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三十年美国路三十年美国路

三十年美国路(十)(余良)

发布时间:2018-08-13 16:34:05来源:

 

三十年美国路  (余良)

(十)险中求生遇倒债

 

时间来到一九八六年五月,我们有了第三个女儿。

 

这时我们也把刚到美国不久的一户婆孙三口的柬埔寨远亲接来住。婆婆可帮做家务,两个外孙课余帮些生意的忙。

 

十月三十日,我们有了第四个孩子,也是唯一的儿子。

 

这期间,婆孙仨搬出去。我们先后雇佣两位工人,直到我把住在加州的姨母和表弟接过来住。表弟就在餐馆帮忙。

 

冬天又来临了。每天下午,放学归来的那十多个黑人青少年又拥到我们的餐馆避寒,他们玩耍、吵闹或打架,生意无法做下去,我们劝阻、警告无果,反而往往招来他们群起挑衅。

 

一天,那群青少年又来了,吵嚷推搡闹个翻天,血气方刚的表弟忍受不住,开门出去准备驱赶,门一开,站在靠门处的一个少年立即挥舞拳头,击中表弟的脸部,血流如注,其他青少年推开表弟,蜂拥而入。长期的积怨一朝爆发,人人眼露凶光,一下子冲进厨房,喊打喊杀,气氛极其紧张恐怖,我一手持菜刀,一手持大勺子站在油炉傍,准备舀滾烫的油向他们泼过去以求自卫。 眼看一场血腥冲突即将暴发,不巧的是,妻子正抱着两个多月大的婴儿从楼上走下来,最可怕的事故就要发生了。料想不到,这群小流氓见到婴儿,吓得大叫:“BabyBaby(婴儿!婴儿!)个个争先恐后跑了出去。我们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血案。

 

小婴儿为何不动声色就吓跑了一群杀气腾腾的青少年呢?这只能从美国的文化找答案。

 

美国法律对婴儿、幼儿、残疾人和老人有特殊的保护,因为这类人是社会的弱者,他们并不或很少给别人造成生命威胁,而婴儿是弱者中的弱者,是人类共同的下一代,国家未来的主人。婴儿无过错,任何人即使亲生父母对婴儿的伤害也必将受到法律极其严厉的惩罚。

 

保护婴儿,是社会的共识。西洋人对不同种族的婴儿普遍有发自内心的慈爱心:赶路的洋人见到别人的婴儿大多会前来逗乐、驻足观赏;数以万计的美国洋人不远万里到中国领养被父母抛弃或遗弃的孤儿,而且全是女性孤儿。他们把这些因重男轻女或贫穷而失去亲情的异国异族的孤儿视同己出、爱惜有加,长大后让他们认识中国文化。其无私奉献精神与伟大的爱心正体现了人类真正的文明。

保护婴儿,在贫穷落后的黑人区中品行极差的青少年也不例外。当然,那些没有人性、残暴成性的匪徒例外。

 

太恐怖了!这黑人区怎能呆下去?姨母和表弟不敢再住下去,返回加州去了。

 

且说费城华人经营的外卖中餐馆因容易经营、本钱少、只要勤俭刻苦就能积财致富而为人们津津乐道。我们远在密西根州长期失业的远亲——妻子的堂兄一家三口也来前来投靠我们。他们学习我们的经营之道,以期在此创业。

 

堂妻舅比我们早几年从柬埔寨移民美国。他的英语流利,还当过多年中餐馆的大师傅。当他目睹我们的经营方式后,认为是活受罪,以他的条件,实不值做这种行乞般的生意。他听说在东北区Raising Sun Avenue 有一间堂食中餐馆出让,大概因失业而心急,仅经过几天了解,便匆忙与店主谈妥,以五万美元买下这间每月营业额一万六千元,月租六百五十元、不到三十个座位的小型堂食中餐馆。

 

堂妻舅及其妻子虽然也都年青力壮,只有一个六岁的孩子,但身上只有几千元,店主以低利息借给他一万五千,我们也没多少钱,便出面向友人小郭借款三万元,月利息三百元。总算帮他买下生意。

 

一个月过去了,堂妻舅坦言夫妻俩都累得喘不过气:晚餐期,客人多,他一人在厨房又炒锅,又打杂;妻子又是接订餐,又当企台。孩子帮不上忙,有时还碍事。稍为欣慰的是,这间以白人为主要顾客的餐馆月生意额有一万五千多元。

 

第二个月,生意额跌了两千元。每一次我们去探望他们时,听到的都是。妻舅说,很想雇个帮手,但如此一来,几乎无利可图。

 

第三个月,他的生意又跌了一千多元。堂妻舅开始悲观失望,他坦言看不到前景。我们也很着急,怕他做不下去,要是无法把生意转手,如何偿清我们向友人的借款?我们又怎能眼睁睁看着他身陷困境?

 

正当我们为他着急的时候,一天早上,我去开门准备营业时,有人早已从门下面的信箱放了一封信。信上写着玉秋妹:我向你说声道歉。生意实在做不下去,我走了,我对不起你。将来我有条件时,一定偿还我欠你的钱。

 

堂妻舅因生意失败一走了之,从此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他抛下的生意由原来的店主收回。而我们当了替罪羊——负债三万元外加利息。

 

本来略有盈余的我们要为偿付这笔钱而再次陷入困境。我们必须继续操劳、继续忍受坏人欺负一至两年的时间。每当想到这些,我们的精神长期大受打击,倍感沮丧。

我们把实情告诉小郭,向他保证承担堂妻舅所欠的三万元,利息也按月交付,他不会有丝毫损失。

 

小郭开始有些担心,但我们言而有信地按月付利息。一九八八年十月,我们卖掉合家欢餐馆,也偿清了所有的债务。我们赢得小郭家人和其他知情者的赞扬。后来,我们在生意上又遭受两次重大挫折,由于我们的信用好,我们再次得到小郭家人和其他友人雪中送炭的帮助,最后终于走上成功之路(未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