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三十年美国路三十年美国路

三十年美国路(八)(余良)

发布时间:2018-07-30 16:31:06来源:

 

 

三十年美国路  (余良)

 

 (八)幼女上学屡被欺

 

已是九月了,两个女儿都上学了。学校就在附近的Pine 路。这间名叫Bryant School 小学的学生百份之九十九以上是黑人,有几位印度人,两个女儿是唯一的华人。校长是白人,所有的教员都是黑人。

在美国,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免费教育的。

但是,不论是读三年级的大女儿还是一年级的小女儿,在上述小学那一年都是她俩童年中最难忘、最可怕的经历。

上课时,班里的同学当着老师的面欺负大女儿,有时是把废纸等小垃圾或吃过的口香糖放在她的头发上,她求助老师,老师反而责问她:你知道为什么人家总要欺负你?女儿说:因为我长得跟他们不同。老师说:这世界上并没有两个人长得完全相同的。投诉多了,老师也不耐烦了,指责大女儿说:“Don’t be bad!”(别那么坏!);下课时,班里班外的学生都走过来欺负她俩,有的骂她们”Ching chong”(清奴),有的拉扯她们的头发,或装鬼脸,或丢小石头、围着她们取笑、逗乐……;放学时,大女儿带着小女儿,走在路上,常有坏学生尾随,冷不防跑出来在后面推一把,或拉扯她们的书包。每天放学一出校门,大女儿要拉着妹妹的手跑,那些坏同学有时懒得追,便在后面喊:我知道你的家,就是那间外卖餐馆!学校也有好同学,彼此也谈得来、玩得好,可女儿被人欺负,他们决不会挺身而出。这也难怪,老师都那么偏心,又怎能强求小同学?

女儿在学校被同学欺负,从没老师通知我们。这与好社区的学校完全不同。同样情况,好社区的老师会立刻加以制止,还会致电欺负人一方的家长,希望家长配合教育好孩子。那段时间,两个女儿每天不是哭着便是带着愁容跑回家。有时,女儿静悄悄拿剪刀剪去洗不掉的、粘住口香糖的头发。我们都很痛心。不得已,妻子要放下生意亲自陪送她们上、下学。

由于我们条件差,不像别的外卖餐馆,花大钱让孩子上教堂学校,这就委屈了两个女儿。

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两个女儿都有了家庭和孩子,她们的孩子都在好社区接受良好教育。回忆当年,她俩总是摇头叹息,似乎心有余悸。我们做父母的,也很内疚,忙于生活而疏于照顾孩子们。虽然女儿说这不是我们的错。

我们有十多年在黑人区生活的经验,其中的苦涩酸甜非外人所能体会。女儿在Bryant School受黑人师生的歧视,与当年黑人受白人师生的歧视又有何不同?或许,这是人类异族相斥的通性吧?不难想像,倘若有几个普通的黑人孩子在中国上学,难免也要受中国小学生们的欺负。这只能说明,当文明与教养还落后时,不分种族的、人类普遍存在的灵魂深处那种肮脏的、见不得人的异族相斥便随时趁机而发。这与禽兽的欺生异类相斥何异?

一年后,我们勤俭刻苦赚了些钱,总算能让女儿到唐人街Vine street的天主教堂上学了。学费每人一年六百多美元,每天有校车接送。由于学校远,清晨六时正,校车最先把女儿接走,沿途兜一小时才接完其他孩子,下午放学也要兜一小时送完其他学生才把女儿送回来。每天,为生意工作到凌晨的妻子仅睡三个小时就要起身为女儿准备上学,目送女儿上车,才上楼补睡。

该全名为“ Holy Redeemer Catholic School ”的教堂学校规定学生要穿制服。学生多是华人子弟,同学之间多是用广东话交谈。学校教育德才并重,还兼教中文,教师对学生的要求严格。女儿进步很快,学年结束前,大女儿一篇美国的宪法夺得宾州小学作文比赛第三名。

但我们不满中文教师教广东话而非普通话。每星期三上午九点到十点半,全校学生要在教堂颂圣经,校长和教师屡次要求家长上教堂做礼拜。对于受过的思想教育的我们来说,认为宗教就是迷信,因此很反感。女儿对圣经也毫无兴趣。有一天,女儿向我们说,教师曾向女儿暗示:若拒绝天主是不能继续在此上学的。

一年后,我们刚刚有了第三个女儿,生意较好,家务忙不过来,妻子需要多些时间休息,我们不得不让两个女儿重回上述黑人区的Bryant School。女儿很不高兴。如今想起来,我们太忍心,再次委屈了女儿。

但这时情况已好些了:念五年级的大女儿已属最高班,过去那些好惹事生非的学生因品行太差而被强行转校;学校加入一些新生。由于有过前一年的经历,加上两人的学习成绩优秀,获得老师喜爱,过去的同学不像第一年那样欺生了。当然,偶尔还是被人欺负。

从纽约到费城,女儿转了三间学校。她发觉这间黑人学校的程度最差,三年级的水平只相当于纽约布朗市小学二年级,而五年级的程度还比不上上述的天主教堂学校的四年级。

学年结束了,我们又忙于给女儿寻找学校。我们听说相距不远的四十七街与“Locust street”之间的“Henry Lee School”学校办到六年级。虽然也在黑人区,但该校绝大多数学生是来自印支难民和南美移民子弟,因而很少发生族裔学生之间的冲突事件。于是我们于翌年让两个女儿转到该校。

令人失望的是,该校的教学质量极差,教师只顾在课堂教学,不理下面的学生在玩耍;很少给学生布置作业,批改作业也敷衍了事。大女儿还记得老师把一个国家的名称拼错音。

教师水平差,对学生漠不关心,新移民子弟大多没有上进心,几个月时间,两个原来乖巧的女儿变得衣着随便、生活懒散,在家也不听话了。到最后,两个女儿都厌倦该校,对学习失去兴趣。

学年结束了。那年,我们也卖掉了合家欢外卖餐馆,在几英里外、费城西部郊区的“Upper Darby”市镇购置一间房屋。从那以后,两个女儿就一直在该市镇念书,直到高中毕业。

 “Upper Darby”是个好市镇。地税和学校税较贵。合家欢外卖餐馆每年应交的上述税务仅两百元,在这里是二千元。学校有了这些税务作经费,就能高薪聘请好教师。学校环境好,教学质量高,就能培养出大批优秀的学生。

小女儿刚在这里念小学四年级时,班里同学们的水平高到她几乎念不下去。她的成绩很差。虽然同学们并没有讥笑她,也没歧视她,她仍感到害羞,又埋怨我们让她转校。我说:你不是讨厌‘Henry Lee School’吗?”“但我又失去我的朋友了。是啊,孩子们也有她们的好朋友,有她们自己快乐的小世界,一年换一间学校,不断地失去要好的同学朋友,我们也曾是小孩子,我很理解女儿的心情,发誓今后不再换学校了。

没想到,这间小学只办到四年级,小女儿还是要转校升读五年级,翌年,又转到初中学校。三年后,升读“Upper Darby High School”。直到高中毕业。

随着我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两个女儿后来也念完了大学。

“Upper Darby High School”几次被评为全国十大名高中之一。学生大多数为白人,黑人与亚裔学生大致相等。各族裔学生相处友好,学生成绩好,品行佳,吸引了许多在费城黑人区经营外卖餐馆的华人,他们或到此购房屋,或借用定居此处的亲友的地址,把孩子们送到这些学校来。学生骤然增加,引起校方注意,暗中跟踪调查,把查有实据者告上法庭,每户罚款几千元,孩子当场强令退校。

原来,在美国,孩子们上公校读书,只能在所住地区的学校。(Henry Lee school是为新移民而设,故例外)。公校的开支如聘请教师、午餐等等,由该地区的商家或拥有房地产者通过每年向政府缴纳学校税来承担。贫穷的黑人区,缴纳的地税和学校税都很低,因而学校只能聘请素质差、水平低的教师。“Upper Darby”的房地产较贵,人们缴纳的学校税较高,校方有能力高薪聘请优秀教师。

故此,在美国,贫穷黑人区的孩子们享受不到良好的教育。若家境更差,如家长失业、单亲、吸毒、酣酒等,孩子们疏于照顾,就容易走上斜路,长大了危害社会;其他的,也因为贫穷而往往为社会所遗弃。所以,我们实应对那儿的孩子们寄予更多的同情和关注(未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