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乱世情缘乱世情缘

乱世情缘 第七集(余良)

发布时间:2017-01-31 18:54:51来源:

乱世情缘  第七集

(余良)

(二十一)场景:实用学校

时间:七零年三月十一日下午放学后

人物:赵与校长和其他教师

(学校出现诡异气氛:放学时学生们不像以往吵嚷,高班学生交头接耳像在互通情报。赵目送学生全部离校后来到礼堂,校长和其他教师也先后来到)

苏金禧:“大家听到什么消息吗?”(神秘貌)

江主任:“你每天听广播。你说吧!”

欧阳克:“我感觉今天学校气氛有异,部分年纪大的学生不爱开口,很神秘的样子。”

苏:“发生大事啦!”(声调转低,眼睛向校门外望去)昨天深夜英国BBC电台广播,柴桢省昨天早上发生反越示威---就在我们这县的大隆乡。数百名高棉农民在越侨聚居区高呼反越口号,游行结束后又发生打劫抢掠事件。”

赵:“赶快听金边电台广播。我很久没听了。” (赵急步走向自己房间准备拿收音机给大家听

江:“他成天往茉莉家跑,哪有时间听广播。”(小声)

校长:“别这么说。(略停)柬埔寨,这印支和平之岛开始动荡了。这当儿,正是西哈努克亲王到法国访问。这示威决不是孤立事件,不是民间自发。”

苏:“BBC电台说,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严重政治事件。”(赵手持收音机走出来。赵边听边用普通话翻译给大家听)

赵:“。。。三月十日早上九时左右,柴桢省丙介瑶县大隆乡爆发数百名农民示威事件。。。愤怒的示威群众高呼口号,‘越南人,停止入侵!’‘柬埔寨神圣领土不可侵犯!’。。。示威事件表明我国人民的觉醒,我们高棉农民终于喊出了心中的怒火。。。长期以来,越南人把我国柴桢省边境当作其领土,随意进出,视我国神圣领土主权为无物。。。’(一段歌曲和广告后,重复广播刚才的内容)现在又重复刚才的内容。”

江:“这显然是抗议越南解放军把柬埔寨边界当作逃避美国飞机轰炸的避难所。唉,怎么说呢?好的时候,什么事也没有,坏的时候,就是领土入侵。”

校长:“这是冲着西哈努克亲王而来。亲王说过,你美国都没办法对付越共,我又有什么办法?况且越共在我国领土也是安分守己,从不扰民,反而是你美国轰炸我国边境领土,摧毁我国农田,炸死炸伤我国农民。(环视四位教师)大家注意形势发展,如果类似示威再次发生,柬埔寨便将进入动荡不安甚至卷入越战之中。小赵,你要继续听金边的广播。除了BBC电台,我们更要听祖国电台这方面的报导。”

江:“这关系到柬埔寨未来和我们每个人的命运。”

校长:“当然更关系到我们的教学。小赵,有方便时从武通乡长探探他的口风。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准备煮晚饭吧!”(各人散去,退场

(二十二)场景:学校礼堂

时间:三月十八日晚餐后

人物:校长夫妇与四位教员

(六个人各坐在椅子上,校长、苏和赵面前各摆着一个收音机

校长:“我们现在就开个临时会议。先听苏老师这几天从BBC电台发出的消息。”(收音机传来英语广播,大家耐心等待。七时正,BBC电台开始中国普通话节目)

BBC电台:“来自柬埔寨金边消息,三月十一日早上九点左右,金边数百名大学生到位于莫尼旺大道的越南民主共和国和邻近的越南南方共和临时政府驻金边大使馆举行示威游行。游行队伍中逐渐加入军警特务后,人群冲进大使馆,砸烂门窗并纵火燃烧,大量文件散落地面,气氛紧张。两处大使馆人员仓促逃离现场,进入位于毛泽东大道的中国大使馆。中国大使馆大门敞开,显示对越南大使馆的支持和无惧金边当局。今天三月十八日,国会通过罢免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的通告。。。也就在今天,亲王从莫斯科转搭飞机抵达北京,周恩来总理到机场接机时向亲王表示,中国坚定不移的支持亲王,金边发生的亲美军事政变是非法的。。。目前,金边局势暂时平静,但。。。”

校长:“其他的我们也都知道了。总之,越战已经扩大到柬埔寨,保持了十六年和平的柬埔寨即将爆发全面战争。实用学校也将正式关闭,现在就等校董会正式通知。我们每个人都要作好散伙的准备。”

江:“很可惜,教学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好局面。就在上周,校长提前收到董事会关于新学年继续聘请校长的正式通知。”

校长:“我要由衷感谢老吴和小赵。你们教好两个最难教的班级,校风大大改善,我们在侨社中也得到肯定、得到赞扬。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你们各有什么打算?”

苏:“我要回到马德望老家。”

吴:“我和小赵要回金边。是吗?小赵。”(转头问小赵

江:“小赵有什么人舍不得离开吗?我去点灯 。”(像认真又像玩笑的口气。离场准备点煤油灯。)

赵:“世清哥有家室,我有患病的母亲。此刻是归心似箭。”

校长:“我们不同,是两人世界,十多年来在教育界奔波,四海为家。欧阳老师,你呢?”(用手大力拍打手臂上的蚊子)

欧阳:“走一步看一步吧。暂时是跟着校长。”(摇头赶蚊子,再用手扫

校长:“好!我们都坚持到最后一天。老吴小赵回到金边后遇到老莫,帮我问候他,还要感谢他给我们介绍你们两位好教师。哈哈,将来和平了,有条件了,再请你们两位合作,如何?”(望着两位大笑。两人齐声说‘好啊!’)依我看,政变集团的日子不好过,越南解放军与西哈努克、红高棉合作会打败美国和朗诺军政权。我看,三年吧!”(江手持煤油灯和扇子来到,大家开始离席。江提灯呆了一会。退场)

 (二十三)场景:学校操场

人物:赵与茉莉

时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

(茉莉提着水壶来到操场,赵正在练单双杠)

茉莉:“现在还有心锻炼啊?”

赵:“我在等你呢!茉莉。(从单杠跃下来,看到茉莉手中的水壶)我这里有水嘛。”

茉莉:“天热多喝水较好。(打开水壶让赵喝一口)形势很紧张。你们有什么打算?”

赵:“政变已经三天了,各地反越和支持亲王的示威不绝,金边正在血腥排越。(叹气)上周日听你爸说,柬埔寨会发生战争,估计三年。廖校长也这么说。”(茉莉不语,静观赵。接着与赵坐在树阴下。赵握着茉莉的手又叹气,接着环视周围,注意到身后的树林)

赵:“茉莉,我们到那树林中谈话好吗?就跨过那小溪。”(手指该处

茉莉:“树林中恐怕有粪便,路不平,又滑。(起身)你要牵我的手。”(赵也提起自己的水壶起身。两人向小溪走去。到细流处,赵牵着茉莉的手小心夸步。过了溪流,是一片稀疏的树林。有干燥粪便,两人掩鼻而行,寻到一处较干净而平坦处坐下。两人神色凝重。茉莉注意到不远处有一坍塌矮墙

茉莉:“我不再叫你‘赵老师’了。成刚哥,看到那没有?一朵美丽的桃红色的喇叭花。(指着矮墙上的牵牛花)好美啊!你上去帮我采下来。”(两人手牵手来到矮墙下面。赵小心攀上去

茉莉:“小心别摔倒哇!”(赵摘下花,跳下来,拿着花闻一闻)“哥,把花插进我衣袋上好吗?(赵来到茉莉胸前,小心翼翼把花插进茉莉衣袋里。茉莉突然脸色忧愁)我就像这朵可怜的花,经不起风雨。。。”(转身,手掩面

赵:“茉莉别这么说,这几天我都睡不着觉,心里很痛苦。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战争迫在眉睫,我离不开你,又急着回家看母亲。”(茉莉蹲下来,坐在草地上。赵跟着也坐下)茉莉,孔子也有教人坚强的。你应是意志坚强的聪明人。”(茉莉转回身

茉莉:(深情望赵)“我已经把我们的关系告诉爸妈。”

赵:“你爸妈怎么说?同意吗?”(语气紧张。盯着茉莉

茉莉:“爸妈都很高兴。但爸也有些顾虑---我们认识才四个多月。。。但是。。。我爱您。但是,你就要走了。我有预感,您此去。。。是不会。。。回来的。。。”(哽咽、饮泣

赵:“茉莉,我会保重,一定会回来。我欠你的恩情太多了,一辈子也报不完。相信我,我永远爱你。(略停)亲爱的茉莉。(用手帮茉莉擦泪水。轻轻吻她。)在我离开你的每一天,我都永远记得我今天的爱情承诺。”(茉莉哭得悲恸。赵一会帮她抹泪,一会握她的手,一会又轻轻拍她的肩膀或吻她。大约五、六分钟后,茉莉深深喘息)

赵:“茉莉,我和你的感情一样深。丈夫非无泪,不洒别离间。(深情凝望茉莉)和平了,我立刻回来。你爸也说,朗诺政权很快下台,亲王很快回来。”

茉莉:“要是战争拖得更久呢?”

赵:“不论何年何日,我都爱着你、等着你。我会克服一切困难险阻来找你、娶你。到那时,我们永不分离。茉莉,我们都还年青,你要振作、保重。相信我,经历战争和时间考验的爱情更可贵。”(茉莉喘息、叹气。抬头望赵

茉莉:“成刚哥,永远记住,我爱你。走的时候,先到我家来。”(口气低沉哀切

赵:“我会的。相信我,我永远记住你今天的话。茉莉,你说些理智的话给我听听。”(茉莉喝水沉思,赵也喝水等待

茉莉:孔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凡(水旁)爱众,而亲仁。(两人在拥吻中退场)

(二十四)场景:一年级课室

人物:赵与一年级学生

时间:三月三十日清晨

(许多学生提早到学校进入课室,校董会、一些家长和校外青年也陆续来到学校。他们或站在校门外等候,或徘徊在礼堂,气氛肅穆。校长与教师们吃过早餐从走厨房出来,大人们迎上来亲切问长问短。偶尔传来遥远的枪炮声。七时正,上课钟声响起。师长们进入各自课室。镜头转到赵的一年级课室。赵进入课室)

班长杜炳昌:“老师好!”(同学们跟着喊“老师好!)

赵:“同学们好!”

十来个同学陆续低声喊:“不好。”(柬语,‘不好’两字用普通话,下同。更多学生喊‘不好’)

赵:“你们为什么说不好?”(柬语,下同

学生陆续说:“老师就要离开我们了。不好。”(‘老师’两字用普通话,下同。语带埋怨、伤感)

赵愣住,脸带忧伤,环视全班每一位学生,学生也盯着赵。大约两、三分钟)

赵:“是的,同学们,今天是最后一天,现在是最后一课。当下课钟声响起,你们就要回家。(再环视一周)你们听到枪炮声吗?你们的爸妈等着你们回家。你们夸出校门那一刻,学校也关闭了,老师也该回家了。(声调渐弱而哀切)但是,我们要认真学好这最后一课。(声调转高)”

武亮:“老师什么时候走?”(其他学生跟着问,全班学生紧盯赵

赵:“明天就走了。好,我们先上课。。。”

十多个学生不约而同:“明天就走?这么快啊?”

赵:“老师不走,你们也不能来上课啊!”

学生们:“我们要来看望老师。”

赵:“感谢你们。老师也要赶紧回家看望母亲。我们后会有期。(语气转严肃)好,这最后一课是;‘知书达理’四个字。(‘知书达理’读普通话)这句话的意思是,你们读过书,懂做人的道理。你们永远要记得这句话。现在我问,做人的道理是什么?”

汉文(举手):“老师说过的,要孝顺父母。”(‘老师’两字用普通话,下同

赛银(举手):“听老师的话,好好读书,还要帮助同学。”(‘好好读书’四个字读普通话)

另一位女学生(举手):“衣着整齐,说话有礼貌。”

一位男学生(举手):“个人和公共卫生”

武亮:“老师,我对不起您!”

志国:“在当副班长之前,我背后骂过老师。老师,我错了。”

一男生:“我给十多位同学起花名。老师,我错了。”(陆续有学生‘我以后会不再打架骂架了’‘我明白了,我会改过的’‘那时我真糟糕,我为什么这么坏?’。。。)

赵:“很好!同学们,你们都是好学生,我会记得你们。现在跟我读,‘知书达理’(全班学生齐声读‘知书达理’。镜头重复几次后,赵转身面向黑板,用粉笔 写下‘知书达理’并教笔划顺序。最后交待作业)

赵:“你们回家后,抄写这四个字。每个字抄三十个。以后的日子是把学过的每一个字、每个词都写出来,把学过的课文背诵出来。有一天学校重开了,我会回来,检查你们的作业。。。”

武亮:“老师是不会回来的。”

其他学生:“老师哄我们。”

一学生:“老师说过不要骗人。老师会骗人吗?”赵:“不会太久,和平了,老师会回来的。是的,我就要离开你们了。我和你们一样难过。你们每一位都是好学生,我会记得你们每一位的名字。。。(下课钟声响起)下课了,你们回家吧!我们后会有期。。。”(语带伤感。站着,等待学生起身离校

武亮:“老师,我对不起您,我当初不该叫您‘糟老师’。”(望着赵,有些哽咽

一学生:“老师,对不起,我们当时常作弄您。”

几位女学生:“老师请多逗留几天。丙介瑶是平安的。”

赵:“好学生,你们如果怀念老师,就要认真做好作业、温习功课,不要荒废。将来。。。(赵注意到有学生哭泣,走过去安慰,学生围住赵,有哭泣,有牵赵的手,深情凝望赵。十几位家长进来,握着赵的手,纷纷说些赞扬和感谢赵的话。也有些家长经过这里进入二年级课室。校长进来)校长:“赵老师,时局不好,还有学生家长在校门外等接孩子回家。吴老师那边我也劝他们回家。”(用提醒语气。赵再三安慰和劝导学生回家,学生无奈,依依不舍离开。。。退场)

(二十五)场景:茉莉家大厅

人物:赵与茉莉和她的父母

时间;当天下午。

赵和吴来到茉莉的家,两人从后院进入看到茉莉父母正坐在大厅喝茶谈话

赵和吴:“阿叔,阿婶!”

茉莉父母:“欢迎!两位老师好!(微笑站起来)来,请坐。”(方婶从近处拿来两张椅子)

吴:“阿叔阿婶好!(与赵进入大厅,赵也与他们打招呼。四人分坐在一张大圆桌椅子上。方婶起身去泡茶)

吴:“我们是来向阿叔阿婶告辞的。我们明天就走,多谢阿叔阿婶和茉莉给我们的帮忙和照顾。。。”

方叔:“两位老师太客气了。丙介瑶侨胞要感谢两位老师把孩子教育好,真不容易啊!”

方婶:“真不容易。才四个多月吧?(边泡茶边转身说)老师再教下去情况会更好。”

吴:“作为教师应有的责任。但也离不开你们的帮忙,从挑水、送菜到教学方法。”

赵:“茉莉送来的《教师月刊》帮助真大。茉莉出门吗?”(茉莉闻声从房间走出来

茉莉:“两位老师好!”(微笑而略带忧愁,拉来椅子坐在方婶身边

方婶:“正在说你呢!我说啊,老师不用客气,都是为了孩子好,为了侨社教育好。话说回来,两位老师为人随和亲切,也不全靠什么书,高棉话也说得好,换成别人就不一定。”(把泡好的茶送上来,吴与赵起身接茶杯。道谢

方叔:“真是舍不得你们离开。校长和其他教员呢?”

吴:“苏老师几天后也回马德望老家。校长夫妇和欧阳老师暂时留下来。”

方叔:“问候你们的家人。明天,有许多学生和家长出来送行,很热闹呢!(回头问茉莉)听说,马车夫一早到学校把你们的行李和人都运送到车站。是吗?”

茉莉:“是的。两位老师早上七点就在学校等黎明哥。开往柴桢的巴士八点出发。到了柴桢正赶上十点半开往金边的大巴。(略停)凤仪、炳光等人和良顺伯也会出来送行。”

吴:“丙介瑶侨胞太热情了,真令人感动。(望小赵)小赵你还有话要说,我不打扰。我还要向两位家长辞行。我这就先走。”(起身

方叔:“哦,请转告校长,欢迎继续来挑水,不要顾虑。”

吴:“谢谢。我这就走。”(向三人弯腰鞠恭,三人起身回礼。目送吴走到后院。)

方叔方婶:“吴老师慢走。” (三人重新坐下,赵又恭敬起身

赵:“感谢阿叔阿婶厚爱。”

方叔:“茉莉都跟我们说了。她不会看错人。你为人正直,有上进心,富真感情。我们也赞成你俩的好事。”(方婶满意微笑。茉莉静坐,矜持脸颊微红

方婶:“别说才四个多月,有缘千里来相会。”

方叔:“回到金边问候老母亲。和平何时到来?局势如何发展?很难说,最重要是平安。万一金边容不下时,随时到丙介瑶来。这里物产丰富,人情味浓。还有怀念你的学生。”

方婶:“人人都知道丙介瑶是福地,从日本时期到法国时期,战火从没波及。茉莉等着你,我们相信你,不要一去无消息。”

赵:“两位正如亲生父母,准女婿牢记在心。岁月悠悠,深爱茉莉心不变,必会保重,平安归来。”

方叔:“茉莉有话要亲自对成刚哥说,我们就到菜园劳动。”(提示方婶准备一起离开

茉莉:“话都说了。就要送哥一件纪念品。(走到房间取出一个小包包送给赵)千言万语都在此。”(方叔方婶已离场。赵紧握茉莉的手,接过小包。深情吻茉莉的额头。退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