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风华正茂 青年学子施抱负 历练多方 进步报社育英才(五十)

发布时间:2013-08-16 14:53:34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 五十 )

风华正茂    青年学子施抱负

历练多方    进步报社育英才

 

专修毕业典礼一结束,我们“燎炬班”三十位同学个个怀着兴奋的心情,收拾行装,准备踏上新的征程。大多数同学在訓导处安排下,走上教师岗位。学习成绩好,工作能力强,固然倍受重视,而思想先进、品德优良,更成为重点培养对象,在各自领域担负重职。

邝春、钟兴盛、林汉雄、林和池、魏汉荣、刘美鸾等同学先后被分配到唝吥广育、磅针培华、柴桢华侨、暹粒中山、金边广肇惠等中学负责部务工作。王月卿、曾茜薇两位女同学因父亲在端华任职多年,已届退休年龄,特准女承父业,留校服务。其他从事教育工作的还有萧楚芬、杜惜芝、陈绮玲、张丽明、陈素粧、梁美琴、余光辉、赖隆兴、张振加......等。

当年我们毕业时,中国大陆正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华侨回国省亲时,一袋袋麺粉、一桶桶猪油、一箱箱旧衣服,随身携往接济国内亲友,中国人民当年生活的困境可想而知。而就在当时,周勤秀、郭淑贞、王淑娟三位女同学不顾家庭反对,放弃舒适生活,毅然回国升学,这种热爱家乡、热爱祖国、热爱中华文化的精神,令同学们十分感动。可惜几年之后,一场血腥的文化大革命让他们改变了人生的轨迹。乘着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淑贞飞往香港、淑娟也移居加拿大,重新开创自由的新生活。

同学中,也有几位家庭环境好,父辈留下庞大家业,必须继承,“只好”从商,负起新一代商人重责。

而我与倪宏楚、倪万安、黄慧卿、陈杏萍等同学,为了多学一门外语,而报考“拉达那基里”柬文补习学校。在柬校进修一年多后,宏楚因父亲年事已高,不得不下海经商。慧卿和杏萍两位女同学以优异成绩考进“中华医院”当护士。当年“中院”实习护士月薪只有三、四百柬元,艰辛的工作并非人人都能胜任,低微的收入,更非人人都愿意接受,她们却怀着一颗爱心、不怕脏、不怕苦,在自己的岗位上坚持到最后的日子,真是难能可贵。至于万安也在好友多番鼓励和劝导下,最后改变初衷,跟着大伙执起教鞭。至于我毕业后抱着学好“外语”的理想走进柬校,可惜半途而废,一事无成。直至1964年底,在棉华日报总编辑林永青兄的安排下,于翌年元旦,正式进入棉华日报编辑部当资料员。

在棉华编辑部上班后,我才发现棉华日报与端华中学有着深厚渊源。端华是柬埔寨华文学校最高学府,棉华是柬华社会最负盛名的进步报社。彼此联系密切,人才交流频繁。

张裕厚老师是柬华新闻界的老前辈,曾在现实日报担任编辑,更是棉华日报创刊的重要负责人之一。端华开办专修班时,张老师使命所驱,挑起专修第一届班主任重担,兼授语文科并任思想指导的导师。林超泉老师本是棉华日报编辑部中才华洋溢的人才,因工作需要,放弃原有职位,前往端华担任教务委员兼授专修班语文课。而端华历届毕业生进入棉华工作者不计其数。棉华已成为这些年青人锻炼和成长的极佳场所。

专修第一届毕业生张允隆和李文凤两位同学,曾在棉华工作过。允隆负责柬新闻翻译工作。既翻译柬新社新闻稿,又收听电台,繁重的工作量压得他难以清闲,但他是一位富有责任心的人,在岗位上默默耕耘,毫无怨言。他精通中柬双语,所译文稿简易明透,深获领导赞许。他也是赤柬的地下人员,长期以商人身份潜伏金边。赤柬占领金边时,他也随着胜利的队伍荷枪出巡,威风凛凛。当年允隆的家与家岳住所隔街相望,他的戎装出现,令人惊讶!但也完全可以理解。当年,左倾思潮泛滥成灾,不少和允隆同学一样的专修生在训导处影响下,被左派势力吸收,秘密参加革命工作,成为“华运”或赤柬的人员,走上丛林革命的道路。而允隆同学在大逃难浪潮过后,多年音讯断绝,不知行踪。只能祝福他平安康健,得免难于赤柬的清算。至于李文凤同学在我进入棉华时,经已离职,据说我负责的资料室曾是她工作过的地方。可能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好铁经已成钢,学校当局特召回训导处工作。后来听说她由于表现出众,得到最高领导的重视和培养,成为该领导机构的一员幹将。

吴文兴和张锡荣两位同学都是班里的优秀生。他俩柬文、柬语都有一定造诣,进入棉华后,被安排在记者组工作。文兴毕业于专修第四届,曾以“吴喜”笔名撰写新闻稿。由于刻苦努力,成绩突出,深获其组长周德高器重,安排负责采访官方新闻。他年轻有为,充满朝气,对美好未来无限憧憬,是报社领导特意培养的接班人。龙奈政变后,随着革命的洪流走进战区。所幸后来能逃出生天,如今在美国颐养天年。锡荣是专修第五届毕业生,在记者组负责采访侨校、侨团、侨社新闻。由于涉足范围广,见识多,做人处事十分练达老到。他心胸广阔,谦逊有礼,善于交际,人缘极佳,工作脚踏实地,不好高骛远,分析能力强,看问题有其独特见解,决不随波逐流,从不高谈阔论,平实中令人有一种亲切感。金边沦陷前,飞往港澳发展。闻说如今已开创出一片新天地。

陈国强和陈裕坤初中毕业后在校方推荐下,先后进入棉华。国强同学负责收听中新社电台,这项工作难度不高,工作量却很大,必须格外耐心和坚持,国强做得可圈可点,甚获领导层好评。裕坤同学进入报社后,一直在校对组任职。这是一个富有人情味、充满欢乐、温馨和青春活力的小组,组长李安大哥为人豪爽大方,乐于助人,是大家的好领导。裕坤平时虽沉默寡言,但有时谈起话来,也显得幽默风趣。在长期接触中,对他敏锐的嗅觉和透彻的分析能力,十分欣赏。曾记得,当年文化大革命期间,报社一些较为激进的工友,掀起一场“茶壶里的风波”,互相批评的大字报贴满楼梯的墙壁。裕坤看不过眼,也拿起一张白纸,写了十六个大字:“吹毛求疵——小题大做,脱裤放屁——多此一举”。在那红色浪潮滚滚的年代,如此举措实属大胆。最后,我们温和的潘社长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也来一张小字报,四两拨千斤,把一场“轰轰烈烈”搞得满社风雨的事件,轻易地化解于无形之中(由此也可见我们社长“功力”之深厚,他为人处世的风格令人十分折服)。

1967年开春,郑映明、陈创仁、胡忠诚、羊芳华、高觉细......等近十位专修班同学在端华训导处推荐下,先后进入棉华工作。可惜,时局已逐渐恶化,中柬两国近十年的蜜月期,经已过去,两国关系渐入低谷,报社终于在当年913日被勒令查封。这些同学也因报社的停刊而失去一次锻炼的机会。

至今回忆往事,年轻时代的是非曲折实是难以定论。但在棉华日报近三年的难忘日子,却给我留下永远美好的记忆。

正是:风华正茂,青年学子施抱负。历练多方,进步报社育英才。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