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三十年美国路三十年美国路

三十年美国路 (十七) (余良)

发布时间:2018-09-18 15:13:45来源:

 

三十年美国路 (余良)

(十七) 改行啤酒负重债

 

“Opener Deli ”啤酒零售店的三年,是我在黑人区营生最后的经历。虽然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但如今仍记忆犹新。我如实地记录当年的经历,让人们了解美国社会的另一面,美国贫穷黑人的状况,以及新移民谋生创业的艰难。它告诉人们:在这个国家里,路,要靠自己去闯,去不懈地奋斗。

199411月,我以十二万美元买下这间原名“Paradise”的啤酒零售店。

卖掉超龙后,我身上只有一万元,没有不动产,银行贷不到款,余下的十多万元,全向费城的朋友们和原店主、韩国人“Michael”借贷。

我每月除了要付月店租一千三百元、两位伙计的工资,最沉重的是每月付高额利息。我们几乎每月都因为银行存款不足而被罚款。

一九九一年,原柬埔寨华人难民经营啤酒店大概只有四、五家吧!陈先生是第一家,随后,这股潮流在我们之中掀起,到了两千年,已有近三百家。一如陈先生所料,这一行业已完全取代韩国人的地位。

Opener Deli是一间双铺面中型啤酒店,楼上有三个破旧、堆放杂物的房间,地下室储存啤酒、汽水等。Michael 在此已经营了四年。

这里地处比较热闹的大道,附近是市区巴士总站。店内宽敞,有将近四十个座位,长长的防弹玻璃幕墙把店里的厨房与顾客隔开,像外卖餐馆一样,只留一个小窗口,让顾客付款与取餐取啤酒。

这里生意很好,每天早上十时营业,凌晨一点打烊,周末延长一小时。Michael 雇用两位黑人,分别做日、夜班,两人负责厨房的餐食料理如三文治,炸鸡、薯条等,以及搬运啤酒、汽水和清洁工作。每天下午五时,年青的Michael 夫妇下班,一位韩国男子来接班。他月薪两千二,每星期三休息一天,这一天,Michael 就要连续做十五小时。

这间店本钱大,精神压力和工作量都很重,营业时间长,还要管理两位黑人伙计,我对这新行业全无经验,环境陌生,妻子又不能来帮忙。难怪有人说我胆大包天、小头戴大帽

在接手的前一天,正好是星期三,我陪Michael做到凌晨一点。关门后,他突然从身上拔出手枪,叫我跟着他从后门走出去。

只见他一只手拿钥匙锁门,另一手把手枪提上来,作随时开枪状。我有些紧张,下意识转过身,只见这后门的小路有七、八个黑人青年,正分散站在一些屋子下面对我们虎视眈眈。

Michael 自始至终紧握手枪,他把我送上我的汽车。

我低声问他:你每晚都带枪上车吗?

“是的。他说。

他看着我上车,自己才转身上车。。。。。。

明天就要开张营业了。今后,晚上如何安全回家呢?每天带枪做生意?随时准备开枪?这里竟然像越南战场?

翌日,是二月二十一日。早上十时正,我开了店门,两个青年和一个老人跟在身后进来。我警戒地开了旁门走进厨房,随手把旁门关上。

一个青年要买炒牛肉三文治,一个要买香烟,老人要买六瓶装的啤酒。我先把炉火点上,再转回头卖香烟和啤酒。

“你怎么没听见我定购的三文治?我比他们先到的呀!

“急什么?炉火还没热呢!

他一时没话说。隔着防弹玻璃,瞪着眼注视我炒他的餐食。

“你要放什么配料?我问。

“盐、胡椒、洋葱。。。

这时,另一个青年走过来打断他的话:我要两个汉堡包。一个要放胡椒、盐、生洋葱,这一个是我自己吃的,另一个是别人的,他要炒洋葱。。。

“喂!喂!你不要搞错我的呀!记住我刚才说的配料呀!我是付钱的,你不要拿我的三文治开玩笑哇!

“我要一包New port香烟,怎么?你还不快点走过来呀?我已经等了快半小时了!你明明知道我有急事!

我先搁下牛肉和汉堡包,飞快跑到小窗口,收了钱,把香烟递过去。仅仅几秒钟,急忙跑回来。

“糟了!你把我的牛肉弄焦了!你怎么可以炒一半就离开炉子呢?

“天啊!我的汉堡包!汉堡包!这个要放生洋葱,那个要炒洋葱。。。

“我要大盒式炸薯条,千万别放盐,我要是血压升高了,一定控告你!

先前买香烟的那个人走过来凑热闹。看着我手忙脚乱,乐得大笑,高喊:窗口那边又有人要买香烟!快跑过去吧!回来了再给我炸六个鸡翅膀。。。这回好戏来了,你刚才卖那六瓶啤酒是给一个十六岁的孩子,你犯法了!我们这六、七个人都可作证!

宾州法律,二十一岁以上的人才可购买啤酒。我不得不顶了回去:废话!十六岁会长胡子吗?

“说的也是,哈哈哈。。。

“你的口水喷到我的食物上去了,我不要了1”

这时,做早班的伙计才姗姗来迟。。。。。。

在这里,我每周工作一百零五小时以上。凌晨打烊后,我没有回家,睡在楼上尚未整理的堆放杂物的房间里。

每天早上,很多时候是我一个人应付这班闹事的黑人青年。因为伙计经常迟到五到十分钟。对此,我虽然很生气,但不想把他辞退。

做早班的Dana是单身汉,做夜班的Chris有妻儿老小,两人各有四年以上的工龄,住处距啤酒店不远。两人都挺老实,工作勤劳,也都约三十余岁。两人料理食物,坏人也不会作弄、刁难。但他俩不敢得罪那些惹事生非者。遇到坏人故意找我的麻烦时,两人是明哲保身,置身度外。过后才向我摇头,骂对方“Stupid”(疯子)。

总的说,DanaChris是好青年。两人合作得很好。三年来,他俩对我很尊重,没有偷盗,我责备他们经常迟到,他们也虚心接受,只是改不了。在对付坏人方面,Dana还经常为我着想,出主意。有时,做夜班Chris请假,那天打烊时,Dana特地从家里走来帮我拉闸关门。我从来没在打烊时走出去关门,避免了可能发生的危险。

DanaChris都很诚实,不会说谎。工作上有差错,有勇气承认。有一次我和Dana站着谈话,他突然侧身过去,后退几步,右手不断向屁股后面扇风,红着脸不好意思连连说:“I am sorry sorry。。。我起初不知什么回事,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放了一个屁。

我从没看到这两位黑人伙计吸毒。但后来,两人来上班时都醉眼迷糊,动作迟钝。我由此怀疑,俩人上班迟到是因为吸毒。他们都不承认,但对我的怀疑也不生气。我曾就毒品事向Dana晓以利害,他面露感激之神态,不断点头。

一年后的一段时间,Dana突然不来上班,致电也没回音。我不得不请临时工。一个多月后,他来了,显得很有精神,他告诉我,他从此改变成为一个好人了,他的老母亲也为他高兴。我怀疑他失踪那一个多月是上戒毒所。我也向他表示高兴。

Chris也曾停工近两个月。有人说,Chris 因吸毒欠毒贩的钱不敢来上班,今后恐怕不再来了。但他后来还是上班了。真弄不清到底是什么回事?

他俩对我和这间店似乎都有感情,从没想到别处打工。我也喜欢他俩,工作上驾轻就熟,我希望他俩一直帮我做下去。

(未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