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游.记游.记

京城旅遊手記(四)(江麗珍 )

发布时间:2018-02-01 18:47:22来源:

 

京城旅遊手記

 

江麗珍

 

(四)天津見聞

       

我曾於1985年去過天津,雖然是蜻蜓點水,來去匆匆,卻印象深刻。

2017年的最後一天,老朋友王先生專程開車陪我們到天津轉了一大圈,這是此次中國之行最讓我感到欣慰的。

清晨七點半,迎著冉冉升起的太陽,我們的車子奔馳在京津高速公路上。馬路兩旁的樹木都呈黑褐色,乾枯的枝幹參差不齊的伸向寥寂的蒼茫。公路上,車水馬龍,非常熱鬧,穿梭不斷的巨型貨車讓交通幾近堵塞,⋯⋯很快的,天津到了。

天津是一座海濱城市,幾百年的滄桑變化形成了它獨有的風格與特色。車子在穿過高樓林立的新區後,來到建築物頗具西方格調的舊市區。王先生是個有心人,載著我們穿大街,過小巷,到處觀覽。他說:「天津的房子比北京漂亮多了,也比北京洋氣多了,北京現在變得土不土,洋不洋的,沒意思!」確實是這樣,天津有點像歐洲的城市,成排的洋樓整齊美觀,不少歐式的小洋房更是美輪美奐,看得出來這是一座深受西方文化影響的城市。     

在中國近代史上,許多赫赫有名的風雲人物都曾在天津留下足跡。我們最先參觀的是位於台兒莊路、有著一百多年歷史的「利順德酒店」,這是中國第一家渉外旅店,包括孫中山先生在內的很多歷史名人曾下榻於此,據說,當年孫先生住過的房間現已改裝成總統套房。走進酒店大廳,富麗堂皇中透著典雅風格,讓人覺得眼前一亮!尤其是大廳左邊古色古香的大樓梯,那簡直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我們在酒店大廳轉了一圈,拍了幾張照片,發現也有其他人專程趕來這裡開眼界的,一個年輕小伙子在大廳後面的庭院裡拍了很多照片。    

離開「利順德酒店」,穿越幾個路口,來到「靜園」,這裡是清朝末代皇帝溥儀當年被逐出紫禁城,逃到天津時曾經的避難所。據介紹,靜園原名乾園,是北洋政府駐日公使陸宗輿的私邸。1929年,溥儀攜皇后婉容、淑妃文繡入住這裡,改名靜園,意在靜觀時局,以求復辟。當時,溥儀揣著大量古玩珍寶,雖然名曰逃難,卻揮霍依舊,奢華依舊。這個皇帝非常洋化,通曉英文,經常用英語和后妃們溝通,展廳中溥儀的黑色西服、帽子以及婉容皇后漂亮的皮草大衣、旗袍,都讓人挺感興趣。我們還觀看了介紹溥儀的電影,瀏覽了相關照片、物件,總算對這位清朝末代皇帝有了一點皮毛的感性認識。    

參觀李叔同故居紀念館,是這次來天津的主要目的。可是來到大門口才知道,這天不開門,所幸門房守衛通融,特別允許我們入內參觀。李叔同紀念館是一組漂亮的老房子,由「園林」和「故居」組成。走進大門,映入眼簾的是漂亮的園林,寒冷的天氣使得人造湖面結了一層薄薄的冰,奇珍異石與涼亭、紀念亭等構成一幅美麗的景致,令人目不暇給。故居由四組院落、48間房屋組成,青灰色的磚牆,朱紅色的門窗,凝重又莊嚴。尤其是懸掛於大門上的、由晚清重臣李鴻章題寫的「進士第」匾額,彰顯了李家顯赫的地位與榮耀。     

提起李叔同,人們就會想到「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這首意境深遠、旋律優美的歌曲,李叔同是中國近代史上頗有影響力的人物,既是文化大師,也是佛學大師,他出生於豪門,成長於亂世,目睹國運衰敗,內憂外患,無力回天,終於心灰意冷,皈依佛門,法號弘一,世稱弘一法師。李叔同集詩詞、書畫、篆刻、音樂、戲劇、文學於一身,並在各個方面都有不凡造詣。他28歲在杭州剃度出家後,弘揚佛法,被佛門尊為律宗第十一祖師。我曾在多年前看過電影「弘一法師」,對這位文化大師、佛學大師萬分景仰,如今得以參觀他生活過的地方,幸也!緣也!   

中國著名社會活動家,佛教界名人趙樸初曾如此禮讚李叔同:「無數奇珍供世眼,一輪明月耀天心」,這是對弘一法師的人生與成就最完美的概括。    

來天津,參觀梁啟超故居是不能錯過的。   

梁啟超是廣東新會縣人,四歲起開始讀書識字,祖父經常給他講歷代愛國志士捨身忘死、憂國憂民的故事,在他幼小的心靈中深深扎下了根。梁公自幼熟讀四書五經,潛心鑽研八股文,年僅12歲就考中秀才,這在當時來說,是件了不起的大事。17歲時,他認識了力主改革和變法的康有為,從此廣獵中外書籍,開拓眼界,並拋棄舊學,走上改革維新的道路。梁啟超有兩房太太,九個孩子,名氣最大的大兒子梁思成是一位高瞻遠矚的建築家,新中國成立後,他反對中央政府入駐北京市區,並極力反對拆除北京古城牆,事實證明,他是對的。此外,梁思成還是中國國內許多重要建築的設計者與參與者。     

梁啟超紀念館位於天津原義大利租界內,由「飲冰室」和「故居」組成,這是兩座非常氣派的洋樓,據說是梁公在民國初年購地建成的。「飲冰室」是書齋,起初我不知道為什麼把書齋稱為「飲冰室」,看了註解方才明白,原來「飲冰」二字出於「莊子. 人世間」:「今吾朝受命而夕飲冰,我其內熱歟。」寓意對國家社稷焦慮之情。當年,梁啟超受命於光緒皇帝,變法維新,內心焦灼,他認為唯有飲冰方能解其「內熱」,故把書齋稱為「飲冰室」,自稱「飲冰室主人」。「飲冰室」一層的古色古香落地大書櫃表明梁公是滿腹經綸的飽學之士。   

書齋隔鄰的「故居」是梁家起居作息的地方,牆上貼滿了家訓,梁家九個孩子,幾乎個個都是品格端正、學識淵博的社會棟樑,這與嚴格的家規家訓,以及潛移默化、潤物無聲的家教家風是密不可分的。梁啟超不僅是思想家、政治家、也是教育家、史學家、更是造詣深厚的文學家,老同學盧國才非常欣賞梁公的愛國情操與文學修養,曾寄來梁的數闋詞作與我分享,現節錄一闋如下: 

「水調歌頭.  拍碎雙玉斗,慷慨一何多。滿腔都是血淚,無處著悲歌。三百年來王氣,滿目山河依舊,人事竟如何?百戶尚牛酒,四塞已干戈。    

千金劍,萬言策,兩蹉跎。醉中呵壁自語,醒後一滂沱。不恨年華去也,只恐少年心事,強半為消磨。願替眾生病,稽首禮維摩。」     

梁公憂國憂民的情懷令人感動與敬佩!     

中午時分,我們來到「勸業場」附近的商業區蹓躂。「勸業場」是天津著名商場,由法籍工程師慕樂設計,於1928年建成,曾是天津最大的商場,建成時被譽為「城中之城,市中之市」,有人認為,天津形成現代格局的繁華是從勸業場開始的。來到商業步行街,遠遠的就看到「天津勸業場」幾個蒼勁有力的金色大字懸掛在歐式風格的大樓上,據說,這是商場創始人高星橋重金禮聘著名書法家華世奎書寫的,每個字一百大洋,在當時,這可是了不起的數目。那個時候沒有把字放大縮小的技術,所以匾額需要多大就得寫多大,當時華世奎是拼了三張大八仙桌鋪上紙,一氣呵成。華世奎一生只有兩幅大字榜書,除了北京的「和平門」,就是天津的「勸業場」了。我們興致盎然的蹓了一大圈,認識了這座曾經光芒四射,名聞遐邇的商場後,就到了吃午飯的時候了,我想嚐嚐天津著名的「狗不理」包子,於是走進不遠處的餐廳,發現簡直是人山人海,擁擠不堪,一個熱心的服務員幫忙安排了座位,我們才得以坐下來安心地吃。可能都餓了吧,大家都囫圇吞棗,三下兩下,就把三籠包子給解決掉了,根本顧不上「品味」。不曾想到,回到北京後,我們三人都拉肚子了,過後聽說,傳統的「狗不理」包子餐館現在都已經變成快餐店了,客人訂餐後,他們把急凍的包子快速蒸熟,經常沒把肉餡蒸透就端上來了,尤其像今天這樣的門庭若市,吃了拉肚子是平常事。    

飯後,我們又買了天津特產「麻花」,帶回去當手信送人。     

回程路上,交通嚴重堵塞,進入到北京市區,已經是夜晚八點多了,王先生盛情邀請我們去吃羊肉火鍋,我被中午的狗不理包子嚇壞了,不敢前去,情願到酒店喝一碗白粥。無論怎麼說,「天津之行」確實收穫頗豐,雖然因為時間關係,未能如願參觀張學良、段祺瑞和霍元甲等名人故居,但是這次的所見所聞,我會當作寶貴的記憶,深藏於腦海中。待续

 

 

 

 

攝於天津「利順德」酒店大廳1 攝於天津「利順德」酒店大廳2 攝於天津「利順德」酒店大廳3 天津「靜園」,清朝末代皇帝溥儀曾經的棲身之地。1 天津「靜園」,清朝末代皇帝溥儀曾經的棲身之地。2 清朝末代皇后婉容的大衣 溥儀臥室 李叔同故居紀念館 故居的園林內留影 晚清重臣李鴻章所題匾額 故居中書房 梁啟超故居內部景觀1 梁啟超故居內部景觀2 天津勸業場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