称呼对方。这在黑人社会中已成为习惯,也很普遍。

黑人向华人或其他亚洲人表示亲切、友好,也经常使用“Pop”(爸爸)来称呼男性,用“Mom”(妈妈)来称呼女性,即使他们是老人,而被称呼者是年青人。这显示出黑人对亚洲人特殊的谦卑与友善,而白人和其他族裔便没此习惯。

巴士司机们大多是黑人。他们来买餐食、饮料,下班时才来喝啤酒。他们的性格豪爽,我不忙时,他们会跟我聊天儿,我也向他们打听工作情况,知道司机们也有难处,他们有时会遇到一些不付车费的乘客,因为怕麻烦或避免发生意外,司机们大多忍气吞声,让其逍遥下车。但也不能太轻易让他得逞,在他准备下车前,我还要提醒他一声;你还没付车费一位司机说。

与我相比,司机们的难处实在是小巫见大巫。我们生活在防弹玻璃下,防弹玻璃的厚度,可防各种机枪的子弹,有的可防手榴弹。在一些地区,如此戒备森严的装备可被视为对社区和居民的歧视。但在大多数黑人区,居民们对此很理解,常有好心的黑人居民提醒我们千万要注意安全。

我先后雇请两位只做两、三个月的临时工,他们都很老实,不论是高大的Ball,还是矮小的Raymond,工作上都很配合。

许许多多正义、正直的黑人在对待罪案这件事是非分明,他们同情无辜受害者,而不存在肤色与族裔的偏见。也有许多人不计名利、默默无闻地为社会大众服务,充实社区健康生活。

Philips先生便是这样的人。他是教堂的服务生,年约五十岁,家住几个街口外。他身体不好,家境也穷,但长年为教堂与社区做义工。

原店主,韩国裔的Michael先生曾把Philips介绍给我。Michael说,我们在这里做生意,要注意回馈社区,逢年过节可通过Philips赠送礼物给教堂或社区,新学期开始,也可通过Philips赠送文具或金钱给学生、学校或社区。我们与教堂、社区的关系好,就可避免许多麻烦或误会。

这真是个好主意。我们在黑人社区做生意、卖啤酒,要是只顾赚取他们的钱,未免太自私。毕竟,卖啤酒与从事别的服务行业不同。它不是日常必须品,还可能因某些人酣酒给他们的家庭带来困扰,对于贫穷家庭尤其如此。长期以来,韩国人垄断此行业,但从没发生过与社区之间的矛盾,就是因为他们不断回馈社区的缘故。

每一年的感恩节、圣诞节、新年和八份学校开学时,我都准备火鸡、汽水、其他食物、支票或文具,致电Philips 先生前来领取。有时,Philips会给我一张社区的信,信中希望我能捐些钱赞助某次活动,我每次捐款三百美元。过后,Philips会给我一封社区的感谢信。我也参加过两次社区举行的活动。

我曾经上门拜访Philips。他住在普通排排屋的中间。他和太太热情招待了我,告诉我他们有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女儿。Philips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夫妻俩靠救济金过活。

Philips对我很客气,每次见面都笑容满面,向我表示感谢;其实,他不计名利、长年义务为社会大众操劳,他才是值得人们钦佩的。

有时,Philips会问我做生意有遇到什么难题吗?我曾告诉他经常有年青毒贩在店里进出惹事,他听了摇头苦笑,似乎也没办法。我想,对付坏人要靠自己,实在不应强人所难。

Philips在社区得到人们普遍的尊敬。每一次他来到我的店,连那些毒贩、游荡者都会跟他打招呼。

Philips在几年前过世。我曾和他在店前合拍了一张相片。相片中的他,撑着扶架微笑。

(未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