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沧桑拾遗沧桑拾遗

一纸禁令 大金城绝迹消声 两般变迁 跑马埠改头换面

发布时间:2010-11-18 19:44:42来源:

 

沧桑拾遗

百年人事,沧海桑田。回忆

以往,偶有所拾,随笔记下……

老牛

(七)

一纸禁令 大金城绝迹消声

两般变迁 跑马埠改头换面

 

施哈努掌权后,面对百废待兴的家园,发挥他那超越常人的智慧,想方设法改变这古老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当时二战结束不久,世界格局发生微妙变化。在苏联支持和控制下,东欧共产主义政权先后成立,并组成华沙公约集团。而资本主义势力也在复甦,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事集团更是招兵买马,与“华约”分庭抗礼。面对如此复杂的国际环境,施哈努施展他圆滑的外交手腕,畅顺地游走于美、苏、中、法等大国之间,获得各国的支持和援助,帮助高棉这个贫穷和落后的国家,迅速摆脱即将崩溃的经济困境。而对内也进行全方位的改革,首先对黄、赌、毒采取严厉措施,力求给国家、民族带来一种崭新的风貌。

“大金城”是金边早期一个综合娱乐场所,位于金边最繁华地段,东朝洞里萨河,西临安英街,南边是下市仔和拉吕汽水厂,北边面对金边银行和朱潮丰行大仓库。法属时期这里是金边市民流连忘返之处。“大金城”内经常有戏剧、杂耍等娱乐表演。但主要还是开“花会”;十二支、廾一点、大小、三张等赌博玩意,在这里也一应俱全。记得孩提时期,家人曾带我到这里蹓跶,只见人山人海,十分热闹。后来曾闻不少“新唐”,由于沉迷其中,弄得家破人亡。这里的顾客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华侨华人,土著很少涉足。

施哈努禁赌命令一下,“大金城”顿时消声绝迹。精明的华商马上申请改建成酒吧和溜冰场。这种新鲜的玩意儿,初期办得有声有色。但高级消费,并非金边市民所能负担,日子一久,只好关门大吉。

施哈努禁赌之外,禁毒、禁娼也同时开展。独立前,抽鸦片在华人中是一种身份的显示。贫穷人家早出晚归,胼手胝足,犹难养家糊口,何来余钱抽它一口。只有大老板、大公司买办,才有条件爱好此道。禁烟初期,收效甚微,有钱人若被发现,总能破财消灾。后期因严令取缔,犯者送去“薄波”开荒,至此,吸毒才见匿迹。至于扫黄,也雷厉风行。金山戏院后巷,花丝宜街一带,原是流莺活跃的场所,职业青年稍微不慎,就会深陷泥坑难以自拔。但至五十年代末期,这一带已成昇平世界。

至于另一原为赌博场所的“跑马埠”,却是另一番命运。五十年代中叶后出生的人,大多不知金边曾经有过一个“跑马埠”。此娱乐场所在旧“宋仁只”区附近,每天进行一两场赛马的赌博。这玩意儿从西方传来,华侨子弟很少参与,许多土著倒常是这里的“座上客”,不少当地官员,也常光临消遣。中棉建交后,在中国政府的援助下,“跑马埠”全部夷为平地,改建成一个综合运动场——“奥林匹克”。“奥林匹克运动场”的成功落成,对高棉这个小国来讲,可算是一件大事,建筑庄严雄伟,富丽堂皇,外观极富高棉文化特色。为高棉留法建筑师文摩里万所设计(文氏后更因此曾任教育部长) 。后来加上周边的体育城,成为第一届亚洲新兴力量运动会的竞技场所。中国、日本、朝鲜、北越、印尼、缅甸、老挝及中亚、南亚等新兴国家的健儿,曾在这里大显身手。庄则栋、李富荣、徐寅生、张燮林、林慧卿、郑敏之、汤仙虎、侯加昌、陈玉娘、梁小牧等世界名将的高超技术和飒爽英姿,在当时我们年青一代的脑海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中国的歌舞团、杂技团也曾在这里奉献出许多精彩的节目,胡松华、马玉涛、才旦卓玛等老一辈歌唱家,嘹亮优美、悦耳动听的歌声至今令人难忘。夏菊花的“顶碗”绝技,令人叹为观止。沈亚威所作“中柬友谊之歌”,在此响起,唱遍柬国侨社。“跑马埠”摇身一变,成为“奥林匹克运动场”,这是一项良性的革新,十分成功。

正是:一纸禁令,大金城绝迹消声。两般变迁,跑马埠改头换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