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幼师专训 寓教于乐如慈娘 家学渊源 授文及诗真女彦

发布时间:2012-03-31 22:27:29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三十三)

幼师专训 寓教于乐如慈娘

家学渊源 授文及诗真女彦

 

端华中学自郭殿宝先生担任校长后,校政多方改革。为提高教学质量,加强师资队伍,不断向各界招聘人才。这期间,端华教职员工可说俊彦云集。罗峻山、张应宾、郭燕芝、方君健、李炳桐、李君达、李君可、施孟华、蔡凌霄、张若镜、谢亦云、马丽……都是学有所长,术有专攻的教育界前辈。到罗峻山、张应宾出任校长时,校政更臻完善,不但有了校歌和校徽,还有一个相当规模的童子军组织,童子军课程成为学生必修科目。

高棉独立前后,一个日渐庞大的女教师队伍出现在端华的校园里。陈清兰、蔡翠芳、郭晓梅、吴良梧、刘器梧、张凤鸣、陈逸梅、柯钿……等。她们一律穿着中国传统的素色旗袍,清新淡雅,端庄秀丽,加上亲切的笑容和大方的仪态,令人印象深刻。六十年前,高棉社会还十分封闭落后,职业女青年为数极少。受过高等教育,能够担任教师的更是凤毛麟角。从事教育工作的女性令人十分羡慕和赞赏,深获人们的尊敬和推崇。

在芸芸女教师中,陈清兰和吴良梧两位老师都是我小学时期的班主任。两位师长认真的讲课,諄谆的誘导,严格的要求,亲密的相处……生活、学习中的点点滴滴在我脑海中烙印了一段段美好的回忆。

陈清兰老师是我初小一、二年级的班主任。那时的我幼小无知,天真调皮,不知天高地厚,荒于嬉戏,对读书既不专心,也毫无兴趣。幸而有一位好老师经常督导,才免于误入歧途。陈老师是一位慈祥、可敬、可爱的长辈。对学生教导格外耐心,毫无脾气,孩子们在她老人家引导下,都变得乖巧和顺。陈老师是广东省揭阳县人。她是郭殿宝校长的夫人。婚后为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在郭校长的鼓励和支持下,特地到福建厦门集美幼稚师范深造。集美大学是极负盛名的高等学府。南洋各地无人不知,它是新加坡愛國華僑陳嘉庚先生所創辦。幼稚師範顧名思義,乃一所專門培養幼稚園師資的學校。陳老師畢業后,於1933年返回泰國,并就教于泰國曼谷新民學校幼稚班。1942年隨同郭校長任教端華學校初小部一年級班主任,兼教小學部一、二年級唱遊課。唱遊是歌唱和舞蹈相結合,十分生動、活潑、有趣。此一課程深受學生們喜愛,故當年的陳老師成為小朋友最歡迎的師長。她教導的歌曲:“上學歌”、“放學歌”、“我雖是小孩”......至今還留下依稀的印象。特別是上學歌:“上學去,上學去,清早起。快樂上學去。鳥兒向我叫,花兒向我笑,太陽向我照,蜜蜂嗡嗡叫,伴我上學去。”輕鬆活潑,歡樂的歌聲唱遍了整個小學校園。陳老師還和同事們共同組織了一次“兒童懇親遊藝會”,在金山戲院隆重演出。孩子們表演了許多精彩的節目如:“文明結婚”、“蝴蝶姑娘”、“花生米”、“鋤頭歌”、“合攏放開”......等,獲得家長們和各界人士的好評。可惜老人家由於健康緣由,不能繼續工作,終於在1954年懷著遺憾的心情,依依不捨離開她多年的崗位和日夜相處的同事及成群天真可愛的小朋友。

一九五四年,當我完成初級小學,進入高小的第一學期,課室被分配在正校後座興文書局的樓上。班主任是吳良梧老師。吳老師文靜秀麗,講話慢條斯里,慈母般的笑容令人感到和藹可親。吳老師出生名門,世代書香。父親澤庵老先生為晚清秀才,民國初年先後就讀于韓山中學,榕江師範、廣州師範等學校。畢業后执教于榕江書院、礜石中學。曾受聘遠赴新加波端蒙學堂擔任國文講師。吳老年輕時眼看清廷腐敗,深恶痛絕。曾是中國近代進步團體“南社”的成員,屡有詩作辑于“南北叢書”。一生同情、支持革命事業。吳良梧老師在父輩薰陶下,自幼知書達礼,勤奮向學,畢業於汕頭礜石中學,后在家鄉從事教育工作。1947年隨同夫婿陳禮庄老師遠赴高棉,在實居市華僑學校擔任教導主任。1953年受張绚校長禮聘,出任端華中學高小部文、史教師。吳老師教學認真,講解深入淺出,深得學生愛戴,也獲得同事敬重。她一生勤儉刻苦,為幫忙家計,日間在端華任職之外,夜間還擔任“大德藥行”女東主的家庭老師。1958年,陳毅夫人張茜女士率領中國婦女代表團訪問高棉,吳老師被推選為柬華婦女十位代表之一,盛情接待陳毅夫人。吳老師文學修養甚高,尤精於古文詩詞,經常于報刊作詩唱和。當年端華尚未開辦專修課程,一批初中畢業生為提高文學修養,特于假期請吳老師以潮語教授古文與詩詞。時至今日,曾獲教的陳佳林同學回憶此事,還深感得益匪淺。

正是:幼师专训,寓教于乐如慈娘。家学渊源,授文及诗真女彦。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