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老将主持 副刊内容多姿多彩 初哥参与 电影评论似是似非(五十一)

发布时间:2013-09-04 01:02:42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 五十一 )

老将主持    副刊内容多姿多彩

初哥参与    电影评论似是似非

 

中柬建交前夕,为迎接新时代来临,长期沉隐于后方的柬华左派精英,纷纷走向台前。潘丙、张乔、张裕厚……等爱国知识分子,联合工商界知名侨领陈继述、黄盛遭、邱成章……等发起创办一份爱国进步报刊——棉华日报。报社是以募股集资形式成立的。当年除各大股东为坚强经济后盾外,更重要是获得金边各大小商号热烈支持,慷慨解囊,各省四乡爱国侨胞踊跃认股,使报社得以顺利展开工作。

棉华日报创刊于1956730日。初期社址设于育干托公主街118号。因业务发展迅速,版面不断扩张,工作人员日渐增多,原址逐渐不堪负荷,遂于1957年中迁往邻近“下市仔”的屋也奥伦街17号,直至1967913日被柬埔寨新闻部勒令停刊。

报社成立之初,由黄天成任社长,潘丙为总编辑,经理张裕厚。端华中学改政后,张经理被礼聘为端中专修第一届班主任兼任思想指导,兼授语文、历史两科,其棉华日报经理一职便由张乔接替,后来又转为伍慧文担任。1958年为适应柬华社会新形势,报社进行人事调动,社长重职由潘丙担纲,林振寒为总编辑。1964年因民生中学改组,林总编辑另膺重命,前赴担任校委副主任一职。其总编职务由林永青代替。1965年柬埔寨政局风云突变,施哈努亲王左右摇摆,董事会领导当局为未雨绸缪,特拨出部分资金,开办“艺新印务局”。并委任伍慧文为印务局经理,而棉华经理一职由周德高接任。

棉华日报从创刊到停刊,经历了十一年又两个月的风风雨雨,始终坚持立场,坚守岗位,在各个新闻版面上,为推动中柬两国友好关系,激励侨胞的爱国热情,维护侨胞的正当权益,加强侨社团结工作,支持侨校、侨团进步事业,不遗余力作出积极贡献。新闻报导翔实、快捷、全面,社论、时评立论精辟、分析中肯。而副刊更是七彩缤纷,独树一格。

棉华副刊,除我编辑的“世界之窗”版外,其余版面全由黄天成、卢雪梅“夫妻档”全权负责。梅姐和天成兄都是多才多艺的文化工作者,在他俩主持下的棉华副刊办得十分成功,内容包罗万象,多姿多彩。

“小说天地”深受欢迎,读者男女老少,商人店员、工人学生都有,十分普及。当年梁羽生的几部武侠小说“萍踪侠影录”、“白发魔女传”、“云海玉弓缘”在此每日连载,成为市民每日必读,津津乐道的内容。

“综合”版内容更为广泛:“答读者问”专栏不时给侨胞排忧解难。“医药卫生”让读者对保健、用药、治病、护理、饮食等生活常识有进一步的认识。该专栏还聘请西医蔡汉文博士、中医黄步让先生为读者解答各项医药难题。蔡汉文博士乃柬埔寨医科大学高材生,后期还被中华医院礼聘为长期驻院医师,他也是我专修时期同班同学黄慧卿的舅父。而黄步让医师在金边行医经年,医术精湛,与赵令勳、林奠刚、王伯年、范仲恒、许导三等中医师驰名于金边中医界。

“答小朋友”、“学生园地”更成为少年学子的精神粮食。特别是“文艺学习”版深受社会青年和中学生的欢迎。上世纪六十年代,正是柬华青年充满爱国激情和追求进步的年代,而“文艺学习”版正好为他们开辟一个研究、探讨、创作和发表文艺作品的平台。为了提高社会青年和学生的写作水平,让他们对新生事物有更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梅姐和天成兄两夫妇多年来投下不少心血,尽心尽力经营“文艺学习”这个栏目。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们的努力终于获得回报,“文艺学习”版办得有声有色,深受年轻人的肯定和支持。

而当年刘根撰写的“非文人随笔”专栏,由于立论精辟,见解独特、主题健康、说理雄辩、兼之文笔流畅、内容丰富、语言风趣,让人读后回味无穷。

当年棉华创刊还特地开辟一个“文娱”版。主要是介绍中国大陆、香港“长城”“凤凰”“中联”“新联”“新新”各左派制片公司出品的影片。为了让观众们更好欣赏影片的情节、内容,更深入领会影片的主题思想,从中获得教育,提高认识水平,加强爱国思想意识,梅姐特地组织了一个“影评组”。这个小组除他们夫妻外,还加上马桂阳和我两名成员。记得当年“金塔戏院”公映每部影片之前,必先举行一场茶点会,热情招待各华文报刊的记者、编辑们,让大家先睹为快,吃过了点心,欣赏了电影,自然为影片作免费宣传。而影评组成员间中选择部分较为优秀作品,向广大影迷推荐。当年国产影片确有不少是精彩绝伦:崇高的革命精神、伟大的英雄形象,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意义深长的思想内容,都是影评人笔下的重心。由于梅姐是位有心人,我和桂阳在文学修养上本属泛泛之辈,岂敢担纲影评人之重职?可是当年我俩都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凭着“过人”的胆色,既然主持人有心栽培,也就大胆上阵。久而久之,倒也写得头头是道,有板有眼。如今回忆往事,实是啼笑皆非。记得当年金塔戏院放映“自有后来人”(同一故事后被改编为京剧“红灯记”)这部影片,影评组成员欣赏之后,梅姐马上分工:她是主将,负责全面分析影片的思想内容,强调工人阶级在党的领导下,不怕牺牲,坚毅不屈与敌人斗争到底,而取得伟大胜利。桂阳主写女主角李铁梅这位革命后代,如何在奶奶、父亲等革命前辈们的教育和影响下,在革命斗争中日渐成熟,从而继承了父辈们的革命事业。而李玉和的形象就由我这个毛头小子去描绘和发挥……。总而言之,在我们的笔下,每一部中国大陆出品的影片都是健康的、精彩的、富有教育意义的,是完全值得一看再看的。

其实,我参与影评组的工作,真是勉为其难。一个专修毕业不久的学生,能力有限,经验不足,见识肤浅,何德何能对影片妄加评说?然而在那一切以爱国思想为主导的年代,只要是祖国出版的作品,无论是电影、戏剧、小说、杂志、诗词、歌曲……,必须从“大方向”去置评,必须以“正确的”尺度去衡量,必须歌颂和赞美,批评和揭露则绝对是在禁止之列。这样的评论文章难免会误导了读者,尤其是误导了青年读者的思维方向,非但不能培养年轻人客观、全面、准确地看待问题,反而引导他们走进盲目崇拜的死胡同。这也是当时的思想局限所造成的偏误。

正是:老将主持,副刊内容多姿多彩。初哥参与,电影评论似是似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