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乱世情缘乱世情缘

乱世情缘 第十五集 (余良)

发布时间:2017-05-27 15:09:42来源:

 

乱世情缘  (第十五集)

(余良)

(五十八)场景:河良渡口,来往轮渡,人山人海。

人物:刘锐与金边移民潮、赵成刚与婴儿、黑衣兵。

时间:刘从对岸返回河良后第二天。

(清晨,刘锐继续在河良镇和渡口周围的茫茫人海中寻找父母,也寻

茉莉嘱托的赵成刚。一号公路上,数以十万计的金边移民绝大多数前往柴桢省,少数走十五号公路前往波罗勉省,也有极少数人沿着下游的河岸走向南方柬越边境。重复镜头显示刘在各个方向和路口向人们询问寻找父母和赵成刚。)【中文字幕:七天后】)(刘被黑衣兵盯上)

黑衣兵:“快走!赶快到农村去!我看你在此徘徊多日了!还有单车呢!真会享受呢!”(刘赶紧在人群掩护下匆匆离开该黑衣兵。无奈、叹息,骑上单车沿一号公路向柴桢省方向而去。)

(对岸来的渡轮抵达渡口。赵成刚推着小推车、揹着约两岁的女婴上了岸。赵东张西望,婴儿啼哭。一路过高棉妇人把怀里正在喂奶的婴儿交给丈夫,接过赵怀里哭着的女婴让其喂奶。。。赵重新揹上女婴上路。镜头显示赵一路寻找和跟随有喂奶的妇人讨奶给女婴。转过镜头显示前方的刘锐骑单车继续在人群中寻找父母和赵成刚。赵走得很慢,最后因女婴生病发烧停下来。赵走上路边高脚屋歇息,屋里挤满了病老残弱,为了让出空间给脸红气喘的女婴,部分人无奈下屋赶路。赵让人们看护婴儿,走到公路向路过的人乞讨或以日用品兑换婴儿退烧药。天黑了,赵就在此屋子暂歇多日,婴儿病好转。黑衣兵上屋驱赶,赵与屋上的人被赶下屋,黑衣兵占据该屋。转过镜头:雨季来了,每天傍晚下大雨,赵在大树下绑上胶布避雨过夜。清晨继续赶路。赵多次向路人征求收容婴儿,无人肯收。有路人问赵为何婴儿没母亲?赵答以路上捡来的。周围人们摇头叹息。。。

有人送来婴儿布、水、产妇让女婴喂奶。赵边赶路,边以杂货物品向移民兑换食物、药物、边寻找移民丢弃的用品、自杀者的遗物、捡到一个陈旧铜壶,在路边水沟舀水。。。

镜头显示,从河良到柴桢漫长的六十公里路几十万移民在树荫稀少的烈日下缓慢、艰难移动。公路两旁有大量粪便、废物和尸体。天色渐晚,黑衣兵指示移民就近进入村子,让人们领取少量米粮食物,华人多以手表、黄金、西药等与村民换米粮、也有村民排除站在路边为移民送食物。

 

镜头重复:白天热浪滚滚,晚上豪雨倾泻。黑衣兵在路上拦下刘锐,没收其单车。他时而为路上患病移民扎针,时而进村为村民扎针换来少量食物。)

 

(五十九)场景:丙介瑶市区、溪畔田园、良顺伯的家。

人物:刘、黎明、良顺伯夫妇。

时间:一个多月后,近黄昏。

(疲惫、憔悴不堪的刘锐回到丙介瑶。市区几无人,只有马车夫黎明正在为一户侨胞搬运家当。黎停下马车拦住刘)

黎明:“刘锐!回来啦?怎么消瘦了?见到父母了吗?来,上我的马车!”

刘:“多谢了,黎明哥。我先到学校吧!校长他们还在吗?”(喘气,吃力卸下身上行装)

黎:“全到农村去了,也不知到了何处?丙介瑶没人啦!学校成了红高棉办事处了。我是为一些人搬运家当,也快搬完了。”(走下来推开一些用具让出空间给刘坐)“我现在要到田园,跟我走吧!”(刘坐在马车上,黎明驭马车前进)

刘:“侨胞们全到哪去了?”(喘息、擦汗)

黎:“全被红高棉驱赶到农村去了。原来在田园生产的人还能回去,其他人被分散到各个村庄。红高棉发现许多华人逃去越南,开始登记户口。你是单身外地人,还真不知投靠谁?我家又太远。”(转身望刘)

刘:(沉思良久)“良顺伯与谁同住?”

黎明:“好!你可与他同住。他们老夫老妻没儿女,平易近人又慷慨。怎么?路上情况如何?没找到父母吗?”

刘:“没找到,一点消息都没有。哎!解放了,苦难也开始了。。。”(镜头显示刘向黎明诉说路上情况。日影西斜。)

黎明把刘送到田园良顺伯的家门口,赶马车离开。刘揹着衣物进入。良顺伯夫妇正在屋后煮饭)

刘:“良顺伯!伯母!我回来了!”(跨进门。良顺伯夫妇转身见到刘

良:“是刘锐啊?回来了?”

良妻:“刘锐!没找到父母吗?”

刘:“整整一个多月,从波罗勉到河良渡口两岸,沿一号公路到柴桢,人山人海,逢人就问,没消息。”

良:“要继续找,做父母的不会抛下儿女的。唉!很难说,局势很乱人心惶惶,你也为了茉莉。”

良妻:“今晚先在我家吃饭吧!今后有何打算?”

刘:“听黎明哥说政权要登记户口,每间屋子大小按家庭人口分配居住?”

良:“是的。你就在我家住下来,别客气,别顾虑。我两个儿子都参军,是革命家属,政权不会为难我。我本姓许,侨胞们看得起我,不论大小长幼都叫我良顺伯。。。明天你就跟着我们下田。”(镜头显示刘与良顺伯夫妇一起煮饭菜。天已晚,三人在煤油灯下吃饭,一边聊起来。刘向良顺伯谈路上见闻)

良:“唉,提到城市大移民我胸口就作痛。我过去逃避日本从中国客家县来到高棉,如今解放了,祖国也强大了,可我们华侨又再次当亡国奴。两个儿子没回来,也不知死活。”(放下筷子,按胸口。良妻赶紧帮他按胸口。刘也放下筷子紧盯他,给他倒一杯水)

良妻:“我常跟他说,日子长呢!”(良顺伯渐渐平静,吃几口饭,离席。)

(六十)场景:田园,新建二十多间小木屋。

人物:刘、原丙介瑶华人、青年、乡革命委员会主任密批、村主任密良、两名黑衣兵、两百多名新移民。

时间:第二天清晨。

(一阵敲打汽车轮子的声音响起,有人大喊:“开会了!开会了。。。”良顺伯和刘跟着人们陆续到田野一处空旷处集中。人太多,有人只好站在田里。一中年手拿扩音器和另一较年青高棉农民与两个持枪黑衣兵走到前方空旷处上头。侨胞和青年们发现刘锐后交头接耳注视刘)

中年高棉人:“大家听着!我是丙介瑶乡革命委员会主任密批。革命了,不再叫什么乡长了。柬埔寨革命迅猛发展,所有人必须在这场革命运动中洗心革面!杜绝一切外逃的叛国行为。。。很快,就有成千上万的新人民来到这里,你们田园所生产的全部农产品和所有家禽从今天起要登记在案,解决新人民的口粮。。。新人民将被安排到距这田园三公里外的荒芜地区开发、生产,我们称之为‘生产前线’。。。不论任何人,其言论举动、衣食住行都要接受革命政权的绝对领导。。。田园农场由村主任密良负责(手指身边一位较年青高棉农民)。密良将上门登记各家各户的人口、年龄等。。。开完会后,革命政权派人接管各个粮仓,黎明用马车把部分米粮运送到生产前线,新人民立即到生产前线砍树砍竹建屋子,其他人赶快回到田里劳动,不要延误时间。。。”(会议结束,人们散去。青年们来到刘锐身边)

凤仪:“刘锐哥回来啦!找到父母了吗?”(茉莉紧盯着刘

炳光:“怎样?看到赵老师吗?”

刘:“很失望,什么人也找不到,没有一点消息。”

桃叶:“刘锐哥为何不趁机到越南?说不定你父母已逃到越南。”

刘:“说好的,我会回来。”

岂山:(对着桃叶)“你小孩子不懂就别问!(对着刘)小刘你住在良顺伯 的家吗?(刘答‘是的)(对着大伙)还是让茉莉问吧!来,我们走开。时间不多了,那帮家伙就来催命要我们出工。”(青年们识趣走开。凤仪仍站着。刘向茉莉和凤仪谈路上情况

茉莉:“哥渡过河良渡口时见到抱着婴儿的青年,为何不问他的姓名?他母亲又有病,你就没想到他就是赵老师吗?收容孤儿,赵老师做得到。”(着急口气、埋怨貌

刘:“我一时忘了问他的姓名,我走得快,后来也没见到他。。。绝没这么巧就是赵成刚!”

茉莉:“哎。。。错过了!赵老师要是无牵无挂,此刻也来到丙介瑶了。。。哎,也不怪哥,哥一心想着父母,人之常情。”

刘:“我要再回去一号公路把赵成刚找到!我还要继续寻找父母!”

凤仪:“不要冒险!丙介瑶现在是只能进不能出---红高棉防人外逃。”

茉莉:“恐怕迟了。政权已开始在村头登记户口了。”

密良:(用扩音器逐家高喊)“大家赶快出来啊!到田里劳动啊。。。”(三人走开。人们纷纷走出来。)

(六十一)场景:一号公路、路边农舍、远处树林、田野。

人物:赵成刚、吴世清和婴儿。一望无际的人流,骑摩托车来往穿梭的黑衣干部或步行的黑衣士兵,偶尔出现军车、大卡车。

时间:六月盛夏。

(刘回到丙介瑶半个月,赵仍在从河良到柴桢一号公路不到一半的路途中。烈日当头,镜头出现赵抱着婴儿来到刘曾经为移民扎针的树阴下休息。周围所有树阴挤满人。到处是尿液、粪便、一些曝露在田野上的尸体。黑衣兵前来驱赶。赵拉长大水布给自己和婴儿遮阳,无奈起身向公路走去,进入路上的人流。一支一望无际的越侨队伍出现在公路上。队伍中每隔一段距离有人举着用越南文和高棉文写上“回乡团”牌子。{中文字幕翻译“回乡团”}人们好奇望着他们。赵在这队伍中看到吴世清)

赵:“吴哥!吴哥!”(向吴高喊。吴看到赵,惊喜貌

吴:“小赵!”

赵:“你怎么走在越侨队伍中?” 赵背揹包袱,一手抱婴儿,另一手推小车。两人走在一块)

吴:“这是越侨回乡团。越南政府把侨民接回国。(口气转低)来,我们冒充越侨。你怎么抱个婴儿?你结婚了吗?老母亲到哪里去了?”(镜头显示赵向吴谈路上经过

吴:“太累赘了!来,让我抱抱。看你抱得很辛苦”(接过婴儿

赵:“你又怎么一个人?老婆孩子呢?”

吴:“唉!全分散了。红高棉进城第二天,老婆到市场买食物,孩子跑去看热闹没回来,黑衣兵上门驱赶,我一出门就不让回,我们事先也没商量要到哪去,就这样分散了。”

赵:“我要到丙介瑶去。”

吴:“丙介瑶?这地方我都差点给忘了!你为何要去?难道是为了。。。茉莉?”

赵:“是的,我与茉莉有约。”

吴:“难得你如此多情。”(快速镜头显示这支越侨队伍经过十多个日日夜夜终于进入柴桢省界。路边竖立一石碑用柬文写着“柴桢省”(中文字幕)。队伍坐下来休息。多位越南人走出来巡视队伍)

一越南人:“大家注意!还有十多公里就到越南边境。前方消息:越南海关发现有华侨混进队伍中。现在请华侨离开我们的队伍,你们是不能进入越南境内的!”(分别用越语和高棉语。中文字幕,下同。另一越南人直到吴与赵身边)

另一越南人:“你们是华侨吧?”(用越语问。两人听不懂。再用柬语问。)

吴:“求求你们救救我们华侨吧!只有越南救得了我们。”(柬语。哀求口气

越南人:“不行!华侨的事要等中国政府来解决。先前已有大量华侨混进我们的队伍进入越南了。现在越南政府发现了,红高棉也向越南政府干涉了。我们必要遵守国际法,否则会影响两国政府的协约。”(柬语。中文字幕。下同

另一越南人:“你们不会说越语,就帮不了你们。现在请你们离开。”(两人坐着不动。有华侨跪下来要求越南人不要驱赶他们。)

越南人:“不行!不行!请不要影响我们越侨回乡团的行程。我们约有十万越侨急于回国!看!有红高棉士兵来了。”(一支有多个黑衣兵陪同的黑衣干部在前方巡查队伍中的华侨。陆续有华侨被揪出、被踢踹。)

一红高棉干部:“华人自觉走出来!你们想叛国吗?想逃到越南吗?绝不允许!绝不允许!”

一娃娃黑衣兵:“革命潮流到了,就想叛国吗?”(凶狠貌。近处有华侨在悄悄商量对策。)

一越南人:“请华侨离开我们的队伍。越南海关用越语问话,你们答不出就会被请出来。(口气转低)到时会受到红高棉严厉处置。恐怕有生命危险。”(三个黑衣兵走过来)

黑衣兵甲:(对着赵与吴)“你们是华人吗?”

赵:“是华人。但我们不去越南,我们要去丙介瑶种田。”

黑衣兵乙:“那么,到前面的分岔路向右转。”

黑衣兵甲:“嘿,别骗人!(转身对黑衣兵乙说)他们要从丙介瑶偷出境。”

赵:“我们确实要去丙介瑶务农!我的妻子就是丙介瑶人,她在等着我。”(焦急、哀求

吴:“同志!我们真的要去丙介瑶种田。”(周围的越侨望过来

黑衣兵甲:“华人都是很狡猾的。别听他们!”

黑衣兵丙:“明显你们是约好从丙介瑶偷渡去越南!你们以为革命组织很容易受骗吗?”

黑衣兵乙:“我们明察秋毫!一眼看穿阶级敌人阴谋诡计!”

赵:“同志们!我发誓,如果我们说谎言,将遭到雷劈。”

黑衣兵丙:“革命了,还迷信吗?不跟你们啰嗦!要嘛走回头,要嘛到那树林下集中。”

一越侨“走回头吧!”(规劝貌)(越侨周围用眼神暗示两人走回头路。)

黑衣兵甲:“革命组织能识破任何阴谋诡计。”(面露凶相,把长枪从身上解下来。吴急忙拉赵的手走出来转身回头走。黑衣兵甲收起长枪)

吴:“识时务者为俊杰,求生要紧。(见赵仍不甘心)以后再作打算,说不定茉莉一家人早已逃到越南。”(一辆大卡车从边境缓慢开过来)

卡车上一黑衣兵用喇叭器广播:“往马德望省!往马德望省。。。”(卡车走走停停,不断接收沿路移民。车上乘坐二、三十个华人与高棉人)

吴:“怎样?我们到马德望省吧?再从马德望逃去泰国。”

赵:“只能如此。刚才那几个黑衣兵还在盯着我们。”(警戒貌)(两人向卡车招手。卡车停下,赵与吴带上婴儿和行装上车。卡车继续沿路缓慢前进。。。)

(六十二)场景:田园、高脚屋和平面屋的农舍、农田、牛棚、稻草垛、牛只。

人物:田园的华人和高棉人、城市移民、刘、茉莉、凤仪、炳光等青年、红高棉干部密批、密良、密迪。三个黑衣兵。

时间:金边沦陷半年后一天中午。

(红高棉政权在田园到河岸中段旷地尽头搭建一间平面大屋当办事处。办事处前面有容纳约两、三百人的空间。密批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在此召开田园农场会议。人太多,许多人只好坐在田地上。三个黑衣兵持枪在外围注视全场)

密批:“。。。现在革命组织有三个通知:一,从现在起,所有生活在柬埔寨的人只能使用高棉吉蔑族语言,严厉禁止使用其他国家或民族语言;二,怠工、偷懒、假装生病等等将受到严厉处置;三,下个月起,原来这村子和田园农场、生产前线等三个区成为小区,原来约两百户村民、近百户原丙介瑶居民和金边等城市约两百户新人民将统一接受分配:他们可在原地生产劳动。五十岁以上劳动者负责后勤如编织竹器、种植蔬菜、修理农具等,五十岁以下已婚男女负责种田,十六岁以上未婚男女青年成立青年生产突击队,担任最繁重、最紧张、超体力、随时接受派遣到任何地区从事开荒、挖沟渠、筑大坝等等艰巨任务。他们将像军人那样在农业生产活动中冲锋陷阵,过军队式生活,执行铁的纪律。详情由队长再行宣布。六岁到十五岁的少年负责放牧、收集牛粪;老妇人负责照顾五岁以下的小孩和婴儿,让其父母参加劳动。。。现在请青年生产突击队队长密迪讲话。”(带头鼓掌,全体听众鼓掌)【中文字幕,下同】

密迪:“青年们:一星期后,我们即将成立青年生产突击队。这是革命组织对你们最大的关怀和信任!现在让我们热烈鼓掌以对革命组织表示感谢!(带动全体鼓掌)在这几天里,未婚青年男女接受登记,正式成为突击队员,随时接受军人般的艰苦磨炼;已有对象、有意结婚的男女青年在两天内的工余时间到办事处登记申请结婚,革命组织将尽快为你们举办集体婚礼,结婚后的人可在原地生产劳动。。。”(镜头显示密迪发言结束。全体鼓掌

密批:“现在会议结束。大家赶快准备劳动。”(人们懒洋洋起身,各自回去工地劳动

转过镜头。以快速镜头显示夜晚一些城市移民、高棉人与华人家长在家中与孩子们着急商量寻找结婚对象或虚报年龄,显示炳光父母建议炳光亲自上门向凤仪求婚。茉莉父母对茉莉是否被迫参加突击队束手无策:茉莉母希望茉莉赶紧与刘锐结婚。茉莉表示要信守与赵成刚的爱情。茉莉父拿不定主意。东方露白。刘锐来到茉莉家,把茉莉请出来

刘:“茉莉:我不为难你。但以后没机会了。。。请相信我,我会爱你一辈子、保护你一辈子。”

茉莉:“是的,刘锐哥,你不要为难我。我很痛苦。。。”(转身抹泪

刘:“我不是不替你找赵成刚,我确实找不到他,你也等不到他回来,全国人民都被迫在原地生产无法走动。你身体还弱,经不起突击队超体力的折磨。。。”

茉莉:“哥!别说了。。。我要等。。。等下去。”(刘锐发楞。用手为哭泣的茉莉抹泪,不断拍茉莉的肩膀。)哥,你快去找凤仪,她在等你。”(凤仪站在不远处望着两人

刘:“不!我永远等着你!”(茉莉伏在刘肩膀上哭泣。两人相拥一会,茉莉拉着刘的手进屋。凤仪渐走近,见情景转身回去。炳光在凤仪家门口等着凤仪。望见凤仪的失望貌)

 

炳光:“事到如今,赵老师是不会回来的。我也早预料刘锐死心塌地爱上茉莉,茉莉别无选择只能嫁给刘锐。她嫁给刘锐是好事。凤仪,你嫁给我也是幸福的。我永远永远爱你,我发誓。。。”(凤仪流泪,用手堵住炳光的口。炳光趁机拉凤仪的手不放。凤仪父母从屋里走出来,炳光父母也走过来,双方家长笑脸相迎。。。)退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