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百花齐放百花齐放

法蘭茲先生 (江麗珍)

发布时间:2017-12-19 15:48:48来源:

 

法蘭茲先生

江麗珍

 

老鄰居法蘭茲先生走了,這個消息讓我難過了好多天,而最讓人痛惜不已的是,他竟然在妻兒陪同下,到比利時接受「安樂死」注射,帶著家人的千般不捨與萬般悲痛,無奈地離開這個世界,享年僅62歲。

 

早在今年初就聽說,這位文質彬彬的老鄰居得了不治之症,我一直在心裡為他祈禱,希望能有奇蹟出現。兩三個月前,在樓道裡碰到他的妻子,滿臉憔悴的法蘭茲太太談起丈夫的病情時,哽咽著說:「醫生已經放棄治療。」並說:「唉!回天無力,沒辦法,我已經做好準備,以後的日子只能自己一人過了。」過後不久,我在大門口遇到法蘭茲先生,趕忙同他打招呼:「您好嗎!」他微笑著回答:「能在這兒見到您,就是好!」想不到,這竟成了與他的訣別。

 

雖然和他們不沾親不帶故,但是,這位老鄰居的離世,仿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很多埋藏在腦海深處的瑣事逐一浮現眼前。

 

認識法蘭茲夫婦,應該是三十一年前的事了。

 

他們倆都是德文老師,溫文儒雅,書卷氣十足。而最為人稱道的是他們的環保意識,那時候,樓道後面的小庭院裡總停放著兩輛自行車,車主就是法蘭茲夫婦。後來我發現,他們每天上班都騎自行車,風雨不改,幾十年如一日。尤其記得法蘭茲先生在每次出門前,總把褲腳束綁起來,而且,每次都是他先騎上車子,一看沒有汽車過來,就把大手一揮,他太太立刻敏捷的跨上車,緊緊跟在他後面,於是,夫婦倆的身影飛快地消失在車流中,......,這個畫面,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

 

這是一對非常相愛的夫婦,他們熱愛生活,享受生命的每一瞬間。那時候,經常看到他們像熱戀中的情人,手拉著手,在馬路上漫步,在公園裡散步,尤其是夏天,法蘭茲太太總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挽著丈夫的手,邊走邊親熱地交談,他們好像總有聊不完的話題。還經常看到他們去買麵包、買報紙、或提著菜籃子去買菜,每次,肯定是出雙入對,他們就像兩根互相依偎的筷子,誰也離不開誰。法蘭茲太太活潑開朗,待人親切,她經常邊走邊開心的談話,她丈夫永遠面帶微笑,當她的忠實聽眾。

 

由於通曉德國文化,他們倆非常喜歡德國,喜歡柏林,每年夏天,他們最愜意的享受就是帶上自行車,乘火車到柏林去,然後逍遙自在的走遍柏林周邊的大小村鎮,瀏覽美麗的自然風光。法蘭茲太太經常跟我講述他們在德國的旅遊趣事,她曾說:「柏林市區規模比巴黎大多了,這是一座有著厚重人文歷史的城市,我們很享受在那裡逗留的時光,也很熟悉這座城市的每個角落。」受他們的影響,我和女兒於2012年到柏林走了一大圈。

 

那時候,我和他們見面頻繁,經常聊天,每次聊到德國、德文時 ,法蘭茲太太總是談興十足。後來,她曾抱怨說,法國有關部門對德文教育越來越不重視,造成學習德文的人越來越少。她認為,德國是高度發達的國家,作為外語,德文應該排在重要位置。由於形勢比人強,不少年輕學生都跟著風向標走,使得德文教育漸趨式微,他們為此深感遺憾與無奈。

 

這對夫婦有兩個孩子,大女兒艾曼紐在唸中學時,小提琴拉得很好,如今,她已經是Nancy 市立音樂學院的小提琴老師了。他們的兒子路易學習成績不怎樣,唸初中時被一個漂亮的女同學喜歡上了,小姑娘是有心人,死追硬纏,愣是把路易追到手,如今,小倆口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父母,他們的五口之家是法蘭茲夫婦甜蜜生活的延續。

 

回憶往事,才發現光陰的流逝真是「彈指一瞬間」:記得女兒快出生時,我於深夜上醫院去,在門口遇到法蘭茲夫婦,他們關切的說:「不必擔心,一切都會很順利的!」後來,每次看到年幼的女兒,法蘭茲太太總是笑咪咪的說:「喔,可愛的小公主!」真正是「遠親不如近鄰」,一路走來,這對好鄰居以關愛的目光看著我的兩個孩子出生、長大、也以欣賞的目光看著他們穿上白大褂,當上醫生。

 

.......都過去了,一切的一切,如今成了空追憶。

 

走筆至此,我想起幾年前,得知新加坡一位好友痛失夫婿後,曾去電話慰問,我安慰對方:「請不要過於悲傷!雖然今天醫學發達,但是,天底下很多事情並不是人能解決得了的,主宰人的命運的,是天,是上帝。」她答道:「是的,尤其是生與死,都是老天爺說了算,上帝說了算。」

 

這次,上帝要把法蘭茲先生招回去了,儘管熱愛生活、熱愛家庭的他有萬千個捨不得,當萬念俱灰,他只能勇敢地打開通往死亡的大門,在妻兒撕心裂肺的悲痛中離開這個世界。

 

作為老鄰居,我只能說,法蘭茲先生,一路走好!

 

 

20171215日寫於巴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