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离乡别亲 男丁避战下南洋 尊老爱幼 媳妇持家守梓里

发布时间:2011-10-26 21:54:52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廾五)

离乡别亲  男丁避战下南洋

尊老爱幼  媳妇持家守梓里

 

故乡,一个多么亲切的名字,曾带给我无限的遐思和幻想。从孩提懂事时开始,不断听父、母亲讲述故乡的故事。在遥远的中国,一个落后的山区,那里住着几十户人家,务农为生。一座座青山环抱着一望无际的稻田,成排的小茅屋从山脚下往山腰兴建,一条条小溪从田垄中穿过,这依山傍水的景色,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勾画出一幅绚丽的农村美景。在那幽静的村庄里,有我敬爱的祖父、祖母、叔叔婶婶及众多的兄弟姐妹,一个拥有四、五十人的大家庭,大家相依为命生活在一起,其乐融融……那就是我日夜思念的故乡。

清朝末年,祖父、母带着几位姑姑从靠近闽南的粤东山区移民至揭阳县、西门外、东园镇、赤岩头乡、白木成村。(现属揭西县管辖)。父亲和四个弟弟就在这小山区里诞生。祖父、母膝下共有九个儿女,父亲虽为大哥,可上有四位姐姐,这些姑姑和叔叔,除三叔、四叔外,其他几位我从未谋面,只是根据父亲讲述家史时,留下模糊的印象和一段段曲折的经历。

二十年代末,国共两党合作破裂,内战爆发。中华大地硝烟四起,无辜百姓深受其害,国民党大抓壮丁,人心惶惶。祖父决定把几个男丁遣送出洋。父亲、二叔、三叔当时经已成年,被安排乘“红头船”先下南洋。父亲首先来到安南(也即包括越南、高棉、老挝的印支联邦)投靠大姑母。因大姑丈在法属印支三邦交遊广阔,生财有道,稍有名气。父亲初抵番邦,人地生疏,风俗廻異,语言不通,举步维艰。虽寄人篱下,总比其他举目无亲的“新唐”好得多。只可惜,大姑丈出身名门,自幼在家乡养成抽鸦片恶习,出洋后,他老人家无人管束,更是变本加厉,难以自拔,虽长袖善舞,能说会道,却终日流连于鸦片烟馆,生意未能亲力亲为,加上所托非人,到我懂事之时,已是家道中落。如此人才,沦落至此,实是万分可惜。

父亲出洋之时,本想带同母亲和大哥同行,却遭祖父阻止。因长孙如幼子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祖父坚决留下大哥继承大房香火,母亲为抚养儿子无可奈何地忍着心中悲痛,与结婚才几年的父亲挥泪告别。谁知道,这一别就整整十二年。

十二年,这是一段漫长的岁月,孤独、彷徨、寂寞、无奈时刻伴随着母亲。作为长媳,上要侍奉公婆,下要照顾幼儿,又要面对成群的小叔、妯娌、侄儿、侄女,稍有失错,周围指责声浪铺天盖地。幸而母亲是位善良、贤慧的中国农村女性,虽目不识丁,但作为长媳,特别在祖母逝世后,她挑起了家中重担,含辛茹苦,任劳任怨的精神,为吴家树立了良好的楷模。这一切,都在我避难泰国时听三叔父亲口所述。三叔父经常赞扬母亲为人正直,处事公允,尊老爱幼。她在吴家身为大嫂,却肩负慈母之责,对长辈毕恭毕敬,对小辈关怀备至。后来她的离去,令一家大小依依不捨。

在大哥十岁当年,祖父为了防范母亲带走大哥,特地为大哥定了一门“娃娃亲”,她就是大嫂巧娇。据母亲所述,大嫂也是一位贤妻良母,成亲之后,曾为大哥生了一男一女,不幸在我来法不久得了重病,我们叔嫂还未曾相见,她就英年早逝,十分可惜。幸而一对儿女长大成人之后,对大哥十分孝顺,当可告慰大嫂在天之灵。

正是: 离乡别亲,男丁避战下南洋。尊老爱幼,媳妇持家守梓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