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乱世情缘乱世情缘

乱世情缘 第廾一集(余良)

发布时间:2017-09-05 16:23:04来源:

 

乱世情缘 第二十一集

余良

(九十六)场景:田园农场。

人物:丙介瑶剩下的四十多户华人与五、六户已柬化的华裔男女老少近两百人、多位附近乡民。

时间:一九七九年二月二日。

(红色高棉下台后,田园暂无行政管理。田里的稻谷、菜园的蔬菜水果不再外运、自养的鸡和下的蛋不再天天登记上缴,人们还可下河捕鱼。人们享受暂时自由,瘦弱、病态的身体也逐渐康复,年青人体力恢复得更快。

良顺伯为侨胞们选择准备举行各种活动的吉日:农历正月初一各家串连拜年、初六为死难的侨胞和廖校长、欧阳老师举行公祭仪式、正月十三日刘与茉莉结婚、并为全体侨胞祈福。良顺伯还为茉莉家人逃往越南选出二月十三日,也即正月十七日月光之夜启程。

这一天正是祭祀的日子,大家寻找江梅主任,才从与她为近邻的岂山口中获释江已于半个月前跟着一户侨胞逃去越南了。镜头出现众多男女老少分多批在茉莉爸与良顺伯带领下走进走出、结束公祭仪式从一间平面屋走出来。人人心情沉重,许多人噙泪或痛哭。)

茉莉爸(转身寻上黎明):“这段时间辛苦了你,跑上跑下到市区运来拜祭用品、打听消息、还。。。

黎:“方叔你别客气。大家好不容易活下来,这小事没什么。我还愿意为大家做更多事。”(听到身后杂声,转身看。多位真迪拉乡高棉人前来寻找刘,请他前去为病人扎针。)

刘(对着乡民):“对不起,我没有消毒的酒精。等我想办法吧!”

一乡民:“用清水可以消毒吗?我们把水煮开再消毒。”
一乡民:“红高棉下台了。刘医生你就放心吧!”

一乡民:“刘医生不用说对不起。是我们打扰您。(转身对其他乡民)刘医生要休养,人家也跟我们一样受红色高棉的苦啊!(转身对刘)刘医生你就先保养身体吧!”(众乡民逐渐散开。身后传过来一乡民对原先乡民悄声说‘我们是怕刘医生不久后也跑了啊!”)

茉莉爸(对着黎):“我们丙介瑶市区成什么样了?真想回去看老家。”
黎:“白天平静,晚上就有红高棉残军乱开枪。实用学校全被红高棉当柴薪拆散了,连篮球架都不见了。您的大宅保持完好,红色高棉下台,街上只有越南军人。我第一个进去看,天啊!楼上楼下全是粪便,你们那些宝贝书成了他们的大便纸了。”

茉莉爸:“整个市面成什么样?华人商店?中央大市场?”

黎:“中央大市场挨炸,路面多个坑洞;多家商店门墙弹痕累累,一些木板墙也早被红高棉拆去当柴火烧了。”

茉莉爸:“我想叫刘锐跟着你到老家看看,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可用?”

黎:“好!我也想找个人帮忙,看看别处有什么好用的取来用。我与你们不同,我一辈子都不想离开丙介瑶。”

茉莉爸:“好!时间还早,现在就去?”

黎:“好!”(两人边走边谈,茉莉爸在路上把刘叫住。镜头显示茉莉爸把刚才的话告诉刘。刘点头。黎去准备马车。茉莉爸带着刘走进屋子。)

茉莉爸(对刘小声说):“我们在自家后面的菜园四个角落,共埋藏着约一百两黄金,你瞄机会全挖出来,可让黎明知道 ,他和良顺伯都比较穷,我要帮他们。千万别让越南军人、韩森林军人或什么零九兵团人员发现,别冒险。挖不完、来不及,以后再想办法。(找来纸和笔)我把黄金埋藏处画给你看。”(两人坐下,茉莉爸在纸上画图。转过镜头,显示时间到了下午,黎驾驭马车与刘从丙介瑶市区回来。马车上满满运载着布料、服装、药材、中成药和其他生活用品。三十多位华人同胞走过来把马车围住。茉莉爸走近刘

茉莉爸:(小声)“事情进行得如何?”

刘:“屋里已成为越南军驻地,没办法进入。”

茉莉爸:“没关系,我们这里还有,路费是足够的,平安就好。”(黎打开箱子。有:牙膏牙刷、肥皂、毛巾、鞋子、煤油灯等等。良顺伯走过来,翻过衣柜。”

良顺伯:(指着布料、服装等问黎)“这些东西怎么得来的?”

黎:“从欧记服装店里取来的,还很新呢。我选了两套新娘新郞装给茉莉和刘锐结婚用的,还有丝绸蚊帐,一对新婚用的大红蜡烛。(转身向人群)大家别担心,我这几天还去,把好用的都运来分给大家。”

刘:“这些药箱子是从广生堂药材店取来的。”(与黎等多人合力从马车上搬下十多箱没开启的中成药药箱,箱子上印上“中国援助民主柬埔寨物资  中西成药类”字样。一些半开启的箱子露出“黄连素”、“痢特灵”、“奎宁”、“阿斯匹林”。良顺伯给大家分配物资。刘拿着 一包药材离开人群走近茉莉

刘:“茉莉,我选用这些药材给你补养身体。看,你身体恢复也快啊!(在她耳边轻语)身如迎风杨柳,真正一朵美丽洁白茉莉花。”(茉莉面露幸福笑容。离场)

(九十七)场景:田园农场。玲珑小屋。

人物:刘与茉莉。

时间:一九七九年二月九日晚上。

(原来要办得热闹的刘与茉莉的婚礼因为局势还未明朗,大多数人又要准备逃向越南而转为低调。田园仅存的四十多户华人分别进入茉莉家,给一对新人表示祝贺便各自回家。茉莉爸妈、几位年长者和汉斌、炳祈、谢隽、桃叶把刘与茉莉送到事先选好、翻新的新娘房---距茉莉家人的高脚屋不远一间小巧玲珑的平面屋。刘与茉莉穿着崭新的服装携手进入。两支大红蜡烛照亮了睡床上挂着的丝绸蚊帐,床上的枕头绣着的龙凤彩图。有人向刘喊“刘锐啊!你们熄掉蜡烛,拉下蚊帐,我们才走哇。”刘与茉莉相视而笑。外面的人把门关上。刘与茉莉在床沿对面而坐。刘含情脉脉凝视茉莉。)

茉莉:“望着我做什么?没见过吗?”

刘:“桃脸杏腮。我从没见过你这么美。八年了,就在等这一天。(紧握茉莉手)我似乎在梦中。”

茉莉:(抚摸刘的脸颊)“刘锐哥,难为你了,我本不该让你等了八年。还怨我吗?”

刘:(摇头)“你等待赵老师整整八年,已是尽了情义。我后来爱上凤仪,你又怪我吗?”

茉莉:(摇头)“凤仪生死攸关,显示你高尚人格。我们都在编写与世俗不同的爱情故事。(深情凝视刘)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刻,今晚,开启我们幸福的人生。(转小声)外面有人。”(蜡烛火光渐小。窗外月光明亮。门外传来声音“放心吧!我们走了。”刘起身到门后,贴耳听。把门闩上,回到床边。茉莉把蚊帐 缓慢拉下来。刘拉开蚊帐 。两人齐齐躺下。)

茉莉:“刘锐哥,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何对我这么痴情?你与凤仪才匹配啊!凤仪活泼、长得美,她和她父母全看上你,又都是中医世家。”

刘:“爱情很奇妙。初来丙介瑶,我没想到爱情这事,我只想发展中医,为农民治病。那年我们在前往芒果县回来时在森林里遇到越南解放军和在磅坤廊乡我俩一整晚躲在防空壕里,以后我也没想到会爱上你。心底里,我觉得你软弱,我要保护你。茉莉,你天资聪懿,似花解语,端庄稳重。年长月久,爱情的苗子在我心中悄悄萌芽吧!”(起身俯下,两手撑在茉莉枕头上凝视她。)

茉莉:“你热爱中医。我和爸更热爱中化文化。我爸设想解放后开一间传播中华传统文化,宣扬温良谦俭让、礼仪孝顺仁爱的孔孟之道的柬华双语新型学校,逐渐扩大影响,进而取替极左的华文教育,以免重蹈印尼缅甸排华的覆辙。你看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的华人生活多好。我们要走得远远的,我们还有很多黄金,到了越南就能出海,才能找到我哥哥。我们要去法国、美国、澳洲、加拿大等西方国家,海阔天空,自由飞翔。(略停)我当时也没想到爱你。我佩服你很勇敢、镇定。没有你,当年我可能死在坑洞里。”(刘再度躺下)

刘:“我也将在越南打听到父母和弟弟的消息,我们或许在西方国家相会。爸妈见到你一定很高兴。”

茉莉:“你今天累吧?养精蓄锐,过几天要上路。”

刘:“你楚楚身材、娇媚动人,我要慢慢欣赏,舍不得睡。”

茉莉:“春宵一刻值 千金。古人说‘人生最幸福是三件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乡遇故知。千字文也有男女交欢的描述,腾云化雨”。(月光下,茉莉拉刘的手

刘:“让我想想如何进行得更加诗情画意。哇,茉莉你坐上来。(茉莉坐上来。刘凑近茉莉的粉脸,捧上来,贪婪嗅着,吻着。在她耳边诉说)多少年了,我在等待这美妙的一天。(略解开茉莉的胸衣)记得吗?当年在长老的家你解开胸衣,你红着脸让我在天突穴位扎针。”

茉莉:“原来那时你偷看我。”(刘解开外衣和长裤

刘:“没有。我绝没想看你,我只想给你止呕好上路。现在让我再次为你扎针,这回没毫针,是手针(已解开茉莉上衣。刘把手伸进去,镜头下,刘左右抚摸、轻揉:月光下茉莉脸胀得通红,把头埋在刘胸口喘息。刘停手休息凝望茉莉)茉莉你娇羞如滴,记得你在坑洞里裤脚撕裂直到大腿吗?”
茉莉:“原来你们男人想的都是这些。”

刘:“我当时没有邪念。(再度起身)现在我要从玉腿开始一场龙凤交欢。”(刘两手从茉莉裤脚向上伸,气喘如牛。烛火已熄 ,镜头渐远。)

茉莉(轻柔娇声)“让我摸你。。。嘻嘻,男人也会害臊。。。我是嫩蕊未开,你要怜香惜玉,我怕痛。”(镜头渐退,蚊帐摇曳、床铺震动。镜头在丙介瑶方向断断续续传来枪声中退场

(九十八)场景:前往大隆乡的土路、树林、农舍、田野、多个越南军岗哨。

人物:刘、茉莉家人、黎明、十多户丙介瑶华人、路上行人络绎不绝。越南公安和军人。

时间:二月十三日下午。

(刘等一行四人坐在黎驾驭的马车上行进在前往大隆乡的大路上。路上越南公安和岗哨上的越南军人不断查问路人。见有识越语、要投奔大隆乡亲友者放行;怀疑逃奔越南者即以“叛逃者”赶回或扣留。刘从容以对。有越南公安或军人不断告诫:只能停留在大隆乡,不能进入越南领土、晚上有波尔布特残军盲目开枪或炮轰、白天有武装匪盗等等。黎用马车把刘、茉莉家人送到一处密林歇息。密林中藏匿许多来自各地的揹包袱、拖儿带女的华人、一些高棉人和骑单车的走私者。)

黎:(用手指着南方)“你们先在林中歇息,凌晨三点朝这方向走一公里左右就进入越南境内。入境时不要逗留,继续向内地走,走远越好。先前的人全都顺利到达越南。佛祖保佑你们一路平安!方叔方婶,茉莉、刘锐,我就要离开你们了。将来和平了,一切正常了,回来丙介瑶!”

茉莉爸、妈、刘、茉莉:“我们会回来的。”“你要保重!等我们回来。”“平安是福!”“丙介瑶是我家。人在外,心想家。”

黎:“再次感谢方叔方婶送给我的金鍊。刘锐啊,你留下的日记我会保存得好,照你的意思做。时间不早了。我走了,后会有期!”(走向前,与四人握手,依依惜别。骑上马车,挥动马鞭,起程,不断回头招手)

茉莉:(悄声问刘)“日记?你交待黎明哥如何照你的意思做?”

刘:“记录了我在丙介瑶大略或详细的经历,有一天可作丙介瑶历史材料;若赵老师真的回来了,黎明哥会交给他,让他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

茉莉(深情)“想得很周到。”

茉莉爸:“我们就照黎明的话做。先到树林下吃干粮,静待凌晨三点左右跟着人群的队伍出发。”(四人走进树林,平铺塑料布,吃干粮。已入夜,密集的枪声突然响起,四人心绑紧,脸色不安。虽是月光夜,云也密布。大地时亮时暗。突然一声炮响,分布在树林中好几百人一阵骚动。炮声过后又静寂。茉莉紧依偎刘,两人悄声问爸妈。爸妈答以‘没事’。但妈声音发抖。一个多小时后,森林中了大炮,火光如白昼,浓烟升起。有人不顾一切向南方奔跑。南方也传来几声冷枪。茉莉爸等四人不知所措。静寂一阵,突然密集枪声向着树林传过来。有人惊叫跑出树林。有人大喊“卧倒!”四人全卧倒,刘锐镇定,三人脸色慌张。时间悄悄流逝,长时间静寂。茉莉爸拿起手表,按下夜光灯,显示深夜十二点整。突然黑暗中传来骚动、杂乱脚步声、气喘声。声音渐近,人影渐现。一队黑衣兵来到眼前,发现地上卧倒的四人。)

一黑衣兵:“起来!起来!”(高棉语,下同

其他黑衣兵:“什么人快快起来!”“站起来!”“让我们看看是谁?”(四人惊魂未定,为首黑衣兵拉着刘的衣领,把刘提上来)

为首黑衣兵:“这年青壮汉,正好!让他到后面揹米粮。快!(刘双手合十,正要开口。对方“啪”一巴掌挥过来)带走!跟后面几个青年在一起!谁敢跑,离开队伍一步,开枪毙了他!”(茉莉妈紧紧抱住女儿。茉莉爸紧捂茉莉口。)

刘(回头喊):“放心!我会平安!”(高棉语

黑衣兵(呼喝)“喊什么?不信我现在就毙了你吗!”

(黑衣兵队伍渐远,黑暗中连续传来咆哮声、怒骂声、求饶声。茉莉痛哭,爸妈无从安慰,不断抚着茉莉身子,悲愤异常。夜已深,周围死寂。茉莉爸手表显示凌晨两点半。多户华人走过来,共商对策。茉莉一直哭,不肯走,父母束手无策突然。又传来密集枪声,双方交战中,传来密集脚步声。人们慌乱中听到越南话。{中文字幕“向这方向前进!”“决战决胜!”“林中有民众”“别乱开枪!”}几颗炮弹轰到林中来,远处一间高脚屋中炮火燃烧。茉莉爸带着妻女跟着人们不顾一切跑出树。如雨的子弹向人群扫射,又一颗炮弹轰来,茉莉与父母三人先后倒下。镜头在浓烟滚滚中转到天渐亮,战火平息。一队二十多人、穿绿色尼龙军装的高棉军人出现在死伤累累的人群中,来回巡视。)

一军人(向另一军人喊):“连长,这女人昏迷,未死。”(镜头显示是茉莉

连长(走过来,扶住茉莉头部观察,用手在茉莉鼻孔探气):“是被大炮气浪击倒。。。咦(认出茉莉貌。再望已死去的茉莉父母,难过,摇头。叫来另一军人,再把茉莉父母身边的包袱打开,翻出一小包黄金。用特写镜头显示连长就是原丙介瑶革命小区主席逢财)

连长(逢财):(向召来的军人下令)“毕同志!听令!(毕同志向前,立正)找一、两位农民用牛车把几位伤者和这女人(指着茉莉)一起送到丙介瑶的田园农场。你要亲自把这女人送到一位叫岂山的华人家中!告诉岂山,战斗平静后我亲自上门见他。”

毕战士:“是!”

连长:“听令!(毕战士立正,行军礼)我们是零九兵团,向我们的最高首长宾索旺同志保证不拿人民一粒辣椒一粒盐!出色完成任务!回军礼。)

毕战士:“是!”

连长:“这小袋子是黄金,如数交给岂山。不能遗失。”

毕战士:“是。 ”(退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