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乱世情缘乱世情缘

乱世情缘 第一集 (余良)

发布时间:2016-12-08 19:09:41来源:

 

乱世情缘 (剧本)

(余良 著)

-----由原著《消逝的茉莉花》改编的剧本(草稿)

{作者余良(原名林绍强)为唯一版权拥有者}

 

一.(镜头开始)字幕:

故事发生于1970131日,柬埔寨东南省份柴桢省一个偏辟市镇。一位来自金边的华侨青年赵成刚应聘到一间名为“实用学校”的中文学校教书。

他在当地一位名叫方茉莉的女青年帮助下短短四个多月把一班顽皮的小学生调教成为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两位青年也产生了爱情。

3 18日,柬埔寨发生推翻西哈努克亲王的军事政变,政治局势急转直下,战争即将爆发,赵成刚不得不离开小镇返回金边。两位情人信誓旦旦,守爱终生,挥泪惜别。

随着战争与红色高棉统治,成刚探望茉莉的冒险行动一次又一次失败。

二十年后,仍然单身的成刚从澳洲回到小镇寻找茉莉。他只遇到历经红高棉统治的马车夫。马车夫告诉成刚,茉莉已与另一城市青年刘锐相恋了四年,成刚不信,马车夫把刘锐的爱情日记交给成刚以证明茉莉早已移情别恋。

刘锐的日记透露的不仅是他与茉莉多年纠结的爱情,还有卷入其中的多层乱世情缘。在这个战乱不息、红色高棉血腥统治的年代,有情人终归以意想不到的悲剧收场。

(在字幕缓慢出现的同时,镜头出现两个身体健壮的年青人走在小镇的路上。小镇沿着市场周围有许多华人商店,路上行人来来往往,一位华人驭着马车缓慢而过。字幕逐渐消失,两个健壮的年青人各拎着和揹着大小包袱也正好从大路走进小路)

时间:傍晚约六点钟。

二.场景:距小镇约四、五百米小路中央有一间木板建成的用中文写着的“丙介瑶华侨实用学校”,学校斜对面隔一条土路有一间两层楼、占地约一公亩的大宅院。

学校前面是平地,由篱笆围上,进门是一乒乓球台。再进去是是低凹地,整间校舍由多根大木桩支撑。绕过乒乓球台进入礼堂,两侧各有三间课室。

人物:金边青年赵成刚、吴世清,实用学校校长廖志伟、主任江梅、教师欧阳克、苏金禧。(校长年纪四十多岁,戴近视眼镜,个子清瘦。江梅矮个子,四十岁。欧阳三十岁,也佩戴近视眼镜。苏二十多岁,两人个子一般。)

赵:“看,实用学校,在这里。(手指前方,表情兴奋)

吴:“看到了。”世清说。(喘口气,顺手拉正一下背后的包袱。 )

校长:“终于等到你们了。路上辛苦吗?花了多少个钟头?” 坐在礼堂、正在备课、面向校门外的廖校长看到两位青年进入,赶紧放下手中笔,起身快步走向前,迎接两位年青人。并伸出双手握住吴与赵(表情兴奋,迫不及待的样子。)

吴:“还好吧。过河良渡口,到柴桢市还要转车。车开得慢,大概六小时吧。”(也表现兴奋,握校长的手)

赵:“好偏辟的地方。”(赵握手后,与吴卸下包袱,擦汗。)

校长:“我是这里的校长,叫廖志伟。”(仍然很兴奋)

吴:“我叫吴世清。口天吴。”(笑脸相迎)

赵:“我是赵成刚。”(向校舍四周张望)

校长:“好,老吴,小赵。两位都好健壮、有朝气,像运动员。老莫介绍的总不会错,他好吗?他是我的朋友,老莫是您的小学老师?”(校长边说边打量他们,很欣赏的样子。再注视吴)

吴:“莫老师是我小学的班主任。我和小赵是金边东方体育会会友,都爱打篮球。小赵他,符合您的条件,高棉语更是了得。”(望着赵,微笑)

校长;“太好了!(再次握赵的手,有些激动。放开手)来,先把行李放到后面小房间。”(校长领着两人向后面走去。)“两位来得很及时,后天就要上课。你们先见见三位老师,洗个澡,再到厨房吃晚餐。”(吴与赵在校长带领下绕过礼堂,后面有六间小房间。两人在校长指示下走进各自房间。房间后面是厨房。两男一女正在厨房忙着)

校长:“来!这位是江主任,我的爱人。这位是欧阳克,他是苏金禧。”(校长分别向吴和赵指示较矮小的约四十岁的妇女,又分别指着一位约三十岁和二十多岁男性。)“这一位是吴世清,他是赵成刚。”(校长转而向三人介绍吴与赵)

江:“你们好!欢迎!欢迎!”( 江赶忙用围巾抹手,脸带笑容。并分别与吴和赵握手)吴:“您好!江主任。”(趋向前,笑容)

赵:“江主任,您好!”(趋向前,笑容)

欧阳:“你好!”“你好!” (欧阳握吴的手,再握赵的手。有些腼腆,笑得勉强。)

吴:“你好!”

赵:“你好!”

苏:“你好!”“你好!”(苏放下手上的大勺,用手擦额上的汗水,分别握两人的手)面无表情,显得无所谓的样子)

吴:你好!

赵:你好!

转过镜头 。吴与赵洗过澡,换过衣服走进厨房。六个人围在长方形桌子吃晚餐聊起来。校长夫妇对面而坐,接下来的欧阳与苏,吴与赵。)

校长:“老莫大概跟你们说过,这里是乡下,条件差,学生顽皮。一、二年级两位女老师刚走了,你俩来得很及时。后天是星期一,你们开始上课。老吴你是金边端华中学专修生,就教二年级,小赵初中毕业,你就教一年级。好吗?”(望着吴,再用眼睛询问赵)

吴:“早有准备,老莫已跟我们说过。” (江暗中观察赵,欧阳与苏低头吃饭。)

赵:“就听校长安排。”

江:“教一年级学问大呢!一棵小树就从幼苗长起。何况,一年级学生更调皮,难管教。原来教一、二年级的两位女老师不会说高棉语,又受不了学生的刁难离开了。”

校长:“那些学生作弄老师真是匪夷所思:瞄着老师上厕所时,向厕所门外丢小石块、偷窥女老师洗澡、放屁时用手捂住臭屁放到老师鼻孔、趁老师午睡在课室里打架等等;在校外,向行人喊操步口令,向蹲在路边穿阔短裤的老人裤裆里射水枪、教唆被姑娘抱着的小男孩抚摸姑娘的身体、有年纪偏大的学生还去嫖娼,等等。”

江:“我看老吴、小赵有办法对付顽皮小学生。说这些是让你们有心理准备:不被他们吓倒,要树立威风。精通柬语很重要。一、二年级学生年纪偏大,许多还是在高棉学校读了多年书才转来读中文的。”(江边说边注意吴与赵的反应)

吴:“小赵有高中柬文程度,精通高棉历史。他还到高棉寺院向主持深造巴利文。”

(吴望着校长和江。欧阳、苏都略望着赵)

赵:“柬文还行吧!中文就要向各位学习。”(淡定而谦虚)

校长:“大材小用委屈你。但是你能教好一年级,就比谁都强。”(用赞赏的眼神望赵)

赵:“接受挑战。也不是委屈。”(显出很有信心)

校长:“好,很好。”(很高兴的样子)(大家低头吃饭)

校长:“我明天一早要到董事会那边开会。具体的事由江主任作安排。” (吃过饭。校长对着吴和赵说

江:“时间很急,天也快黑了。我们现在就到礼堂讨论好吗?”(江走出餐桌,急于要带吴与赵的样子。接着带两人走到礼堂,在一张桌子旁拉来几只椅子先后坐下)

江:“这学校很落后,这礼堂也是校务处,有时又当作会议厅。晚上,就成了教师备课场所。(略停一下)“校长负责统筹和领导工作,还要与校董事会打交道,我负责具体的校务。(略停)丙介瑶是个很特殊的偏辟乡镇。百分之九十侨胞是客家人,其他是广府和潮州人。许多中老年人不会说普通话。因为学校坚持教普通话,三年级以上的学生一进校门就只能说普通话,进而也影响了侨社。(略停)这里距省会柴桢市约四十公里,距越南边境二十多公里。侨胞大多从事走私生意,为了赚钱疏于管教孩子,俗语说,‘学坏容易学好难’,一些坏孩子在校内校外结伴成群惹事生非,学生品行差家长还埋怨老师。后天你们上课时,学生们会刁难你们。你们要控制好场面,树威风,千万不能被他们难倒、吓倒。一、二年级学生只会说高棉话。建议你们教课文时读普通话,解释时用高棉话,逐渐配合普通话。”(江略停,注视两人表情。两人认真听。)“ 两位负责教语文、算术、公民、柬文和体育。三年级以上的柬文另有一位高棉藉教师,我负责各年级音乐课。我教一、二年级的音乐课时,你们就分别教三到六年级的体育课。明天一早,我把全校教职员每周教程表和一、二年级学生名册、成绩表交给你们。”(两人表情严谨。江稍停)“这乡下不像城市,学校没请厨师。每天三餐由我们三人料理,柴火、上街市、烹调等。你们负责挑水,供六个人洗澡、洗衣服、饮用和厨房之用。天气热,有些学生常到水缸勺水喝。你们每天要挑满两大缸水,分别在两个浴室,另一小缸在厨房。挑水处就在学校后面的操场再走一百多米远树木傍的小溪流。现在是旱季,水浅,有些混浊。故挑满水后要用白矾绕水缸壁搅拌。”(两人点头。)“至于月薪,校长的意思是,两位都是一千五百元。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吴:“没有。”(赵摇头也表示没意见)

江:“好。”(发现什么似的又站住)“这里不比金边,晚上没电,你们房间里各有一盏煤油灯,有蚊香,蚊子很多,早些睡觉,多利用清晨备课。你们以后随时提意见。不要见外。”(三人互道晚安,退场)

二。时间:早上六时左右。

场景:校舍后面是低陷地,走下去是篮球场。篮球场周围是草地。过了球场的树林下有一小溪流。

人物:赵与吴

(两人肩膀各挑一对水桶从校舍走下来,经过球场来到树林中小溪流。望着缓慢流水皱眉头。赵用手掬水放到鼻子闻,)

赵:“真有些异味。”

吴:“老莫说来锻炼,还真够呛。”

两人把水桶放低装。(镜头加速)两人先后把水挑上来,经过球场走上楼梯,再倒进水缸。(重复镜头显示已装满各个水缸)两人擦汗,伸腰,有些脸红,喘息。最后各取用一旁的白矾在大水缸内壁绕圈拌水。)

三.场景:一年级课室。

时间:早上七时。

人物:赵和四十多名一年级男女学生,年纪七、八岁到十四、五岁。

(赵手持教鞭走进课室,学生先是好奇注视着他。接着,有的装鬼脸,有的指手画脚,有的躲在别的同学身后偷笑。)

赵:“同学们: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老师。我姓赵,你们就叫我赵老师”(柬语,中文字幕。赵老师”三个字用普通话”)

一个子较高大的男生:“什么遭老师?他说他是贼?”(柬语  中文字幕。“老师”两字用普通话)(下面一阵笑声)

另一男生:“不,他说他是孙子。”(柬语,用中文字幕)

另一男生:“他是我的孙子? 你的孙子?”柬语,中文字幕,再用括弧:(高棉语“遭”的意思与中文的“贼”和“孙子”谐音))

下面笑声连连,场面有些失控。

赵:“静下来!”(柬语,中文。赵用教鞭敲打黑板,室内暂时平静。赵与学生对视。

赵显得不知所措。稍等片刻,赵低头翻课本。下面又有笑声。)

赵:“重温第二十课:(柬语,中文。赵稍停,注视学生翻开书本)“今天刮大风,下大雨,弟弟问哥哥…..

一男生:“今天没下雨。旱季是不会下雨的。”(柬语,中文。学生大笑)

(赵眼睛寻找是谁说这话。接着,把课文读完:)“要不要上学去?哥哥说,好学生,不怕风,不怕雨,我们要上学去。”(赵转身在黑板抄课文,有学生尖叫,有的向黑板弹橡皮圈。笑声连连。)

一女生叫:“你不要踢我的屁股”(柬语,中文。又是笑声。场面失控。)

赵转身(开始时不知如何是好,随即急中生智的样子。):“你们要听故事吗?”(柬语,中文字幕)

学生们:“要!”“要!”(柬语,中文)

学生们:“我们不要读书,要听故事!”(柬语,中文字幕)

赵:我讲一段“阿了的故事。”(柬语,中文字幕)

学生们:“好!”“太好了!好啊!。。。(柬语,中文字幕。场面活跃)

(以下均用柬语,中文字幕):“且说十五岁的‘阿了’经常与财主作对,财主又拿他没办法。这一天,财主想了个主意,带了家丁来到阿了家门口,命令他在此拉屎。屋里的阿了听到了,静悄悄在门缝望出去,瞄准家丁拉完屎还没穿裤子,走出家门拿起一条木棍就朝家丁的屁股打。财主大声吆喝:“阿了,你为何打我的家丁?”阿了平静的说:“尊敬的财主,你的家丁胆敢违抗你的命令,您要他拉屎,他却连尿液也拉出来。我这是替你处罚他啊!眼下你只有令他清洗干净,否则,以后他会继续违反您的命令,你在村里的威望也没了,后果很严重啊!”财主干盯着眼,嘴巴气得鼓鼓的却没办法,(赵说到此处,放下教鞭,模仿财主生气的样子,两手叉在腰际,盯眼,嘴巴鼓气)只好叫家丁:你先小心翼翼把粪便扒干净,再挑好几桶水来清洗。(赵略停)结果呢?把阿了家门口洗得比原来的还干净。”

全班学生大笑。

赵:“好了,下回讲阿了对付国王的故事。你们喜欢听吗?”(柬语,中文)

学生们:“喜欢!”“喜欢!”。。。(争先恐后抢着说。)(柬语,中文字幕)

一个学生站起来大声说:“真好听。。。很过瘾。。。阿了连国王也敢作弄吗?”(柬语,中文字幕)

赵:“现在我不是贼或孙子了吧?”(柬语,中文)

学生们:“不是,是赵老师。”( 中文,‘赵老师’三个字用普通话)

另几位学生:“赵老师!”(普通话)

又有几位学生:“我们不再叫遭老师了。”(柬语,中文。‘遭老师’三个字用普通话)

原先的高个子学生:“是阿了。”(普通话。该学生喊后赶紧把脸转到别处。)

赵:“你说我是阿了?”(望着该学生)(柬语,中文)

该高大学生:“不!我是说我喜欢听阿了的故事。”(面露狡诈又心虚)(柬语,中文)

(下课钟声响起)

赵:“正副班长,叶汉文与林赛银,跟我到礼堂来。”(柬语,中文)

(一男一女两位学生走出来,跟着赵走向礼堂。后面较远处跟着几个男生)

 

(到了礼堂)女副班长林赛银:“老师(普通话)我不想担任副班长了,他们常欺负我。”(柬语,中文)”(用哀求语气)

叶汉文:“赵老师(普通话),班里最坏的是武亮、陈章文、孔定邦、林志国、杜炳昌和炳亮两兄弟,就是刚才作弄老师那几个。其他就跟着起哄。”(柬语,中文)

跟在后面一男生走近来:“志国原来是好的,他只是跟着武亮。”(柬语,中文)

另一跟后面男生赶上来:“我们可帮老师挑水”(中文。“老师”两字用普通话)

另一身后男生:“赵老师(普通话)可到对面方茉莉家的水井挑水,水质清甜干净,路也近些。”(柬语,中文)

赵:“她家人让我们挑水吗:”(半信半疑的样子)(柬语,中文)

汉文:“是的,他们很好心。他们欢迎老师去挑水。”(柬语,中文)

(未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