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游.记游.记

尋 勝 香 山 (江麗珍)

发布时间:2018-02-24 16:28:05来源:

 

 

(瑞士)江麗珍

210日(臘月二十五)清晨,我又來到北京,準備在這裡過春節。

想像中,春節前的京城應該到處張燈掛彩,鑼鼓喧天,喜氣洋洋,可來到一看,根本不是這麼回事。走出首都機場,「禁止放鞭炮」的醒目標語最先映入眼簾;市區內,除了偶而看到馬路邊疏疏落落的紅燈籠以及超市裡的年貨外,幾乎感受不到「年味」。記得去年在吉隆坡過春節,普天同慶的熱鬧氣氛給我留下深刻印象,而北京城出奇的冷清實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應老朋友的盛情邀請,我們於大年三十來到香山,在這裡過了一個別開生面的春節。

香山位於北京西郊,離市區二十多公里。香山公園是香山區內的遊覽公園;一年一度的香山觀紅葉,是京城老百姓最期待、也是香山最吸引人的景觀。

香山是一個美麗而充滿傳奇的地方,林泉茂盛,景象萬千,園林發展有著千年歷史;特別是清乾隆盛世時期,弘曆皇帝在舊行宮的基礎上修建了許多亭軒殿宇,讓皇家棲居林泉,避喧聽政,使得香山成了融自然、歷史、人文景觀為一體、獨具山林特色的皇家園林。

我們下榻的「香山飯店」位於香山公園內,是一座頗有名氣的園林酒店。該飯店成立於1957年,起初是以原香山慈幼院老房舍開辦的,1978年停業。1979年經國務院批准,由美籍華裔建築師貝聿銘主持設計,利用外資翻新改建,新的香山飯店於1983年重新營業。貝聿銘因設計「香山飯店」而獲得美國建築師學會榮譽獎,從此他名揚天下,設計了許多世界級著名建築,如蘇州博物館、香港中銀大廈、巴黎羅浮宮金字塔等。

抵達香山飯店的第一天晚上,我們飯後在大廳散步時,看到廊道裡掛著一幅字畫,便停下腳步試圖辨認畫中的字,剛好大堂經理經過,他指著字畫朗聲吟誦道:「山中莫道無兼味,路遠猶須有海鮮,足饗邀來方外客,丹楓盛意染秋天。」隨即又說:「這是著名書法家中石先生手筆,是複製品。我們這裡有趙無極先生畫作,是真跡,那是酒店的鎮店之寶。」說完,他帶我們觀看了咖啡廳裡兩幅巨大的抽象水彩畫,畫的右下方有趙無極簽名,健談的大堂經理又說:「現在這兩幅畫的價格約為三億人民幣」。看他說得口沫橫飛,我這個門外漢費了半天勁,說真的,實在看不出趙大師畫的是什麼內容。

趙無極是名聞中外的旅法中國畫家,2013年在瑞士去世,當時,他和元配所生的長子與法籍繼室為了爭奪其遺作而鬧上法庭,轟動一時,瑞士報紙曾長篇幅報導,後來聽說趙的法籍妻子打贏了官司,其長子沒有得到父親的任何作品,空手返回中國。數年前,趙的這位法籍妻子聞訊來到香山,欲購買這兩幅畫,但是酒店不肯出讓,結果空手而歸。

香山飯店不僅沾了上述兩位藝術大師的光,也與中國共產黨淵源不淺。飯店園林中有一棵「會見松」,是1949年毛澤東和傅作義見面的地方。傅作義是國民革命軍將領,也是抗日愛國名將,1949年他在左派人士游說下,決定把北平和平移交給共產黨,使得古都全部的珍貴歷史建築完好得到保存。這天,櫃台服務員熱心領著我來到這個有紀念意義的地方,只見寒風中,蒼勁古松聳立依,樹下石桌石椅悄然無語,它們共同見證了那段決定京城命運的歷史。

離香山飯店不遠的「雙清別墅」是毛澤東曾經居住過的地方,如今成了人氣最旺的景點之一。別墅建於清乾隆年間,原叫「松塢雲莊」,由於附近有兩股清泉,乾隆帝題了「雙清」二字刻於岩壁上。後來,「松塢雲莊」被英法聯軍和八國聯軍燒毀。1917年,民國第一任總理熊希齡將此闢為私人別墅,取名「雙清別墅」。19493月,中共中央從西柏坡遷到北平,最先入駐香山的雙清別墅,毛澤東在這裡指揮了擊垮國民黨的「渡江戰役」,香山成了中共中央下達向全國進軍命令、籌建新中國的指揮部。喜愛吟賦的毛公在雙清別墅寫了「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並發表了《論人民民主專政》,制定了共產黨專政的建國大綱。

大年初一早上,天氣清朗,我們隨著遊人,登上位於嶺峰間的雙清別墅,不少人對展覽館前紅色的「入黨誓言」感興趣,紛紛拍照留念。展覽館內展出毛澤東以及其他中共要員當年的照片、信件等,其中一封毛公寫給宋慶齡的親筆函給我留下深刻印象,數句短語,便能看出毛的文學造詣非凡。我還發現,不少人帶著孩子到此來「接受教育」,這不,一位年輕的母親邊走邊給孩子「講當年」,如此口耳相傳,代代相承,何患紅色革命後繼無人?

我們還參觀了著名的碧雲寺、香山寺。

碧雲寺建於元朝,經明、清歷代皇帝不斷擴大修建,現在成了一座大規模的園林式寺廟。19253月,孫中山先生在京逝世,曾在該寺後殿停靈四年,1954年,此殿闢為中山紀念堂。

香山寺依山而建,莊嚴宏偉,站在山下遠眺,只見層層疊疊的亭台廟宇、石階廊道精巧的鑲嵌於岩壁間,令人歎為觀止。待到拾級而上,展現眼前的美麗自然風光更讓人目不暇給。我覺得奇怪的是,不少廟宇和佛像尚在修建中。原來,1860年和1900年,香山先後遭到英法聯軍和八國聯軍焚掠,寺廟建築和精美園林被付之一炬,僅存斷壁殘垣,遍山瓦礫。百餘年後,香山寺修復工程於2012年啟動,2016年完成了主要建築的修復,現在人們看到的寺廟建築、廊柱彩繪、楹聯匾額等,都是近幾年才復修的。這讓我想起了兩年前參觀聖彼得堡宮殿時所見俄國人在戰後復修皇宮的圖片,雖然中國對古文物的修復工程比俄國人起步晚了許多年,不過,能開始總是好事吧。德國、俄羅斯等國在發展高科技的同時,對被戰爭破壞的古文物、古建築之修復工程做得非常到位,因為他們深深知道,珍貴的古文物、古建築是民族的靈魂,文化的精髓、精神的支柱。如果只是一味追求高科技而忽略了古遠的文明,那麼,得到的只是虛有其表的華麗外衣。

大年初三傍晚,我們離開美麗的香山,入住離機場不遠的九華山莊酒店,並到附近的「正興蜀園」飯館享用了一頓豐盛的晚餐。翌日凌晨六點多,迎著初升旭日,我乘坐的瑞士航班在首都機場起飛,再見了,北京!

2018219日寫於北京飛瑞士旅途中)

 

 

 

香山公園的「並蒂松」 香山飯店後園的假山結冰了 趙無極的抽象水彩畫 趙無極的抽象水彩畫 會見松——1949年毛澤東與傅作義會面的地方 雙清別墅留影 你認識入黨誓詞嗎? 毛澤東致宋慶齡的信 周恩來給宋慶齡的信 乾隆皇帝手筆 流水結成冰 冰雪中的鴛鴦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