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耘 > 笔耕园地 > 百花齐放百花齐放

痛失良友 遺愛流芳(张清)

发布时间:2017-08-11 12:07:56来源:

 

痛失良友 遺愛流芳

--蕭老(羨光先生)與世長辞

張清 

 

我們「楓紅文娛俱樂部」高龄組員、我們的好朋友蕭羨光先生,痛於201786日晨5時,於多倫多醫院病逝,他出生於1929年,享年88歲高夀。

蕭老,昔日於越南義安中學及南僑中學就讀,用的名字蕭子雄,出来工作而用蕭羡光;在那激情燃燒的火紅年代,他投奔革命,献身人類壯麗理想事業,全力以赴的從事愛國進步事業,出死入生,為此曾坐過10年牢……

移居多倫多後,蕭老積極參加華人社團活動,是「安省越棉寮華人協會」、「安省潮州會館」的顧問,也是「楓紅文娱俱乐部」的台柱人物;他熱愛學習,愛好歌唱,參加幾個歌唱團體,喜愛旅遊的蕭老,些年幾乎年年出國旅遊,足跡遍及世界及中國大江南北,他識多見廣,博學多才,與時俱進,理論水平高,擅於撰文,對問題的分析中肯透徹,有條有理,是「楓紅」的萬事通,我們獲益良多,他的逝世使我們痛失良師益友、深感惋惜。

我們「楓紅」朋友,在86日聚會中的追思、悼念蕭老逝世的座談中,緬怀他過去的光輝歷史,也談及他在多倫多醫院留醫的最後日日夜夜,…喉嚨插着四條管,經受一埸病痛的深度折磨,苦不堪言,令我想起高知名度、79歲台湾女作家瓊瑶今年發表安乐死的「遺囑」事件……我曾指出高齡的蕭老,在嚴重腎病的腎衰竭情况下,若不参加今年六月間三個多星期的中國新疆、東北劳累跋涉之旅,當會多活些日子;因此,我認為高齡朋友体康欠佳最好不要出國遠行,如「安省潮州會館」中文秘書蕭實東,身体向来健康硬朗,因高齡出國旅遊行,客死他鄉便是最好例子。

現在,讓我摘抄蕭先生於11年前(200689日),用蕭子雄姓名,在《南僑通訊》致主編王文凱的信中寫道:

「回顧我們這代人,處於戰亂环境,生活、經歷避不開折磨,到晚年出現体康麻煩、病痛是必然的。歸根結底,還是既來之,則安之,在精神與心理上,泰然樂觀面對這些麻煩,願我們共勉。

「回顧我們所走過的坎坷歲月,南僑人曾經是印支華僑社會愛國進步的標兵,也曾經被人冠上‘红派’的别有用心的排斥稱號,成為反華勢力所監視、跟踪、囚禁。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呢?正是《南僑通訊》日益豐富生動追憶往事,悼念敬愛老師的可貴文章作出了實事求是的解答。這也是《南僑通訊》所具有的特色、校友們視為必讀、不離案頭的讀物的原因。」

「而今,校友們都是七十以上的老者,都希望健康長寿,實則多是老弱病軀,都要走完人生最後一程……語重心長,感人肺腑。我另輯錄、影印蕭老生前,于2002夏日寫的一篇回憶錄:《回憶南越解放區的幾位南僑同學》,以供參閱。

我們都是白髮老人一族(我今85),面對明天會更老:(老人一般通病)健忘、失憶、痴呆症、耳背、行動不便等諸多老人病的困擾,我想引用105歲高齡逝世的中國女作家、翻譯家楊絳在《善待暮年》一文中說:

「花開花謝,潮起潮落,不經意間我們正走向人生的暮年。從呱呱墜地到兩鬢染霜,歲月的行囊裡裝滿了酸甜苦辣。接下來,在夕陽的路上能走多遠,取決於我們的體魄和心態。」

「在曾經的歲月裡,每個人都會有大小不一的光環,但這光環已是‘過去式’。當光環退去,誰都是柴米油鹽,誰都是一介布衣。」

「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到最後才發現: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我們曾如此期望外界的認可,到最後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係。」

「暮年是美好生活的開始,是一種從容、恬闊、悠哉遊哉的狀態。」「願我們保持一顆寧靜的心,少些期盼、多些寬容,寵辱不驚、去留無礙,微笑向前,善待暮年的自己。」

奉獻人生,遺愛流芳。正氣留千古,丹心照汗青。蕭先生安息吧,我們將永遠懷念您,願您一路走好!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