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会务活动会务活动

为祖国的钢铁工业工作了一辈子(文役)

发布时间:2012-08-01 00:00:00来源:

 

为祖国的钢铁工业工作了一辈子

——专访曾纪奋校友

   

 

七月八日,巴黎风和日丽。分别从京、港来法旅游的端华校友曾纪奋、曾纪正昆仲连袂造访端友会。两位校友的尊翁——曾传熙老师曾在端华学校执教多年;其小妹丽梅会友,是我会太极组的教练员。可说与端华母校、端华校友会渊源深远。

借曾纪奋校友到访之机,我们对他作了专访。

曾校友一九五二年在端华学校初中毕业。其时柬埔寨还没有开办高中课程的华校,想继续升学,最近的也要到越南西贡去,所费不菲。作为家中长子,他深知以父亲的教薪,一家生活已属重负,不能再增加负担了。当时新中国成立不久,尽管受到各种封锁,祖国的信息,仍然通过广播、画报、油印的小报在柬国华人中迅速传播。年轻的共和国令许多柬华青年神往,也成为曾校友争取前往升学的目的地。但困难不仅经济一端,曾传熙老师在旧式侨校任教,儿子回国如为人所知,难免影响其教职。其次,当时回国升学几乎就意味着从此不能和家人团聚。这都给曾校友造成沉重的心理压力。于是他暂时只好选择了就业,在一家五金店从学徒做起,逐步升任店员,整整工作了四年,每月除了分担家用,不忘省吃俭用,为未来升学做好经济准备。

一九五六年,曾校友终于冲破各种困难,在当时中、柬尚未邦交的情况下,绕道港、澳,回到了祖国!

在广州的“归国侨生招待所”短住一月后,经过考试,直接进入广州五中就读。数年后更以优异的成绩,被选派赴京升学。当时中国正在努力建立和发展自主的工业,尤其是重工业。“钢铁是工业的面包”是当时的口号。有感于国家的需要,曾校友选择了“北京钢铁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前身)。“我对自己能够有机会上高中、上大学,充满了感恩,所以学习很勤奋。” ――这是曾校友对他学习过程所作的“简单总结”。而那个时期,正是新中国建国以后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他,坚持下去了。

一九六四年,曾校友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首都钢铁公司”(简称“首钢”)工作。虽然是一个技术人员,但按照国家规定,必须在各生产车间劳动实习一年。这一年不但让他了解了整个生产流程,也让他有机会和工人师傅们一块工作和生活,既培养了感情,还实地体会了车间工人的辛劳。钢铁工业无疑是个劳动强度较高的行业,因此在他后来的设计中,除了提升产能、减低能耗、提高效率等考虑外,降低工人劳动强度也在课题之内。

一九六五年,他结束了劳动实习,成为“首钢”的正式设计人员。可惜,不久神州大地发生了后来被称为“悲剧 ”的“文化大革命”。在那荒谬的岁月中,知识分子被贬为“臭老九”,而一切“海外关系”都可能惹上“特嫌”。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一个海外归来的侨生,他只能如履薄冰地低调工作和生活。……

一九七八年,“文革”终于结束了,中国开始改革开放。知识分子再获尊重,科学技术又得到重视,“海外关系”也摘去了“特嫌”的标签。曾校友再次被委以重任,带领一个以十五人为核心的设计小组(核心小组之下,还有各不同专业的设计小组支持),作高炉(炼铁炉 )的改造设计。

原来钢铁业的生产流程,基本上可分炼铁、炼钢、轧钢三大部分。炼铁简单地说就是把铁矿砂倒进高炉里,用焦炭将之烧熔。而高炉的构造,直接关系着铁的产量和能量的消耗。各国专家一直都在设法改良其构造。当时中国向日本购入全套设备的“宝山钢铁公司”(简称“宝钢”)所用的由日本设计制造的高炉设备――“双钟双阀炉”算是世界先进的高炉了,更先进的还有日本国内的“三钟炉”。

“首钢”在全国钢铁行业中,只算个小公司,所拥有的高炉还是段祺瑞的“北洋政府”从日本运来的(当年日本为了掠夺中国的资源,在北京近郊建了这个高炉,以便就近炼铁),技术之落后可想而知。炼铁时炉内气压只有0.02公斤(常压)。而“宝钢”的“双钟双阀炉 ”已可达到2公斤。据研究,炉内气压每升高1公斤,产能即能够提高百分之二十。因此“首钢”要提高产能,首先就得改造高炉。最“省事”的方法当然是仿制“双钟双阀炉”或“三钟炉”。但即使是 “三钟炉”也并非没有缺点。所谓“三钟炉”因其炉顶有三个状如古钟的铸钢钢罩而得名。每个钢罩有好几十吨重,造价高、建造困难,还因高压摧损必须经常维修。由于“钟”体既大且重,维修十分费时。如果只能“依葫芦画瓢”,充其量也就造出同样的“三钟炉”,中国又何能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呢?!因此,改造高炉的设计是一场意义重大的技术攻坚!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曾校友带领他的团队,终于对高炉做出了革命性的改造,采用了“无料钟炉顶”的设计,连带还产生、发明了三十六种新工艺、新技术。新炉的造价不及“三钟炉”的十分之一。炼铁时炉内气压可达22.5公斤。“无料钟炉顶”还能在炉内均匀布料,充分利用热量,由是焦炭耗量只需“三钟炉”的百分之三十几。又因炉顶远较 “三钟炉”炉顶为轻,每次维修可节省许多时间。新设计、新工艺和新技术引起了国内外有关专家的注意,许多人甚至不相信“首钢”这样“小”的公司能够设计并建造出这样先进的高炉,纷纷前往参观,一探究竟。而在事实面前,大家终于都承认了这个“奇迹”。新高炉也在其后被广泛普及。由于提升了产能、减少了能耗、提高了效率,“首钢”仅在高炉投产后一年内,就回收了近亿元的投资。至于后来“首钢”和全国各钢铁公司受惠于该新设备、新技术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就无从估算了。

曾校友因此获得一笔两千元(人民币)的奖金,在当年中国的工薪阶层中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但他把奖金和团队成员分享了。对于工作上的成就,他谦虚地归功于:一、国家实行改革开放,强调“经济发展是硬道理”,为技术革命和技术革新创造了可能性。此为“天时”。二、“首钢”领导敢于负责,放手让设计组实验和采用新技术,作了近亿元的投资,这在刚刚经过“文革”的当时,实属难能可贵。此为“地利”。三、设计团队通力合作,决心打好这场“争气战”。此为“人和”。

对于曾校友的个人成就,政府充分给予肯定:他被颁予国家级的“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技术专家”、北京市“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技管理专家”、“北京市特等劳动模范”等称号,并享有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别津贴。

曾校友在“首钢”一直工作到退休。如今定居北京。“我为祖国的钢铁工业工作了一辈子,总算做出了一点贡献。 ”在专访中,他平静地说。我们却仿佛看到了一幅海外华侨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贡献心力的壮丽图景。深令我们自豪的是,这图景中,有我们校友的身影!

 

编后话

 

感谢曾纪奋校友接受端友会网络组的专访,并在专访结束时,祝福校友们身体健康、家庭美满、事业成功。

我们也祝福曾校友及其家人万事如意!曾校友昆仲欧游愉快!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