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乱世情缘乱世情缘

乱世情缘 第廾二集 大结局 (余良)

发布时间:2017-09-17 16:27:03来源:

 

乱世情缘   第二十二集 大结局     

(余良)

(九十九)场景:字幕:十二年后。凌乱、破败的丙介瑶市区

人物:赵成刚 、高棉司机、来自农村的 高棉新居民、多是老人和小孩。

 

时间:一九九一年四月十五日

(十二年后这天中午。镜头所至,丙介瑶面目全非:残旧破屋、门窗歪斜、垃圾成堆。新的居民全是高棉农民,原来的中央市场成了体质瘦弱、衣着破旧的孩子们玩耍的广场。虽是柬埔寨新年,几乎没有过年气氛。

大街出现一位四十多岁、衣着光鲜的华人和一位年纪相若的高棉人。两人东张西望,引起路人、玩耍的小孩和闲坐在屋前的老人们的注意。这华人来到前茉莉家---一间大宅院站住了。一群孩子跟着来,好奇盯着他。大宅院门庭深锁,门外墙壁上钉上一木板,用柬、英文写着“丙介瑶县人民办事处”(中文字幕)他又站在对面的空旷草地上环目四顾,不断叹息、沉思。)

同行的高棉人:“赵先生,这就是你一路上说的大屋吗?”

赵:“就是这屋子。(转身对着大宅院,再转身望野草滥长的空地----学校旧址)这地方原是一间华校,二十一年前我就在这里教书。(指着稍远处)那是篮球场。现在已无迹可寻。”

高棉人:“农村到处都面目全非了。这都是红色高棉的罪孽。”(叹息

赵依依不舍离开现场,与高棉人回到市区。后面跟着那群孩子。赵走近几位在门口闲聊的老人

赵:“各位老伯安好吧!我是从金边来的二十一年前的丙介瑶市民,姓赵。我回来寻找亲人。请问到哪里寻找当年的市民呢?(老人们面面相觑、摇头、叹息。赵从衣袋拿出用塑料小袋密封的茉莉相片给老人们辨认。)我要找这个人,现年四十岁了。”(老人们轮流看,摇头。)
一老人(捏起手指头):“二十一年前,那不是政变那年吗?”(睁大眼睛

另一老人:“我们也是外地来的。我原是迪真拉农民,屋子倒了搬来住的。”

另一老人:“我们都很穷。过年了,青壮年都到外地打工没回来。先生能给我们一些钱吗?”

一独眼老人:“你 就是要寻找当年的华人吗?我倒是知道一些。你不用找了,死的死,跑的跑。就你一个人回来。”

赵:(问独眼老人请问您知道那间大宅院的主人吗?还有对面那间华校。指着大宅院方向)

独眼老人:“我想想。。。记不起了。听说,大宅院的主人也死了。现在是县政府衙门。你不要进去打听。那地方(指着学校方向),确曾是一间华校。”(另一群小孩围过来,盯着赵

一老人:“人家是远途从金边来寻亲的。(转身问赵)你是外国来的吧?(赵未答)大家帮他想办法吧!唉,这事只有华人才知道。我想想外村有哪位华人吗?哦,想起来了,一位叫岂山的草药医生。可惜,他多年前也死了。”

一老人:“有了。一位波尔布特时期杀了许多人的刽子手,现在改名换姓躲在田园后面一间茅屋里,全身浮肿正在等死,只有他知道杀了什么人。但恐怕他不会告诉你。”

独眼老人:“想起来了。一位叫阿明的驾驭牛车的华人会知道一切。可惜他出没无常,我也不知他住在何处。先生你叫何名字,我见到他时约他来见你。”

赵:“我记得一位叫黎明的,是驾驭马车的。”

独眼老人:“就是他!(激动得拍打大腿)马早已死了,改用牛了。”

赵:“好!请你告诉黎明哥,我是二十一年前这华校的教师赵成刚。他是我的司机。(指着身边同行的高棉人)五月一日我们来见他?”(转身问司机。司机点头。)

老人们七嘴八舌:“我们一定帮你。好心的赵先生,我们都很穷”“这么多人,人人会记住这事,连孩子们都认识阿明。”(孩子们争先恐后点头或应允)“大家不要讨钱,赵先生是好人。”“赵先生您就放心吗!可怜的富有感情的人啊!”“五月一日我们在这等您!”

赵:“谢谢各位老伯!这一点钱给大家过年吧!”(从裤袋里掏出多张美钞,分给老人和小孩。小孩蜂涌而上,老人维持秩序。人们纷纷双手合十致谢。离场

(一百)场景:丙介瑶市区。

人物:赵成刚、黎明、司机、男女老少高棉居民。

时间:五月一日中午。

(赵成刚依约和司机来到丙介瑶市中心。黎明早已来到老人们集中处等候。他手里拿着一本簿子,远远望到赵,万分激动。赵与同机来到。两人紧握手。)

黎:“听说你来了,最让我感动的是你还记得我。”(声音沙哑。紧握赵的手,不舍得分开,两眼紧盯,流泪。赵也受感染,眼眶湿润。周围的男女老少都动容,有人流泪。)

赵:“当年我离开学校,是你用马车把我送到车站的。你还对我说,和平了要回来教书啊!”

黎:“你记性真好。真是个富有感情的人!那时丙介瑶同胞个个都舍不得你离开,人们排队送你。你走后,人们都想你。金边‘解放’那几个月里,有些学生还到路上盼望你。(泣不成声)唉,我从来不哭的,是哭我们的同胞,哭茉莉。。。你放心,她人还在,住在不远处。你这么痴情,她眼光没错。。。”

赵:“二十一年了,我一直没结婚,就等着茉莉。茉莉她平安吗?嫁人了吗?”

黎:“一言难尽。我什么事都知道,侨胞们死光了,外逃的也没人回来。我要全部告诉你,我要找个地方、约个时间单独向你诉说。”

一些老人:“好吧!这里人多口杂。”

一妇女:“小孩走开!有什么好听的?”(驱赶,讨厌貌。孩子们纷纷走开,又舍不得。站得远些,妇人又驱赶。赵和黎与司机离开人群。黎把手上的簿子拿出来。)

黎:“这本日记是一位名叫刘锐的波罗勉市侨青写的,记录了他在 丙介瑶生活了八年、与茉莉相恋四年的过程,他要我交给你,你心急也要先看日记。你不要怪茉莉。。。(赵插口“发生什么事我都不怪她。”)你要尊重这里的风俗,找个吉日才能去见她。这事我会替你们安排。其他的不方便多说,在这里到处都有人围着你。赵老师,你呢?我看你来自外国吗?到美国吗?”

赵:“一言难尽。明天中午十一点你到巴域市找我好吗?我们就在金城大酒店吃饭。我先给你一点费用。方便时,请你告诉茉莉,我万里迢迢来找她。”(从裤袋掏出五百美元送给黎。一些孩子趋前向赵讨钱。)

黎:“太感谢赵老师了,我一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多钱。今晚你就先看这日记。明天我准时去见你。”(与赵和司机握手。离场

(一零一)场景:通往越南边境的最后一个城市的一号公路,两旁有多间正在建筑的赌场,附近有一醒目的四星级大酒店《金城大酒店》。大酒店的餐厅。

人物:赵、黎、酒店服务员、餐厅企台等。

时间:第二天中午一点。

(赵在酒店餐厅坐等黎,黎依约来到,赵起身与黎握手。赵点餐后,企台离开。)

赵:(从衣袋拿出茉莉的相片)“这是当年我离开丙介瑶时茉莉送给我的相片。”

黎:(接过来认真观看)“多美丽的女孩啊!你保留了二十一年?”(感叹

赵:(取回相片放进衣袋)“我昨晚没睡好,从昨天下午到昨晚,就阅刘锐的日记。日记只写到他们准备向越南逃亡。你告诉茉莉我来了吗?”

黎:“说了。唉,她没有反应,她神经失常。”(赵错愕,难过,追问。镜头显示黎侃侃而谈。企台送来餐食。两人边吃边谈)

赵:“你谈了这么多,就知道茉莉嫁给刘锐,最后刘锐下落不明,茉莉的父母呢?”

黎:“赵老师啊!我实在不忍心。”(语调沙哑说不下去。

赵:“黎明哥,七零年政变后不久我离开学校前夕,我与茉莉有婚誓,彼此终身相守,不论何年何日。很不幸,七五年四月十七日金边沦陷后不久,我带着病母沿一号公路前来丙介瑶,在路上。。。(镜头显示赵把当年路上的情况、病母为了给赵赶快到丙介瑶会见茉莉而自杀,赵在快进入丙介瑶时被红色高棉黑衣兵强行阻挡,被迫掉头去马德望的经过告诉黎)后来几经挫折,我又冒险逃难到泰国当难民,次年到澳洲定居。我在澳洲苦心经营面包店,很顺利,近几年连续开了多家连锁店。为了茉莉,我至今依然单身。柬埔寨各派达成和平协议、局势稍为明朗,我便赶紧买了机票来金边,再包下计程车赶来这里。”

黎:“丙介瑶华人谁不知道,那几年,茉莉也想着你,等着你。唉,苦命啊!一九七九年一月红色高棉下台后一个多月后吧!是我驾驭马车把茉莉父母和刘锐送到边境的大隆乡的。我回来后当晚就传来那方向一整晚的枪炮声,心想茉莉一家人必遭不测。果然第二天一名叫逢财,也叫逢采的据说是零九兵团的长官派人把昏迷的茉莉 送到岂山的家,茉莉父母全中弹死了。那晚死的还有多家同行的丙介瑶侨胞。茉莉活过来了,但精神失常,每天念着刘锐的名字,有时也念着父母。多亏岂山夫妇悉心照顾,半年多后,茉莉生下一个男婴,她开始还会照顾孩子,后来就不行了,连孩子的名字‘刘小锐’也是岂山给起的。多年前,岂山患肝癌死了,还是单身的逢财把茉莉接过去,成了他的妻子。这逢财心肠好、有情义、有文化。自从宾索旺被越南人逮捕判了十年徒刑,零九兵团群龙无首,逢财也退隐在家务农,他对茉莉也是情至义尽。只是刘小锐终日玩耍,或到小溪小渠捕蛇卖给人再卖到巴域市来。这不能怪逢财,家境穷,孩子不听话,这地方也没有学校。唉,如今你有何打算?”

赵:“我要面告逢财,信守婚誓,把茉莉和小锐接到澳洲定居,茉莉得以医病,小锐得以读书、逢财免于累赘。他悉心照顾茉莉多年,我自会全数报答。”

黎:“逢财与你一样有情义,就怕他不肯放人。”

赵:“我要把逢财也接到澳洲定居再作打算。”

黎:“别急,我先打听他的情况,现在雨季初来,农民都忙于插秧,十二日是个吉祥的日子,逢财田里的秧苗也插好了。那天清晨八点左右,我让他待在家里等你?”

赵:“好!我也要到一号公路把母亲的遗骸转移到金边义地。有劳黎明哥了。”(两人餐后,起身握手告别。离场。)

(一百零二)场景:迪真拉村。农田、土路、茅舍、高脚屋、牛只。

人物:赵、茉莉、黎、逢财。

时间:五月十二日

(这天一早,赵成刚带上一束塑料茉莉花和装着一本书、两盒巧克力糖的袋子从巴域市乘搭计程车来到丙介瑶。见到黎明后,坐上黎的牛车来到距丙介瑶两公里外的迪真拉村。牛车来到一间平面屋与高脚屋比邻的空旷处停下。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平面屋外的椅子上修理戽斗,一位妇女在竹竿下晾晒衣服。)

黎:“这妇女就是茉莉。那是逢财。(用牛鞭指示。逢财看到来人,专注赵。黎跳下牛车,赵目不转睛望着茉莉缓慢下车。茉莉转身也看到两人,但无反应。黎走向财。)逢财您安好吧!(指着赵)他就是我说的来自澳洲的赵成刚老师。”(中文注释:‘逢财’即‘财兄’。附近农民好奇走过来。逢财起身迎接。赵回神。)

赵:“早就不是老师了。逢财您安好吧!”(主动向前,双手合十行礼。)

财:“赵先生您安好!”(起身合十回礼。茉莉仍认真晾晒衣服。赵从袋子取出两盒巧克力和一个大红包送给财。财接过连声道谢。)

黎:(对着财)“赵先生特来看望茉莉。”(赵目不转睛注视茉莉。财回话“好吧!”

赵:“我可以走过去问茉莉吗?这是她二十一年前送给我的书,我要问她是否记得?”

财:“可以!可以!请吧。我想她记不起了。”(附近民众聚集而来。财与黎劝离。)

赵:(走近茉莉,向她伸出塑料茉莉花)“茉莉!我是赵成刚,你认出我吗?你记得我吗?(茉莉双眼直视赵,恐惧貌。后退)这是你当年送给我的书。(茉莉继续后退,走到财身边。赵又从衣袋拿出相片)这是你送给我的相片。(走过去递到茉莉面前。茉莉不看,慌张望着赵。赵极其失望。几个农民插口“她要是记起来就不会神经病了。”“他是茉莉的哥哥?”“我看是旧情人。”“别乱说。”黎走前阻止人们乱说话)

财:(对着赵与黎)“我们上屋子谈吧!(走过去对着一位年长者)老伯伯,你帮忙劝邻居们离开,等会我送些礼物给您。”(年长者应允,摊开两手劝离众人。财扶着茉莉上高脚屋,赵与黎先后上屋。三人坐下,茉莉到后面厨房躲起来。)

财:(深深叹气)“赵先生啊!黎明跟我说过了,你远道而来,又念着二十一年前的旧情,至今未娶,这世上恐怕没多少人能做到。茉莉够可怜,事情发生在十二年前,那天晚上,在大隆乡郊外的红色高棉残军把刘锐拉走了,刘锐从此失踪,必是死于红高棉之手---这帮凶手在逃跑时到处拉丁,最后把不听话的全活埋了。回头再说,茉莉父母也在那晚上死于红色高棉残军的炮火,天亮时,是我把昏迷的茉莉送到田园交给岂山夫妇照顾的。茉莉清醒后,开始还念着刘锐和父母,后来就神志不清。半年多后,茉莉生下小锐,神志有些好转,常念着刘锐的名字。后来就不行了。几年后,岂山也因肝癌去世,岂山妻子改嫁给县里一高官。我把茉莉接过来。茉莉虽然精神失常,失忆,很少开口,但很安静不惹事,每天会固定做些家务,有时会为小锐洗澡。。。”

赵:“小锐到哪里去了?”
财:“插完秧,就成天跑去沟渠、池溏捕蛇。(移身向屋外张望。坐回原位。)只有我知道茉莉心理,只有我懂得照顾她,她离不开我。”

黎:“赵先生苦等茉莉至今未娶。赵先生在澳洲生活充裕,生意做得很大,澳洲医学高明,说不定能把茉莉的病医好。。。”

财:(对着赵)“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们农民说话率直,我虽贫穷志不穷,我虽落泊失意但也读过书,我一介农民但我深爱祖国,你把我们三个人带到澳洲我也不去。我此生只佩服两个人。一个被抓了,另一个是刘锐。他离开家庭到农村上门免费为农民扎针治病,受红色高棉多年的苦,新婚不久就失踪。(加重语气)只有刘锐可把茉莉带走,说不定只有刘锐能唤醒她。(赵无言痛苦思索。不断望厨房)茉莉虽然没意识,但你要带她走她会反抗。(盯着刘)不信,我把茉莉叫来。(扬头喊)阿莉!阿莉!”(茉莉探头望,又缩回去。财起身走到厨房,牵着茉莉的手走出来。赵起身迎接。黎跟着起身向前)

黎:“茉莉,赵老师来看你了。”

赵:“茉莉!我是赵成刚,赵老师。实用学校、挑水、教师月刊、孔子学说、采茶扑蝶、丙介瑶、打篮球、凤仪、炳光。。。这是你给我的书和相片”(把《四书读本》和相片递到茉莉面前。茉莉认真注视赵和书本、相片。约两分钟后短暂楞住,转身靠在财身上不理采赵。财把茉莉拉到赵身边,茉莉畏缩重回财。)

黎:“她在努力回忆,但失败了。时间长了,或许茉莉会被赵先生唤醒。赵先生是为了你们好,到自由的西方国家,孩子有前途,读书上大学,将来也可回来报国,不能让孩子成天游荡。”

财:(思索良久)“赵先生用心良苦。我放宽一条件:赵先生有办法在一年内把茉莉唤醒,可把我们担保到澳洲去。日后若能把茉莉的病医好,茉莉要跟着谁,由她自己决定。要是唤不醒,茉莉就当作您的妹妹吧!(略停)我们农民很公平吗?很有理吧?”

黎:“好!很合理。赵先生能做到吗?”

赵:“明天起,用尽一切办法。”

财:“一言为定。”(三人脸现喜色。互握手。财把大红包拿到茉莉面前。)

财:“阿莉,这是赵先生送给我们的美金。向赵先生鞠躬合十道谢。”(茉莉听话,两人鞠躬合十。赵与黎告辞下屋。赵上了黎的牛车。)

黎:“赵老师有何办法?”

赵:“买下茉莉的大宅院,把茉莉的家布置成原来的样子;重建实用学校,我每天早上从学校到她家的水井挑水,恢复我当年与她相处的情景。即使仍不能唤醒她,大宅院日后成为我在柬埔寨的住宅,学校捐献给丙介瑶县民众,让孩子们读书。”

黎:“这要花很多钱、很多时间。幸亏茉莉父母当年在其屋后菜园埋了约一百两黄金,可能至今还在地里。岂山的后夫在县里当官,可通过他帮你联系购屋之事。你人在澳洲,要经常回来处理这事。我可尽力帮你。”

赵:“今后要多劳驾黎兄,费用之事不在话下。”(牛车向丙介瑶市区驶去。离场

(一百零三)场景:大宅院、新建实用学校。

人物:赵、黎、茉莉、逢财、村民。

时间:半年后。

(在黎明和岂山妻子的帮助下,赵顺利买下茉莉的大宅院。也建成了当年木板型模样的实用学校。赵又买来许多桌椅家私,各房间摆设如当年模样。他又购买和收集各类书籍,把二楼布置成为当年的书房。一切妥当之后,这天清晨,逢财和黎明把茉莉送到大宅院茉莉原来的房间。窗口打开,茉莉站在窗口下,赵正在水井打水。情节如当年情景。)

赵:“早安!茉莉!”(茉莉盯着赵,有些好奇。但很快转身寻找身边人,不理赵,恐慌貌。赵放下水桶,拿着一本《教师月刊》走进房间

赵:“茉莉!谢谢你给我借这本书,学生们都很听话。你楼上还有别的书吗?(茉莉推门出去赵跟上来)我们一起去做家访吗?先到武亮的家。”(茉莉着急、要哭貌。逢财赶忙出现。茉莉走近逢财。财带茉莉上了黎的牛车。黎走下牛车与赵商量

黎:“很难。”

赵:“让她安心后,带她到学校的操场。我在那儿等着。”(赵在篮球架下等茉莉。镜头转到黎的牛车。三人坐在牛车上。十来分钟后,黎让茉莉喝水,财趁机溜走。黎带茉莉走下牛车,牵她的手进入学校,到了操场,放开手。赵迎上来。)

赵:“茉莉你来了,我正等着你。(拿着事先准备好的篮球)你看我投球准吗?(把球向球篮投去,不进。再投一次,进。)茉莉,你来试试。(把球给茉莉。茉莉转身。寻找身边人。)茉莉,我来跳舞给你看!这是采茶扑蝶。(边跳边唱百花开放好风光,采茶的姑娘満山岗,手提着篮儿将茶采啊,片片采来片片香啊。采呀,采呀,片片茶叶片片香。手提篮儿采茶瓣,片片茶叶片片香。采满一筐又一筐,山前山后歌声亮。。。

(茉莉楞住。用神看了一阵,双手不由自主摆动起来,但很快又慌张起来,用嚎叫混和着啼叫声转身而去。黎和财赶紧来到。)

财:“好吧!到此为止,精神错乱的人最需要休息。不要折磨她了。”(赵无奈。看着黎把茉莉与财送走)

 

(镜头重复多次,显示每天赵在宅院挑水给茉莉看、到书房读书给茉莉听、在学校打球跳舞,甚至重复当年两人在小溪流采花等情节,仍不能唤醒茉莉。赵回去金边或返回澳洲多时再回来,重复上述情节,茉莉始终失忆。最后,赵拉着茉莉手叫声“妹妹!我爱你!我是赵成刚,我永远爱你,茉莉,我的好妹妹!”茉莉转脸,不理。。黎也伤心落泪。镜头最后是实用学校成为当地柬文学校,小锐和其他众多孩子们到此念书。赵每年都来丙介瑶多次探望茉莉,给她家人以经济援助。镜头在回复当年丙介瑶热闹情景和赵与吴世清到茉莉家打水、茉莉陪赵作家访、茉莉与赵朗读孔子书文、赵与茉莉唱歌跳舞,赵与茉莉在丛林中定情发誓言和接吻中退场全文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