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着意栽培 社长慧眼识贤 同心奋斗 新人良材成器(五十四)老牛

发布时间:2013-10-13 22:08:09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 五十四 )

 

着意栽培  社长慧眼识贤

同心奋斗  新人良材成器

 

 

 

在柬华报业发展史上,“棉华日报”确是一份旗帜鲜明、影响深远的刊物。在潘丙社长领导下,全体员工齐心协力,精诚团结,以高度的敬业精神,在各自岗位上默默地奉献,“棉华日报”这份爱国刊物成为广大侨胞的精神粮食。十一年间,“棉华”能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开始只有四千份的销路到后期近万份的骄人成绩,是全体员工努力的结果,也是广大爱国华侨支持和爱护的结果。

我在棉华近三年的生活和工作,深深地体会到,棉华确是年轻人锻炼和成长的最佳场所。在领导们关怀爱护下、前辈们指导培养下、同事们通力合作下,只要珍惜那难得的机会,真心实意地向前辈们学习请教,加上自己刻苦努力进修,不断充实,必定会取得优异的成绩。朱达、伍慧文和马桂阳几位同事的脱颖而出,就是有力的证明。

朱达兄排字工人出身,上世纪五十年代为逃避兵役,从南越来到柬埔寨,适逢棉华创刊不久,业务发展迅速,人手欠缺而进入棉华排字部工作。由于刻苦好学,追求进步,加之天资过人,深获潘社长识赏,晋升为地方版编辑。朱达兄为人谦虚、待人和蔼、心胸广阔、处事谨慎,是同事们的好兄弟。他不但爱好文学、关心政局,对数、理、化等科学知识也颇有研究,是一位难得的人才。在我进入棉华工作之前,我与朱达兄曾是中文夜学的同事,我负责初中一年级的语文课,他是初中二年级的代数老师。

1965年,柬埔寨爱国侨领集资开办“柬华农牧公司”,并购买大片土地发展农牧业,藉为柬华社会在经济领域开创一条崭新的道路。当年朱达被委任为公司负责人助理兼财政。1970318日龙奈政变,农牧场被迫结束营业。他也因使命所驱转进战区。1979年红色高棉政权垮台,他重返金边。柬埔寨内战结束后,他积极参加推动被中断二十多年的中文教育,由于对华社的投入和奉献,甚受人们的敬重,先后被推选为柬华理事会理事,广肇惠中学董事,金边广东义地筹建董事等职务。在柬埔寨内战期间,他因交遊广阔,曾帮助不少朋友从越南经柬埔寨逃往泰国难民营,这些朋友如今大部分旅居欧美各国,重新开创新的人生道路,朱达兄也因此为侨胞们做了一件善事。

在报社里,提起“伍哥”的名字,无人不赞赏有加。伍慧文,棉华日报经理,位居报社二把手。却毫无架子,对编辑部同事格外尊重,对排字和机房工友亲如兄弟。“伍哥”生活简朴、作风严谨、性格开朗、处事认真负责、他坐镇营业部,上至营业主任,下至寄报员工,无不对他敬重。他那灿烂的笑容是他的“金字招牌”,他亲切和蔼、忠厚老实、平易近人的可爱形象深入人心。

“伍哥”曾在南越度过他的青少年时期,1956年南越吴庭炎政府为了扩军备战而大量征兵,强迫华侨放弃祖籍国身份,自动转入越南籍。不少中国侨民为免遭战火吞噬,更不愿成为炮灰,被迫离乡别井,许多青少年辗转来到柬埔寨和老挝。“伍哥”也在这一波逃亡的浪潮中,徙居柬埔寨金边。伍哥原是报馆排字工人出身,进入棉华后,由于表现突出和对事业的忠诚,被潘社长晋升为报社经理,赋予重任。棉华营业部在伍哥管理下,井井有序,营业数字直线上升。

1965年后期,柬埔寨右派开始坐大,中柬友好关系也起了微妙变化,为防患未然,棉华董事会决定拨出一部分资金开办“艺新印务局”,伍哥被委任为印务局经理。1969年右派势力越来越猖獗,形势十分严峻,“艺新”决定结束营业,将所有器材存放于郊区一间木屋,并付托“伍哥”夫妇负责留守。龙奈政变后,伍哥跟随大伙匆忙撤入战区,其太太带着孩子回越南。翌年初春,伍哥不幸中风,在战区缺医欠药的恶劣环境下,满怀遗憾离开了人间。

我与马桂陽相识于棉华篮球队,由于彼此性格、爱好相近,故交往较为密切。进入棉华后,又曾在校对组和影评组共事多时,大家一起学习、交流经验,共同进步。桂陽是一位十分谦虚好学的年青人,办事认真可靠,为人忠诚踏实,交友推心置腹。也许家境关系,自幼在大风大浪中历经磨练,在困境中勇于面对一切艰难险阻,坚强的意志,让他敢于克服重重困难,他的乐观精神,让他对未来永远充满信心和希望。

少年时期的桂陽,和许许多多贫困的孩子一样,蜗居于红土路、菜园区一带。这里到处是茅寮和木屋,卫生条件极为恶劣。桂陽的父亲曾经营一间颇有规模的“神香”手工作坊,家境本来也算宽裕,可惜1954年菜园区一场大火烧毁了近千间茅屋,几乎半个菜园区顿成灰烬,他父亲半生心血也因这场大火付之东流,从此家道中落。刚念完小学五年级的桂陽被迫放下书包,到新街市叔叔的档口帮忙,期间曾回到夜学班补习。两年后,家境稍为好转,才回到新民学校继续完成小学的课程。高小毕业后,为了分担家庭重担,开始走进社会,这期间当过学徒、街边肩挑小贩,制造“神香”师父。为了提高自身文化水平,还争取工余时间到夜校补习。同时联合几位志同道合的年青朋友成立了学习小组,并开始参加体育会活动。在华光体育会中认识了棉华日报职员郑英才,1962年在英才兄的介绍下进入棉华日报当寄报员。进入棉华后,由于刻苦努力进修,积极工作,终于获得潘丙社长器重,先派往编辑部校对组锻炼一年,而后晋升为营业部公关组长,专门负责外埠的收账工作,更重要的任务是在访问各省四乡的过程中,加强和促进报社与各地区侨校、侨团的联系。这期间,他还报读“厦门大学”函授进修班,完成进修班学业后,本想继续攻读厦大语文课程,可惜因工作繁忙而放弃。

1967913日柬埔寨所有私营中文报纸被勒令停刊,桂陽因运送“告读者书”一事被安宁部起诉,1968年竟被“流放”到磅通省“薄波”集中营。经多方奔走,一年多后获得释放。1970年龙奈政变,桂陽随着大伙进入战区。在战区四年多的见闻,让他对人生有了新的看法,后来撰写了一部近二十万字的长篇写实回忆录――“战区足迹”。

在“战区足迹”这部回忆录中,他通过零零星星的写实,反映出上世纪七十年代印支华侨,特别是柬埔寨华侨青年与当地革命错综复杂的关系。这是一段不能被遗忘的辛酸历史。当年大批柬埔寨爱国华侨,抱着国际主义的精神,怀着支持柬埔寨革命事业的理想,纷纷奋不顾身投入战区。他们除了少数是“华运”成员外,更多的是热血方刚、满怀激情的教师、学生、工人、店员和文化工作者。这批年轻人进入战区后,美丽的愿景、崇高的理想面对残酷的现实完全破灭。华运成员虽能正式在“解放区”公开亮相,可惜他们的革命热情和满腔热血,完全不能得到柬共的认同和容纳,在四年多的战区岁月里,不但生活在极端的困苦环境,人生安全完全得不到保障,不少华运成员被柬共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杀害,更多的爱国华侨精英经不起弥漫着山岚瘴气、欠医缺药和饥寒交迫的恶劣环境的折磨,而断送了可贵的生命。

当年桂陽在错综复杂、风云突变的环境中,以他的聪明机智,度过重重的风险,冲破道道的难关,安然免遭赤柬的毒手。在柬共夺取政权后,平安抵达越南。可是“才出狼窝,又临虎口”,因中越两国交恶,他又一次不幸在1978530日被越南政府逮捕入狱。在“志和大牢”呆了五年,83年被流放西宁省黑婆山下的“边生”集中营,85年逃出集中营,经柬埔寨到泰国难民营,而后移居加拿大多伦多市。

如今的桂陽已届古稀之年,但仍然容光焕发,精神充沛,对华侨进步事业的参与不遗余力,目前还担任加拿大多伦多端华校友联谊会会长之职,为会务发展竭尽余力。

正是:着意栽培,社长慧眼识贤。同心奋斗,新人良材成器。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