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三十年美国路三十年美国路

三十年美国路(十一)(余良)

发布时间:2018-08-19 16:17:32来源:

 

 

三十年美国路  (余良)

 

(十一)卖店购屋两不顺

 

转眼间,我们经营合家欢外卖餐馆已经三年了。对于许多同行来说,三年的操劳已换来可观的收入,从而大大改善生活和工作环境,而我们却因为沉重的债务和家庭重担,三年后仍像在漫漫无边沙漠上的骆驼吃力地迈着艰难的步伐。

 

我们没有气馁,至少生意还可以做下去,营业额也逐月进步。正如陈先生说,生意好,餐馆就升值。

 

可惜就在这当儿,在我们右邻间隔两间店,有两间相连的空置的楼宇,被一户来自柬埔寨的华人买下,他们准备全面装修成为双铺面大型外卖中餐馆。这就是至今已经营了十七年的陈叶中餐馆。

 

且说我们当时见该楼宇外观醒目,结构牢固,修葺后,我们的合家欢必将相形见绌,到那时,不但严重打击我们的生意,房地产的价值也必然大降,便决定趁早把合家欢餐馆生意及房地产卖出,摆脱困境,另起炉灶。

 

时间一个月又一个月过去了,我们通过同行友人和报章广告,都因为有意者看到那间正在装修的楼宇,就不再与我们联系。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心急如焚。

 

终于,一对从加州移居费城的周姓夫妇闻讯前来。对比加州,我们这间连楼生意开价六万五千美元实在太便宜了。但他们困难很多:不会炒餐,本钱不够,初来乍到,未有住所。我怕坐失良机,答应免费为他俩提供住宿和伙食一个月,这期间,教他们经营之道,一个月后,双方到律师处办理过名手续,所欠余额,可分期付款。双方谈妥,周先生向我交付押金五千美元。

 

我们给周姓夫妇提供很大方便,他俩也很满意。

 

半个多月后,情况有些变化:周先生频频外出,每天闷闷不乐,到后来更是愁眉苦脸、一言不发。我很担心他发觉邻近那间正在装修的中餐馆而放弃购买合家欢

 

熬到了最后一天晚上,我们在清点存货以便结算货款时,周先生坚持凡是开启过的箱子,不论用了多少都属于买方所有,否则他有权取消合约。他明摆着不按规矩办事,我将损失四、五千元。我和他争执不下,直到凌晨三点。

 

第二天早上,我们先后到达律师楼。周先生依然坚持己见。律师无法说服他,希望我们各退一步,按存货仅计一半价格。我怕餐馆日后更难卖出,周先生怕损失五千元押金,只好接受此折衷办法。周先生所欠余款,以低息分一年内付清。

 

离开律师楼时,周先生愤愤不平对我说,他已经发现邻近有人要开大餐馆,我是及时转祸于他。他接到的是一个烫手山芋,将来的日子不好过,这都是我害了他这个外地人。

 

如果周先生说的有道理,那么,一年后他也害了别人,而且把人害得更惨——按当时行情,我是卖亏了,而周先生经营一年后,他赶在陈叶中餐馆开张前一个月,就把餐馆转手卖给一对远地而来的台湾夫妇,还赚了一万元。该台湾人后来找上了我,诉说餐馆接手后就一直没生意,几乎每天都被坏人欺负,凌晨睡熟时多次被坏人撬门而入,损失惨重。夫妇俩英文差,胆子小,睡眠都在被窝里哆嗦,餐馆又卖不出。(后来据说他忍痛以一万元的生意与房地产低价卖出)

 

从商创业实在不容易。我在那种情况下把餐馆卖出是害人吗?我要是做个大好人而让生意长期陷入困境,一家六口在贫穷线上挣扎,将赢得什么人的赞赏?商人的道德标准在哪里?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我们家离开了经营三年半的合家欢餐馆。

 

且说在费城西郊、距合家欢餐馆仅两哩路途,有一小镇,称“Upper Daby”,居民多是白人、希腊人、韩国人与印度人,因其治安好、社区清洁、学校教育好,近几年又吸引了许多印支华人。我早已希望换一个好的生活环境,让孩子们接受好的教育,因此打算用卖餐馆的一点钱在此购屋定居。

 

小郭陪同我到镇上找房子。只见位于Chestnut St 六千多号一间高大的洋房有地产公司挂牌卖屋。与别处不同的是,洋房建在高地上,一道长长的围墙更衬托其高大与壮观。屋前有一来一往两条街道。从远处望去,相对于周围的屋子,这洋房居高临下,真是鹤立鸡群;又因位于转角处,空气凉爽流畅。

 

我当即致电询问地产公司,答以屋子有五十年历史,目前空置。两层楼三房一厅,一厨房与厕浴,还有车房和地下室,年地税约一千两百元。屋主求售七万三千元。

 

购置房屋,是我们多年梦寐以求。从踏上美国土地的那一天起,我们就渴求一家人拥有自己像样的房屋。今天,终于在我们辛苦了三年多后得以实现,那将标志我们幸福生活的开始。

 

我亲自找上该地产公司,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以六万八千美元定下来。我以头款一万八千元,贷款五万元,分期付款每月五百三十元,分十五年还清的协约签署同意书。

 

原来,这屋子挂牌已有几个月时间,一直无人问津。这对于这地区房屋供不应售的情况来说,也是怪事。后来,我们才知道,从风水学看,这洋房是凶宅。

 

我们住下来后,许多朋友都为我捏一把汗。他们认为,门前有一来一往两条街道是犯了大忌,而且大门正对着汽车驶来的直线方向,这意味着每天门户接纳许多邪气。一位朋友说,即使不从风水的角度看,若有人酒醉驾车,到了门前忘了转弯就会直冲上来。

 

听了许多告诫,我也有些担心。但我又很喜欢这样的屋子,心想,风水是迷信的,这独立高大的屋子应该有好的磁场,居住于空气新鲜之处,有益于体康。况且,位于费城市中心的市政府办公大楼,四个方向都面对汽车驶来的正方向。两百多年来政府高楼稳如泰山,周围日益繁荣,市府高官都不怕,我们小民又怕什么?

 

我们一直在那洋房住了十六年。期间,倒真的发生许多风风雨雨、痛心疾首之事。幸好,接着是雨过天晴,一路顺利。我们挫败时,有人认为是我们住了那间犯大忌的屋子之故;我们顺利时,又有人说因为我们住了这间吉祥屋。

 

十六年后的二OO四年,当我们卖此洋房时,又因为其位置吓坏了一些讲究风水的华人购屋者。不过,不信邪者还是多数,我们总算顺利卖出。六年过去了,也未听说过新的主人有什么不吉利的事。

 

且说我们一家住了新屋,其乐融融。可是一时找不到理想的外卖餐馆,没有工作,三个月下来,省食俭用花了四千元,心里又焦急了。

 

就在这时,我们打听到西北费城黑人区有一间新开张的外卖餐馆,生意旺,利润高,老板因其妻子有病,又舍不得卖生意,想暂时出租其生意。我虽卖了合家欢餐馆有些钱,因还债务,又被买方欠了钱,还新买了房子,故资金短缺,买不起生意,闻讯便前往了解情况。

 

这是位于Norris St,门牌2400兴盛外卖餐馆。老板姓张,广东人,约五十岁。他说,这外卖餐馆刚开张一个月,每月生意一万八。这里人口集中,对面大广场还有两座高几十层楼、约三百多户居民的大厦;这里距著名的天普大学仅十个街口,有消息说,天普大学将于一、两年内在这大广场建多幢高楼作大学生宿舍,届时,这里人口必将更稠密,大学生们也要来购餐,因为是校区,地区也安宁,因此,兴盛餐馆是占了天时、地利和人和。问起目前的治安情况,张老板满怀信心地说:绝佳!绝佳!其三十多岁的儿子也说:警察每天都到餐馆巡视多次,你还可以做他们的生意。

 

为谨慎从事,我多次在不同时间到兴盛看生意,了解周围情况。果然,其生意十分兴旺。张老板一家三口,日夜忙不过来,瘦弱且面带病容的老板娘更累得接不上气;每天早上,也果真有多名警察进来巡视,问张老板有遇到麻烦事吗?英语流利的老板儿子与顾客关系也很融洽,一切似乎很美好。

 

于是,我很快就同张老板签了协议,每月租金一千元,另付黑人房东每月五百元。协约为期两年,也可续约,或期满按当时行情购买生意。租方先付两个月的租金押金。

 

这是无本的生意,老朋友陈先生说,既无本钱,暂作权宜之计吧!

 

可能真是我的命运不好吧!这看似美好的事后来全向相反发展。在兴盛两年时间里,我尝到许多苦头:接连遭遇持枪抢劫、砸烂门窗、攀屋爆窃、偷盗汽车等等,层出不穷。远比在合家欢餐馆,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未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