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盟军轰炸 避战祸迁居下六省 日寇投降 迎和平重返金边城

发布时间:2011-12-16 21:01:45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二十七)

盟军轰炸 避战祸迁居下六省

日寇投降 迎和平重返金边城

 

一九四四年末,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白热化。欧洲战场,苏联红军在斯大林领导下,成功击退德国法西斯的强大攻势,在部份战场开始反攻。希特勒一统欧洲,建立德意志大帝国的美梦即将破灭。而亜洲战场,日本军国主义勾画大东亜共荣圈的妄想也渐成泡影。中国人民和东南亜各国人民经过長期浴血奋战,即将迎來最后的勝利。而英、美、法等盟国先后对日宣战,更加速日軍失敗命运。东条英机雖作垂死挣扎,却已回天乏术。其时佔领金边的日军,在法国战机的猛烈轰击下,伤亡惨重。当年我才三岁多,依稀记得堆積如山的日军屍体,被一辆辆军车经大街运走,情景惨不忍睹,这也是侵略者的可悲下场。恐怖的场景,在我幼小心灵中烙下深刻印象,至今难以磨灭。战爭的代价如此惨重,野心家们的罪行实是罄竹难书。

父亲为了家人免遭战火吞噬,决定冒险穿过烽火连天的柬越边境前往越南避难。毕竟他老人家在越南下六省生活多年,那里有他衆多的亲朋好友,有他更为熟悉的安全环境。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隨后在南越搐臻市度过整整一年的难民生活。

记忆中,搐臻是个中型城镇。那裡住了许多潮州人。后耒我才知道旅居南越的华侨的分布:堤岸是廣府人的天下,而潮州人大部份聚居於下六省,特别搐臻一帶更是潮州帮群的世界。因为父親懂得讲一些越南话外,其他语言一竅不通。他也只能结交讲潮州话的朋友。所以搐臻成为避难首选之地。

在這避难的一年中,与父亲打交道的叔叔阿姨,来来往往络绎不断,其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良兴叔叔,良兴叔比父亲小十来岁,他尊称父亲为大哥。每次到访我家,必定带来许多見面礼,如玩具、饼干、糕奌、生菓……等等。还经常带我前往歺馆享用虾饺、烧賣和大肉饱。当年他新婚不久,尚未有儿女,看我天真、调皮又可爱,就視如己出,我也对他格外亲切和好感。我们两家来往十分密切。

十多年后,我才知道良兴叔是父亲生意上的好伙伴。父亲负责金边业务,良兴叔坐鎮堤岸、统筹全局,大家通力合作,让两地货物顺利流通,从中获利,这种工作关系一直维持到高棉—南越两国断交为止。

这期间良兴叔曾多次蒞临金边,特别每年春节前夕,父亲与他结总賬的时候,是我最为高兴的日子。一个压岁的大红包让我三天的节日过得十分惬意和多姿多采:看电影、吃粿条、购买连环图和书籍……一切的消费都从大红包裡得到足够报销。其实良兴叔令我最为怀念的并非他那厚重的礼物。印象中,他不但拥有一副英俊的面孔、魁伟的身材、亲切的笑容和翩翩的风度。更重要的是在他身上充分体现中国人中出身草根阶层的百姓那种善良,纯朴的本质、坦诚的胸怀和高尚的人格,让我十分折服。记得在高棉—南越两国因政治倾向分歧而中断外交关系的最为艰难的日子里,父亲筹办的一大木船绿豆恰好从金边运往堤岸,资金尚未回收,两国宣布中止一切交往,消息传来,宛如晴天霹雳。当年不少商家也因资金周转不灵,陷入困境,甚至宣告破产。但政局如此,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不过,十多年后,龍奈发动政变,推翻施哈努亲王,建立亲美政权,与南越阮文绍政府打得火热,两国又恢复外交关系。父亲于是看准时机,马上飞往堤岸面会良兴叔。这时的良兴叔已今非昔比,生意越做越大,数间商店成排地屹立在堤岸的商业中心,也许是发了战争财的缘故吧。总之,十多年后,他已是大富大贵的人家。見到父亲到來特为高兴,不但热情接待,还主动提起那遗憾的往事,并十分慷慨地把一条長达十多年本已发霉,难以追回的旧賬,连本带利归还父亲。良兴叔这一仗义之举,对我们这个小康之家来讲,就像久旱逢甘霖一样。

话说我们一家在搐臻生活了一年多,这期间父亲也经营一些小本生意来维持家计。一九四六初,战争完全结束,印支三邦的交通全面恢复,商业活动也正常运作,父亲决定带领全家返回金边。

正是:盟军轰炸,避战祸迁居下六省。日寇投降,迎和平重返金边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