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乱世情缘乱世情缘

乱世情缘 第十二集(余良)

发布时间:2017-04-04 16:16:12来源:

 

乱世情缘(十二集)

 

(余良)

 

(四十一)场景:广生堂药材店

人物:刘、凤仪、凤仪父母

时间:当天下午

(刘锐等人在炳光家吃过午餐后,凤仪约刘一同前往她的家----广生堂。镜头出现凤仪父母与刘、凤仪围坐在后面的桌子上,每人面前各有一杯茶)

凤仪母:“终于回来了,真是万幸。那天晚上我们听到的飞机轰炸和枪炮声就在你们的方向,我和凤仪她爸一整晚都揪心。你和茉莉要是在翁朴乡过夜,就不用在防空洞里担惊受怕。”(对刘说。)

刘:“预想不到的事。。。总算让我们体验战争的残酷高棉每天都在死人。”

凤仪父:“来,喝茶吧!(向刘敬茶。刘举杯喝茶)我很钦佩你临危镇定、有胆色和患难救助的精神。换了别人就不一定。”

凤仪:“爸,现在有人要为难刘锐哥了----乡委写了一张信要刘锐哥继续到各村为村民扎针治病,可县医疗主任严厉警告过刘锐哥不得行医。天晓得他们是否意见一致?”

刘:“我本可向乡委谈起县医疗主任的意见,又怕我给他们制造矛盾;我没行动,又怕他们说我傲慢。”

凤仪父:“想想办法吧!”(沉思)

凤仪母:“我有个主意。刘锐,你何不就在我们家住下?向乡委说你是我们的侄儿、外甥什么的,要在我们店里帮忙。一个单身外地人,又住在学校,难免被人怀疑你的身份。我们认你做侄儿,也是我们的福。”

凤仪:“真巧,炳光也这么说。病人随时来求医,对大家都好。”(欣喜貌)

凤仪父:“好主意。你已没下乡一段时日了,你住下来,事情可能不了了之----红高棉不会为难本地人。你也不要客气,吃的,住的都方便,就像丁医生那样,病人给的红包全归你。提高你的医术,帮了我们的生意。将来和平了,你回到家里,你父母都很高兴。到时你要继承父业或自打天下,基础也稳固。”

刘:“谢谢您两位厚爱。我需要深思熟虑。”

凤仪父:“我们楼上地方大,你就睡在丁医生的房间。凤仪还有个比她小两岁的弟弟。唉,真气人,这小孩听信别人的宣传去参加什么华运。其实呀,我们客家人与潮州人文化几乎相同:奉公守法,经商营生。华侨在人家的国家不可搞政治。”

凤仪:“刘锐哥要听多方面的意见。岂山就要刘锐哥到他家住,跟他一起种田;校长要把刘锐哥调到北燕市;茉莉爸今晚请刘锐哥吃饭,听听他怎么说。刘锐哥,你就在我家住下来。唉,当初你一到丙介瑶就到我家住下来,今天就没这么麻烦。你怎么想到学校去?”(用埋怨又像开玩笑的口气。刘锐微笑不答。)好了,现在我和你来配药给炳光妈,你先熟悉各种药材的位置,以后就容易了。。”(刘起身跟着她走到药柜秤药。退场)

(四十一)场景:茉莉家饭厅。

人物:刘、茉莉与她的父母。

时间:当天的晚餐。

刘应邀到茉莉家吃晚餐。大家围坐在餐桌边吃边聊)

茉莉父:“‘患难见真情’,从这次芒果县之行,更看出你的高尚品德。我们早知道,茉莉跟着你我们就放心。”

刘:“有难相助是应该的。战乱中,不知每天有多少人都在互相救助。叔叔婶婶不用客气。”

茉莉母:“茉莉把你当成亲哥哥。今后,你在我们家要吃要住都自便。有什么困难就跟我们说。”

茉莉:“现在哥就有个难题(大家放下碗筷注意听----乡委要哥下乡为农民扎针了。”

刘:“是的。他们把信送到学校。”

(大家静静吃饭。茉莉父似在想办法)

茉莉父:“正好办!(放下筷子,提高语调)不久前上百户越侨全搬到大隆乡,距此约三公里的湄公河岸、俗称‘溪畔田园’的二十多户越侨农民也跑了,他们遗留了好几公顷田地无人耕种,良顺伯捷足先登全家搬到那儿去落户,老乡长武通的表亲和近处几户无地农民也去了。地大人少还容下十来户。那里土壤肥沃,现成的田地、农场、果园、屋子,水源充足,湄公河还可捕鱼、鱼产丰富。我看红高棉以后必然要强迫华侨务农,我们何不先走一步,到这个条件优越的田园落户,既能接受锻炼,也能改变红高棉对华侨的偏见。你们年青人要走到前面,我们随后就到,还可为今后丙介瑶侨胞寻找出路。(略停)现在局势也紧了。战争越来越接近丙介瑶,飞机轰炸了附近一个村庄,夜晚炮声很近,越共进出此地明显少了,估计北越军医院不久也将撤离。我们到田园种田比在市区安全。”

刘:“嗯---好!当农民,乡委也不会找我的麻烦。”(兴奋貌

茉莉父:“刘锐,你和茉莉、再发动几个年青人尽快到田园去落户当农民。明天我就和你们先去向良顺伯了解情况,再回来买农具、准备衣物行装。你看如何?”

刘:“难得方叔想得周到。”

茉莉:“到了田园,哥可利用农闲、晚间、休息时间给我们教中医。”

刘:“好!一举多得。”(众人吃饭,退场

(四十二)场景:溪畔田园:沿着农田到湄公河岸是椰树、竹林、棕榈树、繁花、草丛,纤云无翳,陌头美景。一侧是绿油油的稻田在微风下轻轻摇曳;另一侧是玉米、番薯、木薯、木瓜、番石榴等农作物和果树。与河岸相遥望七、八百米处是一排二十余间平面或高脚屋。

人物:刘和茉莉、凤仪、炳光、岂山、汉斌、桃叶、谢隽、葛为新等九位青年、茉莉父、岂山的邻居—高棉妇人明兰、红高棉干部逢采。

时间:一个月后一天中午。

(镜头显示茉莉父和青年们结束了上午的劳动,到河边洗澡后回到一间最大的高脚屋。大家围成圆圈坐下吃午餐。吃过午餐,大家围着刘学习中医。茉莉父、炳光到屋下绑起吊床午睡,为他们煮饭的高棉妇人明兰到邻屋休息。各人拿出笔记本听刘讲解针灸要领,互相在穴位练习扎针。最后,凤仪和岂山把各自的作业‘《汤头歌诀》方解’交给刘。学习结束,众人下屋,分男女各走进近处两间大屋,准备下午的劳动。突然,一位三十多岁的高棉人来到刘跟前)

高棉人:“您就是刘锐吗?您好?!记得我吗?”(高棉语,中文字幕。下同。解释‘逢’是兄的意思)

刘:(楞住,打量对方,友好微笑)“是逢。。。”

逢采:“采。你叫我逢采,你也可叫我采同志。你应该记起我,两个月前,我建议你参加革命组织。”(向刘伸出手

刘:“是啊!我记起来了。您也好吧!”(握对方的手

逢采:“好不容易找到您啊!知道你在这里当农民,我很感动。不过,您要为人民做更迫切的工作。(语调转低)革命组织的医疗水平还很低,农民群众需要你为他们扎针治病。这是县委给您的信。(从衣袋里拿出一信封,打开来取出信递给刘)你没加入革命组织也可在本县任何地方行医,扎针、草药都行。(看着刘细心阅读)你可随身带上这县委的信,绝没人为难您。(望着仍犹豫不决的刘,语调再次转低)作为一个真正为人民着想的革命组织,首先想的是人民的利益。因此,你可放心。”

刘:“逢采,我的医术也很平凡,有些病也没办法,有时。。。”(把信装进信封里)

逢采:(兴奋貌)“放心!就像您过去那样去做,革命政权很理解。刘锐啊!针灸和草药,正是解放区最需要的医疗手段:节约资金、灵活、方便、有效,大受农民欢迎,太多好处了。”(再次向刘伸手

刘:(握逢采的手)“好吧!逢采,我只是赤脚医生。明天就开始吗?”

逢采:(喜出望外,接过刘手上的信,折起来小心翼翼放进刘的衣袋)“明天就开始。随身带上这封信。有任何困难和要求就来找我---县革命政权通讯员采同志。(拍刘的肩膀)谢谢您!不过,一下子病人太多,怕你累坏了。”

刘:“我有一要求。”

逢采:“请说。”

刘:“我想带上几位助手。”

逢采:“是你带上的人都行,只要能帮上忙的人都行。”(逢采脸现喜色,与刘握手告别。退场)

(四十三)场景:田园、湄公河岸、高脚屋。

人物:刘等九位青年和茉莉父。

时间:当天黄昏。

众人结束一天劳动,带上衣物和水布到河岸准备洗澡或游泳

凤仪:“刘锐哥,现在可以把话说完吧?”(站在河岸上说

刘:“好!事情是这样的。。。”(镜头显示刘把中午见到逢采的事告诉大家)

茉莉父:“这是好事。明天一早你就带上几个人同去。雨天路难走,晚上回来在我们家休息也行。”

凤仪:“刘锐哥,你看我们三个人有资格当你的助手吗?我已经把汤头歌诀背诵得滚瓜烂熟了,你开的药方我也看懂了。岂山哥学了更多草药,茉莉的针灸技术最好。”

茉莉父:“你们三个人正好。其他人以后再说吧!刘锐,你说呢?”

刘:“先一带三,以后看情况一带一。”(茉莉、凤仪和岂山都很兴奋

茉莉父:“天快暗了,具体的事今晚再商量。”(大家陆续下水洗澡游泳。退场)

(四十四)场景:农舍,乡村土路、学校、茉莉家。

人物:刘、茉莉、凤仪、岂山。

时间:一个月后。

(字幕:刘每天上、下午带着上述三人到两个不同的乡村固定的较大高脚屋为农民治病已经一个月了。这天下午,与以往一样,四人在为数十农民看病。镜头显示刘为一位农民按脉、问诊、舌诊。把诊断结果让凤仪写在病历上。让三人先后为同一病人诊脉。问茉莉如何选穴位,让凤仪与岂山开药方。最后,刘与茉莉为该农民扎针。在留针时,刘审视两人开的药方,略为修改,向两人讲解。为另一病人按脉。凤仪与岂山先行回去配药。取了药剂回来交给病人。刘与茉莉也结束扎针。四人在农民感谢声中踏单车分别回家。刘与茉莉、凤仪在学校门口准备道别)

茉莉:“哥!今晚七点到我家来。你帮我扎‘球后”穴位。”

刘:“好吧!”(茉莉进入自家门口。凤仪跟着刘进入学校

凤仪:“刘锐哥,把你这件衣脱下来,我带回去帮你补。(指着刘裂开的衣袖)还有其他破衣服吗?”

刘:“不必!我会补衣服。”

凤仪:“上回看你笨手笨脚的。还客气什么?(硬是把刘的短上衣脱下)在我家也只吃过三顿饭。”

刘:“衣很脏。。。”

凤仪:“我帮你洗。还有破衣服吗?”

刘:“没有。”(苦笑。望着凤仪把衣带走。)

镜头转到刘进入茉莉家。刘与茉莉在大厅教学扎针。茉莉坐在椅子上,刘小心翼翼把毫针扎进茉莉眼眶下缘外侧的球后穴位,再扎另一侧。出针。)

茉莉:“很舒服,眼睛一下子很明亮。”

刘:“轮到你来扎我此穴。”(茉莉在刘的穴位上消毒,小心翼翼进针、出针)

刘:“很好。今晚,我想让你扎我的哑门穴。”

茉莉:“很危险。我不敢。”

刘:“就像你在人体模型扎下去那样,镇定心细。记得穴位准确、针头向下,不提插不捻转。你能扎此穴位,可治好许多特殊病患。”(茉莉仍犹豫)

刘:“我相信你。茉莉,你的手法很好。比我初学针灸还好。”(刘坐正身体,头前倾,让茉莉扎哑门穴。茉莉略犹豫后,在刘的颈部发际哑门穴上用酒精棉消毒,小心进针。留针约一分钟后出针,再消毒。)

刘:“成功了。茉莉,祝贺你!明天再来一次。”(望着茉莉,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茉莉也流出眼泪。)

茉莉:“听哥说过扎错此穴位会死人。我很怕。你这么信任我。”(情不自禁握刘的手

刘:“你早就让我扎此穴位两次,你也信任我。”(握茉莉另一手)

茉莉:“这不同,你是老师,我是学生。”(放开一只手)

刘:“把生命交给对方。我俩的生命是一样重要的。”(深情貌。茉莉脸红害羞,避开刘的眼睛。刘环视周围。茉莉母已关门睡觉)

刘:“茉莉,我有话亲自悄悄对你说。”

茉莉:“你是我的亲哥,什么话都可说。”

刘:“我不要做你的亲哥。我要。。。你很聪明,你不要为难我。”(放开茉莉另一只手,靠近她)

茉莉:“哥直说。。。”(刘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开口。终于来了勇气

刘:“我俩终生在一起好吗?”(茉莉望着刘,又赶紧避开他的眼睛)

茉莉:“我不配你。我很脆弱。”

刘:“我会让你幸福,会让你坚强、健康长寿。我们不分彼此同生死共甘苦。”(靠近茉莉。茉莉略避开。刘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是我不配你吗?”(茉莉沉默、心跳、胸部起伏、深呼吸、平静)

茉莉:“哥,你永远是我的亲哥哥。”

刘:“你永远是我的情人。茉莉,我多么爱你!从磅坤廊村回来之后就天天在想你。你却比以往沉默寡言,你还建议我离开丙介瑶到北燕生活。为什么?”(茉莉又激动心跳。竭力控制情绪。最后掩面流泪。)

刘:“我知道,是我不配你。”

茉莉:“不是。哥,我们不可以。。。你不要为难我。”

刘:“我话已说出,就不会收回。茉莉,我永远爱你。很多事情,我最后都会成功。”

茉莉:“千万不可。哥,我知道有一个人在追求你。她长得很好看,各方面也比我更有条件,我帮你问她,我一开口她就会答应。”

刘:“我不要。你爸都说过,你跟着我他们也放心。我想不通我在哪方面不配你?你对我不放心?”(焦急又难受

茉莉:“不是。我有难处,我也想不通你为何会看上我?”(茉莉母的房间突然打开

茉莉母:“夜深了。你们不是明早要下乡吗?”(刘与茉莉转身、难为情貌

刘:“是的,我该回学校休息了。婶婶,对不起,我吵醒了您。”(起身)

茉莉母:“没事。我是怕你们累了。”

 

刘:“我走了。婶婶、茉莉,晚安!”(退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