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乱世情缘乱世情缘

乱世情缘 第十七集 (余良)

发布时间:2017-07-11 15:18:54来源:

 

乱世情缘 第十七集

余良)

 

(六十八)场景:原丙介瑶农村、田园、生产前线新区。

人物:红高棉干部密批、密基那、一农民、廖校长夫妇、欧阳克 、茉莉一家三人。

时间:一九七六年五月一天中午休息时间。

(密批和密基那于中午休息时间来到原高棉农民聚居区,在一位农民带领下进入廖校长居住的小木屋。【以下高棉语对话用中文显示。下同】)

农民:(进门望到欧阳克从屋后走过来。密批手上拿着簿子和笔。)“组织要来进行调查。”(三人望四周。密批在大床铺坐下,打开簿子,对着欧阳。农民站在一旁,密基站着监视。)

密批:“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

欧阳:“我叫欧阳克,今年二十九岁。”

密批:“为什么不参加青年突击队?”(作笔录。口气严厉)

欧阳:“我已婚,妻子分散了。”(诚惶诚恐貌。校长夫妇来到,诚恐站着)

密批:“组织不能证明你是否已婚。革命前的一九七零年三月,你在哪里?做什么事?”(严肃

欧阳:“我在丙介瑶市区实用学校教书。”(密批作笔录。下同

农民:(小声向着密批)“他是教中文的。”(密批把该农民的话写下来。)

密批:“父母在哪里?以什么维生?(见欧阳犹疑,用严厉口气)要对革命忠诚,要如实上报。”

欧阳:“父母在金边,开个小公司。”(把眼镜取下,用手抹,头微出汗。不敢注视密批的簿子。)

密批:“全国解放后你在哪里?做什么事?”

欧阳:“仍在原地教书。解放大约一个月后来到此处跟农民学种田。”

密批:(望着簿子上逐条题目)“你对解放后的形势和现状满意吗?为什么?”

欧阳:“满意。因为改造了我的思想。”

密批:“好吧!现在轮到你。”(指着廖校长

欧阳:“他不会说高棉语,我帮他翻译。”(校长挪步向前

密批:“翻译?”(望着密基那,征求意见貌。)

密基那(厌恶貌):“在高棉生活多少年了?还不会说高棉语。‘吃饭’、‘睡觉’总能说吧?”

校长:“可以、可以。”(口气含糊不清。有些紧张。)

密批:“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

校长:“廖志伟。四十六岁。”

密批:“革命以前在哪里?做什么事?”

校长:(听懂,但不会说,只好用普通话回答)“一直在丙介瑶教书。”(欧阳用柬语翻译

农民:“他就是中文学校校长。多年来,他们三人都是在一块的。”(小声对密批说

密基那:“好了,不用问了,也不用翻译了。真是怪事,把高棉当成外国了。”(厌烦貌

密批:(翻过另一页。指着江梅)“你不用翻译吧?你要翻译,组织就不必问你了。”

江:“我可以。”(发音不准。镜头显示问题如上。江谨慎应对,勉强可回答。)

农民:(向密批)“革命胜利前,组织规定每周每户劳动一到两天,每次仅她 一人出工。”

登记结束。密基那等三人出门。)

密批:(问农民)“听说还有一户华人。”

农民:“还有一位叫岂山的。自小生活在这农村。他娶了我们高棉人为妻。”

密基那:“也要去调查。(略停)以后不要称呼什么华人。就叫‘资本家’吧!”

(农民带两人向前走。镜头显示三人向岂山调查后离开。进入田园,由第一户开始逐户调查。进出多次后来到茉莉家)

(姿态、问话内容如上。)

茉莉父方兴(不太纯正的高棉语。用分段镜头):“政变前已结束在柴桢市的生意,在家种植蔬菜。”“家庭成员轮流参加义务劳动。”“革命胜利前率先到田园劳动至今。”“对胜利后的现状满意,愿意接受组织领导,当好农民。”(密批低头做笔录

三人走出门)农民:(对着密基那和密批低语)“这家有钱,人老实,说的是实话。据说以前种菜常送给邻居和穷人。现在仍在田园种菜,一家人都很勤劳。”(出工的钟声响起,人们陆续拿着农具出门)

密基那:“田园都是原丙介瑶资本家集中地,这不好。以后要把他们分散到另两地,最好是与当地农民在一起。”(密批回答“是。”)有些资本家的子女匆忙结婚是怕参加突击队,他们很狡猾,要让这些年青人加夜班。”

密批:“我打算让炳光等七、八个年青人白天种田,晚上到河边捞鱼、钓鱼。并规定他们每晚的捕鱼的数量。”

密基那:“好!把这些鱼获分送到各个食堂。(略停)时间到了。明天中午再来。最后到新人民区的劳动前线,对那些城市人要严肃调查---他们绝大多数是城市资本家。他们要是说‘穷人’那就不对了。”

(六十九)场景:劳动前线。新开辟的多处大区农田。

人物:青年突击队员、正副队长。

时间:一周后的一天。

(约四百名青年突击队员头戴破草笠或包着水布在田里紧张劳动:有的用锄头锄地,有的修筑田垄。迪队长时而与大家劳动,时而来回监视;娘莎拉与女队员一起劳动。日头高照,钟声响起。)

迪队长:(拍手示意停工休息)“好了,大家回去吃午餐吧!”

(队员们陆续跟着两位队长向高坡处下面的大食堂走去。先的一批吃过饭的‘新人民’走出食堂。队员们拿起盘碗到大锅处排队等炊事员分饭菜,再随便找个座位坐下来。刘锐与茉莉对面吃饭。邻桌是一对金边年青移民亲兄弟‘逢梯’和‘逢依’)

茉莉:(小声)“你别再帮我锄地,队长 看到了不好。”

逢梯:(小声。转身对刘)“是的。有人在注意你。”(提醒口气

逢依:(小声。低头吃饭貌)“地方青年会打小报告。”

刘无语。全场寂静吃过饭,大家分头回去长榻休息。刘跟在茉莉身后

刘:(小声)“茉莉,你今天很累吧?还头晕吗。”

茉莉:(小声)“不。还能撑下去,早已在田园劳动锻炼好几个月。”(大约一小时后,出工的钟声响起。正在午睡的青年们迅速起身,跟着两位队长拿起身边的农具奔赴工地。来到原来的新田,迪队长吹哨子示意停步)

迪:“队员们,我先讲几句话。组织下达的全国全面开发大区田的任务,即每区田为一公顷,每公顷田的四周有沟渠,雨季来时引水入田,改变了旧社会零散小区田的作法,一是为了消灭私有制,二是有利于将来用拖拉机耕田。现在雨季开始了,我们的任务也完成了九成。现在,男队员负责把挡在田里的五棵大树砍下、锯断,连树头树根挖除干净,斫碎后和女青年搬到远处的山下,最后把原来的大树洞穴填平。现在,女队员先把地锄平,用眼睛瞄准确,田地平了,水进来了就不会有处积水有处缺水的现象。好,现在开始劳动!”

(青年们各就各位,紧张劳动。离场)

(七十)场景:田园近处的河岸。三艘较大渔船停泊在水中。雨后初晴仍有雷电。

人物:郑炳光、谢隽、葛为新、陈嘉荫、一高棉青年、黑暗中一百多人、十来个黑衣兵。

时间:大约一个月后的雨后黑夜。

(上述五个华、柬青年正在河边布置捕捞鱼。【雨后初晴,河水初涨,夜晚,正是湄公河鱼儿活跃的时候。】郑、谢、葛三人在河边浅水处拉长线放鱼钩、鱼饵;陈与一高棉青年在另一处的岸上捆绑小树枝,再把其放置不同水域。为免惊动鱼群,五个人动作轻巧无声。大地寂静。

正当大家做完这些准备回家时,黑暗中田园那边突然出现长长的一大队人影,轻微脚步声由远到近。五人躲在较远处一堆芦苇旁屏息观察。队伍向着停泊的三艘大船的方向走来。闪电下只见队伍前头和后面各有一人、两旁也分别有多名揹长枪者。为首的来到河边下水时碰触到鱼线,警惕望着右侧的芦苇观察,五人赶紧闪身躲入芦苇后面。他领着队伍绕过鱼线、距芦苇不远处下水。哗啦啦的涉水声。闪电下,五人伸头注视着这一百多人的队伍。炳光盯着两个熟悉的身影。所有人上了船后,向对岸划去。五人从芦苇后面走出来,一路无言走回家。葛、谢和高棉青年先后离开。)

炳光:“刚才队伍中好像有廖校长的欧阳老师?”

陈:“是啊!我正要这么说。(略停)一字形的队伍,他们要到哪里去呢?”(突然身后的对岸‘绑’传来一声枪声。两人下意识转身向后望。黑漆漆的大地恢复静寂。两人分手时,“绑”,又是一枪声。)

(七十一)场景:田园、河岸。

人物:炳光等五位青年、黎明。

时间:翌日清晨。

(五位青年来到河岸收获鱼儿。三人沿长长的鱼线把鱼钩上的鱼逐条取下放进鱼笼里,另两人用鱼网把昨晚放置、捆绑的树枝罩住,再往下包围上来,拉上岸,成群小鱼跳跃掉在地上,两人用扫把扫在一处,放进鱼笼。。。五人一起回去。马车夫黎明驭着马车在前方等着。)

黎明:“今天收获不少哇!(向着迎面而来的五人喊。五人把其中四个鱼笼放到马车上。)我现在要去菜园,把蔬菜运到各个食堂。你们全身湿透了,快回家换衣服吧!”(一切停当,青年们准备回去。炳光提着一个鱼笼走在后面,又转回来。)

炳光:“黎明哥到岂山的村子时,帮我打听廖校长。”

黎明:“校长?有什么不对吗?”(睁大眼睛

炳光:“没、没什么。问候他们。他们不教书了,也不能不闻不问。”

黎明:“好吧。”(驭马车离场

(七十二)场景:劳动前线。

人物:青年突击队员。迪队长。

时间:半个月后,一天中午休息前五分钟。

迪队长吹起哨子,全体放下农具准备收工)

迪:“还有五分钟就十一点,我给大家讲几句话。一,明天开始,男女青年分开劳动;二,劳动前线的任务基本完成,明天起转战田园农场,雨水来了,紧急插秧。收工后回来本食堂吃饭,因路远,要跑步。吃过饭,休息半小时,再跑步到田园。你们就像军人那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三,由于米粮短缺,今天起中午吃粥,晚餐吃限量的白饭。好,到食堂去!”

(人们一路垂头丧气,精疲力竭貌。走在队伍最后是逢梯、逢依等几位金边青年,悄声交谈,口出怨言:“上午饿肚子劳动,中午吃粥”“让你见识共产主义”“我们是共产农奴”)

(七十三)场景:田园和到田园的路上。

人物:突击队员、两位队长。田园约两百名华人和少数高棉人、厨房老妇、采棕榈糖水的高棉青年。

时间:第二天。

(天刚吐白,哨子响起,突击队员们无奈起身,用木榻旁的水缸勺水略为洗脸。不到十分钟,约四百人的队伍出现在通往田园的路上。进入田园,正副队长分别带领男女青年到不同田区插秧。半小时后,田园农场华人在高棉人队长带领下进入毗连区插秧。)

高棉队长:(大声对着华人说)“老资本家们听着,种菜的活儿很轻松,哪像我们种田的。现在体会我们农民种田多辛苦吧!希望不太久,你们不再是资本家了,跟我们一样是令人尊敬的农民兄弟了。这是组织对你们的期望、爱护、关心。”

镜头显示不同的田区人们弯腰插秧。刘多次注视茉莉,担心貌。茉莉脸红出汗,疲劳态。镜头显示茉莉父母、炳光父母等老华侨在田里插秧。两位队长插秧,但间歇走上田梗监视队员。年纪大的华人多次站立伸腰,用手按住腰部,再弯腰插秧。。。太阳高照,哨子响起,钟声接着响起,全体收工。突击队员列队回去。迪队长带领男队员跑步,一段路后停下,步行;女队长跑了几步,放下脚步改为步行。重复镜头:清晨起身,田园插秧、烈日、哨子、钟声、列队步行、食堂吃粥、午休、出工、傍晚收工、列队步行、食堂吃饭、水沟洗澡、分男女进入不同长木塌睡觉。天又亮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天刚亮,迪把队员带上前往田园的路后,走到娘莎拉身边)

迪:“我有点事,很快回来。”(娘答“好吧!我会负责。”)

(迪快步来到食堂,进入厨房,翻鼎掀锅寻找食物。一会抹着嘴走出来,脸上粘上黑灰。遇上厨房负责人----高棉老妇。)

老妇:“队长同志!早上安乐!(看到迪脸上黑灰)你脸上粘了黑灰。(用手帮他抹去)”

迪:“唉,很久没照镜子,也没有镜子。用手指当梳子,树叶当牙刷。”(不好意思

老妇:(小声)“以后我晚上会留一点食物给你,就放在最小的锅里。没人知道的。”

:(小声)“谢谢。我走了。”

(镜头转到娘莎拉带着队伍经过一处棕榈林。二十多名高棉青年各在每棵棕榈树上采集糖水,每个人腰际绑着一个竹筒,手上拿着小刀。她转身看到迪从后面赶来,便向一位从树上踏着竹梯子走下来的青年走过去。)

娘:“小心哇!同志。”(关心语气

高棉青年:“副队长,早上安乐吧!这么早就出工吗?”(正走下地面

娘:“是啊!革命工作嘛。今天要把所有秧苗插完。”(望着青年手上的满满糖水的竹筒

高棉青年:“来,喝一口吧!挺甜呢。(把竹筒凑到娘嘴边。娘大口大口喝下)(小声)今后每天清晨到我这里,我给你留些糖水。放心,没人知道。”(娘道谢后,若无其事向队伍中走去。)

(镜头转到田园。小休十五分钟时,炳光来到刘身边。)

炳光:(小声)“校长与欧阳老师失踪多时了,黎明哥告诉我的。很担心,江主任每天哭衰着脸出工。事发那天黑夜我在河边捕鱼时,看到一百多人被押下船向对岸而去。”

刘:“真想不到。唉!校长老师何罪之有?”(两人无语。一阵子,迪吹起复工的哨子。两人起身走向毗田里继续插秧。。。烈日下钟声响起,突击队员收工准备回去。)
迪:“大家慢点走!每个人到那边挑秧苗到劳动前线,扁担绳索都准备好了,务必把所有的秧苗一次过挑完。我们新开发的田已犁过了,要插秧了。”

(大家无奈、愁着脸来到堆满秧苗的田上,吃力挑起担子,踏着烂泥、身子摇摇晃晃上路。刘忧心望着茉莉。三个体弱女青年先后晕倒地上。炳光等青年走过来,要求帮女青年挑秧苗,迪同意。女青年仅挑少量秧苗。迪与娘也挑起秧苗上路。离场)

(七十四)场景:劳动前线工地

人物:青年突击队员、队长。

时间:一个月后。

(新开辟的三公顷大区田已插满秧苗,绿油油的一片。清晨,迪带领队员来到现场。)

迪:(口气严厉,满脸不悦)“大家看吧!当初我叫女青年用肉眼瞄田地,要平坦,如今雨水来了,才看出同一区田,竟然高低不平,低处浸水,高处缺水。你们就成天想着吃饭、吃饱,收成差能吃饱吗?你们私心太重!全然没想到革命事业!”

娘:(走到迪身边,大声喊)“你们称得上突击队员吗?(全体哑雀无声,低头,有人偷瞄四周)男青年不要幸灾乐祸做不好,人人有责任!

迪:(怒气未消貌)“现在下田,不分男女队员,一起查积水,把积水排除。注意不 要踩到秧苗。”(大家下田查看,分头排水。刘与茉莉走到一处。)

茉莉:(小声)“哥,你发现吗?逢梯、逢依不见了。(刘警惕望四周的青年。点头。)共有三十多位金边青年失踪了。”(做出认真排水的样子

刘:“没在意。但感觉人数好像少了。(继续查看排水事)你也不知道,廖校长与欧阳老师也失踪了。炳光证实此事。(语音刚落,荆突然跌倒在田里。刘赶紧扶住她)怎么?头晕吗?饿过头吧?”

 

茉莉:(站起来,脸色苍白,上半身粘着泥土,衣也湿了)“校长老师失踪,吓死我了。来食堂吃粥的人少了一百多人,都是城市移民。你也没在意吗?好了,你走开吧。别叫人看到。”(刘走开,到别处查看,其他队员走过来。退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