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端友之窗 > 故乡、母校故乡、母校

百年树人 任重道远 (香港 曾家杰)

发布时间:2015-01-03 20:05:46来源:

 

 百年树人  任重道远

 

—庆祝端华学校建校一百周年

 

曾家杰

 

        编者按:本文是曾家杰老师为端华建校百年而作,发表于母校出版之《端华创校百年纪念特刊》。以百年为经纬,从文化意义、历史变迁、政治环境、社会需求各个角度,纵谈端华学校之过去现在,概论海外华教之今日明天,启人深思。兹特转载。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这句话原出自二千五百年前中国春秋时期齐国政治家、思想家管仲 (公元前719—公元前645)。他作为法家代表人物,高瞻远瞩,认为培养人才,比种谷种树需要更长时间,是终身的百年大计,但国家社稷所得,将是百倍的利益。 

 

      百年树人,任重道远,古今皆然。不同的是,在管仲时代,王者才具备将此远见付诸实行的能力,但随着社会发展,时代进步,不仅中国大地的中国人,就连离乡背井漂泊海外的华侨华人,都能意识到兴学育人的重大意义。百年树人,成为承传中华文化,强国兴邦的根基。

 

(一)海外华校百年沧桑

       海外华侨华人兴学育人的历史可远溯至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各地华侨华人族群心系祖先文化,着眼后代前途,纷纷假会馆、祠堂、庙宇开办私塾、义学或学堂。踏进二十世纪,时值清末民初,又与祖国故里的育理念同步,建立起比较正规的学校模式。柬埔寨金边的端华学校就是由广东潮州先贤创办的私塾脱胎出来的,私塾从1908年起办学六年,正名后的端华学校从1914年起肩负了百年树人的重任。

     

    然而,世间事物发展总会遇到波折。种谷树木必须面对自然环境的威胁,“树人”则必须抵御社会矛盾的冲击。海外华校的盛衰兴替存亡,既系于华侨华人社会自身的需要和能力,复取决于难以预测和驾驭的社会政治生态环境的变化,祖国(祖籍国)自身的以及华侨华人住在国的国策、国力、政局的变化,祖国(祖籍国)与华侨华人住在国的国家关系以及整个国际形势的变化,无不作用于海外华校,海外华校在不同历史时期由于种种原因办不下去的不胜枚举。

     

    二十世纪百年沧桑,能够克服重重困难,适应变幻莫测环境,幸存至今的百年华校,在世界各地都有。但随着海外华人国籍身份的改变,它们大都已从华侨学校变成华文学校,有的甚至不能自称为华文学校。学校规模、学生人数、师资来源、办学形式,以及华文课时比重等方面,也都起了变化。值得庆幸的是,中华文化的母体——中国, 在二十一世纪和平崛起,软硬实力日益增强,现已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舞台上逐步取得话语权,她的动向举足轻重,庞大的商机带动了华文汉语人才的需求。海外华文教育在这个国际新格局中也有了新的机遇。

     

      上世纪六十年代是柬埔寨华文教育鼎盛时期,端华被誉为柬埔寨华文教育的最高学府,然而1970柬埔寨政局骤变,华校遭殃,鱼米之乡也从此血雨腥风,生灵涂炭。二十年后,君主立宪政制再度君临,国家恢复和平稳定,给人民大众带来了重建家园的生机。拜王国政府开放政策和多元文化政策所赐,柬华理事总会成立,端华学校继而得以在1992年复课。园丁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再度默默耕耘,为走出华文教育断层的谷底,为承传与弘扬中华文化,为重新组合的华社培养后备力量,为向百废待兴的柬埔寨输送人才肩负起责任。今天端华二百七十多位老师披着“华文教育示范学校”的光环,引领一万五千多名学生,以海外最大华文学校的雄健步伐,昂首踏进一百周年!

 

(二)端华师生情意结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在端华教了八年书,学校关门后回到出生地香港。但像一些已经离开柬埔寨的原端华师生一样,对柬埔寨仍然感恩不已,对端华学校一直有着难以言状的情意结。

     

      2009 年,世界越柬寮华人团体联合会第三届大会在金边召开,我作为柬埔寨华侨华人香港联谊会(下称香港柬华会)的会长(现为名誉会长兼监事长),与近百会员朋友联袂赴会,这是我第一次回到阔别三十九年的柬埔寨。“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出发前心情交织着伤感与期待。

 

       会议开幕后的第二天参观市区景点。一个小伙子跳上旅游车来,他彬彬有礼地自我介绍:“我是端华学生,今天做导游,但普通话说得不好。” 就是这位新生代的端华学生掀起了我与今日端华接触的序幕。我随后与同时参加盛会的各地端华师生回到正校。我借此机会看校舍,看学生上课,重临故地,抚今追昔。

      

       201012月出席柬华理事总会成立二十周年庆典。庆典翌日到端华分校礼堂出席全柬华文学校现场作文比赛颁奖礼,我竟然也是颁奖嘉宾之一。当我和获奖学生合照的时候,我似乎比他们更加兴奋,心潮澎湃,仿佛时光倒流,已把我带回与学生一起探求知识的日子。

      

    这一趟,我参观端华分校,拜会李辉明校长,与从中国前来支教的老师交谈。使我意外的是薪火相传,学校里有好一些老师竟是过去的端华学生。适逢岁末,何不为此恍如隔世的重逢在酒家庆祝一番?我请黄玉兰主任向校长转达由我做东的想法,宴请所有在母校当教师的校友,校长欣然同意。除夕夜,能来的应约来了,连家属二十多人济济一堂,大家谈笑风生,其乐融融,我们还挤在一起拍了一张大合照。杯盘狼藉后,校长和我争着付款,酒家服务员却一直没有递上账单,原来现任柬华理事总会理事和潮州会馆副会长的黄清水校友静悄悄地埋了单,给这难忘的除夕夜平添一分惊喜。

       

       2011年对重生的端华学校有着特殊的意义。学校从零开始,经过十九年的艰苦建设,获得了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与中国海外交流协会授予“华文教育示范学校”的光荣称号。香港柬华会、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加拿大端华校友会和澳洲墨尔本端华校友会在金边的《柬华日报》 和 《华商日报》联合登报祝贺。与此同时,华社贤达杨启秋、方侨生、杨国璋、刘明勤、许贞木、杜瑞通六人荣获“热心海外华文教育杰出人士奖”,香港柬华会同日也在《柬华日报》以整版篇幅致贺。

     

    同年12月世界柬华校友首届联谊活动在金边钻石岛举行。大会翌日下午,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十位原端华老师和校友齐集正校举行座谈会。礼堂讲台上挂着“热烈欢迎原端华中学师生”的红色横幅,整间学校充满海外游子重投母校怀抱的喜悦,尽管上世纪七十年代悲剧造成的创伤未癒,我们对当年校园生活仍然怀着美好的回忆。

      

       2012年,端华学校复课二十周年,旅居香港的原端华中学师生三十多人在《柬华日报》联名祝贺。香港校友许昭华(宜光)和法国校友姚洪亮应我邀请,各赋贺诗一首,两诗用作祝贺词。

      

       今年四月,我与香港柬华会新会长等几位骨干到金边出席柬埔寨潮州会馆二十周年庆典,同时为筹备香港柬华会成立十周年庆祝活动奔波。在此期间,我接到从巴黎发来的短讯,惊悉薛世褀老师在巴黎去世,享年一百零五岁,法国端友会建议各地师生在巴黎联合登报同表哀悼。我马上通过电邮和电话转告香港校友,并给李辉明校长打电话。李校长不假思索地回话说:“我们本地原端华校友也在金边登报悼念!”离开金边那一天,他们的心意以整版篇幅表达出来了。

 

(三)知识就是力量  知识改变命运

 

      百年树人,任重道远。这些年,我带着教我沉重的历史经验感受今日端华,展望莘莘学子的未来。

         

      百年树人,传授知识是要务。我国东汉思想家王充(27—约97)在《论衡》一书中提出“知为力”的观点。这个观点与一千五百年后英国哲学家培根(15611626)“知识就是力量”这句名言说的是同一个道理。

      

       传授知识,就是赋予在大自然以及在人类社会中生存发展的力量。向学生传授知识,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因材施教,因势利导。除了设置语文等基础课程,还可以加上谋生迫切需要的实用课程,今日端华专修班开设英语、电脑、会计等科目,就是好例子。无论是基础知识还是实用知识,都可以学以致用。

     

    “知识改变命运”,是关于知识的另一命题,它与“知识就是力量”关系密切:知识产生力量,力量改变命运。

      

    改变命运,一个目标是脱贫,提高生活素质,改变个人和家庭的命运;另一个目标是服务社稷,改变国家社会的命运。社会发展既有阶段性,又有客观的实际需要。在过去,端华同学高中毕业后,很多人走上了华文教育,今天的情况也可能有点相似。但世界范围内高等教育日益普及,社会竞争日益激烈。为了掌握改变命运的更大力量,我们华文学校应朝着与当地学制接轨的方向努力,鼓励学生在学习中华文化的同时,建立进入当地大学深造或出国留学,进而立足主流社会的雄心壮志。端华学校得到王国政府教育部批准,从2003年开始开办柬中双语教学的正规班,这是明智的决定。

 

       物换星移,适者生存。纵观海外老华侨及其后代,不论地域,绝大部分人都不得不改变寄人篱下的“过客”心态,放弃无从实现的“落叶归根”夙愿。不管愿意不愿意,人们都得梳理好身份认同和心理定位问题,深入认识並妥善摆平“情系故国”与“落地生根”两者关系。北望神州大地,遥寄炎黄子孙永恒祝福;脚踏南国沃土,祈求佛光普照人杰地灵。

      

    知识可以转化为改变命运的力量,使命运好转。但知识不一定有能力防止命运逆转。为了尽可能防止命运逆转,必须运用智慧,站在前瞻性的高度关心学子前途,带着忧患意识审视社会生态环境变化,真心实意地多为他们的、也就是大家的生存空间着想。任何人都不能掉以轻心,翻错老皇历,即便是无心之失,也无异于在前行的路上埋下导火线。李辉明校长强调:“随着时代变迁,复课后的端华一改过去政治色彩深厚的侨民教育,采取新的教育方针,让华裔子女接受民族传统文化道德教育”。这番话,他就德智体全面发展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了,接待北京官员时也当面说了,这是一个关乎生存的战略性定位,方向拿捏得好,似乎已成为学校上下的共识。

 

       端华现有一万多名学生,其中百分之八十是华裔子弟,百分之二十是高棉人子弟。如何解读这两个百分比?我们可以因前者而感到欣慰,但后者也是好事,因为它意味着华人子弟在走出校园之前已经有了跨族群融合的基础,有了未来跨族群的社会关系。

      

    当下柬埔寨基础建设和工农商业发展需要人才,其中包括同时谙熟汉语的人才。今天我们学学妹的柬语能力比过去的学兄学姐强多了,加上专门技能或专业知识,以及作为无形后盾的中华文化底蕴,他们在重建中的柬埔寨必能大有作为。

      

    中华文化饱含精辟哲理,融会儒道佛三家思想,而柬埔寨又是一个君主立宪的佛教国家,中柬两国友好关系源远流长,这是一个水乳交融的大优势。更多华人子弟掌握更高的知识,更能密切族群与族群之间的关系,更能弘扬中华文化,更能为生我育我的地方贡献一分力量。

 

(四)一脉相承  与时俱进

 

    去年七月,上任不久的中国国侨办主任裘援平走访端华学校,与端华等华校教师代表会面。她赞扬柬华理事总会和侨界热心人士为华文教育事业慷慨解囊,教育工作者和教职员工无私奉献,共同为柬埔寨社会培养了一代又一代有素质人才,并对今日端华做了令人鼓舞评价。她说:“现在全世界已经有两万所华文学校,但在两万所华校中柬埔寨端华学校是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华文学校,你们应该以此自豪”。

      

    际此端华百年大庆,谨简略引述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位端华同学和本世纪初一位从中国到端华支教的老师对学校的鲜明概括,用以证今昔端华一脉相承,与时俱进的历程。

     

       林新仪同学是已故林宏毅主任和杨璧陶老师的儿子,现居中国北方。他在2003年春节致端华校友的贺岁词《下自成蹊不需言》 中说:“我常常想,我们的母校,历经战乱沧桑而不衰,如同凤凰涅槃,重获新生之后竟然更加人气兴旺,欣欣向荣,到底是一种什么精神在支撑着她,使她拥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呢?”他说自己 “经过数十年的深沉的思索”,对端华的意义有了“全新的认识”:“端华是一所名校,端华是一个典范,端华是一种品质,端华是一种传统,端华是一种责任感,端华是一种道德力量 ……”。

      

       2008年,山东省侨办接受国侨办委托,选派李振华老师到端华学校任教。他在 2009年撰写的 《走进柬埔寨感受华文教育》一文中肯定端华学校“不亚于国内重点中学”,其“教学理念和管理方式也很先进”。他逐一介绍图书馆、舞蹈房、电脑室、球场和球室等一倂具全的硬件设施;赞扬端华老师团队“个个善教乐教,任劳任怨,团结协作,务实创新”,教研活动“丰富多彩,科学合理”;训导处对待学生 “严中有爱,亲中有威”,他在文章的结论中说:“端华学校可以说是柬埔寨华文教育的一个缩影,一个代表,更是一个楷模,一个成功。”

      

    作为昔日端华的一名教师,目睹学校浴火重生后的风采,感受着园丁们背负重任的辛劳,分享着幼苗茁壮成长的喜悦,我真有回归校园拿起粉笔发挥余热的冲动。端华的名字,作为一个典范、一个楷模,代表一种传统、一种品质、一种成功、一种责任感、一种道德力量,将永远在海外华人教育史册闪烁着光芒。

      

      衷心 祝愿柬埔寨永远是一片和平绿洲,端华这块散发着中华文化芬芳的百年园圃永远春意盎然!

                       

 转载自端华母校出版的《端华创校百年纪念特刊》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