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踏歌寻韵踏歌寻韵

思念(福斯特、江心、昭华)

发布时间:2010-10-22 21:50:24来源:

江保志词曲:《思念》2010.10.14.jpg

《思念》写作背景

江保志    2010.10.5

 

金边皇宫正门前面的铁塔旗杆以南约800,就是湄公河畔的“铁马”区。沿河的铁马街有一颗大榕树,我童年家就住在榕树附近的河边泛滥区。每年秋季湄公河水位上涨10以上,我家虽是高脚木屋,屋脚高约2,记得有几年水位仍高出地板,屋内床铺橱柜等都要架高。每年水位高涨的两个月,很多同学朋友常来我家游泳,阳台成了跳水台。童年时我每天都下水一两次,集消暑、玩水、运动、洗澡于一身。

对我们来说, 湄公河涨水好处多,除了游泳,还可以钓鱼、取水和捞柴。水涨到屋脚下便可在家里垂钓,那段时间垂钓几小时的收获就够吃一顿饭,到菜市场就不必买鱼。我还钓过一只大虾,妈妈立即下锅,一家人高高兴兴都能吃上一口。我家距离马路约100,平时用水要到马路旁边的公用自来水龙头去取水,然后挑回家。因为很费力,只有姐姐和二哥肯做,后来姐姐出嫁了,重任就落在二哥身上,他要是没时间,就要雇人挑。可是水涨那两个月,妈妈带上几个水桶划了舢板到河中心较清洁的河面取水,回来倒进水缸,用明矾搅拌片刻,再过一段时间,泥沙沉淀在底层,便有清水用,比挑水省力。捞柴就是夜间划舢板到河中间把漂浮的树干和粗枝打捞起来,晒干后劈成小段当柴烧。每年水涨打捞若干次就够一年用,不必买任何燃料。水涨期间由于洪水冲力迅猛,沿岸树木被冲入激流中,经过上千公里的漂流与冲刷,到了金边的河面上只剩下树干和粗枝,成了穷人的免费燃料。

湄公河泛滥后的土地非常肥沃。我家门前的空地,大约有两个篮球场大。妈妈带领我们种植各种蔬菜、豆类、木薯、玉米、瓜类等。每当收成时,全家出动,非常欢乐。太多吃不了就送邻居,生活过得很有情趣。

我的小学在广肇惠学校就读。当时广校可能是金边设施最完善和最漂亮的。教学楼有两层,楼底较高,教室窗户多,空气流通,光线充足。教学楼旁边是个大操场,操场中央有棵大榕树,树下有两三张乒乓球桌,中午阴凉,不少学生去打乒乓球;附近有个砂池,我曾经在此练跳高;学校大门里是个水泥地的篮球场。广校的设计和施工是由邓锦来先生令尊邓华根建筑师负责的。这样优越的环境,先后逃不过被日军和法军的一度霸占。广校有很多好老师,麦达初老师对我帮助最大。他一直教音乐和体育。他教了许多中国优秀歌曲,还有基本的乐理知识。他使我对音乐 特别感兴趣,我也因此曾经几次得 过全校歌唱比赛冠军。他对各种体育项目有深入的研究,能启发学生对体育的兴趣,也能指导学生如何提高体育成绩。在他的指导下,我参加全柬的10公里越野赛跑荣获第七名,并作为柬埔寨国家代表队员到西贡比赛。195210月,在全柬学生运动会上,我还打破了一项跳高纪录。……

往事历历,梦萦情牵,让我写下了《思念》这首歌曲。 歌词中“那一天战火已经平熄”指1975417红色高棉攻入金边,朗诺政权垮台,金边市人民准备热烈欢迎金边解放之际,红色高棉却宣布所有城镇居民立即撤离。包括老弱病残在内,全部一个不留地被驱赶到农村,继而被驱赶到荒山野岭中。饿死、病死以及被处死者约200多万。我个人虽幸免于难,但永远怀念我童年的生活,思念我的亲人和朋友。希望《思念》这首歌能表达遍布世界各地的柬埔寨华侨华人的心声。

最后,衷心感谢支持和鼓励我写这首歌词的朋友们,特别要感谢香港柬华会会长曾家杰先生的指正和许昭华先生的帮助和修改,。

                                                                

无标题.jpg补充:老师少年时期就很喜欢唱歌,移居香港后,曾与张朝晖同学一起考进香港合唱团。现工作之余,还在负责两个香港歌唱团体的工作,今年开始,每逢周三下午,更组织了香港柬华会十余会友进行音乐知识、歌唱技巧培训,风雨不改。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