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横祸从天降 菜园区哀鸿遍野 高楼拔地起 金边市飞速改观

发布时间:2010-11-25 19:47:24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八)

横祸从天降 菜园区哀鸿遍野

高楼拔地起 金边市飞速改观

 

高棉是个多民族国家,其中高棉族占百分之八十以上,少数民族包括占族、普侬族、老族和傣族等。外来移民主要是华人和越南人。越南人大部分居住在洞里萨湖沿岸,多以捕鱼为生。金边的越侨,男性多从事与机械有关行业,如修理汽车、摩托车等,房屋建筑也是他们的特长;女性多属鱼贩,她们宰鱼的功夫,令人佩服,两刀三下,一条活生生的鱼,就在她们手里彻底解决。而华人遍布全国。马德望、唔哥比里、诗士芬等地,大部分辗米厂,由福建人经营;在金边,五金铜铁的生意,也以福建人为主,大监房附近的五金商行、汽车和机器零件行几乎清一色是福建人经营。海南人在唝吥省一带聚居,特别是磅禾叻、逢盛两个县,多种植胡椒和经营胡椒行业;而生活在金边的海南人,主要开设饭馆和茶室,海南人的咖啡和鸡饭,闻名全国。广府人多从事机械制造和创办小型工厂,也有经营餐饮业和旅社的,华群、国民几家专门承办喜筵的大酒楼,就是广府人所开设。潮州人却掌控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零售业。稻米、土特产、布匹绫绸、华洋杂货、钟表电器、文具纸料、书籍杂志……等等。此外,华人也因与政府部门有“良好关系”,而在金融业和出入口生意上大有作为。

生活在高棉的华人,由于遭遇不同,贫富差距相当大。富裕阶层,办工厂、经营出入口、开批发店。而生活在贫困线下的劳苦大众,只能蜗居在菜园区、红土路、禁狗路一带。那一望无际的木屋、茅寮,真不敢想象就是当初华人甘冒风险、离乡别井、漂洋过海追求的梦境。

提起菜园区,有一段可悲的历史。这里的居民主要是自由职业者,不少人是穿街走巷的小贩。有卖面包的、花生米的、甜品小吃的、雪糕雪条的……更多的是商行的杂役、店员、工厂工人、码头苦力,他们的收入仅维持家庭最低消费。因此几代人只能“安身”于贫民窟的小茅屋里。年长者也在家里种植一些蔬菜,每天运送到菜市场去买。贫困人家的孩子很少有机会到学校上学,只能在夜校读补习班。他们悲惨的命运,非但得不到老天爷的同情,往往还要承受那“横祸飞来”的恶运,灾难和痛苦随时降临在他们的头上,无奈、徬徨、绝望随时陪伴在他们的身边。

曾记得,好几年春节前夕,菜园区的老百姓家家户户准备“丰盛”祭品,拜祖先、谢神明,祈求来年合家平安,生活稳定,可一场大火彻底毁灭了他们的愿望。冲天的火灾,在除夕的夜晚烧毁了大片的茅屋。可怜的灾民,一夜之间无家可归。面对着破灭的家园一片茫然。

“破旧立新”也许是当年政府的国策,为了建设美丽的金边,贫民区的存在显得格格不入,大煞风景,更有损“新高棉”的形象。政府下定决心,从莫尼旺大道以西直至宋仁只一带,开发两个新市镇:乌亚西和奥林匹克。这一来,遭殃的是居住在菜园区、红土路、禁狗路的贫苦百姓。他们都要为金边的繁荣付出惨重的代价。几年下来,整个菜园区已被夷为平地。

“平地起高楼”,金边市飞速发展,当年有目共睹,乌亚西市场,奥林匹克运动场,笃加兰街,三十马路,一座又一座新型建筑物拔地而起,屹立在金边市的西区。唔哥、皇冠、皇都、大金营各大戏院先后落成,各行各业的华商也汇集此处。特别是笃加兰街(后改称戴高乐街)华商云集,应有尽有,呈现一片繁荣的景象。

正是:横祸从天降,菜园区哀鸿遍野。高楼拔地起,金边市飞速改观。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