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端友会端友会

给全体会员的公开信

发布时间:2016-02-08 19:13:01来源:

给 全 体 会 员 的 公 开 信

 

 

2016110日在本会前厅举行常务会长团第三次会议,十六位常务会长团成员:陈锡南、林盛辉、刘  毅、吴松本、陈欣国、马致远、巫干文、许贞云、刘楚君、薛学慧、蔡琴华、方玉明、郭奕强、陈惠梅、郑 岚、王锦炎出席会议。大家一致认同,并一致通过成立执行会长小组的决议,由执行会长小组来统一领导会务。这重要的新决定必然引起了会员的关心,这原来是一件好事,不过很多会员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理解有了偏差,又有个别会员在微信上不断的发表、转发一些用词激烈的言论,我们注意到这个现象。在征得会长同意后,现在将常务会长团第二次、第三次开会有关这件事的总结原文摘录公佈出来,给大家有一个全面了解。在此我们也要作个温馨的提示,请在微信上发表意见和转发信讯的会员,务必先了解和调查清楚具体的情况才发言,要对自已的言论负责任。

我们欢迎大家有不明之处可以直接来询问,我们会给大家回答,不要单方面偏听微信的个人意见和言论,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摘录的二次会议记录分为如下二部分:

 

第一 :

《常务会长团第二次会议》

 

时间:2015104 上午10h3014h30

地点:会址后厅

出席者:陈锡南  林盛辉        吴松本  陈欣国 

       马致远   巫干文  许贞云  刘楚君        薛学慧 

                            蔡琴华     方玉明  郭奕强          王锦炎

      (陈惠梅病假)

 

《鉴于超过半数的SCI股东股权(包括盛辉、郑岚、松本等……)有意撤出的形势,(注 : 盛辉及和盛辉同样想法的人股份共二十四份,每份一万欧元,随后松本也表示如果大家都合作不愉快,他也要卖了他所拥有的五股份。)与会众会长作了踊跃热烈的讨论,兹作如下归纳 :

贞云:为了能和谐相处,每个人须给其它人以足够的尊重。

会长:拟请刘毅、致远、贞云组成特别小组,与盛辉或其它有意撤资的股东进行协调;并且恢复大家所期待的第一届会务领导结构的模式。(注:第一届是由工作委员会统一领导会务)

松本:提出两种重组股东股权的方案。

1/  重订股权价值,每股500 €,让会员认购。

2/  缩减大股东的股份,每人不超逾20000 €

郑岚:上层领导个别成员有拉帮结派的做法,致使团结分裂,直接削弱了SCI成员对联谊会支持的意愿,出现了撤股的紧张气氛;出现部分会员的言论偏离会章、章程的现象。呼吁会长及其它法律责任人执行法律赋予的权力,制止有碍联谊会遵依法国法律发展、生存的行动。

锦炎:执行会务领导的负责人须与SCI成员及给会作出捐赠帮助的各位副会长、会员建立更好的沟通,维系良好的关系,寻求他们的理解和支持,使会能继续延续、发展。》

 

附郑岚建言原文,供参阅:

根据最近会里会员的反映,大部分会员感觉去会不会开心,(少来会、不来、或想退会)。

1/  我个人认为问题出在领导层,部分领导人拉帮结派,经常在私下议论会务,纠结部分会员,散发对团结不利言论。

2/  部分会员言论偏离会章(指高唱民主自由专政问题)。

3/  以上情况,越来越明显,严重影响我会正常活动,和影响会员在一个平和、和谐的环境过会务生活,今天,我郑重的向会长及其它法律责任人提,执行法律权力责任。对个别有意闹事的会员,给予法律劝诫。

 

 

第二 :

《常务会长团第三次会议

 

时间:2016110日 上午10h3015h15

地点:会址前厅

出席者:陈锡南 林盛辉   吴松本  陈欣国 

       马致远 巫干文 许贞云     刘楚君  薛学慧

       蔡琴华 方玉明 郭奕强 陈惠梅    

        王锦炎 (林盛辉早退)

 

会议总结:

围绕SCI、盛辉撤出个人股份的问题,大家展开踊跃交谈。归纳如下:

一、大家一致认同

1/ 解决之道是寻找出矛盾之源,解决心结,在16人组内尽可能解决,不必走到SCI撤股卖股的地步。

2/ 各人应多做自我检查,不搞山头。

3/ 会长今后负责对外事务,帮助解决经济问题,故须设立执行会长小组协助。

 

二、大家一致通过,仍然团结在会长带领之下,渡过难关。同意会长成立相关小组(即执行会长小组)。小组成员在办公室和常务理事组原有成员的基础上妥善安排。

    会长宣布

1/ 16人组维持不变。(注:16人组即常务会长团)当会长缺席之时,委请松本和干文主持16人组会议。

2/ 成立13付的执行会长小组。并在16人中抽调二位熟悉会务的副会长协助,组成非常时期的行政小组,统一领导会务。

3/ 由会长主持,选派代表去和有关SCI成员做出协调工作。》

  

 

  向大家公开有关部份会议记录,目的是让大家明白几个问题 。

1-集资购买会址供会员使用的物业公司,拥有超过半数股权的股东准备撤资,这将严重影响大家能否在这个会址继续活动下去。

2-常务会长团一致通过、同意会长成立执行会长小组是为了使我会能继续延续下去的选择。

3-常务会长团的决定没有违章

  在会员大会和理事会休会期间,常务会长团为最高决策机构。

  2015/07/10 筹委会与会长、秘书长、理亊长联席会议重申:

 《一、一切重要的会议决策由常务会长团决定。》故,常务会长团有权决策、安排人亊及落实各项具体工作。

在理事会休会期间,常务会长团十六人一致通过,仍然团结在会长带领下,渡过难关。同意会长成立相关小组,常务会长团是按照联席会议的规定程序和所授予的权力去落实,由十五位常务副会长一致通过授权予会长,这是为了使会能继续延续下去而作的决定。少数人抵制反对、起哄吵闹,从而使我们的会不能继续延续下去,孰是孰非,大家一目了然。

4-常务会长团向来尊重理事会,从来未曾藐视理事会

  章程第十章: ......常务会长团可根据需要议决召开特别会议。》

  常务会长团之所以没有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是因为从2016/01/10第三次会议  十六人通过成立执行会长小组到2016/01/14会长公仗佈小组人选名单的四天期间里, 唯有一位副会长改变初衷,提出要将此决定交到理事会讨论通过。十六人中的一人,百分之七不到的比例。常务会长团不能因为单一的反对声音去召集过百位理事,兴师动众。

理事会百多位成员不是饭店里的一碟菜,依随某个人的喜好,要端上桌就端。真的这么做了,这才将是对理事会最大的不尊与藐视。

  章程第十章: 《如有超过半数理事联署要求就特定议题召开会议,得于一个月内召开特别会议讨论相关议题。》

  遗憾的是,常务会长团没有收到除了改变初衷的副会长以外的任何联署。

  (方玉明副会长期间曾发文,向会长提问执行会长小组的具体功能和管辖笵围, 但一月十日第三次会议当天宣读的会议记录已经明确表达执行会长小组是《统一领导会务》了,故锡南会长并未作答)

  从一月十日到十四日公布人选名单,这四天的时间足够给持不同意见的个别人去和常务会长团其它成员沟通,使之达成多数,进而达到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的目的。但持异议的个别副会长没有达到寻求多数常务会长团成员或超半数理事联署支持己见。

5-设执行会长不是搞突袭

  早在去年十月四日常务会长团第二次会议上,锡南会长就在发言中说了恢复大家所期待的第一届会务领导结构的模式。”(工作委员会统一领导会务)

  随后2016/01/10的第三次会议上,锡南会长在大家通过设立执行会长小组后,介绍了四位他心目中执行会长小组的人选及这四人的各自所长(林盛辉、刘毅、陈欣国、马致远)。隔了四天,十月十四日始作名单宣佈。为什么要等四天?就是希望,有反对意见的,有需要思考的个别副会长不会仓促决定。这能是什么突袭”?!

  反对的声音等到人选名单公佈之后才集中出现。首先是会长团内部的微信被转了 出去;跟着是几位别有用心的会员利用这些微信,加上自己不实的意见,对会的领导层使用攻击性的语言(为非作歹之类),日以继亱,肆无忌惮的转发,意图使到会里引起混乱不安,更意图使到世界各地不能直接了解实情的端友一片猜测、担忧,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常务会长团采取了忍耐与克制,但并不排除于必要之时择日公布这几个人的劣行、名单。

  从等待、期望直到名单公佈出来,个人期望落空引发了不满情绪的泛滥。我们可 以体谅这种失落的心情。正如一位会友写的:《事能知足心常泰,人到无求品自高》, 毕竟,我们大家都是凡人,要达到知足、无求,还需要更多的思悟。

  在这场风波里,我们尤其感谢广大身在巴黎的会员对会及对会领导的信任与支持,  使得会里的活动一如往常的运转着;我们也感谢世界各地知情的友人的理解、声援与支持。

  在去年十月四日会议后,锡南会长就和会里几位负责人提出:若有朝一日需要更换颇被争议的会务领导人,一定要对旧领导人给予更好的职衔,一定要比以前更体面。继后,又在香港和钟宁老师讲述会内的困难局面,并托请钟老师向我会前理事长转达:不当会务领导人之后,转当会里最高荣誉的副会长。前理事长表示将在回法国后和属下团队磋商。可惜的是,不知何因,回来法国后,前理亊长一直沉黙没有表态。

  时至今日,我们不得不沉重的向大家公佈,曾为会出策献力,第二届监委主任、第三届常委主任、第四届理事长的吴松本同学自己宣佈退会了。

  我们还向大家沉重的披露,我会会址选在目前的地点,因地处住宅区而不被市府允准。换句话即是我会在这个地点的存在并没有正式的批文。之所以能相安无事的活动到今天,在建会初期第一、第二届仍是锡南会长和会里领导与前市长保持着良好沟通渠道的结果。尔后市长换届,则得助于一位副会长,(即今日的执行会长盛辉)和市政府所搭建的友好关系。

  众所周知,SCI过半股东的撤股风波越演越烈,集中表现在第四届起始之后。在前理事长无顾众议,未能接受筹委,会长,秘书长,理事长联席会议所规定的决定,执意将办公厅行政机构排除在常务理事小组之外,致使团结的裂缝日益增大,终于浮出水面。

  今天,如果任由SCI过半股东撤股,相信会内会外能接手购买股份的不乏有人,但接手之后,谁去应对随时来临的市政府下令停止我会会员在此址活动的公文呢?

  巴黎某些社团因装修、安全条例等批文问题所带来的诸多麻烦,我们当引以为鉴。未雨绸缪总比事后补救为好。这仍是常务会长团同意会长设执行会长小组的主因。正是在这种无奈却不能回避的事实面前,我们常务会长团才做出这个抉择。

 

  请大家像以前一样继续正常活动。谢谢大家的 支持、信任与关爱!

 

  常务会长团 谨致

  二零一六年二月六日于巴黎

 

上一篇:恭贺新年
下一篇:庆祝三八妇女节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繁體中文
法国端华校友联谊会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