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乱世情缘乱世情缘

乱世情缘 第十一集(余良)

发布时间:2017-03-18 23:56:59来源:

 

乱世情缘(第十一集)

(余良)

(三十八)场景:树林、旷野、土路、村庄、高脚屋群、侦察机、轰炸机、直升机、隆隆枪炮声、熊熊火光。

人物:刘、茉莉、解放军、部队、三位老村民。

时间:当天黄昏至翌日清晨。

(刘与茉莉在解放军指示下拉着单车向西北方向行进。走了一段路,刘望着疲惫的茉莉)

刘:“你饿得不行了?我这里还有一点干粮。”(停下来,打开绑在单车扶手的水布包里取出一个用香蕉叶包住的冷饭团)“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吃完它再赶路。”

茉莉:“我们分吃吧!”(感激地望着刘)

刘:“我不饿。早上出发前,我吃得比你多。环境恶劣,时间紧迫。快吃吧!”

茉莉:“你刚才也没喝水。”(打开冷饭团)

刘:“我身体比你强多了。你有力气,我们才能平安回家。吃吧!”(两人停下脚步。刘望着茉莉吃饭团。两人继续上路,走进树林,西北方向又传来机枪扫射声,过后,听到飞机轰炸声,两人站住。突然身后传来北越口音的喊声)

一解放军:“走吧!能听到轰炸声就没事了!过了这小段路出了树林就看到村子了。”(两人回头看,是方才的一名越军。他向两人挥手示意赶路。望着两人前进,也转身回去。)

刘:“感恩,解放军战士!”(回头喊。该名越军渐渐消失在林中。)

茉莉:“感恩!”

(镜头转到两人拉着单车默默走出树林。西北方向约两公里果有一村庄。日影西斜,高脚屋群静悄悄像无人村寨。两人进村时,夜幕已降临。突然,前方公里外发出现连串闪亮的流弹火光,紧接着,成排机枪扫射声划破黑沉沉的大地,另一方也用机枪猛烈还击,天空火红一片。多架飞机来了,在交战的上空发射照明弹,飞机逐渐扩大发射范围,把大地照耀得如同白昼。 一架飞机飞临村后上空,照明弹的小亮光逐渐扩大耀眼 慌不暇择,两人把单车推倒在进村处路边椰子树下,急跑到近处几棵大树趴下来。飞机盘旋了十几分钟,先后丢下三颗照明弹,飞走了。一声巨响,炮弹落在村后,随着一团巨大的火光,烟硝味刺鼻而来。第二颗炮声又响起,拉着茉莉的手向前冲,前面是一条横沟,两人跌下水中,凫水而过俯伏在沟渠土壁上等待炮声的空隙间冲进近处高脚屋的篱笆内,在一堆稻草垛旁跳进防空防空洞只有一个出口,可容下三个人。外面炮声隆隆,流弹像不熄的闪电划破夜空。两人不断喘息。)

刘:“好险!(看到茉莉身子微发抖)茉莉,你刚才很勇敢。”

茉莉:“原以为安全回家。。。凤仪他们怎么办?(两人发现彼此的裤子湿了,鞋子被烂泥粘糊。)”

刘:“放心,熬到天亮可回家。” (靠近她,帮她抹去泥土,帮她卷起裤脚扭出些水。两人依偎着)

茉莉:“我有些冷。”

刘:“现在才知道战争残酷。每天不知有多少人死在战火中。。。把鞋子袜子脱下,别让脚泡在水气中。”(两人都各自脱下鞋和袜子。

茉莉:“ 此刻,我爸妈一定很担心。语气囁嚅。)

刘:“我帮你按摩脚底,舒筋活络,畅通气血,又能驱寒。(为茉莉按摩脚底)我身上还带上毫针,天亮了我帮你扎针。”

茉莉:“很舒服。谢谢你,你什么都想到我。”

时间渐渐过去,两人都睏了。外面炮声如雷,枪声如雨。炮声短暂停歇,侦察机飞临上空投射照明弹,轰炸机在机枪交战处猛烈轰炸,直升机则在村子周围密集扫射。有些子弹落在防空壕上枪声越来越近,战斗似乎就在村里。茉莉紧依偎着刘,手握得紧紧。)

茉莉:刘锐哥。语气发抖)

刘:怕。。。枪声稍静寂

茉莉:难怪村民都跑光了。。。我想念爸妈,他们一定很忧心;我哥哥一家人,他们已几年没回家了;想念老师,他此刻在哪里谁也想不到我们今晚会死在一

刘:“我们没事的,别胡思乱想。”
茉莉:只要一颗炮弹落在洞口,我们就死了。说实话,我爸妈是因为有同行才让我出门的,又想到凤仪一个女的,我可作伴。。。刘锐哥,你又在想谁?

刘:想我的父母、兄弟。想我的病人他们在等待我回去看病。

枪声又渐远。不久便听到粗大喘息声、含糊不清的催促声和急促的脚步声。两人龟缩一团不敢动。平静下来。远方的枪炮仍在轰鸣。时间渐渐过去。。。)

刘:茉莉,与其默默坐等天亮,不如安心睡一阵,你先起来,让我挪开身子。

茉莉:你也要休息,我们背靠背。两人挪开、调整身体,靠背而,静待天明。枪炮声逐渐远去、疏落。

刘:“茉莉,上去高脚屋寻找食物,养精蓄锐为天明。”(刚站起来,茉莉拉的手

茉莉:“别去1上面危险,炮火无情。我饿一天不碍事你有意外我只能等死

刘:“炮轰与飞机轰炸之间有短暂停歇,我找到食物就回来。你不能挨饿。茉莉拉刘的手)你的手冰冷(刘摸茉莉额头),额头也是凉的。”

刘一转身跳上壕洞。突然,前方一支军队沿着高脚屋群一侧的小径迎面而来。刘赶紧又跳下去,差点压在茉莉身上。)

刘:大队人马奔来。附在茉莉耳旁说。一个个急促而沉稳的脚步声在上面陆续跨过,有的跨过洞口。茉莉搂着刘,两人都屏息向上望。。。不知过了多久,一切又静寂下来,偶尔还有炮声和飞机声。天快亮了,朝阳照射到洞里。茉莉睡了,刘轻轻放下她的身体,爬上就近走上一间无人高脚屋,屋里除了几件破旧的衣裤,再无余物。刘走下屋梯子下的水缸里喝几口水,看到一个七十左右的老人在他屋外地面寻找什么。

刘:尊敬的长老,我和我的朋友饿坏了,我们急需食物。

长老:(惊吓一阵,镇定后问你们何时到此?有多少人?躲在哪里?

镜头显示刘指着防空洞对长老诉说

长老:我还没煮饭,我也不吃早餐。昨天还剩几个番薯芋头,叫你的朋友来吧!现在平静了,别困在洞里。我先上去把番薯加热。说完走上高脚屋。刘回到洞里,把茉莉叫醒。茉莉坐上来,发现挽裤裂开直到膝头处露出大腿

茉莉:大概昨晚跨过篱笆时弄破了。语调有气无力

刘:或是我跳下去撕裂了你的裤子?

茉莉:不碍事我也没被你撞伤。你平安就好。但我怎么敢踏单车回家?

刘:我先找一件裤子,回头我们去吃番薯。

刘上来,原先的屋子找到一件比较像样的女装长裤,又走到洞口,把裤子递给茉莉。)

刘:我在上面等着,你换了裤子小心上来。站在洞口观察全村

茉莉:是高棉沙龙,裤头太宽。我不敢穿。 拉着头。苍白的脸上两颊微酡。刘犹豫,望着自己的裤子。)

刘:我这裤带,你先用吧!把裤带解下,伸手给茉莉。茉莉把沙龙拉紧,用裤带绑住。)

刘:“带上我们的鞋子和袜子,到长老的家烘干好上路。”(茉莉转身拿了两人的鞋和袜,伸手让刘拉着上了坑洞。再上了长老的屋子。)

刘:“长老,请让我们把鞋子烘干吧!”

长老:“自便吧!就像在自家一样。”(一切停当。长老望着两人狼吞虎咽把番薯吃完。)

长老:这里常有飞机出现。昨天气氛更异常,人们予料到双方将在这一号公路附近打仗,村民一早都到外地投靠亲戚。我们几个老人帮大家守村子。。。现在战火暂熄,白天没事,说不定晚上还会再打仗。。。你们慢慢吃,一小时就可到家。

茉莉:尊敬的长老,我穿的裤子是从那间屋子取来的,我身上有些钱,请你帮我交给主人,以后,我再想办法把裤子还给她。还请长老帮我向主人道谢。

长老:战争时期,帮助是应该的。好吧!我帮她收下。这年头,村里人都很穷。你们华人有办法你们说话有礼。将来和平了,可要来探望这村子。我们这里属柴桢省戈哥县来顿乡磅坤廊村。。。你们尽管吃,锅里还有芋头(起身到炉灶上打开一锅盖给两人看。回头从墙壁上取下一个竹筒)这里还有棕榈糖水

(两人客套一番。茉莉尝试站起来,表情脚软头晕欲呕)

茉莉:哎,出门才知脆弱。(深深叹口气

刘:(摸裤子后袋我帮你扎针是内关、足三里、太阳和膻中穴。你先喝点棕榈糖水。”(茉莉接过长老递到面前的竹筒,喝糖水。刘从裤袋取出小塑料袋,打开布,取出毫针和酒精棉。以较快镜头显示刘先后在茉莉身上扎下前三个穴位。长老好奇观看

刘:“好了。膻中穴在胸部正中茉莉大方略解开胸衣让刘把针伸进去。刘小心进针,提插,一切顺利。茉莉气色好转,又喝一点糖水

刘:“好了,我们洗洗脸就走了。谢谢长老!”(两人起身到屋后厨房洗脸

茉莉:“谢谢您的恩德!老人家不要客气!” (从裤袋取出一些钞票递到长老手上

长老:(接过钞票,双手合十弯腰行礼)“佛祖保佑两位侄儿侄女平安到家。真是太感谢了。。。”

刘取回鞋和袜子,穿上后,三人先后下屋。刘与茉莉走到村口寻回单车。附近有三位老人在他们屋下走动,长老呼叫并走近他们,告以经过。)

一老人:“天啊!我们全不知两个年青华人也跟着我们整晚躲在黑漆漆的坑洞里。都被吓坏了吧?”(目送两人上了单车。两人频频回头向老人们招手

老人们:侄儿们,将来亲王回来了,可要来看望我们!”“别忘了,来这里为我们扎针治病!”“佛祖保佑我的侄儿路上平安!

刘:(停下单车回头喊谢谢了!长老们,我们不会忘记你们!我们会回来看望您们的!

 

(三十九)场景:实用学校。

人物:刘、校长与江、欧阳。

时间:第二天中午。

(刘从昨晚一直睡到中午,起身盥洗吃过午餐,走到礼堂,仍一脸疲态。)

校长:“小刘,你昨天回来累坏了,我来不及告诉你。前天你们五个人走后,红柬干部派人来找你,留下一张字条要交给你。字写得很工整,就是这张。”(把一张写着柬文字的簿纸交给刘。江和欧阳走过来。)到底是写什么?”

刘:(默读后用普通话念出)“证明书 我们丙介瑶县真地叻乡革命委员会政治部谨证明青年刘锐为本乡针灸医生。刘锐有足够的资历和丰富的经验为本乡当任正式针灸医生。本乡各村革命政权即日起要积极配合,为刘锐以针灸为民治病提供一切协助和方便。丙介瑶真地叻乡革命委员会政治部主任 凡拉顿 签署。 一九七一年三月十二日。”

江:“怎么办?小刘。还要下乡扎针吗?”(三人注视刘

刘:“一时拿不定主意。”

校长:“那个县医疗部主任密基那的权力比乡委大吧?他已经警告过你了。”

刘:“我是进退两难。”

江:“今早,校董事会通知我们,红柬政权昨天发表三项公告,禁止走私、鼓励务农、今后每逢周一和周四各家派一人到农村参加劳动。学校也不例外。”(传来美国B52轰炸机飞过上空的声音)

欧阳:“红柬正在市中心搭建一岗亭,到时将有公安人员驻守以监视华侨。”

校长:“从明天起,学校每周只能教学四天,以后可能被迫关闭。小刘,你只有一条出路,既能摆脱现在的困境,又能当你的赤脚医生。至于我们,在此多年,走不了。”

刘:“真有出路?那我要走。”(睁大眼睛

校长:“昨天,北燕华运组织的交通员骑摩托车来到学校,告知我们北燕县需要增加赤脚医生。北燕的红柬政权一向与华运关系良好。你如愿意,乘着现在还没有户籍制度,你赶快走,三十公里路,现存的大量草药可雇请黎明用马车一起运走。”(刘又犹豫。沉思。)

江:“这也难怪,你昨晚回来后谈到你和茉莉在防空洞的经历。还真有缘。”

刘:“快一年了,对丙介瑶风土人情总有感情。我这一走,是不能回来的。”

校长:“你快作决定吧!机会不再。”

 

(四十)场景:凤仪和炳光的家。

人物:刘、茉莉、凤仪、岂山、炳光和他的父母

时间:第二天早上。

(凤仪到学校找刘,刘正拉着单车准备出门,抬头看到凤仪)

刘:“凤仪,听说那天下午你们也平安回家了。你比我们幸运啊!”

凤仪:“刘锐哥,人们都知道你们在防空壕逃避战火。真是万幸啊!炳光父母中午请我们五人吃饭压惊。现在就去,我们要听听你们的恐怖经历。你不用上我家,我爸已告诉病人你这几天要休息不看病。”

(两人上了单车。镜头转到刘与凤仪进入炳光家门。炳光父母迎上来)

炳光父母:“刘锐啊!平安回来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刘:“叔叔婶婶都知道了?”

炳光母:“凤仪他们一回来就先上茉莉家,什么都知道啦!哎呀,刘锐呀,你可真有情有义啊!”(炳光从后面的起居室来到

刘:“生死与共,换了别人也一样。”

炳光:“这样就大惊小怪,人家日夜在枪林弹雨中该怎么办?进来吧!我已通知岂山和茉莉,他们也快到了。”

炳光父:“为了我们,让你们冒险,你们有三长两短我们可就罪孽深重了。中午就在我家吃饭压惊。你们年青人要谈什么,我们做生意不打扰你们。”(传来B52轰炸声。炳光带刘与凤仪到后面起居室,泡茶。刘与凤仪坐下)

炳光:“来,刘锐,乘着茉莉还没到,谈谈你们一整晚在防空壕里做了什么?”

凤仪:“别不正经。”(转身对刘)刘锐哥,炳光就是直言无讳。每个人都有其性格,我就直话直说,也有人批评我。”

刘:“你上过战场,我倒是想听当晚的战斗到底地是什么回事?”(快速镜头显示刘把当天的经过说出)

炳光:“那三个解放军是侦察兵。在部队发动进攻之前,侦察兵必要在前线后方掌握地形、民情、敌情。这是解放部队进攻一号公路的朗诺伪军,切断一号公路的小战役。你们在坑洞听到分散的军人走过是抬伤兵烈士,后来较长的行军是撤退。”(茉莉与岂山来到)

凤仪:“来,坐下吧!”(对着茉莉与岂山

炳光:“欢迎两位!人生最难忘的经历,是吗?茉莉,你在坑洞里想到什么?”

茉莉:“我们在坑洞里想到你们的安危。不信你问刘锐哥。原以为早回家平安,却原来你们够幸运。”

岂山:“好吧!可告诉我们那晚的经过吗?”(镜头显示刘与茉莉各谈其经过

茉莉:“我回家见到父母就哭了,第一句话就说,‘妈,没有刘锐哥,我就不能活着回来。’”(激动得流泪,抹泪

岂山:“患难见真情,真令人感动。刘锐,谢谢你救了我们的朋友。”

刘:“大家都是朋友,不分彼此。也谈不上‘救’字,茉莉也很坚强,没有哭。我倒是很感谢三位解放军和磅坤廊的长老。”

茉莉:“刘锐哥在生死关头还想到他的病人。”(望着刘破涕为笑

刘:“当然更想父母与兄弟,想如何平安把茉莉送回家。”

炳光:“这都是我们不好。药是买到了,这都是为了帮我妈治病。”

凤仪:“所以,你不要乱说话。”

刘:“我有一难题,想请教各位。乡政权给我送来合法行医证明书,要求我下乡为民扎针。可是密基那权力比乡委大,他严厉警告过我不得行医。我是外地人,很被动。校长有意安排我到北燕县城,北燕县政权欢迎赤脚医生。。。”

凤仪:“刘锐哥,你不要走,永远在此与我们同甘共苦。”

岂山:“与我同住,跟我一起种田。在此当农民,乡政权不会为难你。”

炳光:“就在凤仪店里打工。当个普通市民,能看病就看病。”(刘望茉莉。茉莉不开口

凤仪:“茉莉,你怎么不开口?”

茉莉:“刘锐哥就像我的亲哥。只要他平安,只要他重新回到他追求的事业,我赞成他到北燕县城。”(众人吃惊望茉莉

凤仪:“茉莉!刘锐哥一走就不可能回来啊!红高棉越来越严厉了。你难道不知道溪畔一百多户越侨都被红高棉逼走了吗?他们全抛弃家园到边境的大隆乡去了,听说越共军医院也要撤走了。”

茉莉:“这我知道。我大哥在柴桢市也不能回来,赵老师一去也没回来,所有一切,就等和平的到来,我想不会太久的。先求人平安。”

凤仪:“刘锐哥,你先别走,我爸要找你商量事情。顺便帮炳光妈配几剂药。”

茉莉:“好吧!刘锐哥,见过凤仪父母后,今晚到我家吃饭,我爸也有事要与你商量。”

炳光母:“来啦!大家让开点,餐来啦!我们特地到春园大酒家定的餐,还有啤酒。大家尽量吃喝吧!”(后面跟着三位手捧餐盘的餐厅服务员)

炳光父:“大家不要客气。刘锐,你要多吃点啊!我怕今后不能随心所欲叫餐了。”

一服务员:“是的,禁止走私,没生意。老板说,餐馆很快就关门政权要华人去种田。”

 

(镜头显示各人进餐。退场  (未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