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乱世情缘乱世情缘

乱世情缘 第十九集(余良)

发布时间:2017-08-10 19:03:40来源:

 

乱世情缘 第十九集   

余良

 

(八十一)场景:劳动前线食堂。偶尔炮轰声。

人物:两位队长与突击队员。

时间:一九七八年三月二十一日中午。

(迪队长与两百余名突击队员在食堂吃过午餐后,召开临时会议。)

迪队长:“突击队员们:今天又是十天一休的日子。今天开会有两个内容:一,党中央再次胜利粉碎一次党内高层叛国亲越阴谋。潜伏在党内、以乃萨南为首的内奸叛国集团自上而下已被全线清洗。长期以来,乃萨南叛国集团故意制造阶级敌人,推行极端政策,造成大量人民死亡,杀害无辜百姓,全家灭绝,连孕妇婴儿也不放过,他企图把这些罪行嫁祸于党中央和我们的伟大领袖波尔布特同志身上以配合越南未来入侵或颠复我们的国家。从今以后,我们所推行的政策完全是党中央的政策,我们的军队完全是来自中央的军队。在战无不胜的中央军英勇作战下,我国于去年下旬粉碎了一次越南在我国磅占和柴桢省的军事入侵;二,保护人民生命、增加人口、鼓励结婚生育,这是同与我们有世代仇恨的越南作战的长远大计。从今天起,在本小区中三个农场、各个大队中的未婚青年男女,可以自由选择对象,尽快向所属单位登记结婚,双方尚未谈妥,日后也可前来登记;至于年纪偏大、鳏夫、寡妇如已有情人,尽快向所属单位登记,他们中未有情人者,必须接受党的安排、由党选择对象尽快结婚。新的小区长逢采同志将择日亲临各农场为大家举行集体婚礼。现在有意结婚的青年留下来登记。。。(会议结束,大约有一半人离场,其他人准备登记或好好奇观望。迪与淑分两头坐下,拿出簿子和笔开始为一对对有情人登记。多对男女队员略为商讨后面带喜悦和害羞走到一块等候。茉莉带着期待的表情坐等刘前来商讨。。。见刘未理采她却站着排队,有些落寞,起身离开。登记结束,迪起身望到刘)

迪:“怎么,你的茉莉呢?两人还谈不清楚吗?”(语带诧异。远方传来炮声)

刘:“我要与一位寡妇结婚。”(语带征询、恳求)

:(瞪眼望刘,吃惊貌)“怎么回事?(恢复冷静)我说过的。党同意自由寻找对象,双方自愿便可结婚。怎么,你与茉莉才是匹配啊!谁都看得出来。她刚才不是还在坐着等你一起来登记吗?怎么,她去哪里了?。(见刘欲言又止)是哪个寡妇呢?(不可理喻貌)

刘:“是田园缝纫组的凤仪。”(迪目瞪口呆貌良久
迪:“就是那个瘦妇人吗?茉莉不是又年青又好看吗?此事我要与田园场长彭鹏沟通。(略停)党要先证明是双方情愿。”

刘:“好吧!”(口气冷静。走开,迪望刘背影,摇头。又传来炮声。离场

(八十一)场景:长榻近处的树阴下。

人物:刘与茉莉。

时间:刘离开迪后。

(刘离开迪,寻找茉莉。孤独的茉莉先看到刘,转身走开。刘跟上来)

刘:“茉莉!(茉莉背着刘站住。刘来到茉莉面前,望着茉莉,一时不知如何开口。)茉莉。。。”(犹豫不决。两人对面站着大约一分钟

茉莉:“你早就是我的亲哥,什么话都可说。”(望着身后大树下一处平地。两人坐下。周围有男女队员走动。传来炮声,似乎双方互相炮击。)

刘:“茉莉听我说。。。你知道凤仪的情况吗?”
茉莉:“听你说过了。她处境艰难、危急。天下之大,无人救得了她。除非(语调转极低)他们迅速倒台。你听炮声。。。”

刘:“只有我救得了她。(茉莉睁大眼睛,似面对一个陌生人)我已对凤仪明言,我要娶她。我已向迪队长呈报了。(望着茉莉,似要从她闪烁的眼睛发现什么。茉莉盯着刘,从期待到失望,落寞,极力控制情绪)炮声时紧时松,时局不稳,他们倒台了,赵老师一定回来找你。。。”

茉莉:“凤仪怎么说?”(口气稍大,阻止刘再提赵

刘:“时间不早了,我现在就去说服她。”

茉莉:“妹早就说过,你们是天生一对。你要是早娶了她,或许她的命就不会这么苦。你告诉她,不要顾虑。我祝你们幸福。”

刘:“我现在就去找迪队长讨通行证。”(起身,向周围观望,向厨房方向走去。茉莉站着望刘的背影发呆。转过镜头,出现茉莉脑海中一幕幕与刘相处的日子:向刘学医,茉莉拿着《黄帝内经》向刘讲解古文、在林中迷路遇到三个越军时刘挡在前面说“别怕,我会保护你”、在磅坤廊村与刘彻夜背靠背躲在防空壕里听飞机和大炮的轰炸、刘拿来一件高棉沙龙让她换上裤脚撕裂的长裤、她红着脸害羞略敞开胸衣让刘帮她在天突穴位上扎针、两人夜里坐在河岸望着来历不明小船、她一次次拒绝刘的求爱。。。恢复镜头,茉莉噙泪、发呆。离场

(八十三)场景:田园农场。

人物:刘与茉莉爸。多位田园华侨。

时间:刘离开茉莉后。

(刘向迪讨到通行证后,快步来到田园农场。多位原丙介瑶侨胞在大树下乘凉聊天。茉莉爸见到刘,起身向刘走来)

茉莉爸:“刘锐要到哪里去?(刘见到茉莉爸,停下。想了想,向他走来,一时又不知如何向他开口)你们那边也在开会登记结婚的事吧?这回好了,你和茉莉终于能结婚了。”

刘:“叔叔,此事还没定。我找凤仪去。”(来到他跟前)

茉莉爸:“未定?茉莉同意与你结婚,上回她特来跟我们说过的。一切都顺理成章啊!”

刘:“叔叔知道凤仪的情况吗?”
茉莉爸:“怎么?这有关系吗?”(不解貌。镜头显示刘与他谈起凤仪处境险恶的事。茉莉爸一时无言。)

刘:“时局不稳,红高棉一下台,赵一定来找茉莉。我救了凤仪,又成全了茉莉与赵老师。”

茉莉爸:“小赵是未知数,不谈了。你要是真爱凤仪,我,‘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只是此事有难处、很危险。上回我去看望凤仪,她说密基那定要娶她。你曾是他的眼中钉,这几年,你能躲过他的魔掌已是万幸了---我看是迪队长在暗中保护你。”

刘:“中央军第二次清除东南大区领导层,整条线上下干部都被杀了。密基那不会活下来。”

茉莉爸:“恶有恶报。现在红高棉要收买民心,政策松动了,我们都有半天休息,也不查通行证了。(略停,直视刘)真令我感动。茉莉的事,你就别想太多。刘锐啊,你与赵成刚都是品德高尚好青年,你在许多方面更胜于赵,更是富有情义之人,丙介瑶没人可比。”(真情感动貌

刘:“叔叔是我最尊敬的长者,胜于我一生所有的老师。我现在就上凤仪处。”(转身离开。身后传来茉莉爸的话‘回来时让我知道消息!’离场)

(八十四)场景:小茅屋---杜婶的家

人物:刘与凤仪。

时间:刘离开茉莉爸后。

(刘匆匆进入凤仪车衣的小屋,没人。厨房一妇人探头出来,告以凤仪休息,现在杜师傅的家。并指明路向。刘走一段路进入杜婶家。凤仪正抱着幼女哺奶。)

刘:“凤仪!你一直住在杜师傅家吗?”(跨步入内

凤仪:“刘锐哥!怎么又来了?”(放下睏眼的幼女,扣上衣纽

刘:“杜师傅不在家吗?”

凤仪:“两人挖野薯去了。唉,我帮不上忙,吃人家的野薯真不好意思。”

刘:“正好。我已经向迪队长。。。”(坐靠近凤仪 。镜头显示刘与凤仪谈起申报结婚的事。)

凤仪:“不可!刘锐哥,这会伤害茉莉。这么多年,你不是苦苦追求茉莉吗?你不能变心。”

“凤仪听我说,这么多年,我发现你对我的感情更胜于茉莉。过去,你父母也都喜欢我。我却不理智去追求已有心上人的茉莉。(真情、恳切貌)我爱你!我要救你!要向你补偿你给我的爱。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我们同甘共苦到终生。我回去就向迪队长申报我们要结婚。茉莉爸已表示理解,茉莉也亲口向我们表示祝贺。(凤仪听着听着流下眼泪。刘用一旁的水布帮她抹泪,靠近她,在她耳边轻语:)我要吻你。(在凤仪脸颊吻了一下)我会让你恢复原来的青春美貌。你原来就是美貌如花。(在她的脸颊和嘴唇再吻一下)凤仪,吻我。”(耳语。把脸凑过去。凤仪不动,不断喘息。良久之后)

凤仪:“刘锐哥听我说,我再苦再难也是一个人的事。茉莉是爱你的,只是先守着她的诺言。赵不可能回来。这么多年,你苦苦等着不就是今天吗?我不能误了你们的爱情。。。”

刘:(着急貌)“凤仪别说了。我不会再改变主意了。你不要顾虑任何事情。密基那早已死了。时局有变,我带着你和小女儿跑得远远的,我们将到西方自由国家过上幸福生活。(深情望凤仪,双手捧起凤仪的脸再吻一次。门外传来脚步声)你不拒绝我的吻,就是同意。时间不早了。我这就回去向迪申报。”(起身准备离开。杜叔夫妇揹着小袋进门

杜婶:“哎呀刘锐啊!我就猜想你会来找凤仪的。事情顺利吧!”(与杜叔把小袋放在地下

刘:“顺利!杜叔杜婶,挖了野薯怎么吃法?有人吃了中毒死了。”

杜叔:“刘锐你就放心吧!吃过好几回了。你和凤仪的事呢?”
刘:“一切顺利。时间不早了。我这就回去。”(匆匆出门。离场)

(八十五)场景:劳动前线。

人物:三名军人,迪队长、束敏主席和约两百名队员。

时间:一个多月后。

(出乎意料,鼓励结婚的事没有下文。迪队长绝口不提此事。一切似乎恢复原状。粮食仍然严重不足,青年们仍然艰苦劳动。炮声也静寂了。这天上午,劳动前线办事处来了三个军人,与束敏主席会谈后返回田园农场。中午休息时,束敏来到突击队,通知迪要召开会议。全体队员坐在田野上听束敏发言。迪站在束敏身旁,淑坐在队员们前面。三位自卫队员持枪在周围来回视察)

束敏:“突击队员们:我仅传达党的指示。我英勇解放军又一次击退越南在我国中部地区的入侵。但是,越南侵略者不会甘心于他们的失败,他们必将卷土重来。青年突击队是建设国家的主力军,也是保卫国家的后备军。参军上战场是当务之急。过几天,小区中年满十六岁的少年将加入突击队,迪队长将在突击队员中挑选青年参军。你们肩负保家卫国的重任,这是以伟大领袖波尔布特为首的的共产党对你们最大的信任和关怀。。。”(青年们面面相觑,气氛肃穆。发言结束。青年们散开。迪与淑进入办事处与束敏商量挑选青年上前线的事。镜头转到几天后的早上四十多名少年来到突击队中,他们携带简单行装分男女来到两个不同的长木榻。随即在迪队长带领下来到田间与青年们共同劳动。又转过镜头:首批共十名被点到名字前去参军的的青年面无表情揹上包袱,在一位驻地自卫队带领下离开突击队向田园方向走去。离场)

(八十六)场景:田园农场。

人物:逢采和警卫、彭鹏、岂山夫妇、茉莉爸等田园农场华人、黎明、七位高棉人。

一九七八年盛夏雨季的六月下旬。

(由于人口减少,社员身体普遍极度虚弱,田园农场主席彭鹏向新上任的小区区委书记逢采要求调遣部分外围劳动力到田园参加劳动。这一天,腰际系手枪的逢采带上警卫亲自率领七位高棉人、岂山夫妇和黎明来到田园农场。大家进入彭鹏的办事处。逢与彭握手,略谈十人加入农场之事。)

彭:“我现在就让他们到工地劳动。”

逢:“慢。今后不再储备稻谷,开放粮仓,不再外运,要让社员们吃饱。从今天起,每天两餐饭,不再吃稀粥了。多种菜捕鱼,让社员们吃得有营养。(彭鹏睁大眼睛,点头)好!你要找住处让他们居住,再到厨房报人数。(彭回答“是!”)还有,我要找一位前丙介瑶人,听说这田园是他带头开发的,那时金边还没解放。他是个种菜能手,名叫什么。。。方兴?”(转身问岂山。岂山点头)

彭:“是有个叫方兴,很勤劳。整个小区吃的菜都是在他规划、带动下种出来的。我这就带你去见他。”(镜头转到一行人来到菜园。蔬菜长势好,叶茂嫩绿。方兴与二十多名华人戴着草笠围着水布正在烈日下施肥。彭鹏把方兴叫过来。)

彭:“他是方兴。向逢介绍。方在水布上擦抹双手。恭敬貌,微笑点头。岂山等一行人走到菜地观看。)

逢:“我要打听一个年青人,多年前他每天骑单车到农村为村民扎针,我忘记他的名字。”

方:“他叫刘锐。是突击队员。”

逢:“刘锐?好吧!我知道了。谢谢。(转身对着彭)我走了。你做你的事吧!”(与彭握手告别。岂山等一行人跟着彭走。逢与警卫向劳动前线方向走。离场)

(八十七)劳动前线。

人物:迪、刘、茉莉。两百名左右的突击队员。

时间:两天后。下午临收工时。

(迪先后三次从突击队选出三到五人参军,但迪从没点刘的名。人心惶惶。这天下午。迪吹起哨子,提前十五分钟收工。大家坐在地上,等待厨房敲响吃饭的钟声。迪把刘叫到一旁。茉莉紧张、担心地观望)

迪:“刘锐啊!你发现最近有许多变化吗?”

刘:“食堂有了大收音机,可听到民主柬埔寨广播电台的广播。”

迪:“还有呢?(静等刘说下去。刘静默)能吃饱了。(略停)抵抗越南侵略是当务之急。战场虽然平静,越南还会入侵。你是突击队的劳动干将,但有一天也会上战场。(望刘脸色。刘点头。)听说你是针灸、草药医生?”

刘:“很久的事了。现在不是了。”

迪:“新上任的小区长逢采同志决定把和尚寺庙改为人民医院。等一切筹备工作完成了,你将到那儿当医生,为许多病患者服务。”

刘:“放弃太久,我怕不行。”

迪:“淑副队长说你常写字,是在温习医学。党安排的工作,要服从。”(刘无言。厨房钟声响起。迪吹起哨子,走向前。全体起身向厨房走去。茉莉来到刘身边。)

茉莉:(悄声)“什么事?(刘望周围。没回答。)不会是参军吗?”(担忧貌。刘摇头,见无人注意他)

刘:“逢采要成立人民医院,要我去当医生。”(茉莉重复小声念着逢采的名字,想起什么似的。略兴奋貌)

茉莉:“就是当年那位要你入伍、鼓励你继续当赤脚医生的干部啊!”(镜头显示刘脑海中出现多年前有一天在路上遇到逢采的情景:逢态度诚恳、眼光柔和对他说:“刘医生辛苦了。我们注意到你每天好心为我们的农民兄弟扎针治病。我们诚恳地邀请你加入革命队伍。。。我们等着你,就找逢采同志。”镜头又显示逢递给刘一张纸条,写着:“证明书 我们丙介瑶县真地叻乡革命委员会政治部谨证明青年刘锐为本乡针灸医生。刘锐有足够的资历和丰富的经验为本乡当任正式针灸医生。本乡各村革命政权即日起要积极配合,为刘锐以针灸为民治病提供一切协助和方便。丙介瑶真地叻乡革命委员会政治部主任 凡拉顿 签署。 一九七一年三月十二日。”突击队员们陆续进入食堂。

茉莉:“只要不是参军就好。”(悄声。深情望刘。与刘跨步进入食堂。离场

(八十七)场景:劳动前线工地、食堂。断续与连续炮声。

人物:两位突击队长、刘、茉莉与约一百名队员、束敏、三名自卫队员。

时间:七八年八月。一天傍晚。

(东南方向枪炮声又不分日夜间断或连续响起。刘没按原先的安排到人民医院当医生。因为不断从突击队中调派青年奔赴前线作战,全队只剩下约一百人,大多是女的和年纪较小的。他和茉莉都担心有一天会被派往前线作战。这一天,东南方向出奇安静。食堂大收音机连续播送前线胜利的捷报。到了突击队员吃过晚餐,大家纷纷赶回长木榻准备休息时,丙介瑶方向突然传来巨大炮声。火光在丙介瑶方向升起,路上的社员和队员们一片混乱,奔跑和吵叫声响起。刘拉着茉莉的手往前跑)

茉莉:(大声)“炸中丙介瑶市区了!(小声对着刘)越军进来了。”

跑窜的高棉妇人:“我的天啊!变天吧!变天吧!”

另一高棉男子:“受不了了!我们高棉民族啊!佛祖啊!显灵救救我们高棉族吧!”

刘:“我要赶去看凤仪母女。”

茉莉:“我要赶回去看爸妈。没人管我们了,我们一起跑吧!”(队员们跑回到驻地的长木榻。天渐暗,刘与茉莉准备前往田园农场,其他青少年也蠢蠢欲动。黑暗中亮起多团火把,一队人执着火把出现在厨房门口。劳动前线主席束敏在三个自卫队员和一些队长拥簇下用喇叭高喊)

束敏:“大家不要慌!不要慌!相信我们英勇的军队,我们是诱敌深入。党如何教育你们?要坚定立场!坚定立场!不能离开驻地!这是党的命令。。。”

刘:(与茉莉面面相觑)“茉莉,还是冷静些,见机行事,别急。”

 

茉莉:“好。”(依偎在刘身边.连续炮声、火光。退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