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游.记游.记

京城旅遊手記(三) (江麗珍)

发布时间:2018-01-28 16:55:12来源:

 

京城旅遊手記

江麗珍

 

(三)古都新貌

     

我們下榻的「華僑大廈」位於王府井大街,是建國初期「十大建築」之一。該酒店是由周恩來總理提議而建造的,懸掛於酒店上方的「華僑大廈」四個漂亮大字乃陳毅元帥手筆。建國初期,該酒店以接待海外華僑華人為主要目地,「華僑大廈」因此得名。經過不斷的裝修改造,如今,「華僑大廈」成了一家將歷史傳承與現代時尚融為一體的酒店。除了有著吸引人的歷史背景,該酒店毗鄰天安門、故宮,離景山公園、什剎海、南鑼鼓巷不遠,參觀旅遊很是方便。

     

這次來北京之前就聽說,位於安定門的「揚府」酒樓在巴黎舉行的世界美食比賽中拔得頭籌,扺京後的第二天中午,我們專程來到這裡。這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築,遠遠的就看到紅色招牌上「揚府」三個金色大字,走近一看,大門圓柱上雕著一幅對聯:「海風騷酣帝子,揚州月色醉京都」。入座後打開菜單,幾乎每道菜都配上一兩句詩詞,比如:太湖大閘蟹配的是清人食蟹詩句:「金膏濃郁一筐足,玉脂滑潤雙螯緘」;包子、點心的頁面則配上「白鳥飛不盡,卻帶夕陽回」;清炒太湖白蝦配的詩句是:「一夜東風吹雨過,滿江新水長魚蝦」。餐廳內,聞不到摻雜的酒肉味道,卻感受到了濃濃的江南文化氣息。我們點了蟹黃湯包、生煎包、獅子頭、大煮干絲等幾道准揚菜,都不錯。

       

我對蟹黃湯包情有獨鍾,過兩天,又到揚風味菜館「江蘇飯店」去解饞,在那裡,認識了幾個揚州來的朋友。其中一位姓居的美食家說:在揚州,每個蟹黃湯包上面必有三十六個摺,由於個頭大,一個蒸籠只蒸一個湯包,從蒸熟到上桌,當地人編了四句有趣的口訣:「輕輕提,慢慢移,開天窗,再喝湯」。就是說,湯包蒸熟了,要輕輕的從蒸籠裡提出來,輕輕的移到盤子裡,然後打開一個小口,先把湯吸乾了,再吃包子。這位揚州人提起他的故鄉,自豪又深情,他說:揚州歷來是文人薈萃之地,如今依然文風鼎盛,在街頭漫步,經常能看到這樣的景象:一位長者在教小孫兒唸唐詩、寫毛筆字,或是下象棋⋯⋯。健談的他指著桌的一盤肉說:這叫硝肉,是「揚州三怪」之一。我嚐了一口,有點像薰五花肉。他說,所謂揚州三怪是:「硝肉不算菜,香醋放不壞,湯麵煮鍋蓋」,原來揚州人把硝肉當零食,所以不算菜;我不明白什麼是「湯麵煮鍋蓋」,他說,當地人煮麵條要用一口很大的鍋,倒入很多水,上面蓋著很小的木蓋,水開時,麵條、木蓋一起在沸騰的湯水中滾動跳躍,這就是「湯麵煮鍋蓋」,揚州人認為,這樣煮出來的麵條帶有木蓋的清香味,更好吃,一一真是有趣的故事!

 

位於新街口的「四川飯店」也是京城名菜館,是建國初期根據川藉老帥朱德、陳毅等人提議、周恩來親自命名、郭沫若親筆書匾,於1959年建成。聽說鄧大人鄧小平曾多次光臨這裡并由衷地讚嘆:「家鄉味太好了!」這天中午,我們陪九八高齡的家公到「四川飯店」用餐,走進大門,只見墻上貼著一幅巨大的鄧小平照片,鄧公在家鄉菜館中興高彩烈,笑容滿面。此時,餐廳內高朋滿座,我們入座後,家公興致勃勃的說:「喝點啤酒吧!」還跟大家連連乾杯,真難得!

      

29日清晨,我們乘計程車到雍和宮去燒香祈福,司機是一位「老北京」,非常健談,車上,老公和他進行了一段有趣的對話:「這車跑了多少公里?」「兩年半跑了37萬公里。」「該報廢了吧?」「報廢?還早著呢!我的上一部車,八年跑了155萬公里才報廢。」我插嘴說:「簡直是天方夜譚!跑了155萬公里的車子還開得動?」司機邊笑邊說:「還能跑,不過,就像九十歲的老奶奶,渾身都是毛病。」老公大笑:「哈哈!這個比喻真有趣!」司機又說:「現在新規定,計程車的使用年限為六年,不論公里數。」我想起了曾在法國看過相關資料,如果一輛奔馳車開了六、七十萬公里還能跑的話,奔馳車廠將贈予車主一輛新車,并回收舊車以作研究之用,因為他們想知道,為什麼開了這麼多公里數的車還能跑得動?外國人和中國人對同樣東西卻持如此不同的看法,這大概緣於「安全意識」的差距吧。

      

我們於上午八點半抵達雍和宮,門口聚滿了人,一問九點才開門,便到附近的香燭店買香,待入門時才知道,禁止攜帶香燭入內,原來,自2013年開始,雍和宮裡就設有「贈香處」,免費贈香,很多人把省下來的香燭錢捐贈佛廟,這不失為一個好主意。這天,雖然非常寒冷,不少善男信女跪在地上,虔誠扣首,祈求神佛保佑。不久前曾看過有關資料:「中央電視台曾以佛教為專題正面承認佛家思想的科學性」,該資料稱:「也許最高層已經意識到中國的道德危機正是來自於無神論的信仰,希望通過重新恢復有神論來挽救這個近乎崩潰的社會道德系統。」古老的中華大地將又一次發生道德觀念的變化,善哉!

     

「煙袋斜街」位於地安門外大街鼓樓前,是一條享譽京城的古街。據說,清朝初期,這一帶居住的旗人多為王孫貴族,喜歡抽水煙和旱煙,於是,這附近開了很多售賣煙袋的商店,形成煙袋一條街,又因為街道是斜的,故稱煙袋斜街。不過,立在街口的介紹資料卻如是說:「因為古街形似煙袋,故稱煙袋斜街」。和中國許多古街一樣,今天的煙袋斜街是熱鬧的商業街,兩旁的仿古建築都是小商店,老公看到一家小店前擺著彈鳥的彈子,就說,這是他小時候經常玩的東西,買一個回家做紀念吧,付錢時,與店主一聊,原來是老鄰居,而且和他姐姐還是幼稚園的老同學呢,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27日清晨,我們去了一趟離北京二十多公里的通州。不久前聽說,中央政府將一些部門遷至雄安,北京市委則將遷往通州。通州原來是首都周邊的一個縣,如今成了北京市的一個區,市政府的遷移,使通州發生不小的變化。接待我們的小劉說:變化之一是房價大幅增漲,之二是警察、警車大量增加。我留意觀察,大街上果然到處都有警察、警車的影子。小劉是東北人,中醫學院畢業,現在開了一家診所,生意不錯。她很慶幸自己能嫁給一個有北京戶籍的丈夫,並口口聲聲說「您不知道,北京可好了!」我笑著問:「有多好?」原來她每月能掙一萬多元,加上丈夫的工資,夫妻倆的日子過得很寬裕。她興奮地告訴我,他們正計劃買第二部車,「搖號」排到兩年後。現在,中國各大城市已經車滿為患,私人買車受嚴格限制,購買者除了必須有合格的收入,而且必須搖號,有些人一搖到就搖到五年後。

       

 

隨著收入不斷增加,老百姓的消費水平也越來越高,小劉說,像她這樣的小醫生,每次上門看病收費是五百人民幣,我一算,折合七十歐元,就算在巴黎,這也是高收費的了。看來,世道真變了!中國人的有錢體現在方方面面,小劉陪我到附近的「永輝超市」去逛,只見貨品琳瑯滿目,價格都不便宜,商場內卻是顧客滿滿的。另外,很多餐館都客如雲至,聽說,尤其逢年過節,京城老百姓都扶老攜幼,到外面大吃一頓。更讓人矚目的是,今日中國,購房買車,出國旅遊,都成了平常事。待续

 

淮揚府酒樓 在淮揚府酒樓裡 煙袋斜街 大清郵局 「犄角旯旮」就是「偏僻角落」 銀錠橋畔。銀錠橋是燕京八景之一(1) 銀錠橋畔。銀錠橋是燕京八景之一(2)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