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未雨绸缪 为侨教考取证书 激情火爆 惜好友牺牲生命

发布时间:2012-10-16 23:34:07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四十)

 

未雨绸缪  为侨教考取证书

 

激情火爆  惜好友牺牲生命

 

我踏进专修第二年,除容士鏗和林超泉两位老师担任数理化和语文课外,法文课由马成业老师担纲,体育老师是江景浩。当年为结合现实需求,校方特增设教育学和簿记学两门新学科。教育学是张德谦主任负责。张主任本已是我们的历史科老师,他从事教育工作数十年,教学认真、经验丰富,兼授教育学,乃是最佳人选。校委主任林宏毅,原是端中第一把手,也紆尊降贵为我班同学传授簿记知识,这是同学们的荣幸和福份。林主任是一位满腹经纶,才高八斗的高级知识分子,大儒的风范、高贵的气质,让人十分折服,他那崇高的形象长留学子们的心中。

两年匆匆过去,师长们给学员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们万分庆幸,能在平和的环境里修完课程,几位师长都是学识渊博的专业人才,温存和蔼、亲切友善,尽心尽力、毫无保留把平生所学传授予我们。在师长们辛勤的熏陶和教导下,我们对人生意义和做人道理有更深刻的认识和领会。更可贵的是,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在那左倾思潮开始主导校政的时候,师长们仍然保持务实的作风,从不向学员灌输盲目激进的思想意识。因此,我班绝大部分同学毕业后走进社会,无论在商场上,或教育界的岗位上,相对低调,能把师长们的教导铭记心中,把所掌握的知识和技能应用在实际工作和生活中。

1962年初,也是学年即将结束时,在校方鼓动下,我班大部分同学前往“柬埔寨教育部”报考“华文高级教师证”。按当年政府规定,若想从事华文教育工作,必须要有合格身份,而“教师证”就是资格证明书。至于开办华文学校,当然也必须由有“教师证”的教师主理和执教。否则,将被视为非法,遭有关部门“严惩”。五十年代末,高棉华文教育事业相对落后,除几个大省份有开办初中班外,普通省份只办到小学六年级。一些县镇地区,甚至连华校都没有。原因是缺乏师资,而端华专修毕业生,正为教师队伍提供大量生力军,并为各地开办华校创造条件。

当年“柬埔寨教育部”华人师资主考官有两位。语文科由端华中学教务组长邱志强老师负责;广肇惠中学校长徐自克则专门审阅数学科考卷。我班同学为了考取这张资格证书,曾下了最大决心,作了充分准备,加上师长们耐心辅导,总算全体报考学员顺利过关。

其时为了未雨绸缪,我也跟随大伙考取了一张“高级教师证”作为应急之需。想不到“教书匠”没当成,却在进入棉华日报之后,在潘丙社长的建议和安排下,把这张教师证 “借给”干拉省平马市华文学校作为“立案校长”之用,算是为侨教事业作了一件有意义的事。从事教育工作并非我的首选,我较为热衷当一名文化工作者,更渴望成为一位有理想、有智慧的商人。故当年校方为我们增设教育学和簿记学两门新学科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簿记学。首先是出于对林主任的崇拜和景仰,更重要是觉得簿记是一门实用学科,对今后走进社会更有实用价值。当年选择学习簿记的同学还有邝春、倪宏楚、张纪、倪万安、余玉光、黄光琳、冯誉......等。毕业后大多数先后走进商场。我也于1968年离开新闻工作岗位后,在杂货公司负责财务工作,而簿记知识让我在工作上驾轻就熟,处理财务得心应手。

当年毕业后,三分之二学员走上教学岗位,邝春和钟兴盛两位班长还先后分别出任唝吥市广育中学和磅针市培华中学教务员之职。而魏汉荣同学因表现突出,被训导处视为“培养对象”安排到广肇惠中学当训导员。

龙奈政变后,魏同学怀着天真的“国际主义精神”,毅然告别家庭,进入战区参加工作。不幸患上重病,由于缺医欠药,在求救无门之下断送了年轻的生命,实是万分可惜。汉荣同学本是富裕家庭出身,自幼在父母的福荫下成长,少经风雨,但作风正派,思想单纯。初中毕业时,本想与几位同窗好友进修外文,后因对中华文化的热爱而改变初衷,转而报考专修班。想不到经过数年“教育”,在即将离开校园前夕,思想作了一百八十度转变,言谈举止,处处以“政治挂帅”,不少同学因表现“中庸”而遭其批评,我也难逃一刼,实非意料所及。多年来,我们彼此私交甚笃,来往密切,他的突变,叫人难以理解和置信。也许训导处“发掘”他作为可造之材,花尽心血作了大量思想改造工作,让他改变人生观,为他描绘了 “绚丽的”远景,让他充满幻想,并为此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和年青的生命。这都是我们这一代人过于迷信某一主义的悲哀。

正是:未雨绸缪,为侨教考取证书。激情火爆,惜好友牺牲生命。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