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乱世情缘乱世情缘

乱世情缘 第九集(余良)

发布时间:2017-02-22 17:47:52来源:

 

乱世情缘  (第九集)

 

(余良)

 

(三十)场景:广生堂药材舖。主要摆设:一侧是摆放中成药的玻璃柜,收钱台;另一侧药材柜,柜上有戥子、小铜臼    、切药大刀和座架等。后面有诊病桌,最后是起居室。

人物:凤仪和她的父母、刘、岂山、茉莉、谢隽、桃叶、孝国等六位青年。

时间:刘到丙介瑶两个月后一个星期天下午。

(刘锐进入广生堂药材舖,凤仪父母分别守在店里两侧,凤仪和上述青年坐在里头谈话)

刘:“邝叔叔婶婶,生意好吗?我要来配三副药。是十全大补汤。”(从衣袋里取出一张药方)

邝:“好,我来配。他们在等你商量事情。”(取过药方,转头示意里头有人在等他。凤仪等人站起来)

凤仪:“刘锐哥请坐。高棉农民也喝中药吗?”

刘;“一位气血两虚的老妇,不能针灸,只能用中药补养。”(向他们走来)

凤仪:“这椅子留给你。我知道你星期天此刻就会到我店来。”(指着一旁的空椅子

刘:“好啊!难得有机会与大家见面。”(就在那椅子坐下)

凤仪:“向你介绍几位好朋友:岂山不用介绍了。她是桃叶,十六岁,家里开咖啡粿条店;这位是茉莉,住在学校对面的大院,她是我们的年青老师。她怎么当老师?接下来跟你说;这位是谢隽,父母都是裁缝师傅,他是林为新,家里卖越南百货;他是孝国,其弟志国是一年级副班长,父亲是宰猪农,也做批发猪肉生意。(被介绍的各人都欠身或点头示意)我们共有二十位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时局有变,不宜全都来。炳光去当越共,故剩下十九位。我们大多中学毕业后因各种原因不再上学,就到茉莉家补习,茉莉程度高,当我们的老师。茉莉的父亲也常给我们讲中国历史,我们学的都是中国传统文化,政变后不久也结束了。(转脸)我来给大家介绍刘锐哥。刘锐哥来自波罗勉市,家传中医,现住在学校,到丙介瑶两个月吧?(转身问刘,刘点头)刘锐哥每天早出晚归踏单车到高棉农民家免费为他们扎针治病,后来还自掏腰包到我们店买药材送给农民医病,他的义举深深感动了我们。一位外地人尚且如此,我们当地人又能做些什么?”(刘有些腼腆,不安)

谢隽:“我们十九位朋友成立一个基金会,大家凑合一些钱给刘锐买药材之用。今后刘锐买药就向邝伯伯记个账目就行了。”

刘:“朋友们何必如此?我购买的药材不多,邝叔也卖得很便宜。”(凤仪父亲走过来

邝:“刘锐不用推辞,战争时期凡事别计较,我如今对赚钱看得很淡薄,平安就好。你说过没参加华运,为着磨炼生活和实践你的中医知识,这样的人我最为钦佩。今后你需要何种药材尽管来取,我只计成本。很惭愧,我虽经营中药却不懂医术,原来驻诊的丁医生走了,我们也没生意,留着药材没用太可惜。丁医生留下他的病案,这是他十年来宝贵的经验方。你可借去看,他医术高明,一定对你帮助很大。”(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写着‘病案’的两本笔记本给刘。刘略翻看

刘:“太宝贵了。(表情惊喜)丁医生诊疗很认真,书中除了大多数特效方,还记下无效方和经验总结。。。”

凤仪:“这一本是茉莉送给你的。(取出一本《民间草药图解》递给刘)茉莉,你怎么不开口啊?”

茉莉:“刘锐哥不要见外。孙中山先生说,‘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略停,注视刘)我有个看法,不知当讲吗?”

刘:“茉莉请讲别顾虑。”

茉莉:“农民比较落后,生活随便,大多没文化,屋子周围都很脏,蚊蝇多,没厕所,基本没卫生知识。您若同时教他们一些卫生知识,防病胜于医病。。。”

刘:“好主意。(睁大眼睛望茉莉)中医学就是预防学。古代医生说,上医治未病,中医治已病,下医治大病。的确,农民基本不吃早餐,吃饭用手扒,屋子前后有积水坑洞等等,难怪大多患胃病。今天起我就跟他们提建议。。。唉,靠个人力量太小了。”

孝国:“我们也帮不上忙。只能等到开明政府进行系统教育吧。”

刘:“真谢谢你,茉莉。谢谢大家!没想到丙介瑶侨胞和年青朋友们这么热情。我其实谈不上什么医生、人才,只因为高棉太落后了。在高棉农村真是大有作为,帮了农民,与高棉农民建立感情,也提高自己的知识,如今又认识了你们,有你们的帮助,我真幸运。此外,我还想用民间草药代替某些药材,柬埔寨是个天然大药库,有珍贵的沉香、血竭、穿山甲,还有砂仁、豆蔻、八角,各种治疗风湿跌打的籐类就更多了。”

凤仪:“不用谢,就希望你来教我们。不要保留哇!按脉神秘吗?针灸难学吗?”

刘:“易学难精,尽我所能。各位有兴趣,我每周日下午有时间。”

凤仪:“好,谁要学针灸快报名,我要学中医药,岂山哥,你也要学中医药是吗?”(镜头显示大家兴致勃勃谈起来,凤仪和岂山学中医药,其他人学针灸。茉莉不开口。)

凤仪:“我说啊,我们学了多少孔孟学说,如今要拿来实践了。孔子的学生子贡问,‘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孔子回答,‘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我们生于此长于此,现在是我们尽心尽意为高棉农民兄弟服务的时候了……”

林为新:“道理我们都懂啦!不浪费时间,刘锐,今后你有什么困难都跟我们说,大家一起解决。我建议,十九人中那些不学医的,就帮刘锐寻找和收集草药。”

刘:“我现在可列一些民间草药如蒲公英、芦根、蚯蚓、全蝎、白花蛇舌草、香附、陈皮。。。”

岂山:(对着刘)“好啦,你回去抄写出来,看看茉莉送给你的草药书里还有什么新发现,一起交给我们。”(谈话结束,各人起身。凤仪父亲拿了配好的三副药给刘

邝:“配好了。我已记账了。”

刘:“谢谢。(接过药剂。转身对茉莉)我们顺路,我送你回家。”(两人走出门外,茉莉帮刘拿三副药,上了刘的单车。赶了一段路后,茉莉开口)

茉莉:“还以为你来自金边,想向你打听赵成刚老师的消息。”

刘:“到丙介瑶常听到赵成刚的名字,他是一位特殊的好教师?”

茉莉:“是的,丙介瑶侨胞都想念他。”(到了校门口,茉莉下车,两人道别。退场

(三十一)场景:学校一年级课室、广生堂、农村、农户。

人物:刘、凤仪、茉莉、岂山、谢、炳祈、邝夫妇、两位病人、农民群众、红高棉干部逢采。

时间:一个多月后一天早上七时。

(一年级课室成了储药室:讲台两侧各有两个大药柜,准备储藏数量大的草药。后面的课室传来朗朗读书声,校长等人正在教书。刘拉了单车经过一年级课室准备出门,凤仪、茉莉、岂山、谢隽、炳祈等人走进来。)

凤仪:“刘锐哥要出门啊?看到四个大药柜了吗?我们昨天花一整天造出来的。”

刘:“昨天傍晚回来就看到了。造得很美,你们很专业啊!花不少钱吧?”(停下,把单车搁在一傍

炳祈:“马车夫免费运载木材,雇请的高棉木匠后来又不肯收钱。”(各人站在课室里谈话

岂山:“以后,大药柜可装数量大的草药,课桌上的抽屉装数量少的。”(望着几个大药柜

茉莉:“学校昨天复课,我想来了解情况。”(望后面课室方向

刘:“六十位学生分高、中、低三班。各由校长、主任和欧阳老师教学。正在上课,不好打扰。”

凤仪:“我特来请刘锐哥到我店里。有两位病人在等着你去为他们看病。喂,你们要知道刘锐哥如何看病吗?跟着来!”(回头问其他人。大家都要跟着去。各人都有单车,茉莉上了刘的单车)

镜头转到广生堂。凤仪父母和两位男性中年华人在里头等着,后者看到刘等人来到,站起来

邝先生:“来啦!两位等你好久了。”(对刘说。各人把单车搁在门口,跟着凤仪和刘走进来

一病人:“你就是刘医生?”(起身与刘握手,刘也与另一病人握手,各人坐下。邝请他们到后面桌上诊病。桌面有笔、处方纸和按脉小绵枕等

该病人:“我患糖尿病多年,现在右腿出现两处糜烂。我很担心。。。)(镜头显示刘认真按脉、望病人舌头、观察病人右腿,再详细询问其生活习惯等情况。年青人们和邝夫妇注视刘。刘提笔开药方:野葛根、泽泻、茯苓各五钱,天花粉、玉竹各四钱半,山药、黄芪、薄公英各六钱、黄连三钱、甘草二钱,忍冬籐一两。病人起身道谢离开。邝把药方取到药柜台与凤仪一起配药。另一病人走过来)

另一病人:“我心惧胸闷,长年失眠。”(镜头显示刘仔细为他按脉。年青们注视刘诊病

镜头转到一行人上了单车离开广生堂, 茉莉依旧上刘的单车

凤仪:“现在我们跟着刘锐哥,看他为农民扎针。(各人叫好)很可惜,丁医生在的时候我没好好向他学医。刘锐哥,看你开的药方药味少药量大。”

刘:“药贵精不贵多,集中优势兵力。”(远处传来持续而猛烈的美国B-52轰炸机轰炸声

茉莉:“战争来了才知道和平的可贵;刘锐哥来了才知道我们的生活面太狭、太没本事。”

谢隽:“老师过去教我们为人民服务,支持社会主义革命等等不着边际的话,原来为高棉农民服务才实际。我们何时感念高棉农民的辛劳?”(镜头转到各人踏单车的背影,显示一路行进

诸人来到先前的农户。高脚屋下聚集了二、三十病人,远处又来了五、六人)

农民们:“刘医生来了!今天有点事吗?”“还来了多人,也是医生吗?”“来多位医生就能减轻刘医生的工作。真是太感谢了。”“昨天共有七十二人来扎针,我认真点算的。”。。。(刘来到,解开绑在单车上的小袋子,走过来与他们打招呼)(与高棉人的对话用中文字幕,上下同

农户 主人:“刘医生,上屋里吧!下面孩子们太吵了,连猫狗也来凑热闹,乱七八糟的。”(刘搁下单车准备上屋,其他年青人犹豫不决)

岂山:“刘锐,我们不打扰你。我带他们去采集草药吧!”

刘:“好吧!这本草药书借给你,也可辨识草药。再见!”(刘从小袋子取出茉莉送的草药图解小册子给岂山。刘上屋,屋上有多人伸头出来观望。屋下的大人们陆续上来

岂山:“我们走吧!跟我到寺庙,那儿有很多草药。”(茉莉上岂山的单车,大家跟着岂山上路

刘坐在屋子中央,主人安排病人按次序接受扎针。一位穿浅蓝色衣服、约三十岁的男子在人群中微笑观察。镜头快速镜头显示刘忙碌扎针,人们上下进出。大约两、三小时后,刘结束,走下屋子,农民送来各种农产品,刘绑在单车架上。该男子随着人群走下屋子,又跟着刘的单车上路,在不远处向刘喊话)

男子:“刘医生先停下!有事与你商量。(刘转身,跟着男子停下来,男子诚恳友好貌)我是本乡医疗工作组组长逢采。刘医生辛苦了。我们注意到你每天好心为我们农民兄弟扎针治病,我们诚恳邀请你加入革命队伍,请问你意下如何?”(态度诚恳,眼光柔和

刘:“抱歉,我没这意思。”(面露歉意)

男子:“你从城市投奔解放区就是革命行动,加入革命组织名正言顺,很好的事啊!”

刘:“我是响应民族统一阵线关于各界人士踊跃投奔解放区的号召而来。我来当普通人,为人民服务,过普通生活。”

男子:“你做的是革命工作,加入革命队伍就能更好为人民服务。革命组织需要像你这样的人。”

刘:“政变以前我就想到农村生活,只有农民愿意接受我这个年青人扎针,我是为着体验生活,提高针灸医术。故此,抱歉,我目前还没这意思。”

男子:“你讲话很得体,你的高棉语也很标准。参加革命组织是件大事,你有时间考虑。”

刘:“请问我还可以继续为农民扎针吗?”

男子:“当然,热烈欢迎。此事你想通了再跟我联系。我们等待你,就找逢采同志。再见!”(从另一条路走

(三十二)场景:一年级课室。各大草药柜装满草药,地上还有一些未清洗草药。刘为邻近一位高棉人诊病,两人坐在课桌的椅子上。

时间:三个月后一天清晨。

人物:刘、一高棉人、红高棉干部密基那,两位警卫。

(接受扎针的高棉人拿着刘给的草药起身离开。刘也整理一些要带走的草药绑在单车上准备出门到农村就诊,一位红高棉干部带了两位持长枪警卫走进来。刘站住。)

干部:“我叫密基那,县医疗部主任。你就是来自波罗勉的自称的刘医生?”(两警卫注视刘)

刘:“是的。”(把单车停靠在墙壁上)

密:“你自称医生就是医生吗?(口气严厉)谁来证明你是医生?(略停,两眼直视刘)没经过任何组织或机构考查 证明就自称医生,还把这课室当作医务所,这不是很荒唐吗?”

刘:“农民都这样称呼我。我只是赤脚医生,不是正式。。。”

密:“你以为到解放区就能为所欲为吗?你视革命组织为无物吗?”

刘:“现在是统一阵线时期。。。”

密:“统一阵线时期也有规章制度。我严正警告你,从今天起,你不再是什么医生。明白革命组织的意思吗?”(口气更加严厉,两眼直视刘。警卫也眼露敌意注视刘。刘无言。密带领警卫回去,刘泄气坐在椅子上发呆。前来上课的学生陆续进校)

三十三)场景:茉莉家。

时间:密与警卫离开后约半小时。

人物:刘,茉莉与她的父母。

刘进入茉莉家,茉莉与她父母在屋后种菜劳动。茉莉与母整理泥土,茉莉父在井边打水)

茉莉父:“是刘锐吗?这么早来我家有什么事吗?”(放下水桶,很吃惊

刘:“今天没事干。我来帮您挑水。”(走过来准备接过水桶

茉莉父:“没事干?不下乡扎针啦?”(拦住刘。茉莉与母听到对话停下工作望过来

刘:“从今天起我不能再下乡扎针了。今天没事做,就来帮你种菜。”

茉莉父:“发生什么事?你不是做得挺好的?农民需要你啊!”(茉莉与母走过来

刘:“唉。今天一早,县医疗主任上门警告我今天起不能再行医了。”

茉莉父:“有这种事?茉莉,你带刘锐去见武通乡长了解情况。”(转身对茉莉

茉莉:“爸,武通叔不再担任乡长了。革命组织来了,全是新干部了。现在也不叫什么长了,叫主任了。”

茉莉父:“来,刘锐,你再把今早的事说一遍。”(三人围住刘,镜头显示刘对三人诉说

茉莉父:“唉,密基那说的也有他的道理。真是没办法。(略停)好,你要帮我们种菜就帮吧!今后怎么办呢?”

刘:“看书、学习、寻找草药、到凤仪店里为侨胞看病,其他时间就到这种菜吧?”

茉莉:“有更多时间教我们学中医。”

茉莉母:“还不知可否看病处方?我也听说你开的药方效果好啊!怕今后够你忙了。”

茉莉父:“有药材店就可看病开药方,但不要太招摇,不要扎针,也不要为高棉人看病。。。这事真难办。。。好吧,我来打水,你挑水和浇菜。”

(快速镜头显示刘与茉莉家人劳动结束)

茉莉母:“你中午就在我家吃饭吧!别客气了。我现在就去煮饭。”(对刘说

刘:“婶婶别客气,老师们每天都煮四个人 的饭菜,我这就回去,黄昏时我再来挑水浇菜。”

茉莉:“时间还早,刘锐哥刚才说要学习,我们楼上还有几本中医书,你要其他书也可借去看。”

刘:“谢谢。”(茉莉带刘上楼

刘:“哇,小书店!真是书香世家。”(惊喜貌。茉莉带刘来到书架一角

茉莉:“在这里。《黄帝内经》,这本是《金匮要略》。”(各指着书,取下来给刘看

刘:“多是古文,很深奥。以后再借吧!我自己也有医书。这段时间,我要调整情绪,带上你送给我的草药图解小册子到处寻找草药,我还要写日记、写病案。。。”

茉莉:“好吧!有需要再来。过去,赵老师也常上这里借书、读书,他读的是孔孟书籍。这是他常坐的椅子。”(指着一旁的桌椅。刘告辞回校。退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