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指点江山 激扬文字 一代风流 历经坎坷 留取丹心 万人景仰(五十五)老牛

发布时间:2013-10-21 23:59:39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 五十五 )

 

指点江山  激扬文字  一代风流

历经坎坷  留取丹心  万人景仰

 

 

 

我在棉华报社生活了近三年,深深感受到“棉华”就是一个充满温馨、欢乐、和睦的大家庭,同事们团结友爱如兄弟姐妹一般。我们非常庆幸能在潘丙社长的领导下,一面工作、一面学习,不断锻炼、不断成长、不断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和思想认识。潘社长是一位立场坚定,作风严肃,重原则,明是非,讲道理,有分寸的领导者,严格中有宽松的一面,重视大方向而不拘于小节。他生活朴素,工作认真,待人和蔼,处事公允,从不摆领导架子,对报社员工一视同仁,与员工亲密无间,大家没尊称他“潘社长”,而直接叫他“老潘”。他对员工耐心开导教育,从不随便“扣帽子”,更不会将持异见者置于死地。近百员工在他的关心、照顾下,真心实意做好本份工作,把报社的进展当成自己的责任,报社取得优异的成就,就是自己的光荣和骄傲。

潘丙的一生经历曲折多艰,充满传奇色彩。

父亲潘于宝生于1878年(清光绪四年)。由于祖父早逝,潘于宝与寡母相依为命,家境特别贫困,自幼没机会上学读书,却要像成年人一样耕田犁地。在那社会动荡、民不聊生的年代,年仅十二岁的潘于宝就跟随乡亲背井离乡,漂洋过海到越南中祁广义省谋生。经过十多年胼手胝足,埋头苦干,终于干出一番事业,就在广义省山静县巴加村落籍,置田建屋,成了当地大户。于是衣锦荣归,回到海南家乡娶亲。有了发妻后,他又在巴加村先后娶了两房姨太太,为他料理家务和经营生意。潘丙是三姨太所生,在兄弟中排行第六,就是海南话所称的“续尾仔”。

潘于宝虽自幼失学,但一生历尽磨练,况且天资聪颖,刻苦自修,学到了许多知识,特别喜爱中文和民族历史,最怕儿子变成“安南仔”。他对儿女要求甚高,按传统,每个孩子到一定年龄都得回海南家乡,听由祖母的安排和教导,并在大母亲的带领下,从事农耕劳动,既养成劳动习惯又锻炼身体,更重要的是在农余时间上学,学习中文。潘丙兄弟六人中,除二哥能够去广州读高中外,其余兄长只读了几年村小学,就回越南帮助父亲料理业务。少年潘丙在海南家乡一面读书,一面帮忙农务,生活了几年。家乡的贫困落后给他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对下层百姓的不幸遭遇和苦难深为同情,幼小的心灵里,产生了变革社会的理想。

潘丙在家乡呆了几年后重返越南,由于当年广义省没有开办中文学校,就被父兄送入村里和市里的法越文小学就读,希望他成人后能成为一位出色的“玛真”(即洋人的买办)。但三哥觉得完全接受外文教育并非良策,于是在他读了三年法、越文后,决定送他到皇都顺化的立成学校学习中文。在三哥积极的支持和帮助下,后来又以优异成绩转入会安市兴华中学。之后前往堤岸知用中学继续升学,最后考进西堤的南侨中学。时值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军国主义者挥军南下,并对西贡等大城市狂轰滥炸。为免遭战火波及,南侨中学迁往南部的槟知省,在一处椰林中继续办学。学校就在以椰树干支撑、椰叶覆盖的“校舍”中继续爱国教育工作。

潘丙在南侨中学完成学业后,进入西贡一间左派爱国报社任编辑工作。战后报社由于大力宣传民族解放、国家独立,冲击了法殖民主义者的统治根基,最后被当局查封。为了追求理想,青年潘丙辗转来到了金边,随即被礼聘为“现实日报”编辑。其时适逢中国解放战争,“现实日报”大量报导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各个战场上的胜利消息,深获广大爱国侨胞的拥护和支持。由于法殖民当局深怕现实日报的爱国思想和进步言论对当地侨胞的巨大影响,最后也被法国殖民政府勒令停刊。

现实日报被封后,潘丙毅然进入柬埔寨反法战争解放区,参加印支人民的抗法运动。1954年,胡志明领导的越南人民军在“奠边府战役”取得的伟大胜利,正式宣告结束法殖民主义者在印支三国近百年的统治,柬埔寨也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独立。

独立后的柬埔寨王国,在施哈努克国王的领导下,执行独立、中立、不结盟政策,努力遊走于东西两大阵营之间,希望各大国的援助能够迅速改变王国贫穷落后的面貌。1955年施哈努克国王第一次访问中国,为中柬友好关系奠定牢固的基础。接着中国经济代表团率先访问柬埔寨,两国关系进一步巩固和发展。

在此大好形势下,为了夺取华侨社会的主导权,潘丙从战区重回金边,并立即着手筹办“棉华日报”。在他的主导下,联合几位文教界的爱国精英,并取得一群进步侨领的支持,以每股一千元的募股形式筹集到一百万柬元,“棉华日报”终于在1957730日宣告诞生。

棉华日报创刊之后,坚持爱国的立场,并以崭新的面貌展现于华侨社会,不遗余力地支持侨校的改革,努力推广侨社的公益福利事业,加强与各侨团的密切合作,……,充分发挥了主导舆论,推动侨社进步的作用。1958年,中柬两国正式邦交,两国友好关系进入蜜月期,台湾国府势力终于逐渐淡出柬华主流社会,大部分侨教、侨报、侨团和文化机构都掌控在进步力量的手里。棉华日报对柬华社会的影响力是与潘社长的正确领导分不开的。

他对团队内每位同事的关心、信任和培养造就了一支对事业忠诚而又工作干练的团队。由于拥有这支可靠的队伍,让他能在报社业务之外,参与和推动侨社的多项工作。他先后出任海南会馆辖下的“集成学校”董事、中华医院董事、中华医院扩建筹委、柬华农牧公司董事等。

1970年龙奈发动政变,潘丙举家进入战区。他原是华运组织高级领航者之一,但他与所有战友一起参加劳动,一起推动文教工作,积极为战友们排忧解难,他的努力和付出虽然得不到当局的理解和重视,但他一颗赤诚之心、无怨无悔的精神,赢得了人们的崇敬和钦佩。

1975年,印支政权易手,潘丙回到越南,本以为从此可以安度平静的生活。料不到风云突变,原是“同志加兄弟”的中越关系,1978年竟然恶化。越南当局为清除异己,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所有“亲中”的爱国华侨,潘丙也在这一波排华的浪潮中被捕入狱,后来在志和大牢蹲了整整十年,才于1992年由儿子担保到德国柏林定居。

二十年匆匆过去,潘社长虽然已届古稀之年,但对柬华社会的关心从未停止。可惜晚年的他身体欠佳,病魔缠身,对公众事业已是有心无力。2013827日潘老恸于德国病逝。

一代英才虽离我们而去,但他热爱祖国、热爱人民、信念坚定的高贵情操令人景仰,他优良的品德、高尚的人格、坦荡的胸怀、浑身的正气,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潘老的一生,是一代印支爱国进步华人华侨的历史缩影和典范,他对爱国进步事业的贡献终将得到历史的肯定。而他那灿烂的笑容,可爱、可敬的形象也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正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一代风流。历经坎坷,留取丹心,万人景仰。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