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百花齐放百花齐放

秋日漫筆(张清)

发布时间:2018-08-31 17:04:07来源:

 

 

秋日漫筆(张清)

1)追思 懷念 蔡玉華女士

在座大家好:我以沉重心情朗讀這篇追悼詞:

驚悉加拿大端華校友會第七屆會長傅澍業令德配蔡玉華女士,因病慟於201885日下午三時在多倫多醫院與世長辭,積閨享年七十四歲,人生七十古來稀,蔡女士雖「老成凋謝」,我們多麽希望她能在人間多活些日子啊!

蔡玉華女士的祖籍是中國廣東揭陽縣,她出生於柬埔寨金邊,中文中學程度,两位兄長均逝世,她是家中小女,孝母奉婆至誠,性情温和,心地善良,是非分明,她与傅先生締結良緣五十年,歷經滄桑歲月,携手艱苦奮鬥,相依為命,苦樂與共,創建幸福美满家庭。

蔡玉華女士,秀外慧中,和藹可親,相夫教子有方,深得大家尊重愛戴,她突然匆匆的走了,我們深感惋惜、悲痛;為甚麼好人不一生平安?

傅澍業先生要我寄語:「我之福兮,擁有蔡玉華良妻,精誠無間同憂樂,篤愛有緣共死生,今生共相伴,來世也夫妻!」

傅先生与蔡女士,恩愛情深,令我想起元好的名詞説:「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傅先生交遊廣闊,人緣好,活躍於多倫多社區團体,建樹良多。

加拿大端華校友會、安省潮州會館、安省越棉寮華人恊會暨世界各地端華校友會、親友在加拿大多倫多《明報》联合刊登訃告及悼詞,深切軫悼蔡玉華女士:

賢妻良母垂懿德  和藹音容長緬懷

唐代著名詩人崔顥的黃鶴樓詩說: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驚聞月暗乘鶴去,淑德芳容永昭存!

(加拿大端華校友會全体同仁敬輓)

追思蔡玉華女士生前動人的人生事蹟、留痕,我們深感惋惜,無限哀思,她的音容將常留在我們心中。最後,謹願她一路走好,魂歸極樂,永遠的安息吧!

我們將記起你,思念你,懷念你!

 

2)那年在老地方相逢

那年,我在椰風蕉雨老地方與紅顏知己喜重逢,幾度聚會,彼此有談不完的活,兩地遠隔畢竟太遙遠,晤面不容易;聚散苦匆匆,往事難忘……臨別依依,她特以工整字體抄寫晏殊名作見贈並留言:與君小敘,感觸良多。往事堪回首,只可成追憶,不禁想起晏殊……此時才真正由體會《浣溪沙.一曲新詞酒-杯》的內涵。

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是宋代詞人晏殊的代表作。此詞雖含傷春惜時之意,卻實為感慨抒懷之情,悼惜殘春,感傷年華的飛逝,又暗寓懷人之意。詞之上片綜合今昔,疊印時空,重在思昔;下片則巧借眼前景物,重在傷今。全詞語言圓轉流利,通俗曉暢,清麗自然,意蘊深沉,啟人神智,耐人尋味。詞中對宇宙人生的深思,給人以哲理性的啟迪和美的藝術享受。其中「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兩句歷來為人稱道。

晏殊浣溪沙》原文與譯文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台。 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小園香徑獨徘徊。

聽一曲以新詞譜成的歌,飲一杯酒。去年這時節的天氣、舊亭台依然存在。但眼前的夕陽西下了,不知何時會再回來 無可奈何之中,春花正在凋落。而去年似曾見過的燕子,如今又飛回到舊巢來了。(自己不禁)在小花園中落花遍地的小徑上惆悵地徘徊起來。 注釋: 此詞雖含傷春惜時之意,卻實為感慨抒懷之情。
詞之上片綰合今昔,疊印時空,重思昔;下片則巧借眼前景物,著重寫今日的感傷。全詞語言圓轉流利,通俗曉暢,清麗自然,意蘊深沉,啟人神智,耐人尋味。詞中對宇宙人生的深思,給人以哲理性的啟迪和美的藝術享受。
起句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台。寫對酒聽歌的現境。從複疊錯綜的句式、輕快流利的語調中可以體味出,詞人面對現境時,開始是懷著輕鬆喜悅的感情,帶著瀟灑安閒的意態的。但邊聽邊飲,這現境卻又不期然而然地觸發對去年所曆類似境界的追憶:也是和今年一樣的暮春天氣,面對的也是和眼前一樣的樓臺亭閣,一樣的清歌美酒。然而,似乎一切依舊的表像下又分明感覺到有的東西已經起了難以逆轉的變化,這便是悠悠流逝的歲月和與此相關的一系列人事。於是詞人不由得從心底湧出這樣的喟歎:夕陽西下幾時回?夕陽西下,是眼前景。但詞人由此觸發的,卻是對美好景物情事的流連,對時光流逝的悵惘,以及對美好事物重現的微茫的希望。這是即景興感,但所感者實際上已不限於眼前的情事,而是擴展到整個人生,其中不僅有感性活動,而且包含著某種哲理性的沉思。夕陽西下,是無法阻止的,只能寄希望於它的東升再現,而時光的流逝、人事的變更,卻再也無法重複。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一聯工巧而渾成、流利而含蓄,用虛字構成工整的對仗、唱歎傳神方面表現出詞人的巧思深情,也是這首詞出名的原因。但更值得玩味的倒是這一聯所含的意蓄。
花的凋落,春的消逝,時光的流逝,都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雖然惋惜流連也無濟於事,所以說無可奈何,這一句承上夕陽西下;然而這暮春天氣中,所感受到的並不只是無可奈何的凋衰消逝,而是還有令人欣慰的重現,那翩翩歸來的燕子不就像是去年曾此處安巢的舊時相識嗎?這一句應上幾時回。花落、燕歸雖也是眼前景,但一經與無可奈何似曾相識相聯繫,它們的內涵便變得非常廣泛,帶有美好事物的象徵意味。惋惜與欣慰的交織中,蘊含著某種生活哲理:一切必然要消逝的美好事物都無法阻止其消逝,但消逝的同時仍然有美好事物的再現,生活不會因消逝而變得一片虛無。只不過這種重現畢竟不等於美好事物的原封不動地重現,它只是似曾相識罷了。
此詞之所以膾炙人口,廣為傳誦,其根本的原因於情中有思。詞中似乎于無意間描寫司空見慣的現象,卻有哲理的意味,啟迪人們從更高層次思索宇宙人生問題。詞中涉及到時間永恆而人生有限這樣深廣的意念,卻表現得十分含蓄。

386歲包大姐近况

近接包大姐来件:

各位好!

此信专呈给我这个本来眼花耳聋者,现在更离开不了轮椅Walker.外出要人陪,去活动中心定时有专车接送。我所在慈善机构是United Way.

谢谢。(2018422日)

讀包教授來件,無限感慨。人到垂暮之年,諸多老人病來了,最主要是生活還能自理,不要嚴重失憶及老人癡呆症,包老師與我同齡,我們結識于多倫多歌唱聚會,因志趣相投,又參與讀書會及筆會與耆暉會等活動,她主持「北極光」歌唱班,我是學員之一;每年節日,時而在我們舊家舉行慶祝活動,留下文學韻味,往事並不如煙,值得回味。謹祝包老師:健康快樂,再戰江湖!

別了,「北極光」!

有一天,我突接到包紫薇教授的電郵:「北極光」老人歌唱組,因現實問題,無法再運作,需「作個結束」,將作一次歌友告別聚餐會交代,我聞之悵然。

因太太林秀玉的鼓勵,我是稍遲參加「北極光」歌唱組活動的,以歌會友,交到朋友,唱到好歌,學到一定的歌唱與技巧知識。

我們的歌唱團隊,有專業老師教導歌唱及鋼琴伴奏;人才濟濟,曾寫下輝煌的一頁……唱歌地點寬敞,在燦爛旺盛時刻,座無虛席,深感歌唱歲月天地寬。我個人認為:沒有包老師,就沒有北極光歌唱組!

我們曾有過歌唱的文藝輝煌一頁,參加多倫多有關機構主辦的歌唱風光演唱出,獲得好評,迎來陣陣掌聲響起……

別了,「北極光」!

我深深的、永遠的懷念。忘不了曾對「北極光」團隊作出貢獻的老師、朋友們;然而,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北極光」雖然散了,歌友的情誼在;盼再唱「同一首歌」!

由包紫薇教授領導、主持領導的《北極光老人歌唱組》,有專業老師指導、鋼琴伴奏及固定、寬敞的練唱地點,每星期一下午2時至4時半,為歌友聚會練歌時間,大家和諧聚會,既嚴肅緊張而又朝氣勃勃的投入歌唱,歌友的歌唱水準不斷獲得提高。

《北極光老人歌唱組》,是屬於不牟利,酷愛唱歌、喜愛康樂文藝者的音樂組織團體,有「簡則」(章程)這樣寫著:「我們是喜愛音樂的一群。我們以歌會友,希望在歡樂的歌聲中,提高歌唱及音樂欣賞水準,豐富生活,增進友誼」。

我們歌友許國肇和林肇華(中國北京大學語文系畢業),曾創作了旋律動聽、歌詞動人《北極光之歌》(詞:許國肇、林肇華,曲:許國肇),我們快樂縱情地歌唱:

「北極光」之歌

歲月如歌,教我們怎能不為它唱和?歌聲的魅力凝聚了我們,北極光歌聲悠揚笑聲多。

好歌陣陣似春風,唱得冰化雪消融,好歌清醇賽陳酒,醉入心田春長留,好歌連連像長河,青山不老天地和。

讓我們昂首歡唱,你唱我和我唱你和,絢麗的北極光,長青的忘年松;天涯共春秋,萬裡夕陽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