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游.记游.记

感受七彩雲南(一)江麗珍

发布时间:2014-12-14 22:00:27来源:

 

标题.JPG

 

江麗珍

       

       雲南,彩雲之南,一個讓人遐想萬千的名字,一個令人心馳神往的地方;一提起雲南,人們就會想到多姿多彩的少數民族,想到斑斕炫目的孔雀開屏,想到神秘遙遠的蒼山洱海,還有那令人唾涎欲滴的熱帶水果;今年十一月有幸到雲南旅遊十五天,走過數不盡的高山峻嶺、湖泊平川,遊覽富饒美麗的邊陲疆土、名鎮古城,我想,用「七彩雲南」來形容這個中國西南省份是最合適的。

 

      雲南省簡稱滇,是中國少數民族最多的省份;面積39.4萬平方公里,比兩個高棉還要大,其中百分之九十四是山區;所以說,到雲南旅遊有兩個看頭,一是領略少數民族風情,二是觀覽山水風光;雲南省大部份地區海拔較高,屬於高原,而海拔越高,氣溫就越低,據說海拔每增高一千米,氣溫就會降低六度;省會昆明的海拔為1890米,氣候宜人,被譽為春城;而滇西南的西雙版納海拔僅76米,氣溫很高,非常炎熱。

         我們於十一月六號抵達昆明時已是下午,大家在經過近二十個小時的長途跋涉後,感覺很累,於是吃過晚飯就到旅店休息。

 

      導遊小陳是一個學識淵博,講話生動的姑娘,她是土生土長的哈尼族女孩,她說,雲南是少數民族的故鄉,共有52個民族在這裡生活,各個少數民族之間語言不通,互聽不懂;昆明是彝族人聚居的地方,彝族管女孩叫「阿詩瑪」,男孩叫「阿黑哥」,就是靚女,帥哥的意思;小陳還介紹:少數民族認為女孩又胖又黑才是美,才符合男孩子挑選老婆的標準,彝族女孩必須學會繡花,這樣才嫁得出去;而男孩子必須會唱歌,所謂有話不說歌來代。關於彝族,小陳講了這麼一個有趣的故事:彝族原叫「夷族」,五十年代他們派代表到北京參加人大,滿肚子墨水的毛澤東接見「夷族」代表時說:「夷」改為「彝」吧,你們看,這個「彝」字多好呀,拆開來看:上面是一頂官帽,表示能出人頭地,中間是米,絲,表示衣食無憂,下面是高腳屋,這樣一來,衣、食、住都有了,還能出人頭地,多好!於是從那時起,「夷族」改稱「彝族」。這個故事體現了毛澤東的學識與聰慧,不管它是不是真的,我聽了還是挺感興趣。

 

       第二天清晨,我們離開昆明,驅車七百多公里到位於雲南西南邊陲的西雙版納一一我很久以來就想認識的地方,並將途經墨江,普洱;由於雲南山地很多,故此我們的車子一離開昆明市區,很快就進入山區;據說,雲南的公路統稱「雲嶺公路」,顧名思義,就是盤旋於雲霧繚繞的崇山峻嶺之間的公路;當我們置身其中,有點目不暇給的感覺,這些公路太偉大了,只見沿途奇峰險谷,延綿不斷,狹窄的公路就像一條細小綿長的帶子蜿蜒纏繞在山石突兀的峰嶺間,車子載著我們繞過一座山,又是一座山,。。。。。說真的,我走過不少山路,但很少見過像雲嶺公路這麼了不起的山路,如果國家沒有雄厚的財力,人力與物力,很難想像會將這些天塹變成通途。中午時分,我們來到墨江,這是一個不尋常的城市:北回歸線在這裡穿城而過,導遊領著大家到北標園拍照留念(圖1),當然,北標園沒什麼看頭,主要是去感受它的特殊意義罷了;墨江還有一個別稱:雙胞之城,據說由於這裡的水質特別,環境特別,生雙胞胎的人特別多,當地很多商店也都以「雙胞」作為名字,比如我們用午餐的餐館就叫「雙胞酒家」;很多外地人希望生雙胞胎,專程來這裡取水飲用。墨江也是哈尼族的故鄉,哈尼族人擅長開闢梯田,央視曾介紹過的元陽梯田離這裡不遠。

 

       小陳知道我們這些久居外國的人對這裡很多事情不太了解,於是熱心的告誡大家,少數民族並不像我們想像中那樣善良,純樸,跟他們買東西一定要小心,果然,我們很快就「中槍」了,我在離墨江不遠的生果攤買芒果,兩個最多一公斤的芒果被他們愣是稱成兩公斤來;最好笑的是,松本兄興高采烈的以為買到稀奇罕見的「黑菠蘿」,當他喜滋滋的請大家品嘗時(圖2),不知是誰用筷子把菠蘿皮一挑,原來所謂的黑菠蘿是他們在菠蘿外表裹上一層薄薄的黑色塑料紙(圖3),乍一看還以為真的是稀種的黑菠蘿呢,騙局被戳穿後,大家樂得哈哈大笑!儘管這是刁民的欺詐小技,有點缺德,但也成了旅途趣事,給大家帶來不少歡樂!過後小陳說,「你們真可愛,被人騙了,你們不生氣,還哈哈大笑!」我心想,偶爾被耍騙一下,那是一種樂趣,如果天天被刁民耍弄,那感覺就會不一樣啦!

 

     下午途經普洱並參觀漫山遍野的萬畝茶園(圖4),據介紹,普洱原來並不產茶,以前這裡是茶馬古道上的茶葉集散地,隨著歲月的推移,人們把經由這裡銷售的茶都叫普洱茶;聽說,其實真正的普洱茶樹是高大的喬木樹,都長在山區裡。今天,茶馬古道已經成了一種遙遠的傳說,而現如今的普洱,則成了普洱茶的故鄉,在這裡,普洱茶被渲染得神乎其神! 說起來好笑,怪不得小陳覺得我們這幫人可愛,當她領著大家到茶葉店去時,大家被講解員說得暈頭轉向,幾乎每個人都解囊購買。

 

       十一月八日晨,我們離開普洱,繼續向西南走,途中參觀了野象谷,蝴蝶園(圖5、6);野象谷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裏面有三百多頭野象

,大家還坐纜車,過索道,領略熱帶雨林風光,所謂熱帶雨林是指潮濕熱帶地區的一類常綠、高大的森林植被。車子繼續往前走,我們離西雙版納首府景洪越來越近了,離老撾、緬甸邊境也越來越近了,馬路邊的關哨也查得越來越嚴了,據說這是為緝捕走私毒販而設的,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也!傍晚,旅遊車跨過瀾滄江大橋,進入景洪市區。我從車內環顧四周,只見這裡的很多房子頗有佛國建築的特色,房子上端改成金色的尖頂,很特別(圖7),而且到處都是熱帶植物,最多的是棕櫚樹和香蕉棵。

 

       據介紹,「西雙版納」是傣語,西雙是十二,版納是比縣小的行政區,西雙版納就是十二個行政區的意思。這是一個美麗、富饒、神奇的地方,它位於中國西南邊疆,與老撾、緬甸山水相連,發源於唐古拉山的瀾滄江在這裡縱貫南北出境後,成了印支半島的主要河流一一湄公河。西雙版納有十三個少數民族,傣族最多,所以又是傣族自治州。

 

        來到西雙版納,主要是參觀傣族村寨(圖8),我們參觀的村寨是曾以緝毒為主題的電影「玉觀音」的外景拍攝地,講解員是當地婦女會主任候選人(圖9),曾到泰國上過大學,知識面廣,能說會道,她邊走邊說,見什麼說什麼,從介紹周圍的每一種植物(圖10),到傣族的民居結構(圖11),生活習俗,傣族人的性格特徵,對生活的態度,等等,她說得活龍活現,生動有趣,大家聽得津津有味,笑得前仰後合(圖12、13),。。。。。當然其中最感人的是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知青下放到西雙版納的故事,知青下鄉,那是一個時代的產物,雖然它過去這麼多年了,但是當年他們在這塊神奇大地經受的苦難,洒下的汗水和淚水,以及他們憑靠知識、智慧創造出來的功業,都在這裡留下深深的印記一一那漫山遍野的橡膠林就是最好的證明。後來,大部份知青都返城了;但人們知道,很多知青在這裡不僅留下功業,也留下孽債一一孩子,電影「孽債」講述的就是這樣的故事,這是我多年前曾看過的一部電影,還記得其中的主題曲這麼唱道:「美麗的西雙版納,留不住我的爸爸,上海這麼大,有沒有我的家?爸爸一個家,媽媽一個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餘的。」講解員說,當年,傣族姑娘很喜歡嫁給漢族知青,因為他們聰明、勤勞、有學問,我覺得很有道理,西雙版納有今天,當年知青功不可沒,就像東南亞一些國家的發展,也有華人的一份功勞一樣。應該說,知青在這片西南疆土的故事,是讓我這次在西雙版納感受最深的。此外,我們還觀看大象表演,購買銀器,遊覽曼听公園(圖14)等,內容相當豐富。

 

       西雙版納的神秘魅力,吸引了許多國內外游人前來遊覽,旅遊業給當地人民帶來豐厚的收入,可惜的是,很多美麗的景區都被銅臭味、被一些刁民的不當經營手法給熏染得讓人遊興大減,比如我們在觀看大象表演時(圖15),看到入門處有出售新鮮的綠色嫩椰子和熱騰騰的煮玉米,可是當我們付了錢,他們送上來的卻是一個棕褐色的舊椰子殼裝滿了渾濁的、難以下嚥的糖水和硬得咬不動的老玉米,真的是大煞風景!然而這些小插曲並不會影響大家的心情,很多人還是興致勃勃的交五十元,坐到大象背上去拍照留念。(圖16)

 

       下午,我們去參觀勐侖植物園,這是中國科學院所屬的、中國面積最大的植物園,大家坐上電瓶車,一邊觀賞,一邊聽講解:「勐侖植物園又叫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距離首府景洪有96公里,流到这里的瀾滄江支流——羅梭江剛好拐了一个彎,把陸地圍成一個葫蘆形的半島,人們就把它叫做葫蘆島,植物園就建在島上。葫蘆島占地有15000亩,土質肥沃,屬於熱帶氣候。1958年,在我國著名植物學家蔡希陶教授(圖1718)的倡导下,成立了雲南熱帶植物研究所,这裡是科學實驗和研究的一塊寶地。經過40年的發展,現在島上種植了6000多種國内外熱帶、亚熱帶植物。」

 

       下了電瓶車,導遊領著大家到處走,我們看到植物園內的「名人名樹園」,裡面有李鵬,江澤民,溫家寶,李瑞環等大人物種下的樹;而大家最感興趣的是「百花園」,裏面的奇花異草讓大家看得嘖嘖稱奇,目瞪口呆,並紛紛掏出照相機,把聞歌起舞的跳舞草,一天變三次顏色的變色花,一觸摸就合上葉子的含羞草等等攝入鏡頭。植物園中央有一個池塘,生長著很多大圓盤一樣的綠葉,一片葉子直徑一米多,可以承受20多公斤的重量,就是說一個傣族孩子坐在上面絕對沒問題,這就是「王蓮」(圖19),簡直可以用「震撼」二字來形容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感覺!此外,還有到處可見的老榕樹,枝繁葉茂,根莖絞纏,小莖依偎大莖,大莖擁抱小莖,講解員竟把它叫做「小蜜傍大款」,真可笑!她怎麼就不想點好的名字,如「此情正是長久時」,「鶼鰈情深」之類(圖20212223242526272829),或許,「小蜜傍大款」是當今中國社會一個極為常見的現象吧,連無知的樹木都蒙此污名,嗚呼!

 

       我們在西雙版納首府景洪住了兩個晚上,雖然途中存在一些不盡人意之處,不過我還是為有機會來到這片嚮往以久的中國西南疆土感到興奮,西雙版納的見聞,我會當作一份寶貴的懷念與記憶,永遠留在腦海中(圖30)。

 (2014年12月7日寫於巴黎,待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