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各奔前程 三年同窗 情虽相依终惜别 另寻出路 数载心血 时不我予尽东流

发布时间:2012-10-24 18:18:41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四十一)

各奔前程  三年同窗  情虽相依终惜别

另寻出路  数载心血  时不我予尽东流

 

专修毕业前夕,那是同学们最为兴奋、喜悦,而又彷徨、苦恼的时刻。喜悦的是经过三年刻苦努力,总算完成一个阶段的学程,可是与此同时,相处三年的同窗好友,从此就要分道扬镳,各奔前程,总是依依不舍。毕竟三年同窗,虽不敢说彼此亲如兄弟姐妹,但曾共同度过一段美好的日子,让人难以忘怀。想当年,在学习小组里一起讨论交流,互助互补,共同提高;空闲时天南地北,有说有笑,无拘无束;球场上你争我夺,比技术、斗体力,个个生龙活虎;郊游中,你唱歌、我跳舞,你吹着口琴、我弹着吉他,悠扬悦耳的歌声,轻盈美妙的舞姿,历历就在眼前;还有女同学们在每次的旅行中,或联欢会上大显身手,“高超”的厨艺,让大伙享尽口福;……那轻松愉快,称心如意,多姿多彩的生活片段真让人回味无穷,那充满青春活力的情景,令人多么响往。

专修毕业虽不至于就是失业,但学员们能够自由选择的出路不多。极大部分在校方安排下,走上教育岗位;少部分回国升学,或再学外语;也有部分学员因父母年事已高,不得不继承家业,“下海”从商。因大家选择的职业不尽相同,随着时间的推移,环境的变迁,个人的思想和观念产生不同程度的差异。这原也十分正常,社会是多元化的,在不同的社会领域生活、工作和发展的同学,不可能永远“保持一致”。即使如此,平心而论,绝大多数同学在毕业多年后,其原则立场基本上是不变的,其生活作风也还是正派的。但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叶,特别是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高棉华人社会左派势力空前膨胀,左倾思潮笼罩整个华社,以致某些从事教育工作的人,错误地把从商者都当成“投机份子”、“落后份子”,有一些感情本是要好的同学,因职业的差异,变得十分陌生,亲密无间的友情,也渐渐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当年,隆重的毕业典礼一结束,我就怀着轻轻松松的心情,自由自在地离开了生活了十五年的校园。既不想跟训导处联系,也不想接受班主任的安排。因为我心里非常明白,自己从小养成自主独立的个性,既不想看人眼色,更不想任人指挥和摆布。而在那“红”字当头的年代,想顺利地进入教育界,就必须绝对服从训导处的分配,因为只有训导处才对学生的品德行为和政治倾向洞察秋毫,从而会为其安排“适当的”位置。而我是个只求“专”不求“红”的学生,操行永远最多只能被评在“中上”这个等级,就算学业成绩如何突出,也难登上“优良学生”宝座。而心里更清楚,长期养成的叛逆性格绝不是训导处“培养”的对象,如果“服从分配”进入教育界,根本难有作为,更难梦想拥有宽阔、美好的前途。

说句心里话,“教书”这行业,我也并非绝对排斥。想当年,还在读专一的时期,因机缘巧合,在朋友介绍下,进入建华夜校担任中文教师,一直工作了整整三年。专修毕业后,几位好友通力合作,把夜校办得有声有色,拥有十七位教师和四百多名学生,成绩相当可观。由于学生迅速增加,师资相对缺乏,我们只好向林宏毅主任求援,给我们安排一些家庭环境较为困难、需要经济收入的在读学生进入夜校兼职,一来加强师资队伍,也让困难学生减轻家庭负担。我们的建议深获林主任的支持,先后安排许多在读同学参与我们的工作。

夜学补习班有了优异的成绩,让我们增强办学的信心和意念。在潘木光、李世雄等同事的建议下,大伙有了一定的共识,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资金充裕、条件许可的前提下,携手合作,创办一间中文学校。当时黄岸然、方汉武和我对此构思倍加支持,因为那是自己的事业,我们可以自己掌握命运,根据现实需求和环境变迁开创一条崭新的道路。可惜,后来因政局变化,全柬华校被封,我们构思的一段美好愿景,完全破灭,几年的心血也付诸东流。

正是:各奔前程,三年同窗,情虽相依终惜别。另寻出路,数载心血,时不我予尽东流。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