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一代沧桑 玉骨冰心安息和平岛 五洲桃李 才华丰采长留弟子心

发布时间:2012-09-12 18:58:02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三十八)

 

一代沧桑 玉骨冰心安息和平岛

 

五洲桃李 才华丰采长留弟子心

 

1961年秋,那是我进入专修班的第二年,班主任是容士铿老师。容老师是理科出身,在他栽培下,许多学生数、理、化各科成绩十分突出。而语文科则由林超泉老师担纲,可谓相得益彰。

提起林超泉老师,我们“燎炬班”同学对他赞赏有加。在他耐心指导下,同学们的语文程度迅速提高。他经常以一种新的教学方法,根据课文的体裁特点,非常生动地分析课文中的人物和故事的情节,或者全面深入讲解课文中的论点、论据和结论,让学生更彻底、明透领会每篇文章的中心思想和深刻内涵。两年的学程,大家受益匪浅。

想起当年,林老师走进我们课堂的第一天,就给学生们留下深刻印象。他,风流潇洒,温文尔雅,谈吐慢条斯理,言行举止一派儒者风范,温和的态度格外亲切。两年的相处,让人感到他最为可贵的是为人处世十分低调,从不高谈阔论。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在那左倾思潮泛滥的年代,他从不偏激处事,也不盛气凌人,冷静、稳重、踏实的处事风格获得周围学生、同事、朋友高度的评价。

林老师出生于福建泉州,孩提时期,正逢中日战争,神州大地狼烟四起,为了免遭战火吞噬,只有八岁的林老师跟随父母漂洋过海来到越南的堤岸。聪明过人的他,在父母薰陶下,师长调教下,加上自身的刻苦努力,终于以优异成绩在堤岸知用高中完成了学业。

五十年代,印支三国先后独立,林老师前往寮国,担任百细华侨中学教职。随后移居金边,并进入柬埔寨最大的中文报社“棉华日报”担任编辑工作。1961年,不但取得厦门大学海外函授部中国语文专修科毕业证书,不久,还被委任为该部代办处负责人。同时,进入金边“端华中学”担任专修班语文教师。1964年离开棉华日报编辑岗位,正式担任端华中学教务委员。1966年,在林振寒校委主任盛情邀约下,出任桔井中山学校校务委员兼教务主任。

1970318日,龙奈——施里玛德右派集团发动政变,高棉内战随之爆发。林老师遭此浩劫幸而仍能逃出生天,于1974年抵达越南。并在朋友的帮助下,于1981年移居新西兰,开始在那充满阳光的海岛上,享受自由、安定的新生活。可惜,不幸于2012612日因心脏病发,抢救无效,与世长辞。林老师的一生心胸坦荡,光明磊落,他高尚的品格令人钦佩,他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是人们的楷模,他那翩翩的风度和灿烂的笑容永远遗留在人们的脑海中。

当人们在新西兰这片美丽的土地上送走林超泉老师的时候,不禁想起曾在这片乐土上自由生活了十多年的另一位高棉教育界老前辈,端华中学校委主任林宏毅的夫人——杨璧陶老师。

杨老师曾戏称自己是一位“教师匠,但实际上是一位数十年乐业敬业的教育家。其学生遍布全球五大洲,可谓桃李满天下。

杨老师是福建省厦门市鼓浪屿人,生于1920年。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家境贫寒,更如雪上加霜。中学阶段就读于岛上美国教会创办的女子中学,故深受西方基督文化影响,成为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1940年在美国女校长鼓励和帮助下,突破侵华日军封锁线,前往陪都重庆,考进中央大学经济系,后转入文学院。194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并进入国民政府财政部工作。她在重庆求学期间,已与同为闽籍的林宏毅主任相识相知,后因工作关系各自单飞。1945年抗战胜利,杨老师随政府返回南京。也是姻缘天成,两年后,因染病辞去公职,回归故里。其时林主任恰好也在厦门工作,两人因此重逢于家乡,并于1949年举行婚礼结为伉俪。随后远渡重洋来到南越西贡。杨老师即受堤岸义安学校礼聘,在该校担任教职。由于爱国言行被冠以“红色份子”之罪名,为免遭当局迫害,于1957年跟随林主任离开西贡,辗转来到金边。刚到金边即受聘于民生中学担任半年代理校长,随后转至马德望任联校(包括国光、民强、集成)校长。在她主事期间,马德望华文教育事业得以长足进展,获得高度赞誉。1961年离开马市,转至磅针出任培华学校校长。

1965年她返回到金边与林主任团聚。并在端华中学执教,先后担任过两届专修班的班主任,同时兼教语文、理化等课程,直至1970318日龙奈政变后所有华校被封。

政变后的高棉政局一片混乱,林宏毅主任身处高棉华文教育界的顶峰,跟随大伙进入丛林。杨老师忍痛抛下孩子,陪伴丈夫身边。在战区的几年中,她亲眼看到红色高棉的倒行逆施,看到投身革命熔炉的华侨爱国份子何等无奈地生活在赤柬的阴影下。1978年,林宏毅主任病逝于桔井森林,遗恨荒野,杨老师万念俱灰。幸而1979年赤柬政权被赶出金边,杨老师在儿子的陪同下,历尽千辛万苦,穿越重重险关,辗转逃入泰国考依兰难民营,并于1983年踏上新西兰美丽的国土,安享晚年。到达新西兰后,她又创办了中文补习班,并兼任教职,同时经常奋笔直书,在香港报刊上充分揭露红色高棉的丑恶面目和极左份子的无能无知,直至1998年逝世。

杨老师的一生经历是值得敬重的,她的离去更值得大家的怀念。当年柬华社会从事教育工作的女性为数不多,有魄力、有才能独当一方的更是凤毛麟角。而五十多年前的杨老师已曾先后担任金边民生、马德望联校、磅针培华等公立中学校长之职。

1959年我初中毕业时,是届毕业生曾组队访问马德望,受到马市联校师生热烈欢迎。在国光中学的联欢会上,杨校长给我们的第一个印象是端庄稳重,风度翩翩,充满学者气质。在她发表的欢迎词中,更充满感性,以亲切的口吻鼓励年轻人努力向上,打好基础,学好知识,将来更好服务社会,做个有用的人。至今时逾半世纪,仍然印象深刻。

正是:一代沧桑,玉骨冰心安息和平岛。五洲桃李,才华丰采长留弟子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