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游.记游.记

暢遊神州(四)領略瀟湘風情(江麗珍)

发布时间:2014-01-09 22:22:13来源:

 

标题.jpg

—— 江麗珍

(四)領略瀟湘風情

 

 

   「瀟湘」指湖南,對此有兩種說法:1,「湘」指湘江,「瀟」形容水深而清;2,湖南境內有湘江、瀟水,兩者合稱借指湖南。另外,湖南簡稱「湘」,因省內最大河流是湘江;湖南還有「芙蓉國」美稱,因廣植木芙蓉得名。

    1118日上午,我們從南昌乘火車抵達湖南省會長沙,導遊周倩是典型的湘妹子,她熱情的把大家領上巴士後,就直赴「羊城酒家」用午餐,這是團隊第一次吃粵菜,大家都很高興。

    長沙很有大城市的氣派,高樓林立,街道整齊,我們多次經過的「五一大道」是市區的主幹道,也是長沙最繁華地段,兩旁的橫街都是小食街,酒吧街,五花八門的大小商店鱗次櫛比,非常熱鬧;導遊說,長沙是中國的娛樂之都,休閒之都,曾連續七年被評為「幸福感指數最高的城市」,長沙的消費很高,房價卻不高,因為當地人只喜歡享受當下,卻不熱衷於購置房屋,所以樓價比其它城市便宜;她指著湘江邊的一處高級樓房說,這是長沙最貴的樓房,老闆是中國某最高權貴的家人。

    車子經過「五一大道」時,我忽然看到馬路中央有「蔡鍔中道」的路牌,腦子裡立刻閃過「知音」二字,這是好多年前看過的一套電影,講的就是蔡鍔將軍和小鳳仙的故事;蔡鍔是湖南人,是民國初期著名的愛國將領,因反對袁世凱稱帝,被袁軟禁在北京時與名妓小鳳仙相愛,後來在日本去世時年僅34歲;蔡將軍逝世後魂歸故里,北洋政府在長沙為他舉行國葬,他是民國史上「國葬第一人」,據介紹,當時孫中山,康有為,梁啟超等要人都為他致悼詞、送輓聯,可見蔡將軍的威望與份量是多麼不一般。蔡鍔與小鳳仙的故事曾被多次搬上銀幕,「知音」只是其中之一。

    除了蔡鍔,大名鼎鼎的晚清重臣左宗棠,曾國藩都是湖南人;湖南是名人輩出的地方,有人說「中國近代史是由湖南人書寫的」。確實,毛澤東,劉少奇,胡耀邦,彭德懷,賀龍,羅榮桓,等等都是湖南人,海峽對岸的馬英九,宋楚瑜也是祖籍湖南。

    我們在長沙逗留的時間不多,但這座城市給我留下的印象頗佳,這裡氣候宜人,草木蔥鬱,一派南國風光,走在馬路上,感覺就像置身於東南亞某個城市,似曾相識;到達長沙的當晚,我們就出來逛街,看到很多民居房都修建得很好,有點像以前金邊的房子,周圍都有花草樹木,幾個老人悠閒的在街邊散步;超市裡,各種貨物琳琅滿目,最受大家歡迎的是物美價廉的火龍果,新疆梨,熱心又識貨的聯珠姨幫我挑選了兩個又紅又大的火龍果,真好!眼尖的琴華看到點心櫃裡的蛋撻,立刻買,我和丁秀覺得不錯,也跟著要買,誰知售貨員說,「完啦,明天再來吧!」另外,由於多日的旅途顛簸,不少團友都有點感冒咳嗽,也紛紛在藥房裡購買藥品。

    「橘子洲」和「天心閣」是我們在長沙參觀的兩個景點。「橘子洲」歷來是長沙的名勝;它是湘江最大的沖積沙洲,因盛產橘子得名;橘子洲四面環水,橘林成片,環境幽美,久負盛名,是「瀟湘八景」之一;據說1904年,長沙對外開放城市時,英國人因對橘子洲的景色青睞有加,即在洲上設立領事館。毛澤東年輕時在長沙念書,也很喜歡橘子洲,時常邀約同學到洲頭游泳,並於1925年寫下「沁園春長沙」。今天,人們憑藉毛詞內容在這裡加上幾個景點,讓人覺得橘子洲仿佛成了「革命搖籃」。

    來到長沙的第一天下午,我們乘坐巴士沿著湘江大橋的支橋直達橘子洲,秋季的遊人不多,大家坐電坪車到最好看的地段才下來步行,只見大片的橘子林,柚子林,枝上碩果纍纍,金黃色的果子垂掛於綠油油的樹葉間,煞是好看,真是名副其實的「橘子洲」,(圖1)大家一邊走一邊拍照,果園盡頭有一身巨大的毛澤東半身塑像,由於正在維修,塑像被罩住了(圖2),旁邊是毛公用狂草書法寫的「沁園春長沙」詞文碑刻(圖3),以及詞中名句「指點江山」石刻(圖4)。我們幾人在橘子洲頭觀望湘江,琴華饒有興致的指著江水說,「你們看,覺不覺得咱們好像置身於一條大船上,大船正划破江面,徐徐前進」,我們仔細打量,果然不假!此時,天高雲淡,風平浪靜,碧波粼粼的湘江水川流不息的奔向遠方!

    「天心閣」是長沙的標誌,素有「瀟湘古閣」美譽,它其實是長沙古城的一座城樓,1938年被「文夕大火」燒成一片瓦礫,我們現在看到的「文心閣」是1983年重建的。據介紹,「天心閣」原叫「天星閣」,始建於明代,原來是觀察星象,祭拜天神的場所,後來文人墨客常來這裡吟詩作賦,逐漸成了文化名樓。在樓上展出的曾經到此游覽的名人中,我看到徐悲鴻的相片(圖5),原來這位我最尊崇的著名畫家也曾到此留下足跡。天心閣的周圍是美麗的天心公園,園內景色幽美(圖6),不少團友對園內商店出售的圍巾,絲巾甚感興趣,紛紛購買。

    在長沙,我們還到當地最大的仿古餐館「西湖樓」用餐,據介紹,該餐館能容納五千人同時用餐;來到一看,「西湖樓」原來是一個規模不小的仿古建築群,裡面亭台樓榭,小橋流水,樣樣俱全,可惜的是,美名曰「仿古」,實際上只是效仿古建築的外型,而其建築、裝飾技術卻極其粗糙、低劣,來到這裡,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看,而是覺得好像置身於一堆「假」建築中,很不舒服,中國很多地方的所謂「仿古建築」水平都很差,這是很可惜的!我曾在2012年寫的「東歐巡禮」(該文於2012812日發表在「端中11屆通訊網」)一文中的第三章介紹過德國柏林的仿古建築,那種高超的技術不僅「假能亂真」,我覺得更重要的是體現了德國人對歷史的尊重,他們是以一絲不苟的態度來對待歷史遺產的,非常了不起!

    在長沙住了一個晚上,隔天一大早我們就啓程到六百公里以外的鳳凰古鎮去,途徑益陽、常德、懷化三個市鎮,懷化的芷江是19458月日本向中國政府呈遞投降書的地方,故有「烽火八年起盧溝,受降一日落芷江」之說。

    車子越往西邊走,山地越來越多,綠色植被鋪滿了連綿不斷的峰巒,在離鳳凰古鎮不遠的地方,導遊指著右前方一條小路說:「這裡直去就是宋祖英的故鄉」,我一望,都是荒山僻嶺,難怪宋祖英被稱為「山溝裡飛出來的金鳳凰」。鳳凰古鎮位於湖南、湖北、四川、貴州的交接處,故稱「邊城」,鳳凰鎮名作家沈從文的作品「邊城」講的就是他家鄉的故事,五十年代由香港明星林黛主演的電影「翠翠」就是由「邊城」改編的;導遊提議,「來到這裡,各位最好帶一本沈從文的書回去。」

    鳳凰鎮地處山區,潮濕多雨,所以本地人有食姜的習慣,導遊向我們推薦當地特產「姜糖」(圖7)、無花果干(kiwi),都頗受歡迎,可是,大家對她推銷的茶葉好像不感興趣,幾乎沒人買,陳會長真是好心人,帶頭購買,而且連導遊送給他的禮物都執意還錢,導遊周倩高興的連連說,「陳會長真有當領導的氣度。」(圖8)聽說朱鎔基也是湖南人,從小在湘西吉首的外婆家長大。他在位時來過湘西,覺得家鄉還是很窮,曾提議當地政府發展農副產業,讓老百姓受惠,朱總還破例的為鳳凰古城和張家界的景點題字(圖9)。來到古鎮,發現這裡的銀器都很精緻,當地的苗族姑娘非常喜歡佩戴銀首飾。

    我們抵達鳳凰古城已經是下午兩點半,於是匆忙趕去吃飯,餐館的衛生真的極有限,地面是髒兮兮的,桌面是黏糊糊的,更糟糕的是每道菜都韌得像牛筋,就連草菇,蒜苗他們都能炒得讓你嚼不動,我心想,是不是這裡的人牙齒都特別犀利,啥東西都能嚼爛了往肚子裡吞?想找點不韌的吧,那只有大塊大塊的肥豬肉,真是的!古鎮很小,但是名人不少,我們參觀了作家沈從文和民國第一任總理熊希齡故居,還觀覽了畫家黃永玉展覽館。在一些景點,幾位女團友還租借服飾,裝扮成苗家女拍照留念(圖10)。

   「沱江泛舟」(圖11,圖12),顧名思義,應該是多麼浪漫,多麼美麗,其實只能用「乏善可陳」來形容;來到沱江邊,只見兩岸的吊腳樓有新有舊,而新和舊的顏色都不一樣,讓人一眼就看出是幾件新玩意添插在幾件老古董中(圖13、圖14)感覺很不協調。上到岸來,景點小商販在兜售當地特產時,有點死纏爛打的樣子,唉,想不到聞名遐邇的鳳凰古城給我的第一印象竟然是這樣。

    當晚,我們在古城最高級的旅館過夜,據說,為了配合國際環保活動,這裡的旅店一概不提供一次性使用的東西,比如牙膏,牙刷,肥皂,拖鞋等,房間裡沒有暖氣;而隔天的早餐簡直就是「憶苦思甜」餐,讓人難以忘懷!吃過早點,大家匆匆上路,前往兩百多公里外的張家界;別了,鳳凰古城,我會永遠記得你!  

    據介紹,贛北是少數名族聚居區,共有33個名族,張家界以土家族為主;這些少數民族都不是炎黃子孫,而是蚩尤後代,所以他們的習俗都很相似。

    張家界比鳳凰古城強多了,我們在這裡的住食都很不錯。說到旅遊,張家界更是一個令人不會忘記的地方!在這裡,我們乘坐亞洲最長的纜車登上一座高峰,小小纜車飄蕩於壁立千仞之間,纜車裡的我們也仿佛浮蕩於虛無縹緲之中,那種感覺至今回想起來還有點後怕。最難忘的是在山上走「玻璃棧道」,棧道口有這樣的字:心臟病和高血壓患者請最好不要過此棧道。剛看到這行字時,我的心跳已經加速了,當腳開始跨上棧道後,越走手腳越冷,往下望,腳底下是萬丈深淵,而我們踩著的玻璃板凌空架在山腰間,想想,要是有什麼閃失,哪還得了!越想越害怕,我們幾個膽小的趕緊掉回頭,其實不止我們,不少膽子小的遊人也和我們一樣往回走,• • • •這個經歷實在令人難以忘懷。從「玻璃棧道」回來,我們碰到了幾位從巴黎來的朋友,並一同合影留念。(圖15)從高峰下來,大家又乘坐環保車,沿著盤山公路轉了99個彎後來到天門山腰(圖16),還要再登上999級階梯才能抵達山頂一一天門,導遊說,「時間不多,大家不要上「天門」了」,過後素貞姐說,她和文標兄登上到「天門」了,她說:「在那裡,環顧四周,頗有「一覽眾山小」的感覺」!真可惜,我們錯過了機會!           

    1122日清晨,我們來到長沙火車站,並登上了開往廣州的「和諧號」列車,剛坐下不久,火車就開了(圖17),我一邊回憶著旅途中的點點滴滴,一邊觀望窗外,只見眼前的景物飛快的向後移動;列車像一條威猛的鐵長龍,風馳電掣般的奔馳在遼闊的原野上,• • • • • •

(全文完,寫於201312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