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危机骤至 几许艰辛总坚持 噩运难逃 百年事业成历史

发布时间:2013-03-11 21:55:52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四十五)

危机骤至    几许艰辛总坚持

噩运难逃    百年事业成历史

 

1967年,高棉政局发生重大变化,在中国文化大革命影响下,高棉左派份子活动频繁,直接冲击施哈努克亲王的统治根基。亲王为防患未然,开始削弱左派力量,继“柬中友好协会”被封,福财领导的大学生联合会不少精英份子被捕,接着所有华文报纸被勒令停刊。政府内阁也彻底改组,亲美的龙奈将军出任首相兼国防部长,掌控了国家军政大权。

1970318日,龙奈在美国唆使下,调集军队,掌控了金边市,并在当天召开的国会上,强行通过罢黜施哈努克亲王国家元首之职,一场政变终于在金边爆发。突变的形势,迫使施哈努克亲王在北京的大力支持下,联合赤柬组成流亡政府。至此,高棉正式被捲入越战漩涡,高棉人民和四十万华侨、华人从此生活在战争的阴影下。

龙奈的政变,高棉政局的转向,给左倾的柬华侨社带来巨大的震撼。右派军人集团马上下令封闭所有华文学校,不少体育会也先后停止活动。而“中华医院”也注定难免发生重大的变更。

二战前后,柬华社会基本上为国府所控制。在法殖民统治时期,他们作为当局的代言人,全权管理侨界各会馆、宗祠、公所、学校……等,“中华医院”也在他们掌控之中。高棉独立后,特别是中棉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后,过去处于地下活动的左翼人士,纷纷浮出水面,并先后接管上述各机构。“三·一八”政变后,由于龙奈执行反共亲美政策,柬华左翼人士面对严峻的形势,迫使他们采取断然措施,不少教育界人士、新闻从业者、侨团负责人。纷纷从公开场合退隐,其中不少左翼精英转入战区,投身于革命的队伍。

据“闻鸣”兄所述,此时的中院遭受的冲击尤为巨大。赴华学医归来的五位医生,就有三位离职。更多护理人员随着政局的恶化,先后“消失”。连行政核心人物,院委主任也一早不知去向,七位院委顿时少了三位,院内群龙无首,一片混乱。处此紧急关头,余下的行政人员,临危受命,根据董事会决议,在原有架构上重新物色人选,递补空缺。医院能否正常运作,取决于有无足够驻诊医生,在院方要求下,各立案医师应急回院,积极投入工作的同时,还增加诊病和巡房时间,而增聘医师填补空缺更是燃眉之急。当时内科由蔡汉文医生负责;其他还有外科林淑卿医生;妇、产科毕利春医生主持,日常门诊空缺则由资深助产士陈琴递补。而护理人员严重缺乏的情况下,幸而新一期护士培训班学习期满,正式投入工作。董事会还新聘一位王姓院委主任坐镇。王主任是位热心人,除工作积极,认真负责外,且能虚心请教熟悉院务的老职员,故中院在上下通力合作下,总算能顺利运作,逐渐度过困境。

由于不少医护人员的离职,带给医院业务的冲击,虽经董事会和院委领导的努力,得以顺利解决这突如其来的危机,但也引起当局有关部门的注意。特别是右翼报章推波助澜,借题发挥,有目的地报导中院的“负面新闻”,说中院是越共的“庇护所”,院内人员经常把政府管制的药物暗中转供越共,因而有关部门对院方所需药物严加管制,给医院的运作带来极大的困扰和麻烦。

这期间,龙奈政府有关机构曾一度想接管中院。但因这是一所慈善机构,看病、医疗、住院......等一切都是免费,一旦接管,庞大的开销将给政府带来巨大的负担,这种“赔本生意”绝不是贪污腐败的政府官员所愿意干的 “蠢事”,故只好打消接收中院的念头。不久,“中院”董事会换届,亲台人士重新掌控院政,由谭姓院董主理,一度还准备物色人选赴台培训,后因条件所限,未能成行。

自南越战火蔓延至高棉,赤柬在越共的帮助下,势力不断坐大,广大的农村,偏远的山区已成他们的势力范围。为了逃避战火的吞噬,善良、无辜的百姓纷纷涌入大小城市。原有四十万人口的金边市,突然暴增至近二百万人。密集的人口给这座孤城造成巨大的压力,市民们的衣、食、住、行都成难题。面对如此艰难的困境,中院也在苦苦挣扎着,但二百多位医护人员肩负着神圣的使命,仍然与侨胞们共进退,共患难,一如既往日夜坚守岗位。

令人感慨的是,这所曾经在左派人士掌控之下,为越共、柬共、“华运”做过贡献、培训过许多医护人员的慈善机构,还有在院内服务的众多医护人员,在赤柬进入金边后,居然一样难逃噩运。

正是:危机骤至,几许艰辛总坚持。噩运难逃,百年事业成历史!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