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猗歟盛哉 百年学府历经数代 向上力行 一曲校歌传唱五洲

发布时间:2012-02-23 21:18:41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三十一)

猗歟盛哉 百年学府历经数代

向上力行 一曲校歌传唱五洲

 

再过两年——2014年,将迎来“端华中学”建校一百周年,这个富有重大意义的日子。百年端华之路是何等曲折艰辛!但在先贤前辈们努力经营下,总能冲破重重困境,越过道道难关。特别是一九四二年郭殿宝校长执掌校政后,一个崭新的端华呈现在华侨面前。可惜郭校长英年早逝,壮志未酬,不能亲眼看到日后端华的长足发展和辉煌成就。幸而他的继承者不负众望,挑起他遗留下的重担,继续阔步迈进。罗俊山、张应宾、吴庸、李芳林、张绚、江瑞麟、李肇义、邱仲民等先后八位校长,他们都是满腹经纶的教育工作者,虽然各有不同的人生经历、思想意识和历史背景,但他们为炎黄子孙灌输中华文化的理念和目的是值得肯定的。

一百年来,端华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只有小学部到开办专修课程,这都与校方的领导和教职员们的辛勤劳动分不开的。据李少阁老先生生前所忆,一九三三年全校老师包括校长只有八位。三百多位学生分六个班级授课,而男女学生非但不能坐在一起学习,还要用竹篱笆分隔两面。可见当年的社会风气极为保守,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意识十分浓厚。直至李明良先生接任校长后,才打破男女生分界线。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学校都以潮语上课,每周只有两节国语课程,直至日本投降后,校方才正式採用国语授课。

高棉独立前,端华学校的环境还是十分简陋,课室都安排在“协天大帝”神庙周围。后来的大礼堂座落处原是一列平房。并分隔成几间课室,小学四、五年级的学生被安排在这里学习。平房的前面空地,种植四、五株“洛谷”树,茂密的树叶覆盖着平房的屋顶,这里是学生们上课前、下课后乘凉和游戏的好地方。后座“兴文书局”的楼上,成排的房间是初中部。大礼堂兴建后,一座四层楼高的新型大厦彻底改变学生们的学习环境,也为单身的青年教师提供了宿舍住所。

曾记得,在我读小学的那段日子里,经常在大礼堂召开“周会”。校长、教务和训育两位主任及师长们例必要作长篇报告。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周会召开前,全体师生合唱“中华民国”国歌。当时虽然新中国已经建国,但中棉两国尚未邦交,国府在金边的势力还十分庞大,对侨社、侨团、侨教影响至深。周会结束前则一定要唱“校歌”,悠扬激昂的“端华校歌”有无限的生命力,而今随着端华学子散居世界各地唱遍五洲四海。

谈到“端华校歌”,不能不让我们想起两位创作“校歌”的教育前辈。

“猗歟盛哉,我校屹立金城。椰风蕉雨饶兴趣,弦诵悠扬。都会乡村每角落,文盲肃清。四维既张,国基永固;五育并重,校誉增荣。时代激流我猛进,康庄大道我经营。向上!向上!力行!力行!共致祖国于强盛,共谋世界于和平”。——这是君健老师作的词。洋溢着海外学子热爱祖国,热爱第二故乡的浓厚感情。充分体现母校的教育方针和教育精神。方老先生毕生奉献于爱国教育事业,后因积极从事“爱国救国”运动,被法殖民主义当局驱逐出境。回国后,曾在国务院侨务委员会任职。其公子壮高叔与家父过从甚密,我们两家乃是世交,交情甚笃,壮高叔的女儿“也男”姐曾被家母认做谊女,中棉建交初期,为追求理想,跟随祖父回国升学。壮高叔自幼习医,对医学深有研究,曾于大金欧和暹粒两市行医多年,颇有名气。他老人家在父辈的薰陶下,对文学的研究也有一定的造诣。

“校歌”的谱曲者是郭燕芝老师。老师是端华中学五朝元老。长期以来,除担任端华学校董事会秘书外,还先后兼任中学部语文、音乐、美术老师。他教学认真生动,对学生爱护有加,关怀备至。老师是广东省揭阳县人,早年毕业于“潮州韩山师范”,他老人家一生为教育事业鞠躬尽瘁,做人处事光明磊落,豁达潇洒,幽默风趣,而且诗、书、画、乐无一不精,是教育界难得的俊彦才子。

正是:猗歟盛哉,百年学府历经数代。向上力行,一曲校歌传唱五洲。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