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扫除文盲 夜校岁月未虚度 增广见识 教鞭生涯难忘怀

发布时间:2011-04-14 21:30:41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十八)

扫除文盲 夜校岁月未虚度

增广见识 教鞭生涯难忘怀

 

一九六一年冬,李安介绍我认识了邱大姐。当时邱大姐病后初癒,十分虚弱。由于身体欠佳,况因在报社职务繁多,夜校工作难以兼顾,决定离职,希望有人能替代她。在李安推荐下,我勉为其难,大着胆子走马上任。

初进夜校,一切生疏,好在同事热情指点,对工作产生兴趣,并结识了许多新朋友。其中大部分曾就读于桔井中山学校,他们都有各自的职业,夜校工作只是一种业余的爱好。潘木光是主要负责人,在“成泰汽水公司” 担任外勤职务,曾就读端中第一届“群智班”,后因工作,学业难以兼顾,只好中途辍学。老潘办事认真积极,头脑灵活敏捷,处理行政工作经验丰富,交朋结友坦诚相见、推心置腹,夜校在他领导下,办得有声有色。在那黄金岁月,曾拥有教师十七名,学员四百多位,在中文夜校中,首屈一指。胡炳南在“工商日报”排字部担任要职,为人正直坦率、是非分明、富正义感,处事有条不紊,是难得的主事人材。钟先定对中柬两种文字都深有研究。后与胡炳南等好友合办“启文柬文学校” 成绩斐然,与陈志坚、陈绿野 主事的“拉达那基里” ,陈世敏开办的“碧岺”和黄振松为校长的“友谊”等柬校,在金边各负盛名。李世雄乃桔井中山学校的高材生。经常以“凡人”笔名在棉华日报发表新诗,甚受学生们喜爱和欢迎。毕业后跟随其兄长李康年学习牙医,其父李尚文老先生在桔井市行医多年,名望甚高。老李在父兄的熏陶下,加上自己刻苦好学,医术不断长进。黄岸然在郭永安贸易公司担任高职,甚获东主郭之勤先生器重。郭老乃“棉华日报”董事长,是一位进步商人。方汉武毕业于民生中学专修班,曾任教于磅针培华学校,通晓中、法两种文字,为人作风正派,知书达理,慷慨大方。龙奈政变后,为了追求美好的理想,投奔丛林,献出自己可贵的青春。蔡耿东曾主事上丁市中文学校,为人严肃、教学认真、工作负责,是难得的教育工作者。池燕卿、马美琼……等都是新华学校的教师,这一群年青人学有所识,对夜校工作都曾付出一番心血。

创办夜校是一件富有意义的工作。我在初时对此缺乏深刻感受和理解,纯粹为解决经济问题,希望自己的收入能减轻家庭的负担。后来正式参予夜校领导工作,才深深体会到责任之重大,意义之深远。

夜校学生来自各个阶层,成份参差,但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商店雇员,工厂职工,街边小贩,家庭妇女……等,大多属贫苦人家子弟。他们或由于兄弟姐妹众多,父母不堪经济重压,身为家中一份子,特别是长兄和大姐,唯有一早投入社会,寻找出路,以减轻家庭负担。因此对他们来讲,“学生时代”的美好生活,只是一种奢侈的梦想。只能在就业后争取业余时间到夜校进修。作为教师的我们,对这些高龄的学生,不但深为同情,更把他们视为手足,大家相处像家人一样。

夜校每晚虽只有两个钟头的课程,但课余生活十分丰富,我们还组织了“体育会”命名“立新”。在莫尼旺大道租了一层楼作为会址,安放一张乒乓球枱,让大家利用周末或工余时间进行活动。体育会还有一支由师生组成的篮球队,曾参加“全柬怀”男篮赛,获得一胜“卫生局”的战绩。除篮乒运动外,旅游也是主要活动项目,大金欧、小香港、实居猴仔山、磅针花园市、唝吥白马沙滩、川龙、桔井、磅逊港等胜地,都曾留下我们师生的足迹。

在夜校里,教师们除传授知识外,对思想意识的教育,也下了一定功夫。当年,教师们都是爱国进步青年,对祖国、对新生事物格外响往,自然会把这种感情灌输到学员的脑海中。而这些贫苦子弟,由于长期处于社会最低层,对现实社会的不满使他们对理想的追求更加强烈,因此,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更积极投入“革命”溶炉中。

当年为了加强夜校的师资人才,同时照顾部分日间求学的贫困学生,我们特地通过林宏毅主任安排一些优秀学生进入夜校担任教职,其中有陈茂镇、陈瑞镇、池燕芳、巫干文、卢惠萍、许宜光(昭华)……等,不胜枚举。其它端华学生在夜校任职者比比皆是,他们是倪宏楚、余悦芳、傅树业、罗致群(罗勤受老师次子)、池燕卿、郭嘉明、邱瑞兰……等。在近十年的相处中,大家互相了解、互相信任、融洽的友情,让我们更亲密地走在一起,其中还促成了三对美好姻缘,他们是潘木光和池燕卿,蔡耿东和邹海燕,倪宏楚和马美琼,真所谓良缘喜巧合,佳偶庆天成,成为夜校的一段佳话。

正是:扫除文盲,夜校岁月未虚度。增广见识,教鞭生涯难忘怀。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