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乱世情缘乱世情缘

乱世情缘 第二十集(余良)

发布时间:2017-08-29 16:30:57来源:

 

乱世情缘   第二十集    

余 良

 

(八十九)场景:劳动前线、田园农场。

人物:刘锐、凤仪、茉莉爸。

时间:数天后。

(丙介瑶大爆炸后又平静了。人心日益浮动,民心迫切思变。这天下午,刘锐利用休息日来到田园与茉莉爸谈形势和探望凤仪。茉莉爸听完了刘反映突击队的情况。)

茉莉爸:“战争迫近,政权不得不放弃原定的鼓励结婚生育和设立医院的计划。迪队长关于党中央粉碎党内高层叛变的谈话有玄机——上面不会使用“家庭灭绝,连孕妇和婴儿也不放过”这类波尔布特本人残暴手段的说词。这些话可能是迪自己加上去或有人向他作指示。这说明连基层干部也不稳了。我看,要推翻红色高棉统治,只能靠越南,没有他途。这里接近越南,战乱会从这里开始。我们每个人都要保重,有机会逃跑赶快逃。”(刘频频点头)

(镜头转到刘来到杜师傅家。刘带着凤仪来到近处树林下谈话。刘先拿出三年前刘回家寻找父母、离开丙介瑶前夕凤仪给刘的信)

刘:“凤仪,这是三年前你给我的信,我还保存到现在。”(镜头显示信的内容:“刘锐哥:您就要走了,我和朋友们都舍不得您走,我更有千言万语,但不知何时与你倾心诉说?时间紧迫,您又归心似箭,既希望您与父母相会又希望您快些回来,说不出多难过。我只有祝您路上平安。千万保重!

无论何时,有人在等您。        

                                                                凤仪   一九七五年五月二十日  

(刘陪着凤仪看完信)

刘:“凤仪,我知道,你在等着我。”

凤仪:(深深叹气)“刘锐哥,我也把我多年来的心里话全告诉你。那时,我和我父母都喜欢你,茉莉也想做我们的媒人。但是你深爱茉莉,茉莉要等赵老师,炳光又把我追得紧。政权要成立突击队,我只好嫁给他。一切都成过去,你与茉莉正是时来缘到,还在等待赵老师只是误了你俩的终身大事。我与茉莉亲如姐妹,我不能伤害她。我那封信你就不要保留了。被政权看到还以为什么通敌情报,会惹祸上身的。”(眼睛盯着刘手上那封信

刘:“凤仪你听我说,回忆过去。。。(此时镜头出现刘的回忆:初到实用学校时凤仪带着炳光前来认识、在凤仪家吃饭、在她家的药材店临时驻诊、与凤仪等一行人下乡为农民扎针治病、凤仪帮刘缝补衣服,夜里到杜师傅家学裁缝,亲自为刘缝新衣。。。)你对我的关心超过了茉莉,我对不起你。我要补偿你给我的爱,茉莉是有眼光的,她相信赵要是还在世上,形势有变,赵必会前来寻找茉莉。。。只有我能救你出苦海,能给你幸福。。。”(凤仪趁刘不备从他手上把信抢过来,撕得粉碎。刘错愕。)

凤仪:“刘锐哥你别生气。感谢你对我的情(流泪、抹泪),感谢你教我中医学,感谢你给我们全家带来一段快乐的日子。我永远对你感恩。。。密基那死了,政权没再来逼我出嫁了。。。我的小姨妈住在越南解放阵线控制的大隆村,相安无事。我在越南西贡还有个富有的叔叔。只要我见到。。。(流泪,刘替她抹泪)他们,我就。。。得救了。你要多为茉莉着想,赵老师是不会回来的。茉莉年纪也不小了,也不要伤害她的父母。(言毕起身离开。刘呆站着,凤仪再次回来)刘锐哥,你不要一误再误。进来喝杯水吧!”(刘跟着凤仪进屋。离场

(九十)场景:劳动前线。

人物:迪队长、刘、茉莉、三个军人、其他突击队员。

时间:一个多月后。一天中午。

(迪队长与突击队员们吃过午餐,迪宣布紧急通知。全体在迪带领下来到长木榻前方。迪表情严肃、口气严谨)

迪:“队员们,前线来的军人又来募兵了。这一次要带走十个人。听到名字的走出来:刘锐(刘走出来,下同)、宋良、度力亚梯、汉斌、炳祈、阿西洛朗、宋仁布双。。。(十人到齐全走出来,站在迪身边)你们有一小时的时间作准备。当我吹晌了哨子,就全到办事处集中,听令出发。其他人照常准时到第三区田里劳动。”(十人均面带愁容但强作镇定。迪离开后十人便回到木榻各自的的床位上收拾行装,有人拿起水布去冲凉,有人找亲密者依依惜别。茉莉来到刘身边,两人在近处林下谈话)

茉莉:(愁容满面,强掩极度悲伤)“天气很热,哥要冲凉吗?”

刘:“时间紧迫,千言万语,我向你告别。”

茉莉:“我有预感,你此去是。。。”(泣不成声

刘:“别哭,有人会看到。”

茉莉:“以前我也预言赵老师不会回来,果真是。”

刘:“赵老师会回来的,我也会回来的。你看,我多么坚强,没难倒我的事,没让我退却的事。丙介瑶是我的家乡,你们全是我的亲人。我们彼此牵挂。”

茉莉:“到了何处,任何场合,都要保命,活着回来。”

刘:“我会的。一定做到。活着,必到丙介瑶找你和亲人们。”

茉莉:“你来不及向凤仪告别。她怎么样?要交待什么话吗?你们的事可以讲清楚吗?”

刘:(思索状)“她坚拒我的爱情。她要成全我俩。。。她。。。”(略谈凤仪那天的表态

茉莉:“多难得又可怜的姐妹啊!我原也愿意为她牺牲的。刘锐哥,我不怪你,在这个乱世情缘中,你和凤仪都富有情义、人格高尚。这么多年,我对你全看在眼里,我很感动,很难过,很内疚。我千言万语就等你平安回来,不再谈赵老师的事,凤仪的事你也别挂心,丙介瑶乡亲时时刻刻都会帮助她。你明白我的意思就好。先去冲凉免得路上中暑。。。”(强作镇定,又难掩悲伤。刘要与她握手,有突击队员走来只好作罢。到木榻上的床位拿起水布准备冲凉。茉莉帮刘收拾衣物。顺手拿起刘的日记,翻开中间一页,在一大堆柬文之间写着一句中文:‘亲爱的茉莉,你瘦了。亲爱的茉莉,你何时知我心?’。激动得拿起日记本子掩面而泣。哨子响起,刘匆匆来到

:(双手合拢在口边,高喊)“时间到了。哨子就是命令,十人赶快集合。”(刘匆忙来到木榻,把潮湿的水布披在头上,接过茉莉为他备好的行装。)

刘:(轻声对着茉莉)“茉莉,千万保重!”(茉莉噙泪点头。刘与其他人匆忙来到迪身边。青少年注视十人队伍,茉莉目送刘远去,转身抹泪。离场)

(九十一)场景:乡间土路、树林、田野、各小村庄、磅坤廊村。

人物:三个军人、刘等十位青少年、路过村庄农民和干部、磅坤廊村队长、社员、食堂负责人。

时间:当天直到十来天后。

(三个军人带着刘等十位青少年经过田园农场、真地叻乡,傍晚时分来到一个不知名的村庄。村里的食堂已挤满了正在吃稀粥的社员。当地小区主席看过了军人呈上的前线军方领导的证明,吩咐食堂负责人煮饭、烤鱼招待。并安排一行十三人到村里最大的高脚屋---小区干部办事处休息。翌日早上,吃过早餐,一行人继续前进。中午来到一村,傍晚又到另一村,都受到沿路乡村干部同等招待。这样走了十来天,似乎都在不太远的区域内走动,既没听到枪炮声,也没见到部队或军营。军人对青少年也渐渐不太管束。这一天黄昏,又来到一个新的村子。刘眼前一亮,举目四望,是个熟悉的村子)

刘(走到队伍后面,悄悄对炳祈说):“这是磅坤廊村。我来过两次。”

炳祈:“就是当年你和茉莉逃战火的村子?”

刘:“没错。那就是那位好心的长老的屋子。(指着右前方一间高脚屋)我们藏身的坑洞就在那里。”(指着屋子近处靠近篱笆一处空地

炳祈:(悄声)“奇怪,我们好像就在这一带转来转去,白吃白睡。”(汉斌走过来

汉斌:(悄声)“是啊!我也觉得奇怪。我们走到何时?”

(三个军人进入食堂。远处社员收工,正从不同方向陆续向食堂走来)

为首军人:“谁是食堂负责人?”(一中年妇女迎上来,两手擦腰际水布,诚惶诚恐答‘是我’)

军人:“我们是前线来的军队干部。要找小区主席。”

妇女:“两位主席都开会去了。只有大队长。”(一农民走过来

农民:“大队长病了。我是第二大队长。”(伸手与军人握手。转脸注视刘等十位青少年。)

军人:“我是宋刚宁同志。我们接受军部命令从丙介瑶县带领十位应征青年到前线路过此处。现在战事很紧。你们没有青年上前线吗?”

队长:“走了好几批了。附近几个大队就剩下儿童、老人和妇女了。”(大多是妇女的两百多名社员陆续走进食堂)

宋刚宁:“不说别的。我们今晚在此休息。明天早上我们在屋里开会,不要打扰。”

队长:“是。有多间空屋子。我想想哪间较大的。。。(皱眉头想)哦,一位单身长老正病在医院。同志们先吃晚餐,我带各位上他家。他家附近还有一口井。”(转身吩咐食堂负责人好好招待来人。十三人被带到厨房后面树下空地,队长和厨房人员从食堂搬来两张桌子多张椅子。各人就位进餐。天色渐暗,队长带各人到长老的高脚屋里。各人安顿停当,夜晚来临。)

(九十二)场景:长老的高脚屋。

人物:三个军人、刘等十位青少年、第二大队长。

时间:翌日清晨。

(宋刚宁在长老屋里召开会议。一军人坐在屋子门口监视外面以防外人进入。十位青少年坐在地板上,另一军人坐在后面。)
宋刚宁:“兄弟们好!你们是否发现我们总是在这一带走动而不去什么前线?(无人回答)我再问,你们是否发现征兵的青年越来越年少?(无人回答)好吧!你们不敢答,我直截了当告诉你们:你们很幸运!以前到前线的突击队员都送死去了,我们三人是带你们远离战场。兄弟们!波尔布特就要垮台了!(十人面面相觑,不敢置信貌)他们那一伙人把我们高棉民族带向灭绝,你们都已看到,他们那伙人上台后,全国人民大量死亡,你们都远离亲人,无家可归,还要上战场为他们送死!告诉你们!只有零九兵团能救国家、救 民族。(严肃望大家表情)零九兵团是一支无所不在、战无不胜的天兵神将,他们正在与波尔布特军队作战,并取得节节胜利。全国很快解放。兄弟们!你们要哭可以尽情哭!要跟着我们参加零九兵团就跟着我们,明天一早就走。要呆在这村子等待即将到来的解放再回去寻找你们的父母兄弟、回到原来你们的家园也行。你们要自己作决定。(众人仍然不敢开口)你们被波尔布特政权吓坏了,心里话不敢说。你们问问我两个战友吧!”(转身向两位军人示意

后面的军人:“兄弟们!宋宁刚同志说的是实情。波尔布特就要跨台了,你们得救了。”

守门的军人:“兄弟们!你们得救了!跟着我们参加零九兵团吧!”

宋刚宁:“要自愿。我们不是波尔布特那伙!你们可以回家寻找父母去。(望着刘锐)你年纪最大,你先回答。要去哪里?”

刘锐:“我要留下。这屋子的长老是我的亲戚。”(炳祈、汉斌先后跟着回答‘要留下来’,其他人纷纷说要留在村子劳动。只有一少年愿意参加零九兵团)

宋宁刚:“好!感谢你们。一切都是自愿。你们看,我们与波尔布特一伙是不同的。”(会议结束。大家休息。食堂钟声响起。第二大队长前来请众人前去用餐。离场)

(九十三)场景:磅坤廊村。

人物:刘等九位青少年、长老、众多村民。

时间:第二天。

(一大早,丙介瑶方向传来猛烈炮声。三个军人带着一高棉少年走了。刘向大家建议向队长报到,参加村里的劳动。长老回来,缓慢上屋。)

长老:“你们?(诧异貌)你是?(望着刘)”
刘:“尊敬的老伯。我是您的侄儿刘锐。”

长老:“哦,记起来了。你的那位。。。茉莉呢?(转身向众人)我和侄儿刘锐真有缘,从那年一天晚上他俩到咱村逃避战火开始。”

刘锐:“听说老伯您病了,在医院。现在病好了?”

长老:“话长呢。我问你,(迟疑貌)我们走下屋子好吗?”(刘点头。两人下屋。镜头显示刘向长老说明经过。再问长老的体康)

长老:(悄声)“哪有病?太累了,太饥饿了。到医院避劳动。医院挤满病人,满地都是蟑螂、虱子!说什么解放农民,比解放前还苦;说什么超大跃进,跃进到两餐稀粥。几百年、上千年,我们农民从不吃稀粥。(刘点头。远方炮声仍猛烈)来我带你们去见小区长。他开会回来了。刘向屋里人高喊‘下屋’。一行人跟着长老向一条土路前去。镜头显示从此刘等人每天在村里劳动

(九十四)场景:磅坤廊村。

人物:如上。逃离村子的十多名干部。

时间:一九七九年一月七日中午至翌日。

(丙介瑶炮声断断续续,远方炮声猛烈。刘与青少年们心急如火。九人与村民在田里收割,气氛异常。镜头出现三辆堆满长枪的牛车、分别坐着八个干部模样的人行色匆匆向林中驾驭而去。食堂的大收音机突然中断广播。田里的社员无心劳动,四处张望。接近中午,食堂钟声响起,大家鱼贯进入食堂。炮声停止。下午,继续早上怠工劳动。翌日上午重复昨天情景。。。吃过午餐,社员们照例休息。中午,有人从厨房搬出大收音机摆在田坎上。收音机突然传来广播:“柬埔寨救国阵线胜利解放金边。。。”田里爆发欢呼声)

社员们(高喊):“到头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们胜利了!真正解放了!”“我的天啊!无法忍受了!”“波尔布特去死吧!”“革命组织、共产党去死吧!”(人们着疯似的狂叫,放下农具奔上来,手舞足蹈。收音机继续广播波尔布特政权下台的消息。刘寻上其他青少年

刘:(兴奋貌)“我们回家吧!”(对着炳祈和汉斌说。其他青少年也互相打听各人的想法。)

汉斌:“形势未明,怕路上不安全。先暂住几天。”
炳祈:“红高棉未被完全消灭,先等别人走我们才走。”

刘:“好!先与长老商量。”(长老带了几个老人一起来到)

长老:“我正要找你们。可怜的年青人啊!”(附近出现十几个大人手持刀斧、铁杆、铲刀向林中走去,一边高喊‘快快去追打那些干部,别让他们逃脱!’沿路不断有人加入。)

一老人:“大家先留下来,形势平静再走。红高棉还在,别死在路上。”

另一老人:“先吃饱饭吧!你们看,收成时刻,田里的稻谷全是我们的,现在可以吃饱了。”(附近人群爆发欢呼声。‘赶快吃饭吧!快不行了。’人们向厨房涌去。。。)

(九十五)场景:回丙介瑶的路上。乡村土路、田野、树林、农舍。田园农场)

人物:刘等三人、杜师傅夫妇、良顺伯、岂山夫妇、黎明、一些高棉农民、茉莉和父母。

时间:一周后。

(刘等三人回到丙介瑶县田园农场。三人分手。刘来到杜师傅家寻找凤仪。在进门处遇到杜师傅夫妇,正拖着农具回家。)
刘:(远远望到杜夫妇。高喊)“杜叔杜婶!我回来了!”(杜两人闻声转身看到刘

杜:“刘锐啊?我们全都在谈你呢!平安就好啊!”

刘:“凤仪在家吗?”

杜妻:“唉!别问了,凤仪一大早走了。你别紧张,她人平安,是黎明驾驭牛车把她母女载走了——她姨母来人要她赶快去大隆村相会,肯定她姨母要带她一起逃去越南。”

杜:“这几天大家都谈起你。上战场吗?逃回来吗?”

刘:“没上战场。说来话长。”
杜:“我先去找方兴佬,良顺伯、岂山、黎明。很多人都在担心你是否平安。”(杜婶带了刘进入屋里。镜头显示杜婶向刘谈起凤仪的事。刘很失望貌。良顺伯来到。)

良顺伯:“刘锐啊!你回来啦!这是上天保祐好人。你也别想太多,哪里都先别去,这里最安全,粮食吃不完。赶快与茉莉结婚吧!”(岂山夫妇来到

岂山(兴奋貌。握着刘的手):“我们丙介瑶没剩多少户华人了,你是丙介瑶人啦。”

良顺伯:“等会儿茉莉她爸妈来了,大家到我家吃饭,听刘锐说他的故事。红高棉一下台,我们什么食物都有,吃不完呢!”(众人兴高采烈,兴致勃勃。茉莉与父母来到,望到刘,极兴奋。刘也激动,分别与三人拥抱。茉莉激动得哭泣。)

良顺伯:“大家到我家吃饭吧!听刘锐谈如何逃过战争平安回来。(口气转伤感)可我。。。我两个孩子都没回家。”(众人一起走到一间最大的高脚屋。镜头显示茉莉与母亲、岂山夫妇、良顺伯妻子、杜婶等人一起在屋子后面厨房煮饭做菜,其他人上了高脚屋,刘向大家诉说此行应征的经过。众人长吁短叹。刘正要问别后小区发生的事。杜婶等人向屋上喊话“大家下来吃饭吧!”众人下屋。围坐在几张合拢的旧桌吃饭。众人边吃边谈起来)

良顺伯:“大快人心,三年八个多月,红色高棉下台了。好长好久的噩梦啊!方兴佬,你来谈谈形势,也让刘锐知道我们丙介瑶小区这段日子的变化。没人管我们了。说心里话,我们这田园要是没有你带头来开发,我们华人要死得更多,红高棉也不会放过你们一家人:刘锐嘛,功劳也大,一月十日那天,红高棉全跑光了,迪队长带领农民去追杀,有些农民气过头,一路喊‘杀光中国人,害得我们好惨啊!’许多农民出来阻止,说‘华人也与我们一样受难,刘医生就帮我们治病呢!’‘刘医生到哪里去了?多好的人啊!’有这些话,才让激烈的农民平静下来。”

刘:“迪队长也去追杀红高棉?”

茉莉:“是的。真想不到。小区主席逢财,也反水背叛红高棉,带枪追捕红高棉残余部队。”

茉莉爸:“大概一周后,原金边移民跑个精光。外派的农民也回家了,田园的丙介瑶华人剩下六十多户,也跑了一半,其中就有凤仪母女。留下的就在等待亲人回来一起逃跑。机不可再失,我们要跑得远远的。唉,可怜的凤仪。”

良顺伯:“刘锐啊,听到吗?茉莉家人就在等你回来呀!”(茉莉瞄着刘,正与刘眼睛相视。)

杜:“水到渠成。刘锐啊,这么多年,我们就在等你和茉莉了。”(茉莉与刘胀红了脸

良顺伯妻子:“刘锐啊,你回来了,就先到茉莉家住。办喜事前夕再回来我们家住一晚,迎新娘接新娘,办喜事不能马虎。”

黎明:(突然现身)“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事不迟疑,赶快选个良辰吉日吧!有了家室,路上也方便,名正言顺。”

岂山:“黎明哥回来了!凤仪路上平安吧?”

黎明:“平安送到她姨母身边。她们今晚就动身去越南,一切准备妥当了。我是马不停蹄,我很饿,要吃饭。(不客气坐下来。良顺伯妻赶快给他递上饭菜。黎望着茉莉与刘,有所发现似的)成什么样?来,刘锐,快与茉莉并排坐在一起。”(起身走到刘身边准备拉刘的身子

 

刘:“好!我自己走过去。”(大方貌。茉莉爸移位,茉莉妈让出坐位。刘坐在茉莉身边。茉莉害羞、脸红耳赤。众人笑。退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