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五帮分治 侨贤尽心助乡亲 一会统操 国府无力控大局(五十六)老牛

发布时间:2013-11-17 22:18:36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 五十六 )

 

五帮分治   侨贤尽心助乡亲

一会统操   国府无力控大局

  

 

中柬两国交往虽有上千年历史,但中国侨民大量移居柬埔寨却在清朝末年开始。鸦片战争后,满清王朝国势日衰,闭关自守的国策被彻底打破,从此门户大开。而连年战乱,民不聊生,沿海居民为谋求出路,只好漂洋过海,远渡南洋各地。泰国、缅甸,印尼、越南、新加波、马来亚、菲律宾,甚至极端落后的寮国和柬埔寨,都成为他们“南漂”之地。

当年南洋各国都已成为西方列强的殖民地。柬埔寨诺罗敦国王为免遭泰国欺凌和吞倂,于1864年与法国政府签订协议,接受法国“保护”,从此沦为法国的“保护国”。作为“宗主国”,法殖民主义者既不愿意文化、经济相对于土著人民较为强势的华人融入柬埔寨,成为当地人民的一部分,又不愿意把治理外侨的权力交给柬国,于是为便利管理华侨,完全延用越南阮氏王朝“以华治华”的间接统治制度,在柬埔寨华侨社会中成立“五帮公所”。

二十世纪初叶,中国侨民移居柬埔寨已近三万人,大部分住在首都金边和各大省市。其中人数最多的是潮州人,其次是广府、福建、海南和客家人。各方言群体都有一个代表该族群社会的团体。每个帮群都由法国驻柬官方委任一位帮长(俗称“翁帮”),在当局支持和当地侨民认可下,帮长拥有极高的威望和颇大的权力。在金边,五大帮群为了统一管理华侨事务,由五帮帮长组成最高委员会,这就是“五帮公所”委员会。当年潮州帮帮长陈顺和、郭恒长、广府帮帮长凌继璋、福建帮帮长郭正中、客家帮帮长马伯洲等知名人士,都曾是委员会的领导人。至于各省市由于华侨人数不多,各帮群并不分立,而是五帮联合并统一选出一位德高望重的帮长。

“五帮公所”主要的任务是派员常驻“移民局”,协助当地政府办理华侨出入境登记,申请身份证,缴纳身份证税,出具婴儿“开生纸”(即“出生证书”)和逝世者的“死亡证”。帮长更重要的职责是代替政府向华侨传达命令,征收税项,签发营业执照,同时负责调解侨胞间的民事纠纷。“五帮公所”辖下的“调解委员会”类似于今日的民事法庭。委员会由各帮推派代表担任,专职解决侨胞间的家庭纠纷、婚姻变故以及钱债纠葛,务使侨胞间的矛盾得以内部解决,避免事态扩大,以致闹上“衙门”,缠上不必要的官司。当年復兴书局东主李少阁(曾任端华学校训育主任,后任董事会董事)、彭民生商行东主彭国栋、鸿茂出入口行东主陈章光等社会名流都曾代表潮州帮出任“调委会”委员一职。并以认真、慎重、公允的态度为侨胞们担任“公亲”,恪尽所能为广大侨胞排忧解难,他们积极服务侨众的可贵精神,甚获侨众的好评。

法国殖民当局为巩固其统治地位,不希望华侨迅速融入当地社会,成为当地人民的一股力量,所以极力阻止华侨归化柬籍,但也不轻忽对华侨社会的管理。故对华侨组织社团采取相对宽松的政策,允许华侨在“五帮公所”的架构下,广组各种民间团体,因此除“五帮公所”直辖下的“中华医院”、“调解委员会”和“华侨图书馆”外,其他如“华侨总工会”、“华侨教育会”、“金边柔道会”、“群乐体育会”、“凝雪国乐社”、“土产公会”、“洋货公会”、“织造公会”、“出入口商公会”……等各社会团体和行业公会先后宣告成立,并积极展开各项活动。如“华侨总工会”有八个属会,另设“中正工人子弟学校”,兼办工友福利事业;“群乐体育会”由广府帮主办,该会除体育活动外,并有阵容强大的粤剧组;“凝雪国乐社”社员多属潮州人,以演奏潮乐为主,后期也演出潮剧,甚受乡亲们欢迎。

当年“五帮公所”设于安英街(大街)北端,靠近集中市,离“长花园”近百米的庆林寺内,与梨春戏院(老玉春香班潮剧团常驻地、后改为中国电影院)斜里相对。“庆林寺”的业主兼住持是一位来自越南的华裔师太,寺中还供奉观音菩萨。寺前有一座面积不大,却名扬金城的“本头公庙”。一年四季香火兴旺,善男信女络绎不绝来此膜拜祈福。“庆林寺”内有一栋长二十多米,宽十六米的双层楼房,这就是热情慷慨的女方丈赠与“五帮公所”长期使用的办公大楼。大楼的底层是“华侨图书馆”。图书馆专为华侨子弟而设,两旁的书橱藏书甚丰,内容包罗万有:历史、地理、政治、军事、经济、科技、文化、电影、艺术……应有尽有。市民们不但可以经常来此阅读,还可以憑证外借。不少学校的老师和学生都是这里的常客。当年图书馆可说是侨胞们精神粮食的仓库。而大楼的上层就是“五帮公所”会议厅和办事处,帮长们经常在此讨论、解决侨社的重大事件。

二次世界大战后,中华民国政府为更好控制海外华侨,特向法殖民当局提出取消“五帮公所”这一组织,另设“中华理事会”取代之。在战后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的时代,包括中国也已进入新旧力量决战的阶段,殖民地政府当然不希望左派进步力量进入其统治范围,是以1948928日法当局同意国府之建议,正式颁令取消“五帮公所”。随之“中华理事会”也宣告成立,并颁布新组织条文,其内容与过去帮长制度大同小异,惟理事长人选须经当时“国府”驻柬领事馆领事许鼐批准。“中华理事会”成立之后,金边潮籍殷商黄化龙、粤籍知名人士徐自克(曾任广肇惠中学校长)曾先后担任该会理事长一职。

柬埔寨独立后,由于局势发生巨大变化,国府在柬影响力逐渐式微,“中华理事会”形同虚设,已无能力管控华侨社会的大局,不得不逐步退出历史舞台。特别是中柬正式邦交后,左派势力开始抬头,并不断掌控侨社和各个侨团的领导权,至此进步社团如雨后春笋般获得迅速发展,柬埔寨华侨社会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正是:五帮分治,侨贤尽心助乡亲。一会统操,国府无力控大局。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