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三十年美国路三十年美国路

三十年美国路(十五)(余良)

发布时间:2018-09-10 22:27:02来源:

 

三十年美国路 (余良)

(十五)示威捣乱死逃生

 

一九九一年五月十三日,星期一。一个难忘的日子。

在僵持了近三个月之后,我在这一天为我这间前途未卜的合欢外卖中餐馆开门营业。

十一时正,我把店门打开。遥望路那边有为数不清的好多人向我们的餐馆走来。不到十分钟,外面吵吵嚷嚷,已听到呼口号声,隔着防弹玻璃,又见到好几幅用木板、厚纸板或白布书写的大字标语在店门外四周的路面来回舞动。。。。。。

我让伙计出去了解情况。伙计站在门口望出去,只见示威群众大约只有五十人,其中许多是小孩子和老人。

不一会,门外涌现一大群人,个个争先恐后要进入餐馆,却被一群示威者挡住,双方在店门各不相让,互相推挤,气氛有些紧张。原来那些持有免费食物优待券的客人要进来取餐,社区的示威者却挡住门口不让进。

我们暂时没报警,因为有几位客人已推开示威者走到接订餐的窗口下,吵着要餐。优待券上写着:每人可免费获取一份餐食和一瓶饮料。在贫穷的黑人区来说,这大概是前所未有的良机,岂能错过?

外面的示威者继续同顾客发生冲突,顾客越来越多,有些是孔武有力又不讲理的,声势超过了示威群众。眼看双方闹得不可开交,多辆警车已闻讯赶来。。。。。。

经过警察调停,示威者被隔离于店门外,顾客有秩序进入餐馆。

警察走后不久,外面又是一片吵嚷声,大概是示威者再次进入店铺门口的范围,新的一批顾客拒不接受他们的劝阻,同他们发生争吵。双方各不相让,气氛火爆,眼看暴力冲突就要发生,大批警车又从四面八方赶来,局势再次得到控制。。。。。。

我和伙计正在厨房忙不过来。一位便衣安全人员走到玻璃窗口下,把我叫出来。

他向我出示他的身份证明,要求检查我的营业执照。我把营业执照和特别证明都交给他。

他仔细检查后,对我说:你可以继续做你的生意。外面有许多激烈反对你的示威者。我们会依法办事,保证你的安全。这几天,安全人员会时时刻刻在你的餐馆周围保护你。他从衣袋取出一张名片给我,说: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或者以后有威胁到你的安全时,就打这电话给我。

我向他表示深深感谢。这时我发现,街上的警车封锁了附近的街道,警察和便衣人员有二、三十人之多,他们分别向示威者了解情况,也不知怎么说服他们,原来人数不多的示威者逐渐散去,声势大减。那三位女副区长仍然不肯退让,与多名警察激烈争辩。最后,警察登记了她们的身份,在一旁监视。。。。。。

她们搬来几张椅子,坐在与合欢餐馆为邻的门口继续示威抗议。

下午三时许,我们向顾客宣告所有的餐物已经用完,提早打烊,明天再见。后来的顾客并没为难我们。

我们清点免费优待券,竟有两百多张,比我派发但被扔掉、撕掉后剩下的多出好几倍。仔细检查,原来他们把我手写的优待券大量复印、反复使用。

第二天中午十一时整,我们正式开门营业。两位付区长出现在邻居门口的椅子上,直到下午六时。

这一天的生意很淡,卖不到几十元。我并不感到担心。新张伊始,先求平安,往后生意一定会好起来。

第三天下午四时许,一位年纪约二十岁的黑人青年走进来,他面露笑容,用温和的语气俯身对着小窗口向我说:你好厉害,选在星期一开张,这样示威的人数少,因为许多人要上班或上学。你还搞免费送餐,造成轰动,引来警察和安全人员的注意,又干扰了他们的示威。不过你要注意,你日后的日子决不好过,很不好过。

他是那样斯文有礼。他是好心提醒我呢、还是在讽刺、挖苦我?

我堆起笑容,以退为进,向他表示感谢,希望和他交朋友,问他叫何名字。他并不作答,脸带诡秘走了出去。

一周很快过去了。这期间,那三位付区长每天轮流保持有两个人坐在原来的椅子上示威。我想,她们是向我表示此事决不善罢甘休。说实话,我也很理解她们的坚持,这无关种族歧视,而是为了她们社区的安全与平静。不过,她们示威的时间越来越短,到最后,下午三时就回家了。

生意毫无起色。我遵守诺言,把七天的营业额共约三百元开出一张支票亲自送到区长办事处。

第八天以后,再也没有人示威了。我想,那些在暗中保护我的安全人员大概也不再来了。但是,正如那位外表斯文的年青人所说,在今后的每一天起,我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很不好过。

渡过了令人担忧的七天以后,事态似乎趋于平静。

我每天晚上十一时打烊,关门前先把店外的路面打扫干净,待客友好,对待一些坏人也尽量忍让,我希望社区居民不久就会改变对我的态度。

然而,事与愿违。每天下午四时左右,有四、五个十五至二十岁的男孩子,其中有那位外表斯文的年青人一起到我的店里来。他们并不购物,而是占用客人等餐的仅有几张椅子,他们一面高谈阔论一面寻找机会用语言向我挑衅。生意不好没顾客,他们更是无所顾忌,见我不加理采,便把餐馆当擂台,丢石块、耍棒子、翻跟斗、练拳击。他们可以一直闹到晚上七、八点,大概回家吃过晚餐,又回来大闹。每当我忍无可忍,大声吆喝,他们就脱下裤子以屁股亮相,或者叫我出来用中国功夫跟他们的拳击较量;每当我召警,他们瞄准警察来到之前从容走出去,警察刚走,他们很快又回来闹事。

那位外表斯文的年青人并不像其他男孩子嚣张,有时也劝阻他们。

有一次,我把他叫到接餐的小窗口,对他说:我相信你是一位好青年,请你说服你的同伴不要在此胡闹,对他们没有好处,反而荒废学业。

他回到其同伴身边低声说些什么。同伴们涌到小窗口下,指着我说:可是你的餐馆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任何好处啊!

其实你才是顽固者!

你报警啊!很简单的事。

每天下午四时以后,是我最烦恼的时候,周末没上学时,这群孩子更是从早闹到晚。一个月下来,生意做不成,天天受这群越来越嚣张的顽童们的气。

为什么他们的家长对孩子不问不闻呢?这群孩子没有别的去处,非得天天不分日夜到我这里闹个天翻地覆不可吗?

我知道我是一些人的眼中钉,虽然我相信社区和居民是好的,但难免有少数偏激者。或者这群顽童并非受人唆使,而纯粹是恶作剧,他们知道社区反对我在这里开设餐馆,因而更加有恃无恐与我作对。

不过,若有人想用此手段逼我关店,那么,这种捣乱与破坏将是长期的而且变本加厉。

果真不出所料,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和伙计正在厨房忙着,突然一股浓烈的烟雾滚滚而来,刹那间,整个厨房笼罩在硝烟弥漫之中。。。。。。

原来那群顽童从家里抱来灭火器筒,拉下栓子,伸进接订餐的小窗口向厨房喷射。浓烈的气味直呛得人喘不过气。那群顽童并不逃跑,望着我们的狼狈相哈哈大笑。

不但如此,同样这群顽童,多次用粪便泼进我们的餐馆。那个外表斯文的年青人不再装作好人了,他也参与捣乱,有时甚至带头兴风作浪、出谋划策。

他们与警察玩打游击。警察从没逮住任何一个恶意破坏的顽童。

我也想过求助于有关的官方或民间机构,可是任何机构都必须通过本社区,我怎能指望原来就反对我开餐馆的社区给我解围?

终于有一天深夜,当顽童们再次在店门口倒沙土,泼粪便和尿液的时候,遇到了一群从区长办事处出来的大概是区的男女干部,他们群起喝止这群顽童,把他们狠狠教训一顿。

第二个月过去了,生意略见起色,顽童们也有所收敛,当然,每天仍然继续捣乱。

一个星期六的中午,伙计从车房开车出去购买青葱。大约半小时后,我才发现屋后车房门没关上。因为车房门面向人行道,车房又直通地下室与厨房,要是在晚间,可能被盗贼趁虚而入。

这个周六的生意较好。我们两人一直忙到深夜十一时半。我们关了店门,像以往那样,伙计在洗碗槽清洗,我做打扫卫生的工作。我们聚精会神、低头紧张地工作,只想着忙碌了一天终于可上楼休息了。

突然,几声大喊,把我们吓了一跳:趴下!快趴下!不可动!一动就全把你们给毙了!我转身一看,天哪!两个持枪的蒙面大汉出现在我们两人的身后,他们的枪口各指着我们,一步一步各向我们逼近,一面大喊:立刻趴下!你们想死吗?我开枪了,开枪了,你们一动我就开枪。。。。。。

我顺从地就地趴下来。大概在柬埔寨经历了太多的惊险,我此刻并不感到很恐慌,脑子是一片空白,接着便不断思索:枪匪是何时进来的?怎么进来的?

我一动不动趴在汽水柜的后面的地板上。只听到伙计带着颤抖的声音说:别开枪,我趴下,你们怎么做都行,别开枪。。。。。。突然,我听到嗖、嗖、嗖。。。的声音,感觉到一个枪匪跨过我的身体,绕过汽水柜,走到收款机取钱。。。。。。不一会,又跨过我的身体。。。。。。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洗碗槽的水龙头仍在哗啦啦地流水,没有别的动静,我们悄悄挪动身体,尝试着抬起头来,发现枪匪已不在。

我们起身检查门户,所有的门窗都如以往般关锁得很牢固,连车房门也关得紧紧的。那么,枪匪是怎么进来、又怎么出去的呢?

我们还得赶紧报警再清点损失。当天营业所得四百元全被盗走,伙计被抢走脖子上的金项链和衣袋里的几十元。

两辆警车四个警察同时赶来,问明今天情况,分析枪匪是今天中午因伙计开车出门时忘了关车房门,枪匪在那约半小时时间里闯入并一直藏匿在地下室,直到听到打烊的声音才上来抢劫的。枪匪也是开了电动车房门而逃走的。

我们惊魂未定,担心枪匪还没离开,而是藏匿在楼上,要求警察上楼查看。

带头的警察拔出手枪和另三位鱼贯上楼,查遍所有角落,证明枪匪确实已经逃脱。

黑夜深沉沉,路面静悄悄。汽车驾驶在回家黑黝黝的公路上。除了几位警察,这世上没有人知道就在这平静的夜晚,我和伙计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

带着起伏难平的心,回到温暖的家。妻子开门相迎,见我脸色异常,问我发生什么事?

我刚从鬼门关出来。。。。。。要是当时枪匪真开了枪,我今晚就回不来了,见不着你和孩子们了。。。。。。

合欢餐馆是非卖不可了。原以为环境佳、治安好的社区反而给我们太多太多的威胁。我和妻子都决定趁着生意明显有起色,赶紧卖掉合欢餐馆,走为上着

(未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